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20章 冷淡毒瘤

      听到对话这话,哈哈笑出声的江伟道:“这个好,这个好,要是我也是其中一个,那就更好了。”

    “你觉得呢?”

    被对方这么一反问,嗜钱如命的江伟道:“说真的,我这人胆小,就算你叫我上,我也不敢上的。”

    “反正你只要办好我交代的事就行,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完全明白。”

    “就这样吧,记得搞定我叫你办的事。”

    “用顶包的人的身份证办手机卡,之后把手机卡邮寄给李志远,”江伟道,“并告诉李志远开始用新的手机卡打电话给苏柔,还说这是他在咱们这边用的卡。而且啊,电话不要打得太频繁,更要交代李志远别说太过分的话,要不然苏柔可能会做出超出我们估计范围的事来。我都记着呢,呵呵。”

    “嗯,挂了。”

    江伟还想说什么,但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听到嘟嘟声,江伟明显有些不悦。

    江伟不喜欢听别人吩咐,但一想到只要做些事就能得到他几年都赚不到的钱,他就露出了非常猥琐的笑容,并抓起啃了一半的鸡腿继续啃。

    午休起来后,苏柔就在客厅陪着叶新聊天。

    聊到近五点,苏柔这才去准备晚饭。

    晚饭后,叶新提议去街上逛一逛,但苏柔怕撞到熟人,所以委婉拒绝,并像下午那样陪着叶新聊天。

    下午午休之前苏柔有个打算,就是吃晚饭之前要是她丈夫不打电话给她,她就在叶新家里过夜。而事实上,她丈夫确实没有打电话给她。不过呢,她对丈夫还存在着期待,所以她将时间延长到了晚上九点。要是在那之前,她丈夫还是不肯打电话给她,那她就真的会在叶新家过夜。

    让苏柔失望的是,过了九点,丈夫还是没有打电话过来,所以和叶新聊到近十点,苏柔走进了次卧室。

    现在是十月中旬,天气并不是很热,不过苏柔今天有跑超市,所以还是出了不少汗。要是在家里头,苏柔会立马拿着吊带睡裙去洗澡,不过这里是叶新家,有些事她不会做。而且,她是带了深色的睡衣睡裤,以防止被叶新看到不该看到的地方。

    在次卧室卸完妆,苏柔拿着在超市买的毛巾去卫生间。

    听到卫生间里有动静,知道叶新在里面,苏柔只好在客厅等着。

    约过五分钟,只穿着短裤的叶新走出了卫生间。

    看到在客厅的苏柔,叶新道:“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不会出来了。”

    “没事,呵呵。”

    “毛巾我有给你买,就挂在卫生间里,粉红色的那条,那是你以后来我这边专用的。”

    “听你的口气,就好像我会经常在你这边过夜似的。”

    “我是希望你偶尔能过来做客。”

    “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所以你不用跟我说得太清楚。”

    “知道,呵呵。我去睡觉了,如果你睡不着,你可以叫我陪你聊天。”

    “好的。”

    叶新回到主卧室后,苏柔这才走进卫生间。

    刷完牙,苏柔就将卫生间反锁,并脱下了连衣裙。看着镜子中自己那被文胸衬托得极为高耸的雪峰,回头看了眼的苏柔这才解开扣带,并解下了文胸。

    拧了把毛巾将身子擦一遍后,苏柔又穿上了连衣裙。

    至于文胸,她当然没有穿。

    走出卫生间,苏柔快步走进了次卧室。

    换上睡衣睡裤后,苏柔仰躺在了床上。

    盯着灰蒙蒙的天花板,苏柔想着要不要给丈夫打个电话。可今天出差的是她,照理来说应该是她丈夫打电话给她才对。最重要的是,除了恋爱期间她出差会打电话嘘寒问暖外,结婚生子后,她出差时,她丈夫打电话的频率越来越低,给她一种很无所谓的感觉。

    要不是叶新有和她说过厌倦感这话题,苏柔还会简单地以为丈夫只是太忙,所以才没空打电话。

    太忙?

