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自作聪明

      杨奇的肺都要气炸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体力有些透支,听了这句话,他的头脑甚至感到一阵晕眩。[来书书网 www.laishushu.com]

    “为你妈了个逼啊!老子差点被人给打了,你他妈的还说是为了我好?”他的手指着肖海芳的脸,平时一贯伶牙俐齿的他,竟气得没法继续说下去。

    他本就是个有点不羁的性格,也从来不会被那些修养内涵之类的狗屁名词束缚,只要遇到让他不爽的人或事情,粗话很自然就会脱口而出。

    不过在面对女人的时候,只要心情不是极度恶劣,他还是会保持一定的绅士风度。

    但是今天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实在是无法掩盖心中的愤怒,也就是因为肖海芳是个女的,不然的话,手里有任何东西,他都会劈头盖脸地砸过去。

    “杨大哥,你听我解释。”看到他如此愤怒,肖海芳也明显地慌了,嗫嚅着说道。

    “解释你妈了个逼,这还有什么好解释,你他妈的不就是摆明了恩将仇报,捅老子一刀吗?”杨奇破口大骂。

    “真的不是啊……”见他如此动怒,肖海芳的眼圈都急得红了。

    杨奇干脆愤怒地下床走到了窗边,一把推开窗户,让夜幕里冰凉的空气席卷进来。

    虽然现在全身只有一条短短的三角裤遮挡着,但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他被怒火燃烧着的身体,得到暂时的冷静。

    “行,你说吧。”他转过身,冷冷地说道。

    他倒想看看,这个在他眼里根本就没多少脑子,也没什么口才的无知小丫头,嘴里能如何吐出一朵莲花来。

    “丁总不是想让你来我们公司上班吗?她想让你坐什么位置啊?”肖海芳看了看他,似乎还心有余悸,怯生生地说道。

    “还能做什么?老子放着大公司的白领不干,跑到她这个草台班子来混饭吃,难道还会替她打工啊,当然是做老板。”杨奇冷冷地哼了一声。

    面对肖海芳,他说话当然没什么顾忌。

    不过在这句话说出口之后,他心里突然像有一道闪电划过,似乎悟出了点什么。

    “我也觉得应该是,丁总什么事情都听你的,而且对你那么好,在我们这些手下面前都不怕被看出来,肯定是对你非常器重的,要是你过来了,肯定就是总经理了。”肖海芳点了点头,言语里也对他很是赞赏。

    “而且我刚来不久就听他们说了,这公司就是丁总一个人的,跟她老公一点关系都没有,李总虽然挂着个总经理的名头,但从来不到公司,就算来了他也做不了主。”她又说道。

    “就算是这样,那这件事跟你也没什么关系,你一个小小的打工妹,关心那么多干什么?”杨奇的心里已经隐隐有了感觉,说话的语气也稍稍平静了一些。[来书书网 www.laishushu.com]

    “那怎么能没关系呢,你要是来当了老板的话,我和哥哥就不用再担心丢了工作了啊。”肖海芳笑着解释道。

    只是畏惧于杨奇刚才的大发雷霆,她现在脸上的笑容有些收敛,显然是心里高兴,但又不敢把笑容完整地展示出来。

    “而且张经理肯定也不敢为难我们了,他要是敢给我们穿小鞋,你就可以让他立刻滚蛋!”她的话里还有点洋洋得意。

    杨奇真是感到又好气又好笑,这小丫头真是有点不知天高地厚,自己愿意帮他们,纯属是看她哥哥生活艰难,才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拉他们一把而已。

    但是在这小丫头的话里,倒好像自己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亲人一般,无论为他们做了什么,都是理所当然,而且更有层恃宠而骄的意味在里面。

    “这就是你打电话给李国庆的原因?”他摇了摇头,有点郁闷地问道。

    “嗯!”肖海芳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不太愿意过来,就想推你一把,要是李总过来,发现你和丁总有关系,肯定要闹一闹的,到时候你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她解释的时候也很不好意思,避开了杨奇直视的眼神。

    “你在那个破公司上班有什么好的,天天受人管,还要经常跑来跑去,到这里多好啊,你一个人说了算,丁总给你的待遇肯定不会比你原来差,而且……”她说着说着,脸又红了起来。

    “而且什么?”杨奇也有点好奇。

    “而且我们这里有不少漂亮女孩子呢,你来当了老板,还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啊?”肖海芳满脸通红,说话的声音也更小了。

    杨奇愣了一下,也没想到该说她聪明,还是愚蠢,有点哭笑不得。

    他白天教训肖海亮的时候,声称只要当上了领导,要什么有什么,女人自然不在话下,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番话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竟然把这句半真半假的话,当成了说服他来这个公司的动力。

    “那你明明知道丁总和我有关系,还这么盘算,你也不怕丁总吃醋啊?”他有点奇怪。

    “丁总配不上你,一开始我就看出来了,她跟你不合适,就算你来了公司也不会跟她结婚的,丁总只要有你陪着就行了,她也没资格做你老婆。”肖海芳撇了撇嘴。

    这脑袋瓜里都装着什么啊,杨奇觉得自己的思维都有点跟不上了。

    “不对啊,就算是这样,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会喜欢漂亮姑娘?我在你的印象里有那么好色吗?”他也感到有点纳闷。

    “那当然了!”没想到的是,肖海芳立刻就点了点头。

    “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感觉出来了,你一个人去看电影,还带了两个女人呢,而且她们看你的眼神都跟普通朋友不一样,再说了,你跟丁总不也是不清不楚的,肯定好色!”

