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卷梦幻沉沦 第493章爱的重生(大结局)

      当这句话出现时,苏成整个人都愣住了!这个视频明显要早于光盘中其他的视频,似乎是小姨子无意中喝醉酒以后,拍下来的!

    苏成再次一愣,他曾经也发现妻子在梦中如此呓语过,视频上显示有录制的确切时间,苏成似乎像是想起了什么,他记的这个时间,妻子曾经也在几年前同一天,现在想起来应该是在同一时刻,也发出过这样的呓语过!!

    苏成甩了甩脑袋,为什么会这么巧?怎么可能会这么巧?

    他忽然想起,妻子和小姨子虽然不是双胞胎姐妹,但从一个娘胎里出来,姐妹心有灵犀应该也是很正常的,他百度了一下,果然看到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一个人做某件事时,有时,其姐妹也会有所感应!

    这一点恐怕连妻子和小姨子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怪不得,妻子应该早就知道小姨子的丑事,只是一直在替她隐瞒,因为一旦她把小姨子的事情向自己揭穿说明,不仅仅是姐妹情保不了,小姨子肯定也会提前把那起车祸的所有真相告诉自己,难怪妻子宁愿被自己怀疑,宁愿一次次的陷入婚姻破裂的边缘,也不愿意说小姨子的什么坏话!!

    因为说了以后的后果,比不说要更为严重!!

    最后一个视频中出现的还是小姨子,小姨子这次换了件很普通的衣服,也没化妆,她没有抽烟,眼圈有点点黑。来/书/书/网 www.laīshushu.cōm

    小姨子惨然一笑,道:“姐姐,姐夫!

    “看到这个视频时,我估计已经进去了!也许你们会认为,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我的爸妈,他们的公司在几年前就负债累累,身体也每况愈下,在两年前,公司已经只剩下个空壳子,他们连自己的医药费都付不起,更何况还有一个更严重的病号,每天要支出大笔的钱!姐姐,有的时候其实你挺自私的,你把钱花在一个不可能救得过来的人身上,却连自己的爸妈都不管了!”

    说到这里,小姨子开始流泪,她忍不住点了根烟:“说远了!我录制这个视频,是想让姐夫你知道,一切,都是我在作孽,我这么做,其实就是为了钱,救爸妈和爸妈的公司,其实那只是个托词罢了,那么大的缺口怎么可能救得过来!”

    小姨子抹干眼泪,潇洒的撩了撩头发,道:“我从小生长在富足的家庭里,我过不了穷困的日子,我喜欢名牌包包,名牌大衣,名牌化妆品,名牌车,我什么都要好的,我这么做就是为了我自己,不是为了帮咱爸妈什么的,我只是要过和以前一样的光鲜漂亮!所以,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爱慕虚荣的坏女人,所以,我进去以后,你们不用来探监,就当,没有我这个妹妹好了!”

    “我不求你们谅解,因为这都是我自己选择的生活,与其像个灰姑娘一样,每天无聊的上班下班裹着最为庸碌和平凡的生活,我宁愿像现在这样过那么几年短暂的却质量极高的生活!我把以前的事情录下来,是因为,我其实也后悔了,我为了过上这样的生活,牺牲了我自己的爱情,所以……”

    说到这里,小姨子已经满脸是泪,甚至语无伦次:“这,是我唯一后悔的事情,而姐姐你呢,却刚好和我相反,为了自己所爱的人,愿意赌上一切……..所以我录制这个视频,就是期望,我的姐姐,你,可以,可以和以前一样拥有自己的爱情!”

    “其实,姐姐…….你知道吗?我,我有的时候好羡慕你!”

    苏成看着这个视频,心情说不出的堵塞,说不出的难受!

    原来,一直以来真的是自己误会了妻子!

    苏成是精神恍惚的走出家门的,这几天以来他一直处在这种状态下!

    周末时,苏成再次坐动车来到江都,许医生放弃了去国外的机会,现在已经在江都某家医院工作。

    他将视频中的一些疑点讲给许医生听,尤其是有关于色鬼的那个疑问,许医生告诉他,这在神经科临床上是很常见的事情!

    也就是说确实存在!

    然而,苏成还有一个更大的疑问,留在心底。

    那就是,当初妻子在电脑上的亲自记录下的日志文档,里边的文字记录清晰的表明,妻子的确有期待被侵犯和想要出轨的迹象!

