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30.第843章 政府审判,沉重灾难

      [第14章  第十三卷 暗夜倾城(五大帝王篇)]

    第856节  第843章 政府审判,沉重灾难

    本被阿罪和剑将渲染的无比危险的战场也因为钢元帅的到来而渐渐稳定了下来!

    “这位是……”,“这老者有些面熟啊?”“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观战的人群再次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虽然想不起来,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三言两语就让战斗停止下来了。"来""书""书" ωωω.laishushu.com

    “各位就不必猜测了,我叫做钢,是目前华夏国全军的统帅,各位见着我觉得面熟可能是在报纸上面看到过我吧。”

    此话一出完全不亚于平地一声惊雷,炸开了锅,很多素未谋面的天门大将们也都是纷纷倒抽一口凉气,这就是代表着华夏国最高势力的男人?人群更是更一窝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吵个不停,听的甚是让人心烦意乱。

    “砰砰砰!!”,一名副官举起左轮枪对天开了三枪,枪响的爆破声让骚乱的人群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啊…真是烂摊子,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收场了,不过因为是元帅的身份,所以不可能看到黑帮的战争而视若无睹吧?不如…各自回家怎么样?剑将,带着你的人滚回未来都市,苏逊,让天门的人稍安勿躁,即便天门很强大,但是我想政府的命令会多多少少让你们给点面子的吧。”

    一个南吴城的市民义愤填膺的站出来“真是讨厌的家伙,好不容易看到我偶像阿罪的战斗,结果就这样被你三言两语就要止战吗?我第一个表示不服气!”

    “看来……我身份的表明并没有起到什么震慑力的作用,那么这样呢?”,钢元帅对着他举起了手枪。

    那个说话的男人下意识的害怕倒退了一步。

    “南吴城的人已经猖狂到统帅的话都无视的地步了吗?这样违背政府的意愿,真的好吗?”

    看到这一幕,苏逊适时的站出来“统帅请住手,因为是个人太自私的原因而说出冒犯的话,我以军师的身份向您道歉,无辜的人不必杀吧?”

    “杀了又怎么样?某个国家杀了我们华夏国124人,不照样风平浪静吗?还有,苏逊,如果你认为你可以随便跟我说话的话,那么我想你还没有到那个资本…”,钢元帅将手枪的枪口对准了苏逊。

    “你敢对军师举枪?”,重新从碎石堆中站起来的战屠和丧尸强挡在了苏逊前面。

    “让开…你们干什么?”,苏逊将两个人推开“知不知道你们面对的是谁?脑子抽筋了吗?”

    “哼!”,钢元帅面无表情的看着苏逊“到底是军师的身份,比野蛮人用暴力解决的方式简直是高端太多了,天门一直在不断的征战,而且还平定了一些我们视为眼中钉的城市,例如关西城,雪之国和蓝焰城,这也是我们一直对天门睁眼闭眼的原因,我把南吴城放心的交给你们,你们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

    完了…这钢元帅看起来不像是站在天门这边的人,苏逊有些吃不准这个家伙。

    “既然钢元帅说话如此锋利,那么我选择用最公平的方式来解决!”,就在场面有些焦灼的时候,夏天终于到了,到达战场的夏天第一眼看向的便是和剑将站在楼顶的阿罪,看到阿罪毫发无伤,夏天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四目相对,阿罪微微的别过头,低下头,将一张脸隐藏在斗篷下面。

    尽管身处欢呼声中,不过夏天走路的姿势有点尴尬,他的大腿仿佛受伤一样,走路有些摇晃,尽管他在极力掩饰,但是明眼人还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因为生命联系在一起的缘故,阿罪的受伤也代表着夏天的受伤。来/书/书/网 www.laīshushu.cōm

    也许是因为想到这一点,阿罪才一直竭力的保护着自己的身体,不断的释放出域气。

    “让我来。”,夏天拍了拍苏逊的背部“别为他说的话他在意。”

    苏逊知道夏天说的是钢那句“苏逊,你暂时还没资格跟我说话”,他包容的笑了笑“不会的。”

    “这才是南吴城第二个跟我有对话权利的男人。”,钢的目光看向剑将“你是第一个,待会儿我在收拾你。”

    “欢迎来到南吴城,钢元帅,可能是你来的太匆忙的关系,我没有尽到地主之谊,深表歉意。”,夏天的话让钢元帅不屑的冷哼一声,接着钢元帅指着青年区的大片个废墟道“不必了,这就是你送给我最好的礼物,夏天,我希望你清楚的记住,南吴城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华夏国所有土地全部属于政府。”

    夏天虽然嘴巴上说‘那是当然的’,但是心中是杀意万千,如果意念能够肢解一个人的话,那么钢元帅现在必然已经是烧烤架上面的肉串。

    “这一次的事情已经惊动了国会,剑将夏天…你们两分别选一个有分量的人跟我去一趟帝都,我可以保证的是他不会有生命危险,但不能够保证他是否能够受得了政府的拷问。”,钢的话锐利带着锋芒,且不可忤逆!

