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96老到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师父原来这么狡猾的,甘夫人原来眼光也这么老到。”

    他心底暗暗佩服,这些老江湖中人,果然一个比一个老辣,转眼看甘塘,甘塘在那儿黑着脸不吱声,却不知道他事先猜没猜到,他不象甘夫人一样过来试了周而复呼吸,可能没猜到,但也说不准,这些老派人,有时候很质朴,但有时候,也真的很老辣。

    周而复嘿嘿一笑:“无论如何,谢谢师娘了。”

    他歇了一口气,渴盼的看着甘夫人:“师娘,带我去凤娘的坟前,我拜祭她们母子一番,好不好,求你了。”

    甘夫人微一犹豫,扭头看一眼甘塘,甘塘黑着脸坐在那里,但没有吱声,甘夫人叹了口气,道:“好吧。”

    她到屋里,收拾了点祭品,周而复又让李福根到外面买了些点心之类,估计都是甘凤娘以前爱吃的,去了小镇后山。

    看到甘凤娘的坟,周而复趴在坟头上,放声大哭,甘夫人也忍不住哭,边哭边说。

    周而复哭得惨痛,甘夫人说得哀婉,李福根也不自禁的流下泪来,虽然他从来没见过甘凤娘,但周而复他们的哀痛,同样感染了他。

    突然他发现不对,周而复趴在坟头上,没了声音,而且姿势好象也不对,他试着去扶周而复,周而复闭着眼晴,居然没了呼吸。

    李福根吓一跳,不过想到周而复先前的诈死,又有些侥幸,对甘夫人叫道:“甘婆婆,我师父他。”

    甘夫人也吃了一惊,过来试了一下周而复的呼吸,再又抓着周而复的手腕,三指搭着,一个把脉的姿势,随即就摇了摇头:“他死了。”

    “啊。”李福根一愣。

    “他这次是真的死了。”甘夫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他终于是死在了凤娘坟前,冤孽啊。”

    周而复就这么死了,人死冤散,甘塘出面,葬了周而复,就埋在凤娘坟旁,算是夫妻父子合葬了。

    李福根痛哭了一场,与周而复相处时间虽然不长,但周而复不但教给了他狗拳,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后又拜谢了甘塘夫妇,这才又坐车回来。

    这些天,李福根一直跟方甜甜有电话联系的,他也半真半假的说,是在跟一个老武师学传统功夫,方甜甜每次都咯咯笑,李福根也不解释,因为在跟于飞虎比武之前,所学得的狗拳,到底能不能对付得了巴岱龙,李福根并没有把握。

    但坐在回程的车上,李福根知道,他绝对可以打败巴岱龙,不仅仅是跟于飞虎的一场实战,还有周而复的死,仿佛一种神秘的催化剂,把他所学得的功夫与精神锺炼到了一起。

    在以前,他永远是个没自信的人,无论是进了招商办成了公家人,还是得了赵都督那一百万,甚或是神秘的狗语,都不能让他心中落底,始终缺一份自信。

    但从周而复这里走了一趟,他心中开始萌发自信,别的地方不说,例如官场商场,那些他完全不懂的,层次不够,想自信也自信不起来,但至少在武功上,今天的他,有自信迎战天下任何人。

    借助狗拳不好看甚至有些丑陋的身法,即便输了,至少跑还是跑得掉。

    他心里是这么想的。

    其实心里有这个念头,还是缺一点自信,不过相较以前,好多了,老鸟都是新鸟磨出来的嘛,多赢得几次,信心自然就强了。

    回到曼谷,李福根直接去了青龙武馆。

    孙玲玲一看到他就兴奋的叫了起来:“李福根,你又回来了啊,再来练拳。”

    李福根失踪几天,只说有事,孙玲玲几个以为他回国了呢,谁也想不到,他捡了个大宝,学了一门极隐秘的中华绝技,其实就是李福根自己,都有些想不到,短短几天,脱胎换骨,天地一新。

    张一默张青都在,都看着李福根笑,象李福根这样的,跟普通学员不同,而且是国内的老乡,即便是张一默这种比较严肃的人,看待他也很亲和。

    只不过李福根注意到,学员又少了几个,边上练拳的,只有五六个人了,上次郭又龙的挑战,对青龙武馆的声誉,还是有打击的。

    李福根呵呵笑:“我就是来练拳的啊。”

    走过来,打了招呼,对张一默道:“张师父,那个龙象大赛,青龙武馆报名没有,我想代表青龙武馆参赛,不知道可不可以,报名费什么的,我自己出。”

    他没有正式拜师的,不叫师父,只叫张师父。

    本来听到龙象大赛的名字,张一默脸色有些黑,但听到后面,到是一脸讶异,孙玲玲则先就叫了起来:“李福根,你要代表青龙武馆参加龙象大赛,你没睡醒吧,来来来,你先打赢了我再说。”

