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94猛虎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怎么还没死。”

    她的话,引发了甘塘的怒火,甘塘咆哮起来。

    他咆哮的样子非常可怕,真有如一只啸山的猛虎一般,周而复说过,虎形拳,算得上外家拳中顶尖的功夫,练到极处,真有猛虎出山之威,一咆一哮,就能吓人,这种功夫,尤其适合于战场。

    这时听甘塘一声咆哮,李福根只觉整个人都震了一下,暗暗点头:“师父说虎形先重气势,狗拳其实也要练出虎威才能成势,这威势还真是惊人。”

    他有些惊,周而复却仍是老样子,点点头,咳了一声:“我快要死了,也许就在这几天吧。”

    “要死就死远一点,别在我面前来碍眼。”甘塘咆哮。

    甘夫人眼中到是露出担心之色,道:“周而复,你的病,找个医院看看吧。”

    “谢谢师娘,看不好了。”周而复摇头:“看得好我也不想看,我活在世间,行尸走肉而已,也没有什么味道。”

    听到他这话,甘夫人眼中露出同情的神色,却不知说什么。

    周而复扑通一声跪下了,道:“师父,师娘,我这次来,想求两位一件事,看在凤娘曾怀了我的孩子,看在我也将要死去了的份上,把凤娘母子的骨骸给我吧,求你们了。”

    他说着,叩下头去。

    “你做梦。”

    甘塘一声怒叫,随手抓起手边的茶壶,猛丢出来,奇准无比,正打在周而复脑袋上,打得头破血流。

    “师父。”李福根吓了一跳。

    周而复摇摇头:“不要你管。”

    也不抹额头上的血,再又叩头:“师父,师娘,求你们了。”

    “休想。”

    他头才叩下去,院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李福根转头一看,门中进来一个人,这人大概也有五六十岁年纪了,头发已经半白,可满面红光,目光如电,他身躯高大,气势十足,大步进来,给人的感觉,如其说是进来了一个人,不如说是进来了一头虎。

    “这人的虎形,已不在甘塘之下,气势都到顶了。”李福根暗叫:“这人又是谁?”

    周而复一扭头,讶叫道:“于师兄。”

    而甘塘也同时叫了起来:“于飞虎,你来做什么?”

    听到这个名字,李福根顿时明白了来人的身份。

    周而复昨夜跟李福根说过,他们当年其实是三角恋,周而复之外,甘塘还有一个弟子于飞虎,也极爱甘凤娘,但甘凤娘爱上了周而复,于飞虎心中妒忌,有一次喝了酒,居然想强暴甘凤娘,想来个生米做成熟饭。

    不过甘凤娘虽是女子,给甘塘从小教大的,功夫却不错,于飞虎强暴未遂,反给暴怒之下的甘塘揍了一顿,逐出师门,最终便让周而复得了手,结果又发现周而复是带功学艺的,瞒着师父,也不是好人,也赶出去,最终酿成悲剧。

    李福根昨夜其实想过,甘塘性子太烈了,如果不是那么烈,最多把周而复揍一顿,而不是赶出去,然后让周而复跟甘凤娘成亲,那么周而复即不会跑去泰缅边境中枪,甘凤娘也不致于心情郁结难产,师徒父女夫妻祖孙,那应该就是一团和气,不会有后来的悲剧。

    不过现在也想不得那么多了,李福根到是奇怪:“于飞虎也来了,他来做什么,这么巧?”

    于飞虎看一眼周而复,再又扫一眼甘塘,仰天打个哈哈,笑声蓦地一收,目发电光,叫道:“我来挖凤娘的骨骸。”

    “你敢。”

    甘塘周而复两个,几乎是同时站了起来,同声怒喝。

    甘塘暴怒如虎就不说了,周而复本来衰朽欲死,这会儿一提气,同样目光如电。

    狗拳练的是钻山犬的形,就外形来说,没有虎形威猛,但周而复眼光中的那种凌厉,却不在于飞虎之下,甚至犹有过之。

    两人的反应,并没有吓住于飞虎,他看看甘塘再看看周而复,复又仰天长笑,笑声一收,他盯着周而复:“周而复,周师弟,我知道你是狗拳门的,内家拳啊,好吓人,可惜你这身子骨,已经打不了人了。”

    说着,他一脸怜悯的摇摇头,眼光复又转到甘塘脸上,叫了一声:“师父虎威犹在,可惜,你也老了,你同样阻止不了我。”

    说到这里,他身子微微一缩,双手摆在胸前,做一个势,脑袋一顶,蓦地里张嘴发声,嗷的叫了一声。

    他这一声,声音并不高,但却仿佛有一股无形的风刮过,李福根的感觉中,似乎全身的汗毛都给惊起来了,而旁边的树上,随着他这一声吼,树叶竟是成片的落下来。

    “好厉害。”

