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谋财害命

      “早上小肖听说我要来公司,特意要求跟着的,而且专门说明了,就是来找你有事,你们好好谈吧,我到技术部请他们吃午饭。”丁小玲笑嘻嘻地把肖海芳推进办公室,然后就走了,像是要故意给他们留出空间一样,反倒弄得肖海芳似乎有点不自在。

    杨奇满心疑惑地把她领进了会议室。

    这小丫头给他的印象谈不上多好,而且他还觉得,跟她那个勤劳肯干的哥哥相比,这丫头还是有些浮躁,不过毕竟年龄还小,跟他关系不大,他自然也没有资格强求。

    “杨大哥,你们这儿可真漂亮。”肖海芳四处张望,很是羡慕地说道。

    “这有什么漂亮的,不就是普通办公室吗,丁总的那个公司环境比我这里还好呢。”杨奇觉得有点好笑。

    “那不一样,丁总的办公室毕竟没你们这里大,而且我刚才跟着丁总进来的时候,一路上看到的都是白领,还有老外呢,都是有文化的人。”肖海芳说道。

    杨奇哈哈笑了起来,从小偷摇身一变为上班族,这个变化本来就有点大,而且这丫头毕竟没什么文化,世面见得也少,对白领的崇敬,加上对自己身份的自卑,有这种心态倒也不奇怪。

    “你专门要求跟着丁总过来,总不会就是为了找我聊天吧?”他笑道。

    “不行吗?你平时又不去我们公司,想见你一面都不容易。”肖海芳调皮地回答道。

    杨奇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虽然好色,却并不是对什么样的女人都感兴趣,至少肖海芳这样的不行,而且这种妹妹跟哥哥撒娇的语气,在他眼里看来,并不是什么人都能用好的,倘若两人的关系本就没那么亲近,反倒会造成一种让人有点反胃的效果。

    见他没什么反应,肖海芳也只好有点尴尬地收起了笑容。

    但她接下来说出的一句话,却让杨奇大吃一惊。

    “杨大哥,你前段时间家里面是不是被偷了?”她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杨奇的眼睛立刻瞪大了。

    “这不是能随便开玩笑的事,你给我好好说!”见肖海芳又想笑,他的脸板了起来。

    他心里突然就起了一阵怒火。

    家中失窃这件事,他在办公室都没有提过,倒不是因为觉得丢人,而是因为他本就觉得这件事特别蹊跷,不像是普通失窃那么简单,加上和鹿婷挂了钩,里面的原因就更复杂了,倘若被这帮人得知了,七问八问之下,他反而不好解释。

    而肖海芳这样的人,从警察那里得到消息也不大可能,一个普通打工妹,就算想认识朋友,档次也高不到哪里去。

    那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一种,这个消息是从小偷那里得来的,如果真是如此,那这个小丫头虽然已经在正经的公司上班了,却依然和那些不走正道的人保持着联系,这既辜负了他的一番苦心,另一方面,自己在丁小玲那里也不好交代。

    “我是听朋友说的。”果然,见他严肃,肖海芳的语气虽然没有刚才那么轻佻,却还是有点小小的得意。

    “什么朋友?”杨奇一下抓住了她的手臂。

    不过他很快就放开了手,心中恼火,加上这件事的严重性,使得他用力明显过大,肖海芳被他这么一吓,满脸惊恐,眼圈都红了,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不敢说话。

    “我再跟你说一遍,这种事犯法,不能随便拿来开玩笑,你这个朋友到底是什么样的朋友?”他手松开了,但语气并没有放缓,依然是一脸严肃。

    “我一开始只是猜的……”肖海芳的声音明显小了下来,讷讷地解释道。

    让杨奇感到稍稍有点欣慰的是,她先是以一种几乎发誓赌咒的语气,再三强调自己已经不干那种见不得人的事了,而且也从来没有动过这种念头,她现在的收入跟原来相比,确实有点差距,但差距并不大,而且至少工作得安心。

    但离开了那一行,并不是就能立刻脱离那个圈子的,而且她年纪不大,又不是本地人,为数不多的朋友里,依然有干这个的,所以她也跟那些人保持着联系,有时候还会一起吃饭唱歌之类的出去玩。

    对于这一点,杨奇倒也不能责怪她,毕竟她的身份就那样,要让她立刻变成高级趣味也不大可能。

    而这帮人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交流的内容无非也就是今天在哪里宰了个肥羊,或者是昨天在哪里偷了个富户,年轻浅薄,炫耀战绩。

    也就是在这个聊天的过程中,肖海芳从一个人的嘴里听说了这件事。

    杨奇虽然跟她打的交道不多,但她对杨奇很关心,而且丁小玲手下的那帮丫头知道杨奇跟女老板的关系密切,少不得会对他的事情八卦议论,所以肖海芳虽然不知道他家的具体地址,但却知道他住在哪个小区。