    这次许医生没有做出解释,而是仔细的给苏成做记录分析。

    他告诉苏成等过3个月后,会给苏成答案。

    在这三个月里,苏成严格按照许医生的治疗方案,对苏成的心理,神经,等进行全面的干预治疗,本来许医生计划的是要等很久以后才逐步告诉苏成车祸的事情的,然而现在这一切全部都提前了,许医生的计划完全被打乱!

    他只能重新制定新的治疗方案,帮助苏成恢复心理健康!

    在这段时间内,苏成除了治疗之外,每次到江都,都会去看望父亲,苏成专门去母亲和弟弟的坟墓祭扫,他们就葬在江都,苏成决定,等以后一定要把他们“搬回“老家,父亲那辈人,都有落叶归根的夙愿和习惯!

    有时候,他会在父亲的病房遇到岳父和岳母,也在那儿,面对他们,苏成总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如此之深的隔阂是很难消除的。

    三个月后,苏成的两个治疗周期已经结束,苏成提前打电话和许医生预约,准备去江都复诊,许医生却告诉他,不用他过来,自己会去临湖找苏成。

    苏成在火车站接许医生,然后许医生提出要去苏成的家里,对他进行治疗。来/书/书/网 www.laīshushu.cōm

    到了苏成家里后,许医生让苏成打开电脑,然后许医生当着苏成的面,让苏成帮他打开那个文档。

    苏成十分疑惑,许医生先是自己坐下来,仔细的看了看文档内容,然后他终于舒了口气,神情也变得很放松。

    他站起来,将苏成按在椅子里,道:“你自己看看文档里的内容吧!”

    苏成仔细的看了起来。

    我本来想再过7到8个月我就要有小宝宝了,所以我想努力的工作,努力的多赚点钱,给他创造一个更好的未来,让他健康成长,所以我才说服了老公回电视台工作,而且刚好陈主任出了事,如果这次我可以做好的话,肯定可以把职称上一个台阶,我很想把握好这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这是文档的开头。

    接着苏成飞快的继续往下看,妻子写道:可是我很好奇,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会这样赤裸裸,又色色的盯着秦虹看?

    这男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我得离他远一点!这是妻子在下面写的,苏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记得当初自己看的时候,上面的内容不是这样的!

    当时妻子好像是说自己怎么会对这种恶心的男人感到好奇,甚至希望那人多看自己一眼!!

    苏成继续选取下一个片段一个字不漏的看了起来。

    这段文字描述的是当初鲍春来进入自己家中,想对妻子实施猥亵,然后妻子竟然在文档中记录自己被鲍春来的那种流氓行为弄到产生刺激感,这是造成苏成当初深度怀疑妻子的原因之一,因为苏成认为,这是妻子渴望出轨的前兆!

    妻子写道:他就站在我的身后,我的脸上被他那灼热的呼吸给喷的发热。

    他的胡渣轻轻的在我的脖子后面扫过,一股恶心人的气息笼罩了我的全身,我浑身开始吓的冒热汗,像是要晕过去一样!

    我开始头脑眩晕,吓的六神无主!

    我回头看到了鲍春来那丑恶的嘴脸以后,一股害怕恐惧才从心底升起!

    我感觉自己的双脚发软的厉害,就像踩在了棉花上一样,根本站立不住。

    我真的好恨我自己,怎么面对坏人时,对方什么都没做呢?我就会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呢?

    如果是米蓝或者曾艳遇到这种事情的话,肯定是一拳头打过去了!

    难道我真的是太过软弱了吗?

    想到这里我,鼓起勇气,反手就是一拳往鲍春来的脸上捣了过去,但是这种反击似乎是在给鲍春来挠痒痒一样,他反而更加得意了!

    这时,鲍春来道:“小沈,你是不是发烧了啊,怎么身体这么烫!来我扶你去床上躺会!”

    这个混蛋,他可真能胡说!

    我无力的道:“你,你滚开!”

    苏成彻底惊呆了,他明明记得,文档中是这样记录的:他的胡渣轻轻的在我的脖子后面扫过,一股强烈的雄性气息笼罩了我的全身,我浑身开始冒热汗,像是被电到了一样。

    我不是应该害怕的嘛?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异样的感觉呢。

    苏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同样的一篇文字,怎么会突然之间某些字眼发生了改变,变成了完全另外一种意思呢?文字像是扭曲变化了一样!