    “而且今天床上又换成了小美,她们都说呢,下午你还跟丁总手挽手,晚上就把小美给弄到床上去了,真有本事。”还没等杨奇说话,她又补充了一句。

    杨奇看着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管怎么样,看来自己在这帮公司员工心目中的恶劣形象是根深蒂固了,先跟老板娘勾勾搭搭,又把女员工弄上了床,要说自己是正人君子恐怕不会有任何人相信。

    不过小美这件事虽然另有内情,而且他们也没有多少实质性的接触,但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就算不是为了这个,好色这个定义放在自己身上并不算冤,他也懒得急赤白脸地澄清。

    “那也不对啊,你口口声声是为了我好,可是就这么自作聪明地把李国庆给弄到公司来,这种情况下你倒也不怕我出事啊?”他有点郁闷地问道。

    “不会的!”肖海芳立刻摇了摇头。

    “她们都说了,这个公司是丁总一个人做起来的,钱也是她一个人挣的,家里的房子车子都是她买的,李总现在整天就知道打麻将,在家里根本就没什么地位,而且丁总脾气又厉害,她要是一发火,李总根本就不敢吱声,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就算他胆子大了,丁总也会护着你。”她解释道。

    “而且……”她又小声嘟哝道。

    这回杨奇没有说话,他知道这小丫头话没说完,而且她的这个逻辑非同常人,也不知道会说出什么匪夷所思的话来,索性等她自己交待。

    “而且,你跟人家老婆勾勾搭搭,就算被打两下,也不冤枉啊……”肖海芳偷看了他一眼,似乎害怕说出来的这句话又会激起他的怒火。

    靠!杨奇的心中有几万头草泥马奔腾着。

    在这小丫头心里,看来自己被李国庆打上一顿,倒也是理所当然了,而且她的如意算盘打得也很精,知道有丁小玲在,出不了什么大事。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心里的谜团也算是彻底解开了。

    肖海芳的这个鬼把戏,虽然既幼稚又可笑,但从她那愚蠢的逻辑出发,倒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如果一切都按照她设想的发展,那李国庆到场之后必然是大闹一通。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这个过程中自己会不会吃苦现在也没有意义,但丁小玲和她老公的决裂基本是必然的了,搞不好还真会闹到离婚的地步,而自己被捉奸在床的消息也会闹得满城风雨。

    这个圈子并不算大,行业里的大部分人互相都认识,到那个时候,他说不定还真会选择来这个公司上班,毕竟就像肖海芳说的那样,他过来肯定是做老板,比原来打工仔的地位要轻松自在多了,这种翻身做主的机会不知道有多少人求而不得。

    最关键的是,如果他到了这家公司,那这兄妹俩的饭碗肯定是保住了,说不定还能有更好的发展机会。

    “好好好!可你这么自作聪明,就不怕我会对你发火啊?就算我不发火,丁总好好的一个家庭会被你破坏了,难道还会留你在眼皮子底下?”他问道。

    “你不会的,虽然你有时候说话难听,可你是讲道理的人,再说了,丁总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你不同意,她就不会赶我们走。”肖海芳摇了摇头。

    杨奇一脸苦相,无话可说。

    也不知道这小丫头哪里来的这股自信,好像比他这个人还要了解自己。

    “我真是服了你了,以前算是我小看你,没想到你还有这头脑,还好事情没按照你的计划发展。”他叹着气摇了摇头。

    “我跟丁总之间是什么样的情况,你就用不着操心了,麻烦你以后也不要这么自作聪明,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连我都保不住你,而且我也不会保你,听懂了没?”他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

    肖海芳显然还是有些不甘心,不过也不敢提出反对,有些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要不看你是个女的,我真想抽你!”杨奇看着她那自以为是的小脸,又恶狠狠地说了一句。

    “赶紧给我滚去睡觉,这件事以后也不要跟任何人说,不然丁总的面子上过不去!”他皱着眉头说道。

    “对了,还有件事,李总的电话号码你怎么会有?”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有一次张经理让我整理公司的通讯录,说要打印一份放丁总的办公室里,我就顺便把号码存到自己的手机里了。”肖海芳解释道。

    这个张立军恐怕也没想到,正常交给下属的工作任务,却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但险些砸掉自己的饭碗,还把一个有过亲密关系女人给送到了仇人的床上,杨奇也不禁笑了起来。

    他点了点头,又不耐烦地冲肖海芳挥了挥手。

    房门被她轻轻带上之后,他自己也出了一口气。

    尼玛,这小丫头到底啥智商啊!他真是有点形容不出来。

    不过说到底,她这个可笑的行为,虽然有保护她们兄妹俩利益的愿望,可大部分也是为了自己考虑,还真没法多么深刻地指责她。

    他躺到床上,彻底松了一口气。

    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还真像离奇曲折的电影,还好自己机智灵活,运气也算不错,每到紧要关头,都能化险为夷。

    不过今天的事情算是了解了,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别的岔子了吧,他摇了摇头,随手按下了床头的电灯开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