    而这件事本身就比较蹊跷,攀爬入室,盗窃的目的却不是财物,而是一个笨重的电脑主机,自然更能作为饭桌上的聊资,几方面的信息综合下来,肖海芳就对这件事起了疑心,所以才会要求跟着丁小玲来找他,不管是不是他,至少可以表示出自己的关心。

    她解释到这里的时候,杨奇伸手拍了拍她,不管怎么样,这小丫头总是从关心自己的角度出发。

    “我本来就是随便猜猜的,没想到那家伙偷的还真是你家……”肖海芳既想表明自己的讨好态度,又怕说错什么会再次引起他的怒气,所以说话的语气近乎谄媚,还带着些委屈。

    “一台电脑而已,损失也不大。”杨奇安慰道。

    “你跟这个人很熟吗?”他又追问道。

    “不算熟,他是我一个老乡的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认识的,而且这家伙喝了点酒就喜欢吹牛,我还不怎么喜欢他呢。”肖海芳摇了摇头。

    “但是他比较有本事……”她这句话说了一半,又看了杨奇一眼,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偷东西的本事比较厉害?”杨奇一看她这样子,就猜出她想说什么了,感觉有点好笑。

    “是的,我们以前都是用刀片,或者是在人多的地方顺包……,可他擅长的是爬楼,不管多高多危险的地方,只要有窗户,有管道,他就能爬上去……”炫耀这种能力当然不怎么光彩,肖海芳解释的时候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这些我不管,你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我。”杨奇笑着摇了摇头。

    “要真是你家的话,杨大哥,我就更要问你了,你是不是得罪了警察?”肖海芳的语气忐忑中带着焦急,倒确实是一副关心的神态。

    “什么?”杨奇的嘴一下张大了。

    “那家伙说了,找他帮忙干这件事的,是个警察,杨大哥你可能不知道,像我们这些人还好,他们那些厉害的,大部分都在警察那里挂了号,只是警察没抓他而已,所以警察要叫他办事的话,他是绝对不敢不听的。”肖海芳解释道。

    “警察让他办事,但实际上去偷的时候,指挥他的是个女人,对不对?”杨奇追问道。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我听说那女的还挺漂亮的呢。”肖海芳也是满脸惊奇。

    杨奇好不容易才把自己大张着的嘴合拢了,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原本以为,那个到他家偷电脑的毛贼,是鹿婷自己找来的,她原本在夜总会里上班,认识的人很复杂,有这种偷鸡摸狗的并不奇怪,只要许以利益,到哪偷都是偷,而且那家伙要真有本事的话,这事情对他来说难度也不大。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简单的盗窃案里,居然牵涉到了警察,而且真要搜集什么罪证的话,那警察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去他家。

    而现在这警察放着身份不用,却和鹿婷合伙雇佣小偷来办事,那这件事的复杂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那家伙吹牛的时候,我听说是你们家的小区,就特别留意,可我也不敢多问,怕问多了他会起疑心,所以我知道的事情也不多,是哪个警察找他的他没说,那个女人的名字也不知道。”肖海芳又说道。

    “那他现在人在哪里?”杨奇追问道。

    “应该是回老家了,他是东北的,上次跟我们吃饭的时候,说这一票那女的给了他不少钱,他准备回家过年了。”肖海芳解释道。

    杨奇点了点头,现在人证物证都没了,就算他想追究这件事,也拿不出强有力的证据,更何况现在鹿婷人在哪里他都不知道。

    “杨大哥,还有一件事我想问你,你家里是不是还住着个警察,而且还是个女的?”肖海芳又怯生生地问道。

    杨奇看看她,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那家伙还说了,虽然是帮人干活,他也不知道偷这破电脑有什么用,但他肯定要顺便捞点外快,可是进了你们家之后,才发现房间里有女警察的制服,把他也给吓了一跳,还以为偷到警察家里了,所以只搬了电脑,其他的东西根本就没敢拿。”肖海芳解释道。

    “不过这是你的私事,我就是随便问问。”她又自作聪明地补充了一句。

    杨奇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点小聪明在他眼里已经算不了什么了。

    警察雇人偷警察,这简短的剧情可以写成一部大戏。

    但现在唯一的线索刚刚得来,又陡然失去,让他更是神经紧绷,不知道鹿婷的下一部动作会是什么,不管怎么样,偷走电脑主机,这恐怕只是刚刚开始。

    “没别的事你就去吧。”他冲肖海芳挥了挥手。

    “杨大哥,你可要小心点,这明显是冲着你来的,要是光偷东西还好,万一还有别的……”肖海芳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说了一句,脸上明显有着担心。

    “放心吧,我自己惹的事自己清楚,谋财有可能,害命还不至于。”杨奇又挥了挥手。

    但是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并不如表面上那么镇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