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326.白姐装不下去了

      我被她一句“臭流氓”给骂得,竟然有些害臊了!毕竟人家若是真的失忆了,我那么说,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调戏嘛!我就岔开话题说:“哎!我问你,既然你不认识我,那你认识谁啊?可以告诉我吗?”

    她躺在床上,翻了翻眼皮说:“为什么要告诉你啊?我又不认识你!不跟你说了,我还想继续睡觉;不准你说话,不许打扰我!”

    我:……

    到底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啊?我都懵了!

    她在那里闭上了眼,我就不敢再打扰她了,虽然心里着急,但再怎么着,也得等她伤好了再说。

    闲着无聊,我就拿着杯子,去卫生间接水浇花;栀子花的味道很好闻,那白白的花瓣,就如白姐的皮肤一样,美丽圣洁。

    浇着水,我就回头看她,可当我转头的一刹那,却发现她竟然在偷偷看我;我一笑说:“怎么还不睡?是不是觉得我帅,舍不得睡啊?!”

    她又把眼睛睁开,特小脾气地看着我说:“臭美!才没有呢!我得防着你,现在我动不了,你万一要对人家有什么企图,我也好叫人!”

    我忍着心里的笑,她还真够可以的,都失忆了,小心思还这么多;我就把杯子放下,走到她旁边坐下来,很深情地看着她说:“姐,你真不记得我了啊?!别再闹了,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毕竟伤成这样,谁也不愿意看到;不过你放心,你哪怕全身残疾,哪怕毁了容,我一样会娶你、要你,照顾你一辈子,知道吗?”

    听我这样说,我分明看到她的眼神,微微颤抖了一下;可接下来,她却嘴巴一噘,有些生气地说:“你才全身残疾好不好哦!有你这么咒人家的吗?我问你你还没说呢,你是谁啊?为什么要在这里?!”

    不管她失没失忆,我都不愿跟她闹了;看着她,我一脸认真地说:“姐,我叫小志,是你的丈夫,我们有个孩子,叫思白;你知道吗?能想起来什么吗?”

    她皱着眉,就那样直直地看着我,又微微摇头说:“我怎么不记得啊?你胡说的吧?!还有哦,你长得吧,蛮帅的,你会看上我吗?你看看我,我现在浑身都动不了,应该是个残疾人吧;你在撒谎,你根本就不是我丈夫!我也不希望你是,那么帅的男人,跟我一个残疾人在一起,根本就靠不住……”

    说完之后,她的脸上竟然滑过了一丝哀伤;我就赶紧说:“白依依,你傻吗?你哪里残疾了?不就是断了几根骨头吗?没事的,这里治不好,咱们就去别的地方治;国内治不好,咱们就去国外治!你不要以为,你身上长点儿毛病,就觉得对不起这个,配不上那个什么的!我太了解你了,你就是那种心思敏感的女人,你觉得自己丑了,身材不好了,就配不上我了是吗?就逃避了是吗?趁着没结婚,就想让我找个比你更好的是吗?”

    我愤愤地看着她,继续又说:“当初眉眉去世之前,她比你的情况,可要糟糕千倍万倍!可是我没有离开她,同样的,她和你一样,害怕、自卑,想逃避,不想看到我!白依依,我有经验,你跟我玩儿这套,是不是太嫩了?!”

    听我说完,她赶紧把眼神看向别处说:“你在说什么啊?听不懂!”

    我看着她,她的眼眶里竟然含着泪!

    装不下去了吧?还用心理医生?我一个人就能治好她的失忆症!我就把脸凑过去,趴在她上面说:“你哭什么?你不是失忆了吗?你再嘴硬啊?!这么多年,咱们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你以为我还在乎你的外貌吗?姐,你不要犯傻了,咱们孩子都有了,说什么我也不会抛下你的,明白吗?!”

    她看着我,有些惊慌,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说:“你干嘛啊?你欺负人!呜呜……”她竟然哭了,因为手不能动,眼泪就沿着眼角往下流,枕头都沾湿了。

    我就赶紧拿纸巾,不停地给她擦着眼泪说:“你不要哭,不要哭好吗?我没有要欺负你的意思,我只是…只是想说,姐,我离不开你,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也离不开你知道吗?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美的女人,请你不要多想,更不要赶我走好吗?”

    她咬着嘴唇,睁着红红的眼睛,没有回答我,就那样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后来她不哭了,我也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就那样坐着。

    傍晚的时候雨停了,阳光从乌云里露出来,暖暖地照在那棵漂亮的栀子花上。

    她侧着脑袋,眯着眼睛,呆呆地看着那朵花说:“男人爱女人,爱的不就是她的青春靓丽、身姿傲美吗?倘若不美了,还有什么好爱的呢?”

    “我没有那么肤浅!”长舒一口气,我也望着窗台说,“曾经,我确实爱过她的美丽,她把人迷得神魂颠倒,身材那么棒、那么柔软,做梦都想搂着。可是啊,呵!谁能说得清呢?一个人,一旦在另一个人心里扎了根,那一切就不再重要了,真的不重要了……”

    “可是那个女人,她会想很多;她的年龄本来就大,大五岁,身体变了形,走路成了罗圈腿,手连筷子都拿不住,除了丢人,她还能给那个男人做什么呢?”

    我咬着牙,眯着眼睛说:“那也比离开好!别人我不知道,但我王小志,从来都不是那种薄情寡义的男人!”

    捏着拳头,我望着她继续说:“我仍记得,在那个飘雪的除夕,是一个女孩救了我;她给了我钱,给了我温暖,给了我后来的一切!所以,无论她今后变成什么样,她在我眼里,永远都是最漂亮的姐姐,最完美的女神!如果她害怕世俗的眼光,害怕别人说三道四;那我会陪着她,去一个没人的地方,我的老家也好,随便哪里都好;我种下一片苹果树,搭一个木屋,带着和她的孩子,就那样过一辈子,平平淡淡,却相濡以沫;只要有她在身边,生活总会充满希望、充满希望……”

    国庆结束,刀刀也喘口气,今天三更哈,大家看完就碎觉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