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97碎打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啪的一下轻响,郭又龙惊天一声惨叫,却是给李福根折断了左手的食指。

    狗拳的粘身碎打,其实极为毒辣的,双爪不仅打人,同时抓人,挠人,揪人,撕人,更进一步,则是分筋错骨,戳眼锁喉钻心掏档,总之只要挨上了,绝对不轻松,真就如恶狗咬上了一般。

    李福根恼了郭又龙几次三番找青龙武馆麻烦,同是中国人,竟争就竟争呗,把人往死里逼,也太过份了,有本事,上拳台跟泰国人争胜去啊,所以想要给郭又龙一个教训,不过他新学功夫不久,而且本性老实了些,还下不得太重的狠手,所以只夹断了郭又龙一根指头。

    虽然只是一根指头,但所谓十指连心,郭又龙痛得大声惨叫,脸上更给抽了十几耳光,眼泪鼻涕血水一齐来,那个狼狈,就别说了。

    李福根退开两步,对张一默笑道:“张师父,刚才有人夸你说治跌打不错,这会儿病人有了,你给治治吧。”

    张一默愣了一下,随即也呵呵笑了起来,道:“行啊,医者父母心,不论是人是狗,看他可怜,只要求上门来,我总给他治一下就是了,只不过手艺好不好,那就得两说着。”

    他跟李福根相视一笑,都看着郭又龙。

    郭又龙嚎叫了半天,终于缓过了劲儿,却再不敢逞凶,对李福根狠狠一点头:“小子,你等着。”

    一手托着另一手,带着几个学员,仓惶逃走了。

    “哦。”青龙武馆的几个学员顿时欢呼起来,看着李福根的眼光里,个个星星闪动,仿佛看明星一样。

    李福根还是第一次体验这种感觉,到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胀红了脸。

    “行啊李福根。”张青同样一脸兴奋,在李福根肩头上捶了一拳,还真是有其妻必有其夫了,一样的手法:“你这功夫跟谁学的。”

    孙玲玲却气虎虎的,瞪着李福根:“李福根,行啊,跟我玩猫腻是吧。”

    “没有,哪有。”

    李福根知道这里面犯了忌讳,可一时间却不知怎么解释,他这段时间,越在外面混,撒谎的时候越多,但他的本性不长于这个,又事发突然,没有想好的,所以一时不知道要怎么编,只好胀红了脸,有些歉疚的看张一默一眼。

    张一默到是呵呵一笑:“福根上次来,我看他步子沉稳,就知道他身上有功夫底子,果然不错,呵呵,福根,你是说,想要代表青龙武馆参赛是吧?”

    他一句话,不但掩饰了自己,也帮李福根开解了尴尬,这才是真正的老江湖了,后面的问话也亲切,李福根忙点头道:“是的张师父,我想参加巴岱龙举办的龙象大赛,只不过他们好象只接受武馆拳手的报名,而且我在国内有工作,这边只是来出差,所以我-----。”

    他这话没说完,其实也算是一个身怀功夫却来青龙武馆学拳的一个解释,尤其说是借出差参赛,这一点上,张一默等人就更好接受一些,就好比借出差的机会,顺便给自己或者亲戚朋友带点私货一样,大家都可以理解的嘛。

    果然,听到他这话,孙玲玲先就一拳打在李福根肩上:“你小子,又想打拳又不方便,直说嘛,偷偷摸摸的,只不过我们是老同学,换了其他人,我今天非收拾你不可。”

    李福根便嘿嘿笑,张青几个也笑了,事情也就揭了过去。

    而李福根帮青龙武馆教训了郭又龙,这是一件大开心的事,中午孙玲玲就多做了几个菜,张一默也很开心,席间,一口答应了李福根代表青龙武馆参赛的事,还说费用由青龙武馆掏,李福根当然知道怎么做,坚决把费用塞给了孙玲玲,一席尽欢。

    解决了报名的问题,李福根也很开心,回到酒店,方甜甜却来了,她穿了一套这边的传统服装,上面是红色方格子短褂,下面是筒裙,别有一番韵味,看得李福根眼光大亮。

    只可惜,后面跟着个女助理,不过方甜甜使了个法子,让女助理帮她去拿个东西,算是暂时支使开了。

    “漂亮不。”

    女助理一走,方甜甜先转了个圈子给李福根看。

    “漂亮。”李福根连连点头。

    方甜甜咯咯笑,走近来,双手勾着了李福根脖子:“根子,你是不是吃醋了。”

    “什么?”

