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七十章 还敢跟我牛

      “我刚才都跟你说过了,有话好好说,你怎么不听呢?”杨奇又拿那东西在他身上连戳了几下,才站起身踢了他一脚,慢悠悠地说道。[来书书网 www.laishushu.com]

    躺在地上的毕磊此刻已经几乎没有了反应,他四肢瘫软,浑身无力,时不时地还抽动两下,眼睛圆睁着,却眼神飘忽,意识涣散。

    一旁的刘莉双手紧抓着那两张银行卡,浑身发抖。

    “他死了吗?”她好不容易才勉强从嘴里挤出了一句话,问道。

    “哪有那么容易死?拿绳子过来。”杨奇看到她这惊恐的样子,不但没有同情,反而还满脸生厌,皱着眉头说道。

    这次的刘莉反应倒是很快,她立刻再次跑去厨房拉开抽屉,几乎没有停留就返身回来,手里多了一捆绳子。

    “就这个?”杨奇看到她手里拿的东西,又好气又好笑。

    她手里拿着的玩意,是一捆撕裂带,这东西是塑料制品,不但很细,而且还容易断,平时用来捆扎个小东西还行,用来捆人简直就是笑话了。

    “就这个,他刚才想用这个捆我的,还好你来了。。。”手足无措的刘莉呐呐地解释道。

    这个当过兵的毕磊简直是弱智啊,杨奇摇了摇头。

    “有没有透明胶带?要宽的。”他嘱咐道。

    刘莉家里的日常用品倒也齐全,宽胶带有好几卷新的,杨奇用它把毕磊的手脚都捆了个严严实实,绕了不少圈,这东西柔韧结实,不容易挣脱,几圈缠绕下去,就算用牙都咬不开。来/书/书/网 www.laīshushu.cōm

    杨奇当然也不是天生捆人的行家,这招数是从电影里的那些绑匪身上学来的,他用手拽了拽已经封好的胶带,确实有效。

    最后他仔细想了想,还是把毕磊的嘴给封上了。

    而毕磊也已经逐渐恢复了意识,鼻孔里喘着粗气,一双牛眼狠狠地瞪着他,像要喷出火来。

    “我靠,你还敢跟我牛逼啊?”杨奇看到他的表情气就不打一处来,立刻显露出了自己顽劣的个性,他嘴里骂着,狠狠地在毕磊的双腿之间跺了一脚,又用坚硬的鞋跟揉了几下。

    这一脚下去,毕磊的整个脸都扭曲了,眼泪也流了出来,在地毯上翻来覆去地打了好几个滚,蜷作一团。

    “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看到毕磊失去了反抗能力,刘莉的心情平复了许多,她指着杨奇手里的东西,好奇地问道。

    “电棍。”杨奇轻松地答道,拿着它又冲地上的毕磊晃了晃。

    毕磊看到他的动作,立刻下意识地躲了一下,眼神也不敢再盯着他看了。

    这只电棍是杨奇的户外用品之一,虽然野营时不怎么用得上,但经常结伴出游到陌生环境的他,还是在相熟的户外用品店老板强烈推荐下,买了一个这东西防身。

    这东西虽然体积很小,但却能在瞬间释放出八万伏特的电压,触碰到人的身上,可以立刻麻痹肌肉,让人暂时失去反抗能力,但是又不会对人体造成永久性伤害,是警方的标准配备之一。

    刚才出门时,他虽然不希望发生极端状况,但还是带上了这玩意以防万一,没想到进门没多久,就派上了用场,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看来当初那个老板极力吹嘘的效果,倒也没有多少水分在里面。

    此时的杨奇已经完全放松了,他端起二郎腿,坐在了椅子上。

    “你先告诉我,你打电话给我什么意思?”他喝了一口刘莉端来的冰镇可乐,大喇喇地问道。

    “我想不到别的人,当时又来不及找号码,只好打给你了。”刘莉脸上一红,显然是想起了电话接通时她和毕磊的情形。

    此刻的刘莉虽然不再慌乱,那睡裙的吊带却有一根滑落在手臂上,有些居功自傲的杨奇有恃无恐,心念一动就伸手过去摸了一把,掌心的感觉温润滑腻。

    而刘莉也没有一丝不满,不但没有躲开,还把身体更靠近了一些,仿佛是有感谢他的意思。

    “等他走了,再感谢你。”她用眼神朝杨奇示意着地下还躺着个人,近乎耳语地说道。

    杨奇当然也很淡定,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刘莉就算想赖账也不行,所以现在的她对自己来说,已经是个随时可以召之即来的猎物了。

    “是想不到别的人,还是不敢找别的人啊?”他朝后一靠,冷笑了一声说道。

    刘莉的脸更红了,也不敢看他,只是把睡裙的吊带朝肩上拉了拉。

    “说说怎么回事吧。”杨奇看到她这有些窘迫的神态,反而有种猫戏老鼠的快感。

    刘莉把整件事情源源本本地说了出来,当然首先要从她跟毕磊的关系说起。

    王局长把她安顿到这个小区金屋藏娇之后,毕竟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陪着她,每天都去上班,还经常有应酬,有时候甚至整晚都不回来。

    但这里既然是他的据点,平时单位发的福利,包括别人送给他的礼品,自然都放在这里,他好歹是个局长,又不能老往家跑,这种活就交给司机毕磊了。

    毕磊是他的表侄,说起来王局长对他也算恩重如山,所以也没怎么怀疑过他。

    虽然刘莉在述说这件事的过程中,口口声声说是毕磊先勾引她,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杨奇猜测,搞不好是这位表婶先诱惑表侄也说不定,毕竟毕磊至少对他那个金饭碗很看重。

    不过说到底,还是他自己不学好,加上刘莉这个水性杨花的个性,两人又年轻,一拍即合倒也不足为奇,这年头大款包二奶,二奶再倒贴小白脸的新闻经常能看到。

    杨奇那次看到他们在阳台上的场景,当然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他们俩之间这样偷偷摸摸的苟且已经延续了好长时间了。

    这些事情不用她说,杨奇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他当然也没有必要说出自己看到的一切,只是静静地听着。

    出发之前,他甚至连今天发生的事情具体怎么回事都猜了个大概,不过既然当事人在场,还是要听她亲口说出来才有乐趣。

    “今天他跑过来干嘛?”杨奇问道。

    “没出息的狗东西,得了便宜还不知足!”刚才说到自己和毕磊的事情还有些羞涩的刘莉,眉头都竖了起来,恨恨地骂了一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