    “你麻痹啊!”,剑将和夏天两个人竟然在心中不约而同的骂了一句脏话。

    来自钢的审判也是让再场很多人都是震惊的不轻,没想到钢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来善后,本来以为只言片语就能够搞定的事情现在竟然拓展到如此麻烦的地步,对南吴城的市民来说,天门的人缺一不可,而对天门内部人员来说,无论这次是谁去帝都,那必定是艰险万份,政府没这么轻松就让你回来。

    “你的身子骨还真是硬朗啊,一把年纪了不在碧楼里面好好享福,还出来瞎掺和。”,剑将也是感觉棘手。

    “即便你背后有世界政府的支持,那也另当别论,这里是华夏国,既然来了这里就得守这里的规矩,在这里我有一个问题代广大书友问你,你是怎么会计策的?”,钢看着剑将。

    这个问题把剑将问的一愣,接着他无语的看着钢“问这个问题脑袋秀逗吗?我身为世界前任总帅难道你是认为我是靠一天一天吃着大便才当上的吗?我以前的身份让我现在会排兵布阵、计策百出有问题吗?”

    “不讨论这个问题,你们决定好了吗?”,钢元帅看了看手表“我没多少时间陪你们在这里耗费!”

    无论派遣谁过去,都将是政府证明自己实力的一次,也是对黑帮太过于猖狂的一个压制,这样一来,政府会无形的展示自己的强大,任你天门再强再猛,到头来还不是要听我命令?而且只需要一个正当理由。

    夏天跟苏逊窃窃私语了很久,两个人还是举棋不定,“统帅毕竟还是统帅,如果我们反抗的话,政府的施压为更加的强大,到时候无论天门做什么都会受到一步步阻拦,水之都和萧氏都是虎视眈眈,目前还有强大的敌人剑将,如果我们再得罪了政府,那真的是永无安宁之日了。”,这是苏逊的建议。

    “因为是政府,所以就算天门踩死了一只蚂蚁,也会判重刑,这个人必须去…”

    剑将捡起自己地上的白色风衣,正当他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以以毒攻毒这样疗法对抗蝎毒稍微有些好转的钟牧站在了剑将面前“钢元帅,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代表未来都市跟你走一趟。”

    “TGT战队的恶魔医生钟牧,第八战斗力。”,钢沉思了一番“你们战队的人都是一个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所以不管是谁都是非常有资格的。来/书/书/网 www.laīshushu.cōm”。

    剑将大吃一惊“牧,你疯了吗?你最清楚政府的手段,你也应该知道我来这里完全就是想要把你带回去的,你这不是让我所有的苦心都付之东流了吗?帝都,那是我们这些人去的地方吗?”

    “我知道,去了一定会死,如果真的会死,我想要代替你去死,剑大。”,钟牧的眼神非常坚定的看着远方,缓慢但是极为笃定的说道“您才是要登上这个世界上最强巅峰的男人,若这条阶梯太困难,我愿用我的血肉之躯让您踩上去。”

    这番话说的剑将一个动容,眼泛泪光“牧……”

    他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钟牧回过头暖暖一笑“我是成年人,也是剑大的手下,更是TGT战队成员之一,我会为我自己的行为负责,当初我们十个孤儿,您教会我们一切,所以这一次,就让我任性一次吧,你知道的吧,像父亲一样照顾着我们的你,有权利让我们选择自己的人生的。”

    “我不会让你死的。”,剑将一把搂住钟牧“就算是像当年那样,挥动着魔剑杀遍整个帝都,我也在所不惜。”

    就算是一棵树和一片树叶,它们之间也有着最真挚的感情,我们经常因为眺望一座雪山而忽略了他山下美丽的冰雪村庄,我们经常仰望阳光而忽略了微风中绽放的向日葵。

    钢把目光看向夏天“夏先生,剑将这边的人已经派遣出来了,我看你纠结的样子甚是为难,不如我来挑将如何?剑将表达了自己对政府话语认真的决心,我想您也会不甘落后的吧?不如…就恶鬼阿罪如何?”

    “绝对不行!!!”,此言一出,夏天的情绪突然无比的激动起来,几秒后夏天意识到什么冷静下来强装镇定下来“我想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不…”,看到夏天有些情绪失控,钢元帅的嘴角出现一道笑意“我恰恰认为这是最好的选择,比起天门中有分量的人,实在是没有比恶鬼阿罪更好的选择了,夏先生您好像有点激动,怎么不直接问一问当事人的意见?”