    难道忙得连一两分钟的电话都不能打吗?

    不知道为什么,想得越多,苏柔越担心丈夫不爱她。

    翻来覆去到十点半,苏柔打开了床头灯。

    靠着床头,摸起手机的苏柔打电话给丈夫。

    电话通了之后,苏柔问道:“睡了吗?”

    “快了。”

    听到丈夫这有些冷淡的回答,苏柔问道:“我今天出差,你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呢?”

    迟疑片刻,电话那头的孙健道:“今天店里太忙,忙得我都忘记了。”

    “听你这话,就好像我无足轻重似的,”有些不悦的苏柔道,“我是你老婆,我出差可能会遇到坏人之类的,所以我出差的时候,你应该打电话给我。最好是我到了出差的地方你就打个电话,晚上睡觉之前你再打个电话。我跟你说哦,这是身为一个老公该做的事。”

    “主要是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到武夷山,所以我才没有打电话给你。”

    “我已经跟你说了我是八点半的班车,当然是十一点半到十二点到,所以你十二点打个电话就可以了。”

    “嗯,我记住了。”

    “我总觉得你下次还是会忘记的。老公,以前明明你很会关心我,为什么现在不会像以前那样子了?是不是觉得你已经完全得到了我,所以没有必要像以前那样将我视为掌上明珠了?”

    “哪会啊?我是真的太忙了。”

    “你自始至终只会找这个当借口。”

    “我是实话实说,”电话那头的孙健道,“而且你看其他夫妻,结婚后都得忙这忙那,哪有那么多时间谈情说爱?当然不是说不能谈情说爱,只是频率不可能像以前那么高了。至于你说的什么没有像以前那样关心,这是因为你是一个独立型女人,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女人。加上我知道你不会太在乎我是不是关心你,所以我才将精力都花在工作上。”

    “我在乎。”

    “好吧,那以后我会多多关心你的。”

    “嗯,我记住了,可别骗我哦。”

    “你是我老婆,我哪里会骗你。好了,时候也不早了,赶紧睡吧。”

    苏柔其实还想多聊一会儿。

    尖锐的话题结束后,多聊一聊甜蜜温馨的话题能够巩固感情。但听出丈夫有些不耐烦,苏柔知道就算强迫丈夫继续和她聊,那在打呵欠的她丈夫也只会敷衍,所以说了声“我爱你”后,苏柔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也爱你。”

    嘟……嘟……

    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后,苏柔长长叹了口气。

    躺下并抱着被子,苏柔根本一点睡意都没有,她的眉头更是皱得非常紧。

    有些事不去想,日子能过得更好,可苏柔根本无法赶走脑海里的思绪。

    说真的,苏柔越来越觉得丈夫不够爱她。

    类似的想法让苏柔很恐惧。

    无爱婚姻根本长久不了。

    可是,她明明那么的爱她丈夫。

    要是将他们对彼此的爱放在天平上,天平绝对会向她这头倾斜,但苏柔不希望如此。

    直至零点,苏柔还是没有睡着,所以她站在了窗前,并静静看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城市。夜晚的风儿有些大,所以贴在她面颊上的秀发被风吹得微微拂动着。

    她的眼神很迷惘,整个人更是一动不动。

    她知道夫妻要关系和谐,最重要的是敞开心扉交流。可通过几次的试探,她已经意识到丈夫确实没有以前那样关心她。刚刚她丈夫已经答应以后会更加关心她,如果还像上次那样食言的话,苏柔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上次她丈夫明明答应过她,说晚上有空的时候会陪她在小区附近散步,或者是去逛街。但从那次之后,她也没见丈夫有陪她过,就好像是将她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真可悲!

