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92哮天桩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而复先教了李福根一个桩,让他站着,道:“这个桩,名为哮天桩,是我狗拳一门中最基础的桩,要通天地根,首要练此桩,有三起三伏,三啸三隐,你试一下,看你能到哪一步,站着就行,什么也不想,也不必运气什么的。”

    李福根学样子站好了,先有些别扭,有些难受,但很快就适应了。

    周而复看一眼,咦了一声,道:“你现在什么感觉。”

    李福根想了一下,道:“很舒服,肚子里热烘烘的,这股热气而且好象开水一样,到了手和脚上,头顶上好象也有,从后脑往上来,一直往上顶的感觉,整个人好象站不下去,要给平空扯起来一样。”

    “你不要用力。”周而复走到他前面,突然伸手,在他前伸的手腕上按了一下。

    这股力不小,而且具有穿透劲,仿佛从李福根的手腕一直透到他身体里来,就仿佛水管中通了水流一样。

    李福根手不自禁的往下一沉,但小腹中突然生出一股热流,一下就抵消了周而复的这股劲,身子站稳了,并没有踉跄。

    “果然如此。”周而复一脸兴奋:“甚至比我想象的还要强,你不但通了天地根,五根都通了。”

    见李福根不明白,他道:“头顶顶心,双手手心,双脚脚心,是为五心,也是五根,天地根通,只在躯体,气能通达五心,这个哮天桩,才真正成了。”

    他说到这里,连连摇头,都不是遗撼,而是兴奋的感概:“要站到你这个程度,哪怕是我这样的天才,也用了十年时间,你却天生就成了,还真的是。”

    看他这个样子,李福根心中也兴奋,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周而复感概一番,道:“桩你已经成了,不必再站,不过你不要动,我教你怎么运气。”

    他说着,教了李福根运气的法子。

    李福根站桩时,只能感觉到全身热烘烘的,仿佛给热水泡着,听了周而复运气的法子,把气一运,身体内的热水,却突然成了洪流,具有了刚劲。

    “头要顶人,牙要咬人,爪要抓人,脚要踩人,尾要抽人。”周而复声音低沉,一脸严肃:“尤其是这个尾,一般人难以理解,你见过牛斗架没有,牛尾平时垂下的,斗架的时候,尾巴却是翘起来的,那就是力透尾尖了,人也有尾巴,只有把力练到尾尖,才算真正练透了,尾巴骨一抖,力透尘尖,则无所不透。”

    他传了具体的法门,李福根依诀运气,只觉尾巴骨热烘烘的,又热又痒,整个人处在一种极为奇特的状态中,真仿佛斗架的公牛,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然后照着周而复说的,双手抓在院中的老槐树上,双指居然深深抓了进去,再一回撕,撕下了老大一块树皮。

    仿佛在这一刻,他的手不再是手,而是一对钢爪。

    看着扯下的大块树皮,再看看自己的手,李福根一时之间,都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的眼晴。

    “不错。”

    周而复点头:“我狗拳一门的哮天气,有三个层次,第一层是刚劲,就是你这样的,撕皮裂骨,抓上人身,轻则扯下了一片,重则扭断骨头。”

    他说着,捡起地下一块青石子,轻轻一捏,石头就碎了,李福根也捡起一块,也捏了一下,他本来只是试试,结果石子应手而碎,这可是青石子啊,用铁锤都要几下才能砸碎的。

    周而复看他发呆,点点头,却又摇摇头:“但有句话,刚不可久,柔不可守,老子道德经里说,练气致柔,能如婴儿乎?所以先练出刚劲,然后就要想办法让它变软。”

    说到这里,他从桌上拿起一枚核桃,轻轻捏了一下,外皮好象一点损伤也没有,他让李福根捏开一开,李福根吓一跳,外皮没破,里面的肉却全烂掉了,捏开壳,居然有白色的汁液流出来。

    外表如初,内里化粉,这正是武侠小说里说的那些神奇的内家功夫啊,李福根看过一个视频,有些高手,隔着豆腐打红砖,豆腐没事,下面的红砖却碎了,周而复这一手,异曲同工。

    “这就是暗劲。”周而复解释:“也就是我狗拳哮天气的第二层功夫,然后还有第三层,就是化劲,所谓化劲,就是出神入化之意,全身劲力,可刚可柔,随心所欲,就是这个意思,不过能练到化劲的,据说只要创派的师祖,其它人都达不到,我算是不错了,却也差得很远。”