    “我说了不行!”,夏天这边态度依然无比坚决的时候,阿罪从夏天的身后走了出来“天,既然是政府的命令,也不必多说,我跟统帅去帝都走一趟就是了。”

    “你清楚帝都是怎样的地方吗?又清楚黑帮人员踏足帝都的后果吗?”,夏天眉头紧皱。

    “正是因为我非常清楚,所以天门中去帝都的这个人才非我不可,不必多言。”,阿罪的手有些犹豫的伸出去,几秒后“呼”,阿罪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把手伸出去抓住了夏天的手,紧紧的捏住“身为龙头的你可不能够这样,手心全是汗,放心吧,我不会出事的。”

    说完阿罪松开夏天的手快步走向钢元帅的途中说道“不必用手铐这种无聊的东西了吧?”

    “很感谢你的配合,既然阿罪毛遂自荐,夏先生也不必多言吧,说了这么久我已经有些口干舌燥了,我可吃不准待会儿我会不会改变主意,带走天门的两个人去帝都。”,钢元帅话里的真实意思是这样‘给足你面子了夏天,最好懂得分辨好歹。’

    夏天的双手都在剧烈的颤抖,这种脱离自己掌控的感觉只有尝试过才知道有多么的难受,如果我现在杀了钢元帅,可是暂时保证阿罪没事,但是后果不堪设想,如果我让他人间蒸发,众目睽睽之下我要怎么解释?小不忍则乱大谋,但是阿罪很可能会回不来,该选择相信罪吗?我一直很相信她,只是帝都的水太深,她终究是一个女人,我该不该现在就对政府宣战,那么萧氏呢?那么五大帝王呢?那么齐麟呢?天门会灭门吗?

    夏天的脑子转的飞快飞快,他尽可能的把所有可能发生的在这一刻全部想了个遍。

    钢元帅昂起头看着夏天“还是先把那些威胁你的敌人解决了再来和政府对抗吧。”

    说完,钢元帅指了指天空“不光对你,水之都,未来都市以及萧氏,我们都是一视同仁,如果华夏国没有政府阻拦着你们的话,我估计你们能上天。”

    “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撕碎你这一脸正义的嘴脸。”,夏天深深吸了一口气,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用那种表情说这样威胁的话,我不会害怕的。”,钢大手一挥“来人,把钟牧和阿罪两人给我铐起来带走。”,冰冷的手铐落在阿罪手上和钟牧手上的时候,钟牧点点头看了一眼剑将,阿罪看了一眼夏天。

    “我是不会让你死的。”,夏天和剑将两个人又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战龙区的人也听着吧,这个杀了无数孩子的歹徒将被政府处置,我会给你们一个公道公平的说法。”,钢微微垂下头目光直射夏天

    “临走之前还是那句话,无能的你,一点也不具备和政府作战的实力,天门什么时候可以不让政府这么堂而皇之带走一个人的时候,那才是真正成长为世界性帮会的时候,夏天,你真无能!”

    钢元帅鄙夷的看了一眼夏天后,带领着军队一点点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所有围观的人也因为政府人员走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在这场只有龙头、统帅、王者的对话中,他们仿佛觉得连呼吸都是一种罪过。

    “等等!”,夏天突然说道“既然是要抓人,你总得告诉我放人的时间吧。”

    钢元帅停止了脚步,背对着夏天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我们查查阿罪过去犯得事情,那也得让她死好几百次了吧,也许阿罪喜欢监狱也说不定,谁知道呢?反正主动权不在你手中。”

    政府的车队一辆辆离开南吴城……

    一架软梯从天而降,剑将身体慢慢腾空的时候,“剑将要走!”,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让沉浸在思考中的夏天猛地抬起头,天空中的剑将一只手抓着软梯移动一只手对着夏天挥动“现在你认识我了吧?我叫做剑将,不用可能这个词汇,我说我一定是你日后最难缠的敌人,日子还很长,以后还会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感谢你这次的款待,临走之前送一幅画面给你。”

    “天哥!!!”,站在飞艇上面的陆时对着下面一声大喊。

    很多天门群雄抬起头到时候他们看到的是一副怎样的画面?原先为天门效忠的鬼人凌锋拿着一把刀架在陆时的脖子上,Joker、韩宿昼抱着手看着南吴城的地面。

    “这……”,一道又一道打击让夏天有些措手不及,凌锋是怎么醒过来的?陆时又怎么被抓了?