    他话没落音,门外突然有人叫:“青龙武馆都要关门了,还参的什么赛,你要想报名,来我暴龙武馆吧。”

    李福根回头,几个人走进来,当先一个,二十多岁年纪,个子也不是特别高大,但极为健硕,一张方脸,斜着脸,一脸冷笑的看着李福根几个,他后面几个人则是嘻嘻哈哈的。

    “孙师姐到是可以上台打一场。”

    “她大屁股一抖,说不定巴岱龙都要让他三分。”

    “不如让郭师兄给她撞两下吧,保证更圆。”

    李福根不用问也知道,这些肯定都是暴龙武馆的学员,最前面这个,十有**就是郭又龙。

    听到暴龙武馆的学员口中的淫词秽语,孙玲玲勃然大怒:“郭又龙,欺人太甚。”

    抢身一步,到了兵器架子前,拿了把刀,张青也冲过去,拿了条棍在手里。

    “不许胡来。”张一默低喝一声,喝住孙玲玲两个,沉着脸看着郭又龙,道:“郭又龙,你是要把我青龙武馆往死里逼了。”

    他年纪虽大,这会儿一脸沉郁,恍如爆发之前的火山,郭又龙到也稍有几分忌惮,神色略略一正,道:“张师父,听说你治跌打不错,何不改行。”

    “你就是郭又龙?”

    不等张一默回话,李福根先站了出来,走到郭又龙面前。

    郭又龙斜眼看他一眼:“你叫什么名字,刚才是你说要代表青龙武馆参赛是吧,哈哈。”

    他笑了两声,笑未落音,李福根突然一扬手。

    啪。

    清清脆脆的在郭又龙脸上抽了个耳光,狂犬探爪,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这一下,不但郭又龙给打愣了,就是张一默张青孙玲玲几个也都看愣了。

    “找死。”

    郭又龙一愣之下,醒过神来,勃然大怒,双手拉开架势,反手一掌就向李福根脸上抽来。

    张一默几个同时一惊,齐叫:“小心。”

    张青还站着没动,孙玲玲却提着刀直冲了过来,但她没跑出两步,却又听得啪的一声。

    这一声更响,也更脆,同时还有啊的一声。

    不过叫的不是李福根,而是郭又龙。

    李福根恶狗扒山,随手扒开郭又龙甩来的巴掌,反手一掌,又扇了郭又龙一个耳光,而且这一巴掌重,直接把郭又龙打了一个踉跄。

    这下,孙玲玲也愣住了,张一默眼光则眯了起来,他经验老到,看出了不对,别的不说,就李福根那反应速度,就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我杀了你。”

    这第二个巴掌,彻底激怒了郭又龙,他站稳了,伸手一抹嘴角的血,双目赤红,暴叫一声,狂扑上来。

    李福根冷眼而视,身姿如山,手垂在胸侧,本来狗拳的起手是一前一后摆在胸前的,不过郭又龙功夫差得太远,不够资格让李福根先摆好架子。

    看郭又龙拳到,李福根左手闪电般扬起,斜手一扒。

    郭又龙的爪子,可不是于飞虎的虎掌,而且横劲扒直劲,本来就不必太多的力,于飞虎的之所以扒不动,是于飞虎身体练成了整劲,拳与体,几乎凝成了一个整体,所以难扒,郭又龙哪有这个本事,轻轻一扒就开了。

    武林中有句话,手是两扇门,全凭脚打人,这话,各种理解都有,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手是护胸的,就如两条看家犬,守着门户,一给扒开,那就是看家犬给诱开了,门户大开,家里的东西,别人想怎么拿,就怎么拿。

    郭又龙门户一开,李福根反手就是一甩,又打了郭又龙一巴掌。

    不过这一次,他却不是打一巴掌停下来,而是正手反手,一家伙连抽了郭又龙十几巴掌。

    他手法实在太快,不但边上的张一默等人看不清,挨打的郭又龙也同样反应不过来,给打得踉跄后退。

    李福根脚下迈碎步,这是犬行天下的天行步,如细狗碎步,步子又细又快,步步紧跟,紧紧粘着郭又龙身子,让郭又龙完全没有拉开距离重整的机会。

    狗拳,或者说一切内家拳,都是这么打的,紧紧粘着你,手去了肘来,肘过了肩靠,肩打了身撞,身闪了跨击,只要一上手,就好象粘在你身上一样,无处不打,让你防无可防。

    李福根连扇了郭又龙十几个耳光,抽得烦了,左手一伸,叼着郭又龙左手一根指头,双指一夹一拗。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