    李福根看得出来,周而复一直有些自傲,但这会儿,却明显有些沮丧,他抬头看天,好一会儿,道:“如果再给我二十年阳寿,或许我能练出来。”

    他这话让李福根吓一跳,他都练到这个程度了,居然还要再练二十年,这化劲,看来是真的难练了。

    不过李福根不是那种好高骛远的人,别说暗劲化劲,突然之间练出刚劲,居然能空手捏碎石子,这对他来说,已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也非常的满足了。

    周而复感概一番,看着李福根道:“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得多,行了,可以说,狗拳你已经练成了,剩下的打法,只是细枝末节,就如新房已成,剩下的只是装修而已,简单。”

    他当场就教了李福根。

    “千招万式,其实无用,最基本的,就是两式,一式扒,恶狗扒山,前扒后扒上扒下扒左扒右扒,无论敌人从哪个方向来,扒开就行了,另一式是探,狂犬探爪,扒开敌人的手,你随手就探进去,不管什么牛黄狗宝,一下就给他掏出来。”

    教了手法,周而复又教了个身法,身法是配合着步法的。

    “你见过狗走路没有,狗一般不会懒洋洋的走,而是走细碎步,又快又稳,我派祖师因而生悟,创出天行步,犬行天下之意,这步法配上狗钻林子的身法,天下独一无二。”

    “别看这身法丑,灵活,便是千百人中,也可自由来去。”

    周而复说着,给李福根演示了身法,确实有些丑,或者说非常丑,他身子伏下去,几乎挨着了地面,前后进退,真就如一条狗进出似的,可身法之灵活,却让李福根瞠目结舌,院中有矮凳,不到李福根小腿高,小孩子要钻过去,也不是很容易,李福根他们以前打牌,输了就钻这样的凳子的,难钻呢。

    可周而复身子一矮,在矮凳下钻来钻去,一忽儿过去,一忽儿过来,那速度之快,李福根站在面前,却几乎看不清楚,真就如同一条钻山犬。

    “差不多就是这些了。”

    周而复演示的时候身法如电,演示完,脸上却明显有些疲态,让李福根自己练着,然后进屋拿了一册老旧的书出来,给李福根,道:“这是我狗拳哮天经,你有闲时看看,多琢磨,我也没什么教你的了,精微之处,全靠你自己练自己悟。”

    他说完,进屋休息去了,咳了一阵,好不容易才睡下,李福根去问,他却说不要管,他一直是这样的,以前子弹伤了肺,还有弹片没取出来,没有办法了,让李福根只管练他的,不想练了就早点睡。

    李福根心中兴奋,哪里睡得着,直接就练了一夜,周而复醒得早,起来也只点点头,不过显然很满意。

    见他起来,李福根就收了功,熬了玉米粥,周而复早上还想喝酒,李福根劝,他想了想,道:“小小的喝两口吧,过几天可能喝不成了,你别管我,先练着吧,看你能练到什么程度,或许还要借你之力呢。”

    他这话风不太好,李福根不太会劝人,也不好问得,吃了早餐,休息一会儿,帮周而复洗了衣服,碗筷什么的也洗了,随又练功,上午练了下午练,下午练了晚上练,竟是无早无晚,而学会了运气后,只要气在身体内运转一周,竟没有半点疲劳的感觉。

    不过到了晚上,周而复就让他睡下了,道:“功需勇猛精进,但也需适当休息,否则易走火入魔,另外,我发现你体内阳气特别足,燥火重,还好你性子憨厚,否则就是个魔头,不过也要注意,你有女人没有,最好多找两个,以助泄火,当然,也不可天天纵欲,须适当节制。”

    他说得直接,让李福根闹了个大红脸,不过恭恭敬敬应了,却想到苛老骚:“他满文水发骚,几乎夜夜睡女人,莫非就是喝了狗王蛋的酒,阳火太燥了?而我直接吃了狗王蛋,甚至变成了三粒蛋蛋,是不是更厉害。”

    突然想起苛老骚那夜的怪笑:“天下的女人啊。”

    一时间,不免有些迷惘起来。

    李福根连续练了七天,除了夜里睡三四个小时,基本上就是没日没夜的练。

    周而复睡得早,总是咳,不过到了四五点钟的时候,他好象就好多了,人也有了精神,而李福根这个时候也差不多起来了,他就来陪李福根练手。

    周而复运起功来,身法倏进倏退,两只手更是快如闪电,起初练手,李福根根本防不住,别说扒了,看都看不清,但慢慢的就看得清了,然后就扒得开了,到第七天晚上,他伸手一拨,居然把周而复拨了个踉跄。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