    “哎……”,苏逊也是长长的一声叹息“重大失误,这次真的是我的重大失误啊。”

    “小苏没必要自责,这次只是一个开战的热身罢了,至少让我们了解了剑将的手段,你不是神,不可能考虑的面面俱到,你只是没有怀疑过身为天门内部人员的凌锋罢了,你的信任换来的是凌锋这样的画面,不关你的事。”,夏天红着眼睛看着飞艇一点点移动……

    “借你天门神医用一个星期,一星期后他会毫发无伤的回到南吴城,绝对不要以为这是我在向你示好,让我们联手对付政府之类的,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这就当是我身为前辈,和你这个后背作战中唯一的一份礼让,下一次如果天门的人还被我抓住,送来的就不是命,而是人头了。”

    “也不要一厢情愿的不接受我这份前辈的礼让,未来都市绝对有和天门平起平坐的能力,下一次再见的时候,相信你会更加了解我的。”,剑将铿锵有力的声音几乎能够传遍在场任何人的耳朵里,在无数人的目光中,螺旋丸号就这样一点点消失在黑暗的天际中。

    夏天闭着眼睛抬起头看着天空,久久没有睁开眼睛。

    让他和小苏意外的是,这一次没有人在吼着说要对未来都市开战,也没有人主动请战。

    “这是一道考验,身为天门的人,我会和天门一起共度这到难关,剑将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小人,天哥,这一次,我们输了……”,丧尸强转过身的时候握紧拳头“下一次,我们一定要赢,猩猩,把我的城市给我放下来!”

    “一个没有一点困难只有无限重复胜利的帮会是经不起风雨的敲打和岁月的磨练的,请原谅我再一次煽情了,我心中的想法和强子一样,这一次我们输了,下一次,我们要赢。”,子龙拍了拍夏天的肩膀后,带着战龙区的市民和兄弟们开始逐渐从两区的交界处离开。

    “剑将,你犯了一个大错误,让这些猛虎全部都认真起来,你真的挡得住吗?”,夏天睁开眼睛,看着漆黑的远方。

    第二天清晨,天门内部传来令人无比震惊的消息,天门十三全体闭关,这一次和过往不一样的是,没有人提出攻打未来都市的声音,剑大和四皇的登场以及这些事情让他们仿佛成熟了许多许多。

    避雷针因为身处最高点所以才接受着雷电的轰炸,如果自己不够强大的话,还是不要把自己放在最显眼的位置,这个道理,早早已经开始修行的台风、福东来等人先懂,强子等人现在才懂。

    剑将还的应该是刑烈对韩宿昼的人情吧,也算是夏天的。

    “六星?”,当刑烈听到这个消息的他就消失了,这个自尊心比谁都强的男人不会就说说这样简单的。

    更让人意外的是,很久没有看到替天的人出面了,苏逊只能够说替天所有人的这一次的锻炼都今非昔比,是一个质的飞跃,下一次他们再出现的时候绝非善类。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新的敌人—五大帝王!

    整个天门只有一个人吊儿郎当的在南吴城的大街上吃着烤串晒着太阳,“啊…我可是刚刚吃了六十串烤串的男人噢…”,小唐的话刚刚说完,他的右眼皮狠狠的跳动了几下,“眼睑痉挛吗?”,小唐满不在乎的揉了揉眼睛。

    同一天,夏天从司法部钱斌哪里了解到,政府可能对天门采取一定的措施,具体的情况并不详细,钱斌告诉夏天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会发生毁灭性的灾难,这句话重复了三遍,充分的说明着事情的严重性。

    “钱斌,你可以为我保护好我们天门的人吗?”,夏天请求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钱斌带着惋惜说道“夏天哥,你……还是忘记阿罪这个人吧。”

    “就算我拼的倾家荡产,我也不会让阿罪死的,你只需要将阿罪最新的情况告诉我,若真的有一天到了必须和政府开战的时候,我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夏天抓紧电话,通红的瞳孔在强烈的跳动!!

    萧氏,云霄集团顶楼…

    “到底政府出面还是不一样,我会遵从您的安排的,既然阿罪这么想要代替夏天去死,那么,就把他永远的留在帝都吧。”,萧齐的眼神中绽放着狼性光芒,他又增加了一句“我说的不是监狱,是墓地。”

    挂断电话的萧齐收起狠辣目光,看着办公桌对面的人耸耸肩“抱歉,帝先生,不过是好消息。”

    “你刚才要杀人的时候的眼神还真是格外好看,那么你可以为我表演一下什么叫做披着狼皮的羊吗?”,坐在萧齐对面的赫然是黑手党离职的守护神—帝曦。

    “要找到夜影完全需要你为我牵线搭桥,您在黑帮大会上面还真是软弱如狗啊。”,萧齐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所以我到现在还活着,只要活着,就能够把失去的荣誉给抢回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