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56一7 王厉甩了我一耳光

      本站访问地址.guaili.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怪力小说 即可访问!

    我这才站起来,还笑呵呵地卖乖:“原来杨哥是自己人啊。%d7%cf%d3%c4%b8%f3”

    “是啊是啊。”老杨把我拉到床边坐下,便给我摆起资历。说他之前是在西街混的,跟过某某大哥。他说的这个大哥我不认识,但我还是配合着说哦哦我知道,反正就瞎吹了一通。

    其实像老杨这种人,放在外面的话,我连正眼都不看他一下。不过现在是进来了,他又是牢头,我给他几分面子。他知道我的底,也不敢在我面前造次,对我恭恭敬敬的。

    老杨又拉着我,给我介绍号子里的其他人,说这是谁、那是谁。分别犯了什么事进来的,还让他们叫我飞哥,大有和我结交的意思。老杨正拉着我聊天,某个号子突然传出声音。

    “老杨,你干什么呢?”

    一听这个声音我就愣了,这不是……

    听见这个声音,老杨立刻跳了起来,“噌噌噌”跑到号子门口,透过窗口朝着外面喊道:“厉哥,我这进来个新人。我正和他说话呢。”

    老杨一叫,我就更加确定了,说话的这人是王厉!

    怪了,王厉不是在监狱服刑吗,怎么又跑到拘留所来了?这俩地方可不是一个性质的啊。我正琢磨呢,王厉的声音又响起来:“既然来了新人,怎么没听见你教导新人的声音?”

    “厉哥,刚进来的是自己人。对了,他还和你妹妹关系不错呢……”

    不等老杨说完,我就扑到号子门口大喊起来:“厉哥,厉哥是我啊!”

    能在这地方碰见王厉。我可是太开心啦!虽然王厉对我一直不怎么好,还动不动就威胁我要打我,不过碰见他总体感觉还蛮亲切的。

    王厉听见我声音,显然也愣了一下,才说:“是你啊左飞,犯了什么事进来的?”听他的声音,好像是在左上角的第二个号子,那个号子是阳面,阳光充足啊。

    我开心地说:“厉哥,我打架了。被拘留十五天。”

    我正准备问问王厉怎么换到这了,走廊就传来管教的声音:“干什么,有点规矩没有,都给我安静!”管教在这就是土皇帝,你就是在外面再大的腕儿,在这也得给人面子,于是大家都不说话了。

    我们在号子里说话,管教就听不见了,老杨又拉着我说,你和厉哥也认识啊?我说当然。我们当年一起打过小鬼,那可真是一起浴血奋战出来的。老杨也知道这个事,但不知道具体细节,于是就拉着我问。在号子里无聊,我也就给他讲,说我当初是一中老大,拉了一帮学生去帮王厉打架,眼睁睁看着王厉把小鬼的双手给剁了。人嘛,谁不愿意吹自己牛逼,我也把自己吹的特牛逼,说自己在那场战斗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讲完以后,不只是老杨,号子里的其他人都对我崇拜至极。我也趁这个机会问老杨,我说厉哥不是在监狱服刑吗,怎么又跑到拘留所来了?老杨说厉哥是前几天才来的,因为他刑期快满了,不知怎么搁倒的,就转到这来服完剩下的刑期。我一算日子,王厉还真是快出来了,也就个把月吧,想当年他被判了两年,这转眼间也快到了啊。纵帅司技。

    至于林子和刚子,则早就刑满出狱了,一直在东街为王瑶效力。

    我们一直忙着北街的事,有点把王厉给忘了,想到他快刑满出狱了,我也有点开始担忧,这家伙一出去,第一时间肯定就是重掌大权,拿回他的东街老大之位,到时候不知道还会不会配合猴子……

    当时我们想着,两年时间足够我们拿下东城了,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现在才刚刚拿下十一中,猴子又不忍心对他哥下手,这可怎么是好?

    别到时候北街还没拿下,东街又内部起火了!

    仔细算算时间,王厉还有一个月出狱,而我要拘留十五天。等我出去以后,无论如何也得劝猴子尽早动手,有王秘书这个大杀器在我们手里,我觉得对付猴子他哥应该不是难事!

    想着这些事,不禁就有点走神,老杨摇摇我的胳膊,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没事,老杨又笑呵呵说:“还没给你安排床铺呐。我跟你说,你以后就在我旁边睡,这些活也不用干!”