    李福根暗吃一惊:“这是真的练成了虎威了。”

    周而复跟他说过,虎形练到极处,气在形外,成就虎威,才是虎形拳顶尖的功夫,泰拳刚猛暴烈,但只有形,没有势,也就是只得皮象,未得真髓,如果同样练到绝顶,泰拳远不是虎形拳的对手。

    只不过虎形拳终究是外家拳,功夫越高,精血损耗越烈,往往功夫成了,人也活不了多久了,就如中午的太阳,一到顶,就会飞速的往下掉,相较之下,狗拳同样能练出虎威,却讲究内敛,与太极等拳一样,不但可以打人,还可以养生。

    “师父,怎么样?”

    于飞虎收了势,看着甘塘,

    甘塘明显愣了一下,眼中有惊讶之色,到不是给于飞虎吓住了,而应该是有些意外,甚或有些欣赏的味道,听到这话,点点头,他神色突然平静下来:“你确实是天才,我当年没有看走眼。”

    他眼光转到周而复身上:“你也是天才,我同样没有走眼,但是。”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脸上露出冷笑:“你们都是人渣,这一点,我同样没有走眼。”

    于飞虎本来恃威而来,周而复则应势而起,针锋相对,可听到甘塘这话,两人脸上都有些尴尬,周而复身形一松,猛然咳嗽起来。

    “师父,我承认你说得对。”于飞虎愣了一下,摇头:“但男女之间,没有什么卑鄙高尚之说,我只恨当年功夫不够,你们又来得太快,否则我当年若是得了手,占了凤娘的身子,也不会有后来的悲剧。”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道:“我能练出虎威,也是凤娘的原因,我觉得她一直在默默看着我,所以,今天,我无论如何,要把凤娘的骨骸带走,生不能同床,死亦要同穴,而且我会把她的骨灰跟我的烧在一起,三生七世,永世纠缠,即便她不爱我,我也要缠着她。”

    他说到后面,竟有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情到深处,果然爱恨难分啊。

    甘塘一时间给他的神情震住了,没有说话,甘夫人却摇头,眼中含泪:“冤孽啊,冤孽啊。”

    “你休想。”

    周而复叫了起来:“凤娘是我的,她怀了我的孩子,是难产而死,她生是我的,死也是我的,想要凤娘,先从我尸体上跨过去。”

    “从你尸体上跨过去。”于飞虎霍地转头,眼发电光,嘿嘿一笑:“很难吗?”

    “等等。”

    见他有暴起之势,甘夫人突地举手,看着两人,道:“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当年,我是都当成女婿看的,可最终却闹成了悲剧,所以,我今天有句话。”

    她停了一下,似乎在酝酿情绪,道:“你们比武吧,分出高下,但不许伤人,胜的,我可以答允,把他葬在凤娘的边上,算是夫妻合葬,输的,也不必再纠缠,自己走,莫要让凤娘死了还笑话他。”

    说到这里,她回头看一眼甘塘,道:“老头子,我一辈子听你的,这一次,我做一回主,你听我的,无论如何,他们是真心喜欢凤娘的,这一点,没有错。”

    听了她这话,甘塘嘴巴动了一下,最终没有出声。

    “师娘,谢你了。”

    见甘塘默许,于飞虎狂喜,扑通一声就跪下了,给甘夫人叩了个头,霍地站起,眼光如电,却带着难抑的喜色:“周而复,你是自己走,还是要我丢你出去。”

    李福根一下担心起来,于飞虎的虎形,实在太摄人了,李福根生怕他一下扑出来,周而复身子已朽,气在,力却已经没有多少了,就如一块手机的电池板,信号还在,但其实电量已经非常微弱,对付一般不会功夫的人,例如最初找上门的李福根,借力打力,仍然可以轻易的把人发出去,但对付于飞虎这种高手,就绝对不行了。

    不过周而复神色却很平静,他没有看于飞虎,反而看着甘夫人,苦笑一声:“师娘,你到今天,仍然偏心啊。”

    甘夫人脸上似乎微微红了一下,摇头:“周而复,你莫怪我,你若不来,我今天重外孙也应该抱上了,你即然来了,凤娘也喜欢你,你就该踏踏实实的,可你却又那么轻浮,怪我,不如怪你自己。”

    “是。”周而复点头:“师娘你说得没错,是我自己的错。”

    说到这里,他咳了两声,头一抬:“不过我死也不会放弃凤娘的,当年,我因为酒后轻浮,露了狗拳,酿成悲剧,所以我以凤娘的名字发过誓,终生不再出手。”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