    “这,这是怎么回事?”苏成揉揉自己的眼睛,仔细的再次确认了一遍,可是他发现自己这次没看错!!

    “你当时肯定也是在这样心情紧绷,这样幽暗的环境之下看的这篇文档,所以我要来你家,帮你模拟出当时看这文档时的环境和氛围!”许医生笑了笑,他拍拍苏成的肩膀,道:“完全变的不一样了对不对?”

    苏成道:“是不是她改过了,或者说你做过手脚了?”

    许医生叹了口气,道:“对你的治疗已经进行了两个完整的疗程,但现在从你说话的口气和方式来看,你还没有完全痊愈!”

    “什么意思?”

    许医生指指文档,道:“你看文档的修改日期就知道了,这文档从她写完后,就一直没有改动过,日期还是几年前的,其实,半年前我回国时,雪芸曾经和我说过,她说她就是怕你犯疑心病,又没法当面的对你说清,而日记这种形式记录的是她的内心,所以用这种方式故意把她的内心想法不经意的流露给你看,反而会容易让你相信,可是现在看来,她因为太在乎你而考虑的太多,这日记反而起到了反作用,雪芸是电脑盲,她不可能后来改动了文档保持日期不变,她没那个本事,而我,还是第一次到你家来,你却会怀疑到我的身上……..”

    许医生不断用笔敲击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道:“现在看来,你的妄想症还没完全消除!”

    “妄想症?”

    “是的,这个东西的由来,应该和那次车祸造成的神经压迫和你本身的性格有关!我一直没对你说明,是不想让你太过忧虑!但你前几天问了我关于文档的问题,我为了解开你的疑惑,只能让你自己来做实验,所以只能告诉你!”

    许医生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张光碟,塞入光驱打开,道:“你先看看光碟里的内容,一定要完整的看完!”

    苏成疑惑之际,许医生已经走到窗边,将所有的窗帘全部拉上!

    屋子里顿时变得漆黑一片,许医生又把音响开到很高,然后电脑里开始播放视频,这视频苏成看过,就是全勇辉寄给自己的那张。<來書書說网WWw.laishushu.com 全文字,更新快,无弹窗!>

    画面里的女人半裸着上身,正和一名男子极尽缠绵!

    现在已经证实,这个女主角是小姨子,然而那极其相似的身材和容貌,那偶尔发出的呻吟,却让苏成再次紧张了起来。

    他的脑袋开始嗡嗡作响,全身的血液加速流动。

    许医生给他递了根烟,苏成不断的抽烟,不断的看着视频画面。

    看到最为激烈刺激的时候,苏成的手紧紧的握住,他的神经已经高度紧张!

    这时,许医生将视频拉倒旁边,然后再次打开那个文档,道:“现在,你再看看!”

    苏成眯起眼睛,边抽着烟,边颤抖着手,开始重看那个文档。

    看到刚才看过的地方,情况再次发生了变化。

    一股强烈的雄性气息笼罩了我的全身,我浑身开始冒热汗,像是被电到了一样。

    我不是应该害怕的嘛?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异样的感觉呢。

    苏成发现自己所看到的文字再次变成了妻子有出轨嫌疑和念头的那种意思!

    “怎么,怎么会这样???”

    许医生面色不太好看,道:“你的病情,看来需要继续长期的跟进治疗!这是典型的妄想症!”

    许医生拉开窗帘,把窗子打开,让新鲜的空气透进来,并且将视频关闭,让苏成休息。

    “同样的东西,在你受到刺激或者紧张的时候,你所接受的信息会和实际有所偏差,甚至,还会顺着你大脑之中的臆想而改变,这就是妄想症!那次车祸对你的影响是多方面的!”

    “患者大多具有多疑、敏感、不信赖别人、行为神秘、不易接受他人的批评,嫉妒性强,妄想症是因为右脑(潜意识)执行了左脑(显意识)或左脑接受了右脑错误的指令,所以才表现出来的异常。妄想是一种在病理基础上产生的歪曲的观念、错误的推理和判断。这是一种病态的偏执观念,是一种毫无现实根据的,凭空出现的推理与判断。与其文化教养和社会阅历不相称。因为患者固执地坚持自己的错误判断,表现出严重的思维障碍,已成为一个极端的“观念固执”的人,属于一种病态!”

