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八十九章 ----地方法术

      “这他妈怎么回事儿?”在短暂的交流后,卢道士很是愤怒的骂了起来文移动网

    “我也不清楚。【来_书_书_网 www.lashushu.cΟm】”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回答了卢道士的问题,“但是我知道的是,作案人的手法很隐秘,可能是咱们都没有接触过的手法。”

    “没接触过?”我这么一说,老聃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也是,咱们的人太过于局限了,基本都是在一个圈子里的人,中国那么大,哪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手段,都不要说地方了,就算是一个家族里,长辈言传身教,爹和儿子的施法习惯都不见得会一样。”老聃摇了摇头说道,“那么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也只能是白费力气。”

    “有没有别的办法了?”我皱了皱眉头想到。

    “我也没有把握,假如对方真的是用的一些地方特有的方法的话,他有无数种办法让我们找不到破绽。”卢道士回答说。

    “我不信,咱们再去找找。”李忆看到我们三个一直在宣扬负面能量,直接就指着我们说了起来。

    “那好,听你的,再去找找。”李忆的想法正合我意,我当然不会去反驳她,“反正现在时间也来的及,细心一点总是没有坏处的。”

    老聃和卢道士看到我们两个还想再继续找,也没有再说什么,便同意了我们的说法。

    于是我们四个又折了回去。

    只不过这次我们没有再分头行动,更没有再去一个点一个点的找。

    毕竟如果是我们所没见过的法术的话,量是没有用的,盯住一个点细心的研究的话才是最好的。

    而我们所选择的那个点,就是那天险些砸到李忆的那个地方。

    那里是距离现在时间上最近的地点,也是效果最明显的地点。

    我们四个到了后,便开始了查看,我们三个活人在楼板上,而卢道士则是半飘的移到了手脚加上,开始查看起了当天铁棍掉落时周围固定的地方。

    经过了我们的一翻查看后,我们三个活人完全是一点也没有头脑。

    而卢道士那边,则似乎是发现了些什么。

    “卢顶,你发现啥了?”老聃叫到。

    “嘘!”卢道士扭头冲着我们比划了一个小声的手势。

    我们看到卢道士这个样子,已经明白了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自从刚刚我们和李忆交流完了以后,自然就知道了应该心细下,卢道士自然也不会像第一次那样大手大脚的像是研究通用法术那样去钻研。

    因此卢道士发现了点东西我们并不感到意外。

    很快的,卢道士从手脚架上卸下了一个大铁棍子,朝着我们这边飘了回来。

    “你们看。”卢道士把铁棍竖在地上,让我们看着铁棍的另外一边。

    “啥东西。”我皱了皱眉头。

    “你还真看呀。”卢道士白了我一眼,“我是让你感觉下这棍子上有什么东西。”

    听卢道士一说,我立马就在心里骂起了卢道士,心说我怎么知道你是让我感觉呢。

    边骂着,我边感觉起了这根铁棍,经过了至少三分钟后,我缓缓的张开了嘴。

    “这他妈啥也没有呀,就一堆铁锈。”我看着卢道士,心说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一个礼拜不让你吃饭。

    “你感知能力太差,老聃你感觉出了没,李忆你呢。”卢道士一脸嫌弃的对我说道,随即选择了放弃我,看起了老聃和李忆。

    “貌似...有一点法力的存在。”李忆不确信的说道。

    “嗯,是有,很微弱。”老聃也皱着眉头,“就连我都在怀疑到底有没有了。”

    “你们说啥呢,这他妈哪儿来的法力。【来_书_书_网 www.lashushu.cΟm】”我看着他们,一脸无奈的说道。

    “的确有,但是真的很微弱。”李忆对我说道。

    “嗯,我也只是勉强的能够感觉到而已。”卢道士点了点头,“这种感觉就像是...你擦完屁股,看着手上没屎,但是却有一点臭味的那种感觉。”

