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八十二章 卫生间里

      内部推荐并不奇怪,有些公司就有这样的机制,他有个大学同学以前就曾经给他推荐过自己公司的工作机会,据说如果推荐成功了他还能能拿到奖金,只是他在北京,当时杨奇也在上班,考虑到诸多因素就没有去。来/书/书/网 www.laīshushu.cōm

    奇怪的是张莉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个。

    按理说,既然有内部推荐的明文规定,那么就算现在不说,早晚公司的人都会知道金强是余倩推荐的,张莉完全没必要让杨奇第一天上班就知道,因为单从表面上来看,这只能说明金强和余倩关系密切,如果是个心眼小的人,说不定还会产生什么不好的联想。

    张莉如此关心他和叶紫的关系,又在这个时候抛出这个秘密跟他分享,他想来想去,似乎只有一种解释比较合理。

    虽然他不承认,但他能得到这份工作,明显还是得到了叶紫的相助,那么从正常逻辑来看,他就应该算叶紫的人了,如果这个公司也需要站队的话。

    金强和他同进关系,不管愿不愿意,两个同期新人都会成为实际上的竞争对手,而金强是余倩的人,张莉告诉他这个,估计不但是要他警惕,恐怕还有要表明自己立场的因素。

    如果他推测的没错,那么张莉至少目前立场是跟他站在一起的,而他极有可能跟叶紫关系密切,张莉这是给她自己投下了一个筹码,目的当然是在总经理那里加分。

    杨奇心里苦笑了一下,也许是自己想多了,也许是事实就是如此,这么个也就小几十号人的公司,关系也会这么复杂。

    正在胡思乱想着,金强从门外进来了。

    “叶总让你过去。”他拍了拍杨奇的肩膀。

    “通道最后一个房间是总经理室。”金强一进来,张莉就若无其事地恢复了原状,边整理着桌面上的资料,边朝杨奇交待了一句。

    她边说话边朝杨奇看了一眼,眼神里似乎饱含着深意。来/书/书/网 www.laīshushu.cōm

    杨奇也没说什么,只是冲她点了点头,微笑了一下。

    出门之后,他先去了洗手间。

    站在那里嘘嘘的时候,他有点心不在焉。

    倒不是因为还在思考刚才张莉和他的谈话过程,公司里拉帮结派是常事,他以前工作过的几个公司都有,只是不明显而已,对他自己来说,只要不是领导们内斗,只要不影响到自己的收入,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他的心里有点激动,又有点忐忑,只因为马上就要见到分别多年的叶紫。

    这么长时间没见,大家都有了变化,不但是身体成熟了,思想也不会再像大学时那般青涩。

    虽然叶紫把他招进了公司,但他也不知道叶紫现在对自己是什么样的态度,也许已经把他当成了多年没见的一个普通同学而已,那样的话他倒能放松下来。

    但是早上在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时,她说的那句话,似乎还是在某种程度上跟自己比较亲近,至于这种亲近能到什么样的程度,杨奇心里也没底。

    马上进行的谈话,肯定只有在两人之间进行了,他颇有点头疼。

    毕竟当初是他拒绝了叶紫,如果没有拒绝,叶紫就不会出国,而一切都顺利的话,说不定两人早就结婚生子,过着甜蜜的家庭生活了。

    当然,那样的话,叶紫今天也不会坐到这个职位上,更不会有他来到她手下工作这种奇妙的事情发生。

    杨奇带着一丝苦笑出了卫生间的门,打开了水龙头洗手。

    洗到半截,他突然就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再次苦笑了一下。

    刚才心不在焉地嘘嘘,又心不在焉地出门,到现在才发现,自己把随身带的挎包给忘在卫生间里了。

    自己这么大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慌乱,他边自嘲着,边再次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门一打开的时候,他差点以为自己因为脑子里想得太多而产生了幻觉。

    因为他似乎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那声音随着他推开门的动作戛然而止。

    他凝神想了想,确定刚才的声音并不是幻觉。

    卫生间里并不是办公室,没有多少电子设备,也不会经常有人出入,能产生的声音,无非是开门关门,撕纸冲水之类的动静。

    但是他刚才在一刹那听到的声音并不是这些,而是类似于皮肉接触,如果要他准确形容的话,就像轻轻抽击耳光,声音不大,却很清脆。

    卫生间的隔间里,至少有一个是有人的,这点他可以确定,因为他刚才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就听到了里面传出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是个相信直觉的人,而且很多时候,他的直觉敏锐而正确。

    现在听到这个声音,他的脑海里就产生了一种诡异的联想,为了印证自己的这个想法,他就像一个准备恶作剧的孩童般,脸上坏笑着走了进去。

    拿起自己的挎包,他并没有急着走,而是慢慢地走近了那几个隔间。

    那几个隔间的门虽然都关着,但是分隔开的木板并不是落地的,留着一丝缝隙,大概是半截小腿的高度。

    而其中一个门板的后面,可以看到一双黑色的皮鞋,从皮鞋的样式上来看,这是一双男人的脚。

    这首先证实了他第一次进来听到的动静是对的,这隔间里有人。

    但是这个男人的脚看上去就比较奇怪了。

    按照正常的逻辑,他是坐着也好,站着也好,他的皮鞋鞋尖都应该是对着门外,就算再奇怪一点,一个坐在抽水马桶上的男人,最多也就是翘个二郎腿而已。

    而这个男人的脚尖却是对着门内,而且分得很开。

    如果是别人对杨奇描述这样的一个场景,那他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这男人在对着马桶嘘嘘,虽然不雅,但关在门里没人看见,也属正常。

    但他现在完全可以断定不是这样,因为没有几个男人会在尿尿的时候把皮带解开,长裤脱掉。

    因为他不但看见了那男人的皮鞋,还看见了估计已经脱至膝盖,在腿上堆积着而显得臃肿不堪的藏青色西裤。而那双皮鞋的中间,还有一个悬在半空的钢制皮带头。

    写字楼的卫生间里打扫得勤,不会有什么异味传出,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一种淡淡的清洁水味。

    而在这个门板附近,他灵敏的嗅觉又发挥了作用。

    因为他的鼻子里,闻到了似有似无的香水味,女人用的香水。

    要不是怕被后来进来的人当成变态,他甚至想趴下身去,看看那个门板里到底藏着什么样的古怪。

    他现在几乎可以百分之九十地断定,这门板里不但有个男人,还有个女人,除非这男人是个爱用女士香水的变态。

    因为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刚才进门听到的那声音,是“啪啪”的皮肉撞击声,至于这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已经很清楚了。

    杨奇是个性格外向的人,有时候的想法会如小孩子一样有趣,经过这么大胆的推测之后,他并没有立刻离开,反而生出了个恶作剧的想法。

    他先是回到小便池那里,故意弄出了很大的冲水动静,然后又走到门那里,把门重重地拉开,紧接着又放开了手。

    门反弹回去,在门框上撞出了沉闷的一声。

    此刻还在卫生间里的杨奇,双眼都紧紧地盯着那扇关闭着的木门。

    只过了几秒钟的样子,他就听到门里有人说话了,声音很小,但是在静谧的卫生间里却能听得一清二楚。

    “走了吗?”一个清脆的女声怯生生地问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