    按号子里的规矩,刚进来的是要睡在厕所旁边的,我的身份这么特殊,当然可以直接跳过这个步骤。还有手工活,这事一向只有牢头才不用干,现在我也跟着免了。我恍了一下桌子,他们正在糊火柴盒,拘留所里的活儿一般不重,但就是枯燥乏味,做的久了能把人逼疯。得知我不用干活,好几个人朝我投来艳羡的眼神。

    我心想,也别羡慕我啦,我能有今天的地位,不知吃了多少苦头,好几次都在生死边缘,前天还被人割了一道口子呢。我坐在老杨给我安排的床上,心想这十五天什么也不用做,也不知干点什么打发时间。老杨也看出我无聊来了,问我要不要找两个犯人出来表演节目。听见老杨说话,糊火柴盒的那帮人都紧张起来,生怕老杨抽中自己。

    拘留所里的表演节目,我以前就说过这个事,其实就是整人的,招数五花八门,新来的要背监规就不用说了,这个也不算整,是人人的必经之路,像报站名、报菜名、学狗叫、拿大顶什么的才是整人的玩意儿,会玩的能把人整的死去活来。

    这些招数我都见过,所以并不新鲜,也不想整他们,便说不用啦,我躺下休息会儿。

    见我不看节目,那帮犯人也都松了口气。老杨似乎有意在我面前表现,不停地训斥着那帮犯人,一会儿嫌他们干活太慢,一会儿看谁不顺眼了就骂两句。我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心想还不如去糊火柴盒呢,好歹也有个事情打发时间啊。

    不过我也只是想想,不会真的去,掉价嘛。

    刚躺了一会儿,就听见号子的门“咣当当”开了,管教站在外面说:“左飞,换号!”

    我愣了一下,怎么刚进来就换号?老杨也问:“怎么换号呀?”

    “没你事少鸡巴瞎问。”管教顶了老杨一句,老杨就无话可说了。

    老杨被呛,我也无话可说,在这地方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我赶紧收拾床铺,踏了拖鞋就往外走,老杨拉住我轻轻说了一句:“放心吧左飞,以你的地位,在哪都吃不了苦,况且还有厉哥罩着你呢?”

    我心想这不是废话,还用你说?不过嘴上还是说:“谢谢杨哥的照顾哈,以后有缘再见吧。”

    我出了号门,管教把我带向另一间号子,又“咣当当”的开门,把我推了进去。在进来之前,我就有点预感了,当我进去、看到王厉以后,我终于确定了自己的预感!

    管教把我调到王厉的这个号来了!

    看见王厉那张苍白的脸,我兴奋的差点叫起来,那种感觉真的无法形容,回想起我们曾经一起坐监的日子,王厉对我真是百般照顾,让我舒舒服服的度过了那七天,至今回想起来仍旧感激万分。

    等管教关上门,我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厉哥!”便朝着王厉奔了过去。看来是王厉和管教打了招呼,才把我调到这里来的。

    王厉和其他牢头一样,坐在靠墙边的床上,那是号子里的至尊首席,只有牢头才有资格睡这个位子,其他犯人则都围着桌子干手工活,不过此刻都纷纷回过头来看我。

    “站住。”我还没奔到,王厉突然开口:“新人不知道规矩么,用不用我教你?”

    我一下站住,有点懵了,不知道王厉是什么意思。

    “到底懂不懂规矩?!”王厉眉毛一挑,一脸的凶煞之气显露无疑。

    我倒吸一口凉气,如果是其他人和我这么说话,我还能当他是在开玩笑。可是王厉,怎么会和我开玩笑?我皱了皱眉,不晓得王厉什么意思,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不说我打不打的过他,就凭他是王瑶亲哥这一点,我也得对他毕恭毕敬。

    我走过去,蹲在王厉腿边,抱着头说:“厉哥你好,我是左飞,今年十八岁,东城本地人,家住西街,犯了聚众殴斗罪进来的……”

    “啪”的一声,王厉直接甩了我一耳光,这一耳光把我给打懵了,是真懵了。

    “聚众殴斗?你他妈长毛了没有就殴斗?!”王厉抓住我的领子。

    我呆呆地看着王厉,完完全全的傻眼了。

    没错,这是牢头对付新进人员的招数,不管新人懂不懂规矩、回答的好不好,这耳光是少不了的,也就是俗称的下马威,为了维护牢头地位的存在。每一个新人都得受着--当然除了特别牛逼的新人。

    可是,王厉怎么能把我当普通的新人看待?

    怎么能?!

    我看着王厉,脸颊上还火辣辣的,目光中也露出不可思议来。

    “看什么看,你他妈还不服气是不是?!”王厉又一个大耳光甩了过来。

    我忍不住了,一把抓住王厉的手腕,极其不爽地说道:“厉哥,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打我可以,总得说上来个理由吧!”

    复制以下地址到浏览器:%7a%69%79%6f%75%67%65%2e%63%6f%6d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