    “你丫能不能高雅点。”我对卢道士发出了从心底里的鄙视。

    “行了,话糙理不糙嘛,咱们先回去,好好的研究下这个铁棍。”卢道士打了个哈哈,然后率先带着我们开始往回返。

    我看到卢道士这个模样,自然也就没有说什么,跟着他们回到了车里,开车回家。

    由于我白天已经睡过不少的觉了,因此晚上自然也就睡不着了,李忆和老聃也一样,因此我们便一起研究起来了这根铁棍。

    本来冰香姐也想带着他们来凑热闹,结果全被卢道士给轰出去了,“人多了我会分心的。”卢道士说。

    经过了大约一个小时的研究以后,我们才确信,这点法力只存在于铁棍上的一个小点上,非常的微小。

    “什么情况。”我皱了皱眉头,按说让法力停留在一个东西上的话,必须让那个东西上有能够留住法力的东西,比如我的纸符,上面之所以有我的法力,是因为上面有符文的存在。

    而这根铁棍上完全没有任何的东西。

    “难不成是铁锈?”老聃在一边吐槽道。

    “怎么可能。”卢道士白了老聃一眼,“你怎么和张阔这小子一样不正经了。”

    听卢道士这么一说,我立马就不乐意了,我好歹也是社会主义的大好青年呀,怎么就不正经了?

    我刚准备和卢道士撕逼,就听到卢道士咦了一声。

    “这个点上似乎是被人为擦拭过。”老聃仔细的看着那个铁棍的顶端对我们说道。

    “我当即忘记了刚刚卢道士污蔑我的事情,接过了铁棍看了起来。

    之前我也没注意,现在听卢道士这么一说,我反而是注意了起来。

    一堆铁锈的中间有一小块地方居然被擦拭得很干净,只不过这个地方非常的小,只有...一个青春痘那么大而已,要不是卢道士心细,我们还真的注意不到这个地方。

    “你难道是这个有特殊意义?”我皱着眉头看着卢道士问道。

    “暂时是不知打,不过,咱们总得调查调查呀。”卢道士摆了摆手说道,“明天想办法弄个显微镜,看上一看。”

    “你扯呢,你是说有人在这上面刻字?谁这么牛逼,刻刀都比这个大吧。”我白了他一眼说道。

    “谁告诉你是用刻刀的,当然是用法术刻的了。”卢道士说。

    “那行,明天我们找个医院去看看。”我点了点头,稍微的收拾了一下,便回屋去休息了一下。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我看了看表,差不多八点。

    李忆还在屋里睡觉,我也不忍心去吵醒她,差不多快十点左右李忆才睡醒,我们这才叫朱旻文带着我们直奔医院。

    我们去的医院是市里面一家比较好的医院,这家医院的院长我也是认识的,这个院长之前托人找到了我,然后我,准确的说是卢道士帮他处理了一下医院里的鬼魂,也就是这样,我和这个院长便逐渐的熟悉了起来。

    这次去这个医院也是因为我认识院长的关系,因此我们也能够有把握借到显微镜。

    看到我们一行人看着铁棍到了医院门口,要不是我及时给院长打了个电话出来接我们,保安队长险些就以为我们是闹事儿的要报警了。

    和院长说完了情况以后,院长自然是很配合的帮我们联系了起来。

    很快的便找来了个没什么事儿的大夫,过来帮我们调查。

    毕竟我们几个也不太会弄这个显微镜。

    那医生也是院长的亲信,之前我来捉鬼的时候他也是知道的,要是别人的话,院长还真的不敢让别人帮我们弄。

    很快的我们便跟着那个大夫到医院的研究室,稍微的准备了一下以后,大夫便开始看起了那个棍子上的那一个点。

    当然为了看起来方便,我们先是把这个棍子给肢解了,就留下了头的一段。

    大夫看了一会儿以后,发出了咦的一声。

    “怎么了?”我急忙问道。

    “这上面好像是...写着字呢...”大夫差异的说道。

    “能不能说一下,我们抄下来?”老聃在一旁急忙问道。

    “不能。”大夫摇了摇头答道,“这个不是汉字。”

    “哦?”我惊了一下,想不到连咒语都是外来进口的。

    “我看下。”老聃对着那个大夫说道,大夫很快的帮老聃把铁棍在显微镜固定好了,方便老聃能够直接看,然后给老聃让出了椅子。

    老聃在显微镜的镜头前看了半天,最后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只能又闪了回来。

    我过去看了一眼,的确不是中文,应该是方言一类的。

    “行了,谢谢您啊,麻烦您了。”我看没什么事情了以后,对着那个大夫笑了笑,伸出手和他握了个手,顺便给他的掌心里塞了一个红包。

    我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让他别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大夫很明显知道我的意思,稍微的楞了一下以后,毫无推脱的收下的这个红包,随即我又给了他一个红包,是给院长的,这都是我来之前就准备好的。

    大夫收下了红包以后,我对他点了点头,便带着老聃他们拿着铁棍离开了医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