    “你的情况不算严重,但需要引起注意,并且长期的进行治疗,否则的话以后病情一旦加重,后果不堪设想!”

    苏成大口喘着粗气!

    “也就是说,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有的时候,眼睛所看到的一切,也并非全是真实的!对吗?”

    许医生点点头,道:“严格说来,在出现病情诱因时,就是可以这么说!”

    …………………….

    4年后的某个周日,苏成来到父亲的监护病房。

    这四年里,苏成一直坚持在许医生那里做治疗,身体尤其是心理方面已经基本痊愈。

    任树清和苏晶柔也经常跟随苏成来这儿看望老人,任树清总是喜欢叫苏成爸爸,让他改叫叔叔都不愿意,只是今天苏成来的匆忙,所以没带孩子!

    苏成的手里捧着一束康乃馨,他走进房内,给花瓶重新换上了花。

    然后他有很有步骤的打开了窗户,让房间透透气。

    正当他忙着的时候,合上的方面,轻轻的开了开来,苏成以为是窗户里的风把门吹开的,然而当门打开后,他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影。

    这是个女人,穿着一袭淡蓝色的长风衣,苏成以为是有人走错地方了,但他抬起头来,却发现这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庞!

    曾经在这4年的梦里,苏成无数次的想起过这张脸,此时的她依然美丽如初!

    只是多了几分岁月的宁静,和女人的成熟!

    苏成层无数次的想象过,两人再见时,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再次见面,却是相对无言。

    妻子似乎没有想到,苏成也在,她飞快的低下头,匆匆离去。

    苏成伸出的手和空气交汇在一起,却什么也没抓住。

    5年后,同样是这个日子,这次,苏成带上了孩子,两个孩子不懂得爷爷是植物人了,他们只是好奇的看着老人:“爷爷真能睡,每次来这里,他都在睡觉!比我们两个还要懒!”

    苏成坐在窗前,看着远处,现在的他已经是南迎区区委书记。

    他已经将花重新换过,陪着老爷子说了一会话以后,苏成拿着笔,在笔记本上记着什么,在这里他同样不忘工作。

    苏成的笔掉在了地上,他轻轻的打着鼾,孩子们闹了半天,已经累的趴在旁边的沙发里睡着,病房里很安静。

    这时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女人,她挎着黑色小坤包。

    她往里看了一眼,看到苏成的背影,妻子鼻子一酸,准备默默的退出门外。

    就在她准备离开时,苏晶柔却醒了:“阿姨!”

    这一声糯糯的可爱兮兮的阿姨,顿时让妻子停住了脚步,她已经5年没有见过孩子,而现在,孩子已经能说话,活蹦乱跳的像个小大人了!

    而孩子却已经认不出,自己就是她的妈妈。

    妻子站在门口,想要离开,但脚步却怎么也迈不出去,她的眼泪如决堤的海,滚滚落下。

    “阿姨,你也是来看爷爷的嘛?”苏晶柔从沙发上赤着脚跳了下来,然后走到门口,好奇的看着沈雪岚,一遍又一遍的问着。

    妻子转过头来,呆呆的看着孩子,曾经躺在自己怀中的小宝贝,现在已经扎了两个小辫,成了个漂亮的小姑娘!

    “柔柔,别吵,爷爷睡觉呢!”妻子忍住狂涌而出的泪水,轻声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叫柔柔?我爸爸也这么叫我!”苏晶柔嗲声嗲气的道

    “因为,因为我是………”妻子哽咽着。

    “阿姨,我还像在哪里见过你!”她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恍然大悟的道:“哦,我想起来了,在我家里的照片上,我见过你,你和爸爸站在一起!”

    这时,苏成被吵醒了,他站了起来:“柔柔,和谁说话呢!?”

    苏成转身,再次看到了妻子“是,是你……..”

    妻子微笑中带着泪光,道:“是,是我……….”

    “阿姨,你是我爸爸的什么人?”任树清不知什么时候也跑了过来,他的胆子比姐姐要大很多,竟然伸出粉嫩嫩的小手,一把抱住了妻子的小腿。

    苏成也笑了笑:“进来吧!”

