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二卷 大结局 第384章 危险的预感

      坤子本来以为是张树高两人过来,想让冯秀梅马上打发了回去的,所以,冯秀梅只穿了睡衣下床,而坤子却还躺在床上没当回事儿。

    “谁呀?”冯秀梅问。

    “警察,查房的。”外面的人应道。

    一听是警察,坤子这才急了,赶紧下了床穿衣。

    外面的警察等了两分钟之后冯秀梅这才穿衣开门。

    呼拉好几名警察冲了进来,看到房间里一男一女,虽然都已经穿了衣服,可他们才不相信这两人之前什么事儿都没干。

    “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为首的一名警察问。

    “同事,我们是一个单位的。”坤子赶紧嬉皮笑脸的解释。

    “同事?那怎么住一个房间里了?你们是夫妻吗?”警察问。

    冯秀梅马上摇头,她知道,要说是夫妻的话,那得有证明的,到时候警察也要落实,一旦被证实是假夫妻,肯定会被罚。

    “警察同志,我们可没住一个房间里,我们只不过是在一起商量一些事情而已,我们出来是采购设备的。”

    “没住在一起?你们两个刚才为什么在房间里磨蹭那么久?”警察的表情非常严肃,显然不相信坤子的话。

    “我们真的是在商量事情的,呵呵磨蹭了吗?”坤子装着没事儿的转过脸看着冯秀梅问。

    那名警察看了看表,笑道:“从我们叫门开始,你们两个在房间里磨蹭了两分钟之后才开的门。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你们两个在房间里有什么不规行为。”

    “警察同志,可能是刚才我们为了先把讨论的结果记下来,怕忘了嘛,都是些具体的数据,一旦被打扰,马上就会出错,那不是白白劳动了一顿吗?”坤子继续解释着,他脸上的表情相对来说要比冯秀梅镇定得多了。

    那名警察还是朝着床上瞅了一眼,看到那床铺还算是平整,不过,只是扯开了一张被子,不禁冷笑了一声。

    “警察同志,我们真的是在商量事情的,这个房间我只有一个铺位,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有客人入住进来,我们怎么会——”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冯秀梅的脸已经红了起来。“他有自己的房间的。”

    “你在哪个房间?”警察把目光转向了坤子。

    坤子马上掏出了自己的房卡交给警察看,“警察同志,我们要是真干什么事儿的话,那不如直接登记在这一个房间里了。您说是吧?”

    “身份证。”看过了房卡之后,警察还不算完。

    没办法,坤子跟冯秀梅两人都把身份证拿了出来。

    “跟你们说,你们两个今晚表现还是很有嫌疑的,不为别的,你们那么久才开门,完全可以看作不配合检查。”警察的表情很是严肃。

    “警察同志,不好意思,今晚我们商量的事情牵扯到商业秘密,我们真害怕有人冒充警察把我们的商业秘密搞去了,所以——”

    那名警察终于笑了。他看到坤子跟冯秀梅两人郎才女貌的,很是般配,他已经相信今晚冯秀梅跟坤子两人在查房之前肯定是在床上正在进行中,只是他暂时没有抓到他们的证据而已。不过今晚查房的重点似乎不在这里,他也没打算与坤子较真儿,像这种事情,抓不到实据,也没有处罚的根据,就算是把他们弄进派出所里去,也是白费工夫。

    “已经很晚了,你应该回自己的房间里去。”警察说。

    “好的。一定。”坤子笑着掏出了烟来给警察,警察摆了摆手。

    等警察走后,冯秀梅终于松下了一口气,此时她才意识到刚才自己有多么紧张。

    “你这个坏蛋!吓死我了!”冯秀梅一下子扑到了坤子身上。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面对着警察那严肃的表情,冯秀梅早就吓慌了。要不是硬撑着的话,她早就腿软得坐地上了。

    “怕什么,人家是例行查房而已。再说了,抓贼见赃,捉奸拿双,他们得有证据不是?”坤子坏笑着,好像并没有当回事儿。

    “这还不算是捉双呀?都让人家差点儿堵在床上了!”

    冯秀梅在坤子胸上擂了起来。别看冯秀梅跟坤子做起来是那么的疯狂,而且那么期待着与坤子幽会,可是,她更害怕让村子里说三道四的,要是两人在外面偷欢让警察抓了传回村子里去的话,那她以后就没法活人了。

    “要是一男一女呆在一起就抓起来的话,那这些警察岂不得累翻了呀?放心吧,人家警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无赖的,人家可是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

    “可你刚才的事实是不是正好达到那个准绳了?”冯秀梅刚刚躲过了一场风险,大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所以,这会儿反倒有些兴奋了。

    “那你说,一种是让警察抓到了,一种是被李旺抓到了,这两种后果哪个更严重?”

    坤子是想看看在冯秀梅的心里,更担心什么。

    “哪个都严重。”冯秀梅不假思索的瞪了坤子一眼。

    “要你选一个,嘿嘿。”

    “这有什么好选的?就像是跳到河里淹死还是跳到海里淹死,不都一样吗?”冯秀梅朝着坤子的额头上狠狠的戳了一个指头。

    “哎?秀梅,你说今晚这几个警察会不会是冲着咱们两个来的?”坤子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自己都好些日子出去东跑西颠的,一次都没有碰到过查房的,而今天他刚刚跟冯秀梅凑在一起就让警察差点儿抓了一个正着,哪有这么巧的事儿?

    “我怎么知道?不会吧?这些警察你又不认识。”冯秀梅觉得坤子问这样的问题有些神经质了,大有草木皆兵的意思。

    “不,我倒是觉得这事儿蹊跷得很,我前脚进来,差不多刚好咱们两个洗完澡要办事儿的时候警察就找上门来了?”坤子越想越不对头。

    “管他是不是冲你来的,不是已经查过去了吗?而且他们又没有抓到咱们什么证据!”冯秀梅现在倒是因为警察刚刚查过了房,反而觉得精神上放松了不少。

    而坤子却是颇有深意的笑了笑。

    “你笑什么?”冯秀梅感觉到坤子的笑有些不寻常。

    坤子没有说话,而是一直在沉思着,过了差不多两分钟之后,他突然对冯秀梅说:“看来今晚我不能在你这儿睡了。”

    他说得很果断,好像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危险一样。

    “怎么了?”从冯秀梅的表情里,坤子也能看出来,本来就不喜欢在外面住宿的冯秀梅今晚特别希望坤子留在她这里过夜,哪怕两人什么都不做,只是在这里陪着她就够了。而且冯秀梅在说话的时候一只手还抓住了坤子的胳膊,好像生怕他走了一样。

    “你觉得他们查过去了就没事儿了?”坤子看着冯秀梅的眼睛问。

    “听说过去打仗的都有一个经验,躲在炸过的炮弹坑里是最安全的,现在我们这间就是刚刚检查过去的,难道他们还会杀个回马枪不成?那也太阴险了吧?”冯秀梅觉得这些警察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那我问你,如果你是那警察,你相信不相信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不做那事儿?”坤子再次盯住了冯秀梅的眼睛。

    “就算是抓住了那又能怎么的?咱们虽然不是夫妻,可也不是什么犯法的事儿,都是你情我愿的,反正我不会咬你的,怕什么?”冯秀梅突然豁出去了的意思。

    坤子撇着嘴笑了道:“是呀,你是不会咬我一口的,他们好像也不太会把我带到局子里去。可是,我总觉得今天这次查房不是那么简单的。现在才十点多钟,要是到了半夜两点,我还呆在你的房间里,那会是什么结果?要是后面再跟上几个记者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