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93手快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福根吓一退,慌忙收手扶住周而复:“师父,你怎么样,对不住,我手快了。”

    周而复却不介意,摇头:“没事。”

    咳了一会儿,直起腰,道:“行了,你是天才中的天才,远比我想象中要好,自己也肯下苦功,本来想着没指望了,不过老天爷送了你给我,那就要试一下,今天不要练了,休息一下,换身衣服,然后跟我去个地方。”

    李福根不好解释,他不是天才,只是多了一粒蛋,依言收功,洗了个澡,天亮了,去镇上帮自己和周而复买了两身衣服,吃了早餐后,坐车出门。

    小镇没有出租,坐的是类似国内的那种班车,李福根跟周而复坐在后座,周而复平时一般都在闭目养神,使心平气和,呼吸细细,这样就可以激量不剌激肺部,不会咳,所以有时候看上去就跟死人一样。

    李福根却是精力充沛,坐车来找周而复时,他心中忐忑,而到了这会儿,却是心中笃定,神气安闲,仿佛在这短短的几天里,脱胎换骨了一般。

    车扶手处,有一根铁条,做扶手的,拇指粗细,李福根闲得无聊,暗运内劲,三指一捏,他本以为那铁条是实心的,这么运气捏,也就是练功而已,谁想那铁条原来是空心铁管,一捏,居然扁了。

    旁边座位上,是个粗壮的泰国男子,胳膊鼓鼓的,估计可能是练泰拳的,这不稀奇,泰国男子,练泰拳的人非常多,不说个个都是高手吧,反正都能来两下。

    就如中国人,大多都会来两个武术动作,花架子是一回事,但至少样子能做出来。

    而这粗壮男子,应该还不是花架子,眼光也比较野,起先上车的时候,听到李福根的华人语言,瞟了一眼,有些儿不待见的意思,偶尔李福根转头,他就会盯着,眼光中带着挑恤,可突然间见李福根三指轻轻一捏,居然把铁条捏扁了,这下惊到了,眼珠子一下鼓了出来。

    李福根真的不是存心向这泰国男子示威的,他一直是个本份人,这会儿即便练成了功夫,本性却没有改,他真的就是忍不住,暗暗的运一下气而已,就如小孩子过年袋里多了几粒糖果,总是忍不住摸一下,却没想到一下子摸坏了,他甚至因为捏坏了铁管,还有点儿不好意思。

    可那泰国男子不这么想啊,等李福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收了手,闭上眼晴装睡,他也偷偷的伸手去捏铁管,车座上的扶手都是一样,可这泰国男子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也休想捏得动分毫。

    这不奇怪,普通人经络不通,手上脚上身上劲再大,到不了手指上,指头上是不可能有多大劲的,怎么可能捏得扁铁管,要知道那是铁呢,真以为是泥巴啊。

    但道理是一回事,事实是一回事,泰国自己捏了之后,更吓出一身冷汗,他中途下的车,到车门边上,他回头朝李福根翘了下大拇指,居然用蹩脚的中文说了句:“中国功夫。”

    于是一车的人都朝李福根看,李福根不是那种风骚的人,到是给闹了个大红脸,周而复要睡不睡,看到了那个泰国男子的动作,脸上便也要笑不笑的,李福根就更不好意思了,恰如做了小动作给老师抓到的小孩子,这让周而复脸上笑意更浓了。

    老派人,还就喜欢李福根这样的性子。

    不知道脸红的女人,不是好女人,不知道脸红的男人,同样不是好男人。

    坐了一天车,晚间在一个小旅馆住下来,都是李福根掏钱,这些周而复是不管的,到店里就睡下了,身体器官出了毛病,内劲再强也没用啊。

    后来吃了点东西,精神慢慢好些了,给李福根讲了他的故事。

    他本来学狗拳的,正如他自己说的,是个天才,八岁从师,十八岁练成刚劲,二十八岁练成暗劲,极其的了不起。

    后来他遇到了个女孩子,是练虎形拳的,一见就爱上了,于是就装出没学过拳的样子,拜到那女孩子父亲的门下学艺,其实是为了追那女孩子。

    那女孩子叫甘凤娘,她父亲叫甘塘,练的虎形拳,其实只有外门的功夫,不会内家的练法,力大劲整而已,周而复以内家的劲再练外家,自然进展飞快,也赢得了那甘凤娘的欢心,两人就偷偷的好上了。

    但周而复有个毛病,好酒,有一回,他喝醉了,跟师兄弟吹嘘,露了一手狗拳,却给甘塘看到了,甘塘立刻知道,他是带功学艺的,本来带功学艺,也不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事情,关健是,你不能瞒着师父,否则还不定以为你是来干什么的呢。

