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可以商量

      “杨先生,我们刚才给你做了最全面的检查,而且都是由我亲自进行的。来/书/书/网 www.laīshushu.cōm”外科主任说道。

    “那个水泥块虽然砸到了你的额头,但是并没有产生很严重的后果,只是有点很轻微的脑震荡,很幸运的是,你的额头上只划破了一道口子,而且在接近眉毛的部位,以后痊愈了之后,基本看不出来,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他似乎对自己说出来的话很有把握。

    杨奇一听到这话,就有些不高兴了。

    “很幸运?我来你们医院做体检,头被砸破了,这还叫很幸运?”他慢悠悠地说道,语气里饱含讽刺。

    “对对对,实在抱歉,这都是我们管理不善造成的,我们愿意承担全部责任。”副院长连忙接过话头,连声说道。

    外科主任好像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语病,尴尬地冲他笑了笑,没再说话。

    “那我多久能出院?”杨奇也没理他,还是看向了外科主任。

    “只要静养个一两天就行了,我保证你就可以下床回家。”外科主任虽然不怎么会说话,倒是对自己的诊断很有信心。

    杨奇心里松了口气,那倒还好,今天是周三,他正式上班是下周一,看这个年纪大的主任也不像是在吹牛,那应该不会耽误去叶紫的公司报到。

    “那我这个伤口呢?”他随即又想到了更重要的问题。

    “你们应该看过我的资料,知道我是来进行入职前体检的,纱布包成这样我怎么上班啊?”他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个很细小的动作,牵动了眉毛上方的伤口,不过只是轻微的刺痛。来/书/书/网 www.laīshushu.cōm

    “这个你放心,我们就是考虑到这一点,而且因为你的伤口并不深,我们没有缝针。”外科主任解释道。

    “我们用的是最新技术的医疗美容胶布,就跟创口贴差不多,你出院的时候,纱布就可以下掉,只要再贴一段时间,伤口就能自然愈合,而且看不出来痕迹。而且这个胶布是肉色的,基本不会影响你上班。”看到杨奇有点奇怪的表情,他赶忙解释道。

    “好吧,那也只能这样了。”杨奇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东西,有点将信将疑,不过看他那言之凿凿的样子,倒不像在吹牛。

    听到他这句话,坐在的那两人好像都松了一口气,副院长看了那外科主任一眼。

    “那杨先生你先好好休息,我先去工作了,等会查房我再来看你的伤口。”外科主任站起身来说道。

    “那谢谢你了。”杨奇冲他笑了笑。

    不管怎么样,就算自己心里来火,这件事也跟这个主任没什么关系,而且听起来,他也为自己尽力了。

    外科主任显然是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如释重负地走出去了,那个副院长好像却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坐在那里的动作似乎还有点不自在,连看向杨奇的眼神都有点躲躲闪闪。

    “杨先生感觉我们这个病房怎么样?”像是纯粹为了找个话题,他开始跟杨奇闲聊。

    “不错啊,又豪华又舒适,这样的病房住一天要不少钱吧?”杨奇随口答道。

    “价格方面你不用担心的,这件事是我们医院的责任,一切费用都由我们承担。”副院长倒像是早就准备好了这个答案,说出来的话异常流畅。

    “那当然了,在你们医院出事,总不能让我掏钱。”杨奇笑了笑。

    “也不要说出事那么严重嘛,小事情,小事情而已。”副院长笑道。

    他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又在考虑怎么措词,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

    “杨先生马上就要去大公司上班,一看就是有文化有素质的人。”他扭捏了半天,先捧了杨奇一句。

    杨奇知道他话没说完,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看着他。

    “这件事的发生,是个意外,您的一切医疗费用,我们会全权负责,只不过,这件事情,就没有必要宣扬了吧,杨先生,你说对不对?”他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杨奇有些疑惑地继续看着他,心里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大概是看杨奇不说话,以为杨奇不肯同意,副院长犹豫了一下,咬牙说道:“这样吧,杨先生,我们不但承担你所有的医疗费用,对于你的误工费,我们也会适当考虑。”

    “还有,如果您还有其他的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出来。。。只要不太过分,大家都可以商量嘛。。。”

    杨奇的心里面更疑惑了。

    虽然他受伤,完全是医院的责任,可是也没多严重,怎么这个副院长的态度如此谦和。

    他明白那个副院长话里不要宣扬的意思,他们这样的民营医院,虽然硬件条件是一流的,但是毕竟是后来者,在医疗队伍的软件水平上比那些老牌公立医院自然是要稍逊一筹,所以他们才特别注重服务质量和宣传口碑。

    一个来接受体检服务的贵宾,居然会被天花板砸破头,这要是被新闻媒体报道出来,自然是会影响到医院在人们心目中的印象分,不过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总比出个什么医疗事故的影响力要小得多。

    而跟医疗事故又不同的是,这件事看起来更像是条花边新闻,又毫无争议,媒体是很乐意做这样的报道的,至少可以在茶余饭后博人一笑。

    不过不管怎么样,杨奇也是个在生意场混迹多年的人,他明白谈判的要义,首先就是不能提前亮出自己的底牌。

    双方的底线,都是一步一步试探出来的。

    “我的衣服呢?”他突然转过脸去,朝一旁正在帮他削苹果的柳依依问道。

    其实在副院长和外科主任两人还没进来之前,他在扫视病房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衣服,被悬挂在病房一角的衣架上。

    因为要来医院体检,总不能再穿着T恤和大裤衩,他今天特意穿了一件长袖衬衫。

    柳依依帮他把衬衫和长裤都拿了过来,他把口袋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掏出来放到床头柜的抽屉里

    “这可是名牌啊。”紧接着,他就看着那血迹斑斑的衬衫领口叹了一口气。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