    在窗前站了半个小时,苏柔这才再次躺在床上。

    第二天早上,苏柔给叶新准备了早餐,随后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边聊边吃。

    吃过早餐,苏柔就去附近的超市买菜,随后自然是陪着叶新聊天,并在十点多开始准备午饭。

    当夜十点出头,和叶新说了声晚安的苏柔躺在了床上。

    苏柔已经来叶新这边两天,明天下午她就会回家。但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回家,苏柔更喜欢待在这边,她喜欢和叶新聊天,那种接近敞开心扉的聊天方式能让她格外放松。但她有老公有孩子,所以就算她喜欢和叶新聊天,她也不可能一直待在这边,所以明天她还是会回去。

    次日下午三点出头,苏柔离开了叶新的家。

    叶新本来要送她,但她说叶新要多加休息,所以没有让叶新送。

    走出小区并搭上的士后,坐在车后面的苏柔静静望着窗外的街景。

    前天早上过来的时候,苏柔也是这么做。

    那时候她很不安,她觉得自己去照顾对她表达过爱意,甚至还爱着她的叶新很对不起丈夫,更担心叶新会做出一些让她无法原谅的事来。

    可是呢,叶新表现得非常绅士,就和她记忆里的一样。

    正因为叶新表现得很绅士,眼神间偶尔还会流露出爱怜和温柔,苏柔才会对叶新家有些眷恋。

    但如果她丈夫能多关心关心她,她不会有这种感觉。

    女人都需要被呵护,不管多么坚强的女人。

    而事实上,苏柔并不坚强,她只是时常挂着微笑,所以会给人一种坚强的错觉罢了。

    可是,她丈夫却将这种错觉当成了真相。

    苏柔不想将叶新和她丈夫作对比,但因为这三天和叶新单独相处,苏柔还是忍不住进行对比。

    对比的结果让她有些失望。

    假如,当初她选择的男人是叶新,那现在的情况会是如何?

    或许,当叶新完全得到她时,叶新也会对她冷淡。

    想到此,苏柔反而有些释然了,所以表情漠然的她长长叹了一口气。

    在家附近的超市下车后,苏柔买了好几样菜回去,其中还有两样海鲜。她女儿很喜欢吃海鲜,所以她自然会多买。

    傍晚她丈夫回来后,自然有问她出差这三天过得怎么样,还非常热情地给了她一个拥抱和吻,这让她稍稍有些安慰。

    苏柔的想法很简单,如果她丈夫能开窍,能像以前那样关心她,她就不会再胡思乱想。

    可接下去的一周多里,她丈夫都没有陪她逛街或者是在小区附近散步。对她的态度也和之前差不多,甚至当她以出差的名义去兰姐那边时,她丈夫还是没有打电话给她,这和上次说的根本不一样。

    所以,苏柔对丈夫的失望心理变得越来越严重。

    而同时,叶新隔三差五会打电话给她,问她过得怎么样之类的。

    叶新一般是在她上班期间打电话给她,因为她说过下班期间尽量别打电话,怕被她丈夫误会。至于上班期间呢,她公司比较自由,所以就算偶尔接电话也没事,当然前提是总经理蒋文杰没有在。

    近十一月的时候,苏柔突然接到了李志远打来的电话。

    让苏柔惊讶的是,李志远竟然是用本地号码打电话给她。她自然有问李志远怎么会用本地号码,李志远的回答让她有些害怕。李志远说这是他在这边用的手机号码,而这就意味着李志远可能会出现在这边,这更是让苏柔觉得叶新挨的那一刀非常不值得,因为那一刀并没能阻止李志远继续骚扰她。

    虽然这次李志远只是打个招呼问个好,但因为苏柔曾被李志远迷奸过,所以只要李志远打来电话,苏柔都会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噩梦。

    和李志远结束完通话,苏柔还想打电话给叶新。但一想到叶新已经替她挨了一刀,她就没有打电话给叶新。叶新已经帮她帮到了这种地步,她不想再麻烦叶新。既然叶新甘愿挨一刀,那就证明叶新也无能为力了。