    李福根稍一犹豫,也搂住了方甜甜的腰。

    “这几天,你是不是在吃醋,生我的气了。”

    方甜甜又问,又清又亮的大眼晴,仿佛一直要看到李福根心里去。

    “没有。”

    李福根去学功,她却以为李福根是吃醋了,躲着她,李福根又好笑,心里又有些甜,不过方甜甜不说他没想起,他一说,到是真有这种感觉,想着方甜甜跟巴岱龙在一起,他心里真是有些不舒服,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笑道:“哪有。”

    “真的没吃醋?”

    “真的没有。”李福根摇头。

    “哼。”方甜甜却一下子生气了,松开手,转过身去。

    李福根忙搂着她:“怎么了嘛。”

    “哼。”方甜甜又哼了一声。

    李福根不太会劝女孩子,忙走到方甜甜前面,搂着她道:“好了好了,我是吃醋了,好不好。”

    方甜甜咯一下笑了起来,双手重又勾住了他脖子,笑道:“傻瓜。”

    说着,她红唇凑了上来,吻住了李福根的唇。

    香唇柔软,美人如玉,李福根全身腾一下热了起来,回吻着方甜甜。

    虽然吻着,手却不太敢动,方甜甜嗔怨的瞪他一眼:“你真是个笨蛋。”

    李福根给她嗔得脸都红了,嘿嘿笑。

    方甜甜又气又笑,跳下他膝头:“好了,我要回去了,好笨的你。”

    这会儿,李福根到是福至心灵,一伸手就搂着了她腰,一下吻住了她嘴,方甜甜还装模作样的伸手撑着他胸呢,李福根可不管了,一手紧紧搂着她,另一手作起怪来。

    只可惜,手才进去,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

    方甜甜慌忙推开李福根,嗔他一眼,把衣服弄整齐了,只是俏脸娇红,一时缓不过劲来,但方甜甜有办法,居然从包包里拿出一副阔大的默镜来,这么一遮,就不大看得出来了。

    她冲李福根得意的一笑,做个鬼脸,开门跟女助理回去了,到是让李福根一个人回味了半天。

    晚上,方甜甜打电话过来,又解释一番,说她其实并没有怎么跟巴岱龙呆在一起的,更绝不会喜欢巴岱龙,让李福根不必吃闲醋。

    李福根当然开心,也把自己要参架龙象大赛的事说了,不过他想要赢巴岱龙一个承诺,让巴岱龙自己放弃跟方甜甜结亲的事,他还是没说。

    事情没做成前,先嚷嚷得天下人全知道,这不符合李福根的性子。

    尤其是,他并不确定,就一定能赢得了巴岱龙,万一没赢呢,岂非让方甜甜失望?所以他就不想说。

    他却不知道,如果他说出来,方甜甜知道他这样的苦心,会更感动,会更喜欢他,而爱情,就是因为各种牺牲,各种感动,堆积而成,没有感动,何来爱情,没有牺牲,又何来感动。

    所以,方甜甜骂他是个笨蛋,还真是没骂错。

    龙象大赛分为初赛预赛决赛三级。

    初赛就是各大武馆报名的选手统一抽签,赛一轮,二进一,淘汰掉一半,预赛也差不多,不过预赛还有个挑战赛,就是一些输了的选手,彼此再战一轮,胜出的,还可挑战先前赢了的选手,如果能打赢,就可以取代先前赢了的选手,晋升决赛。

    最后的决赛是八名选手,八进四,四进二,然后三四名争夺铜牌,胜者五万美金,输者一万,一二名争夺冠军,胜者三十万美金,输者也有十万。

    奖金高,这是龙象大赛最吸引人的地方。

    李福根在青龙武馆报了名,却不敢托大,找了家泰拳馆,训练了几天。

    泰拳凶狠,但如果仅论拳头,恐怕还及不上拳击中的重拳,更及不上于飞虎的虎掌,但泰拳的肘技和膝技,却别具一格,尤其是贴身的膝撞,极为凶悍。

    李福根没有学肘技和膝肢,狗拳的功夫,全在两只手爪上,配上身法就行,再来肘技膝技,反而乱了身法,他只需要熟悉一下泰拳膝肘的打法就行。

    训练了一个星期,比赛开始了,李福根无惊无险,即不显山也不露水的过了初赛,进入预赛,或者说复赛,但人家要叫预赛,你也没办法,大概举办方的意思是,初赛只是淘沙子,都不算比赛吧。

    初赛没什么可说的,李福根接连胜出,到是让方甜甜极为意外,方甜甜以前跟他打拳,虽然李福根不还手,她还娇嗔着说李福根藏着绝招不露出来,其实真的只是女孩子撒娇,就本心里来说,她并不认为李福根有多么高的功夫的,结果李福根的表现相当不错,正式进入预赛,方甜甜兴奋的对李福根道:“行啊根子,真看不出来,要什么奖励,你说。”

    李福根嘿嘿笑,嘴巴吮了吮,这是索吻的意思,尝过了甜头,比赛又顺利,他胆子也大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