    7年后的同一个日子,苏成和妻子再次在这里见面,他们每年只见一次,每次都是在这个病房。

    孩子们已经上小学了。

    这次,和妻子一起来的,还有岳父,岳母已经去世了。而苏父已经有了一些苏醒的迹象,只不过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

    岳父戴着老花镜,他费力的走进病房,病房里是无尽的沉默,只有老爷子细碎的脚步声。

    岳父走到苏父跟前,他弯下腰,打开苏父床边上的抽屉,翻找了一次,发现里边的东西已经没有了,他心想,这两个孩子不会真的已经去办离婚了吧?

    “爸爸,你在找什么?”

    “找一样很重要的东西!”沈岳山道:“咦,怎么不见了?这东西,应该没人要才对啊!”

    过了会,护士走了进来,很巧,今天是换枕套被套的日子。

    护士们将苏父抬起来,这时,苏父的眼睛好像动了动,手指也动了好几下。

    这样的情况已经出现过很多次,但他似乎一直没有完全醒来!

    护士将枕头拿起来,却发现枕头底下放着两本红色的东西。

    “结婚证书??户口本?”护士们异口同声的惊呼。

    岳父连忙拿了过来,喃喃的道:“怎么,怎么会在这里,我去年的时候放在这个抽屉里的!老爷子已经醒过了??”

    等到护士们弄好,果然,苏父张了张嘴巴!

    他说不了话,只是一个劲的将手用力伸向结婚证书。

    一本结婚证书在护士手里,一本则在岳父手里。

    苏父仿佛很生气,小护士连忙把手里的结婚证书放到苏父手里,但是苏父仍然蹙着眉头,张着嘴巴仿佛有什么要说。

    岳父想了想,这才把自己手里的那本也放到苏父手里,果然这一放过去,苏父立刻便松开了眉头,裂开了嘴巴,无声的笑起来。

    8年以后,岳父的身体更加一天不如一天,苏成和妻子再次再这里相聚。

    “你的身体,要自己多注意一点!”苏成轻声的对岳父说道。

    “好不了啦!”岳父摇摇头。

    苏父的身体好转很多,已经可以坐起来,也不需要插氧管什么的了,但他还是没法说话,只能做一些很简单的动作,没人知道,去年,他是怎么把两本结婚证,从抽屉里放到枕头下的。

    苏成给要他洗脸,所以要先把父亲手里的东西拿掉,可是苏父却就是握着不放。

    他的手里,自始至终都拿着那两本结婚证书,他已经记不得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儿子,但是谁要是抢这两本结婚证书,他就要和谁急。

    苏父死死的将证书叠在一起,藏到被窝里!

    妻子看到这一幕,转过身去,擦掉了眼泪,这么多年,她已经改掉了自己的任性和娇贵性格,但是爱掉眼泪这个习惯,却是怎么都改不了。

    第9年的时候,岳父的身体突然好了起来,因为在这间病房里,苏成和妻子谈话的时间,已经从原来的2分钟,上升到30分钟以上。

    第10年的时候,妻子已经挽住了苏成的胳膊,一起来这里看望老人,时光褪去了妻子的青春,却给她增添了一种更为娴静优雅的高贵气质。

    第11年时,有一天,妻子正在家里收拾屋子,原本甜蜜的二人小屋,在经历了十年之后,早已被她经营成了孩子们的天堂,少了几分少女幻想色彩的装修,多了几分孩子童真的饰品和玩具!

    忽然她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天,丈夫苏成忙于公务不在家。

    “喂,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连我的声音,你也听不出来了?”

    “是你?有什么事嘛”妻子道。

    “有点事情想和你谈谈!怎么说?你选个地方吧?”

    妻子很平静的道:“行,那就选在江都大青山公墓吧!8月28号下午2点!”

    “这么多年没见,你变得这么有个性?公墓?那也好!到时候见咯”

    妻子接完电话,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但她没有删通讯记录,随手把手机丢在了一边,继续做家务。

    8月28号下午两点,妻子来到江都大青山公墓,她下了车,缓步走到一个墓碑前,墓碑上刻着的是苏母和苏成弟弟的名字。

    妻子手里拿着一束鲜花。

    这时,妻子的身后走过来一个身材样貌都上佳的女人,她轻浮的笑了笑,走到妻子身后,然后拍拍他的肩膀,将自己的墨镜摘了下来。

    “说吧,杜丽雅,找我有什么事?”