    总之,苏柔现在的想法还是和以前一样,就是李志远别提出过分要求,她都可以忍受李志远时不时打来的骚扰电话。

    同一时刻,成都,李志远家中。

    之前和苏柔打电话的时候,苏柔提到了什么叶新,什么挨刀子,可李志远根本不认识叶新,更不知道叶新挨刀子是怎么回事。

    但苏柔撒谎的概率很低,所以李志远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这些事都是江伟叫他办的,目的是报复孙健。

    李志远之前没有想过要报复,但一想到原本属于自己的幸福被江伟毁了,所以他才下定决心要报复,所以江伟的吩咐他基本上都是照办。

    想来想去,李志远还是觉得事情不对劲,所以他立马打电话给江伟。

    电话通了之后,李志远问道:“叶新是谁?”

    “嗯?你为什么问我?我也不知道是谁啊?”

    “挨刀子是怎么回事?”

    “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刚刚有打电话给苏柔,她说什么叶新有到成都找我,还为了让我不再骚扰苏柔,所以就捅了自己一刀,”语气很冷的李志远道,“阿伟,我帮你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替阿雯讨回点公道,而且这也是阿雯的吩咐。可从一开始到现在,我都没有和阿雯联系上。你说是阿雯不肯和我联系,跟你无关。那么你跟阿雯说一声,如果她不跟我联系,那这出戏我不演了!”

    “你没办法退出了。”

    “什么意思?”

    “意思很明确,就是你没办法退出,”电话那头的江伟道,“在苏柔看来,迷奸了她的就是你,而且你也在电话里承认了。所以就算你打电话给她,说不是你干的,你觉得她会信吗?所以呢,你还是继续扮演好你该扮演的角色,直到某天阿雯肯和你联系为止。现在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所以应该快结束了。一旦结束,你就能恢复自由。”

    “你这是在威胁我?江伟!我最恨别人威胁我了!”

    “我是实话实说罢了。”

    “我问你,制定报复计划的人是不是阿雯?”

    “当然是她,要不然我怎么可能会找你?”江伟呵呵笑道,“有些事只有阿雯自己清楚,我作为外人根本不清楚。所以啊,要不是她和我说了孙健搞得她连怀孕都怀不了,我也不可能打电话给你,你说是不是?”

    “别跟我耍花招!如果让我知道你在坑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放心吧,我们是同学,我不可能坑你的。总之呢,就按照我说的办。等计划完美落幕了,阿雯一定会见你,甚至还会好好感谢你的。”

    “叫她打个电话给我吧。”

    “我会转达的,但她肯不肯打电话给你,这是她的自由,我无法强迫。”

    江伟这回答就和上次差不多,李志远自然很不爽。但不爽归不爽,他也不能拿江伟怎么办,所以他直接挂了电话。

    他其实不想再继续玩这个游戏,但他已经无法退出,所以他还是会打电话给苏柔,但他不会再说带有威胁性质的话语了。

    接下去的一个多月里,苏柔偶尔会接到李志远打来的电话。

    但因为李志远没有威胁她,所以她都没有和叶新说。

    当然了,自从去叶新家里待了三天后,苏柔和叶新的联系一直很频繁,偶尔也会见面吃饭什么的,但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越轨的事情来。

    平安夜前一天,苏柔接到了叶新打来的电话。

    叶新邀请苏柔去他家过平安夜,还说准备了特殊的礼物给苏柔。苏柔很想拒绝,她是想和家人一块渡过平安夜,但她又有那么点儿的期待。

    特殊的礼物?

    会是什么?  http://www.laishushu.com/book/427.html

    很纯很暧昧 http://www.laishushu.com/book/365.html

    南漂情事:我被美女老板带回家 http://www.laishushu.com/book/362.html

    顶级民工 http://www.laishushu.com/book/364.html

    最后一个阴阳师 http://www.laishushu.com/book/321.html

    婚姻反击战 http://www.laishushu.com/book/337.html

    将夜 http://www.laishushu.com/book/319.html

    逗比成长史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