    所以甘塘一怒之下,把周而复逐出门墙。

    学不学虎形无所谓,周而复要的是甘凤娘啊,但甘塘性烈,受不得人骗,周而复在门前跪了一天一夜他也不开门,周而复没办法了,只好离开,到了泰缅边境,却因为管闲事闯了祸,挨了枪子,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肺中仍有弹片取不出来。

    他挣扎着回来,还是不死心,想见甘凤娘一面,却听到个晴天霹雳,原来甘凤娘怀了他的孩子,就在他来之前几天,难产死了,一尸两命。

    甘唐见了周而复,把他暴揍一顿,差点当场打死了他,然后把他扔了出来。

    周而复心灰意冷,从此就到小镇隐居了。

    “我一生对不起的人有不少,但最对不起的,就是凤娘,还有我没出生的孩子。”

    周而复说着垂泪,混浊的泪水挂在稀疏的胡子上,倍觉苍凉。

    “本来我想着,死了也就死了,死后要能见上她们母子一面,就是三生有幸,见不着也就算了,但是。”

    他说到这里,咳了一声:“老天爷突然把你送了来,然后你为了一个女孩子,下得如此苦心,也震动了我,我突然就起了心,要活着见凤娘母子一面,如果,能讨回凤娘母子的骨骸,或者,与她们母子葬在一起,那我死也闭眼了。”

    他说着,转眼看向李福根:“福根,我求你件事,我死了,你把我跟凤娘母子葬在一起,行不行?”

    “师父。”

    他的眼光,让李福根心中特别的难受,道:“你还会有很长寿命的。”

    “别说废话。”周而复摇头,定定的看着他:“你只说,你答应我不?”

    他的眼光,让李福根无法拒绝,用力点头:“师父,我答应你。”

    “可如果甘塘阻止呢。”

    “啊?”李福根到没想过这个问题,一下子呆住了。

    “如果甘塘阻止,你能不能帮我把凤娘母子的尸骸挖出来,然后找个地方把我们合葬?”

    说到这句话,周而复身子甚至都在颤抖,但他的眼光却是如此的亮,那是带着极度渴盼的眼光。

    他的要求,确实让李福根有些发傻,但他的眼光,却让李福根无法拒绝,他用力点头,一脸坚定的道:“师父,你放心,我想尽一切办法,也一定把你跟师娘合葬。”

    “好,好。”听到他答允,周而复吁了口气,整个人好象都给什么抽空了,躺倒在床上,好一会儿才道:“谢谢你福根,你是个好孩子,我知道我为难你了。”

    “师父,千万别这么说。”李福根连忙摇头,心中也满是感概,周而复这样的高手,命运却如此坎坷,他一直觉得自己命不太好,现在跟周而复比起来,却是好得太多了。

    “我已经有了姐,现在又还想甜甜,我要好好珍惜啊。”

    他在心中暗暗的告诫自己。

    第二天一早坐车,下午时分,到了一个小镇子,找到一个小院子,门口挂着甘氏骨科几个字。

    看到匾牌,周而复似乎吁了口气,对李福根道:“我骨科的手艺,是跟甘师父学的。”

    大门是半掩着的,周而复直接就推门进去了,里面是个院子,布置跟周而复那个院子几乎一模一样,院角也有一棵树,另一个角落里有一小块菜地,种着葱蒜之类的小菜,只不过这个院子要比周而复的院子大一些,也大不多。

    屋椽下,也是一条竹躺椅,上面躺着个老者,个子高大,满头银发,红光满面,在那儿摇着莆扇,边上一个小茶几,放着一个茶壶。

    李福根两个进来的时候,老者刚好拿着茶壶灌了一口,手停在半空,转头就看过来,一眼看到周而复两个,他脸色倏地就变了,眼珠子鼓起来,眼中的光芒极为吓人。

    李福根可以肯定,他就是甘塘,而他眼中的光,是如此的吓人,仿佛周而复就是他三世的仇人。

    李福根非常怀疑,他下一刻就会扑过来,把周而复撕成碎片,心中紧张,他忍不住就往前赶了一步。

    周而复神色到十分平静,他走到院子中间,看着甘塘,叫了一声:“师父,你也老了。”

    听到他这话,甘塘把手中的茶壶放下了,还是鼓着眼珠子看着周而复,不过还好,并没有扑出来。

    这时屋子里出来一个老太太,也是满头银发,看上去慈眉善目的,周而复转头又叫了声:“师娘。”

    李福根便知道,这是甘夫人了,周而复嘴里,甘夫人是个极好的女人。

    甘夫人看到周而复,愣了一下,嘴巴张开,似乎想应一声,却没应,回头担心的看一下甘塘,开口道:“周而复,你怎么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