    杜丽雅呵呵笑道:“你现在,看上去好像过的很不错嘛?今天你老公没陪你来?”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么?”妻子道。

    “他没来最好啦,要是让她知道了我们今天的谈话,你的幸福日子可就到头咯!”

    “你到底要说什么?”

    杜丽雅看了看墓碑,道:“你好像把有些事情给忘记了吧,这里的墓碑还少了2个人!这2个人,是我远方的表姑姑,和我姑姑的女儿,我从小家里条件就差,这个姑姑虽然不是亲姑姑,但来我家里玩时,每次都会带许多的东西来对我家照顾颇多,虽然她家离我家其实很远,但他每年都会来资助我家,她是个特别仗义的女人,所以她在我心目中就和我妈妈一样,对我很重要!”

    “有话就直说吧!”

    “好吧,那我就来提醒你一下吧,车祸也是在8月28号,那天,坐在你车子里的除了苏成,你,你爸爸,还有苏成的爸妈之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是你妈妈的老朋友,一位阿姨,另外一位,就是那位阿姨的女儿!那是俩大7座的奔驰,对吧?你可知道,那个阿姨就是我的表姑姑!”

    杜丽雅观察着她的反应。

    “原来,整件事情里,也有你的一份参与在里面!”妻子怒道。

    杜丽雅指着妻子,道:“我就是见不得你好,你什么都不如我,凭什么抢走我要的男人,我要的东西?而且你害死了对我最重要的人,所以,我就是想报复你!”

    杜丽雅忽然又冷笑道:“其实,也算不上什么报复啦,我只是顺手做点我能做的事情而已啦,不过好可惜呀,后来,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我自己的控制和想象!我也没想到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杜丽雅耸耸肩:“这件事情,你还没敢告诉苏成吧?要不要我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

    就在这时,她们的身后响起了脚步声,苏成的手里同样捧着一束鲜花,缓缓走来。

    “我来替你说吧!”苏成朗声说道:“立交桥下有个人曾经告诉我当天的车祸,死了5、6个人,那他说的5、6个其实是5个,这5个人指的不是全勇辉那家子,因为他们几个是过了大半个月后才不治身亡的,他说的5个是指当场死亡的,这5个人是我母亲,我弟弟,陪我妈来的那个阿姨,还有她的女儿,另外一个是我变成植物人的父亲,他也以为是当场死亡的!”

    “那天,我妈妈的那个朋友,也就是你说的那个远方的表姑姑,她是个热心肠的女人,她也的确很仗义,她和我妈也是多年的朋友了,因为我在江都被人瞧不起,所以在我打电话给我妈通知他们来江都见我岳父时,她特意带了自己的女儿过来,她对我妈说,如果沈家人瞧不上你儿子,我就让我闺女嫁你儿子,她过来,是来给我争脸面,长面子的,她就是想让我岳父看看,我苏成在老家,也是很多女孩子争抢的对象!”

    苏成道:“这件事情,雪芸早已经告诉过我了,对于你表姑姑的死,我们感到很抱歉,她们娘俩的幕已经迁回老家,所以你在这儿当然看不到她们,你口口声声说,你这个表姑姑对你有多重要,为什么迁坟这么重大的事情,你表姑姑家竟然没告诉你?还是说,你根本就是懒得关心?”

    “你和全勇辉一样,对你最好的人,也只不过是你用来报复的借口和工具而已!”

    杜丽雅惊讶的看着苏成:“原来你都知道了!”

    苏成献完花,连看都没看杜丽雅一眼,便紧紧握住了妻子的手,道:“我们走吧!孩子们今天期末考试,该去接他们回家了!”

    妻子靠在苏成的肩上,两人缓缓的坚定的向着远方走去…….

    全文完。

    感谢,一路耐心跟读至此的书友们!这段艰辛的旅程已经走完,故事也已经结束,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但,似乎有什么都说不出来,那就这样吧!

    最后祝各位身体健康,家庭美满,生活幸福!

    谢晚风于2014年11.27日晚9.41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