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90狗拳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他们教的,根本就是散打那一套,体力训练,耐力训练,然后就是打沙包踢沙包,至于踢打的招数,也就是拳击加腿,跟武馆所教的套路,半点关系都没有。

    中国武术,还真的就是舞术,只能表演,一上拳台,完全无用。

    李福根本来不好说,张青到是看出来了,跟他眯眯笑,道:“我们张家的拳,另有一套打法,不过那要入门弟子才教,而且你学了也没用。”

    然后他吊着一只手,给李福根大致比划了一下,到把李福根吓一跳。

    张青所说的打法,不是挖眼就是掏档,要不就是卸骨反关节或者打软胁什么的,总之招招奔着要害去,只要挨一下,不死也残。

    “现在你明白了没有?”张青对着李福根笑:“你是不是觉得中国功夫是花架子没用?中国功夫分三种,一种是练法,私下练的,一种是演法,表演给人看的,再一种是打法,那就是招招致命的,而中国人比较保守,一般人看到的,或者说一般弟子学到的,都是普通的练法和只能表演的演法。”

    原来是这样,李福根恍然大悟,张青再细一解说,他终于明白了,中国功夫是花架子的缘由。

    中国功夫的打法,另有一套,但下手都比较毒,或者说比较阴,不出手则已,出手就要命,而这些是严格保密的,各门各派,都轻易不会传人,本门弟子都不知道,外人就更不用说了,外人看到的,就只是花里胡哨用来表演的套路。

    就如太极,公园里打的,都是第一路,绵绵软啊软绵绵,跟女人**一样。

    真正打人,陈家沟里秘传的却是第二路,不但不软,而且非常的快,不是女人的波,而是金刚的杵。

    不过李福根明白了也没用,这些打法杀招,毒招阴招,拳台子上比赛,是不允许使用的,所以,即便张青肯教李福根,李福根也用不到巴岱龙举办的比赛上。

    要上拳台,要赢巴岱龙,就只能是拳击加腿。

    巴岱龙举办的这个龙象大赛,私人性质的,也就比较开放,不一定要泰拳,拳击也好,中国功夫也好,巴西柔术也好,都可以上,但有一点,你要遵守泰拳的规矩,所以拳击加腿赢了巴岱龙,那也算数,可是,用拳击加腿,想赢泰拳规则下的比赛,谈何容易,尤其还要赢巴岱龙,李福根一时间又有些晕菜了。

    孙玲玲给李福根示范了几下基本的出拳出腿的招式,然后就让他自己练,这还不如龙灵儿教的呢,龙灵儿教的,带着军警实用的格斗术,远比这个强。

    李福根随便打了几拳,就没兴致了,凭这些,想赢巴岱龙,绝无可能。

    孙玲玲张青都走开了,让李福根自己练,边上就是孙玲玲养的那条狗,这狗名字有趣,叫肉包子,还真是孙二娘的嫡传,这会儿却出声道:“大王,张家的功夫,是外门功夫,厉害的内家功夫,他们不会呢。”

    “内家功夫?”李福根又惊又喜。

    中国的内家功夫,电影上放得神乎其神,生活中可是没见过,李福根蹲下来:“你知道这里谁会内家功夫吗?”

    李福根感兴趣,肉包子也很高兴,一脸兴奋的道:“我知道,就在曼谷郊区,有一个狗拳大师,练的狗拳,以气劲伤人,手爪抓在人身上,外表无伤,内里骨头尽碎。”

    “外表无伤,内里骨头尽碎?”

    这可是真正的内家功夫了,李福根一时间惊喜交集,当即跟孙玲玲告辞,说是暂时有事,然后在外面等肉包子。

    到外面,找个无人处,李福根问清楚了,那个狗拳大师名叫周而复,跟一个华侨学得狗拳的真传,以前在泰缅边境做生意的,后来因为管闲事,得罪了毒贩子,给乱枪打中了,伤了肺,就跑来了曼谷隐居,开着家伤科诊所,这边的人,并不知道他身上有真功夫,但练狗拳的人养狗,而狗嘛,喜欢扎堆传八卦,所以肉包子也就听说了。

    李福根问清了周而复的住址,立马就租了个车子,直接赶了去。

    到肉包子说的那个小镇,随便找条狗问了下,就找到了周而复的诊所。

    一个小院子,门上挂着块匾:周氏骨科。

    周而复养得有狗的,但这会儿没见到,可能溜哪儿玩去了,李福根进去,院子屋椽下,一条竹躺椅,上面躺着个老者,应该就是周而复了。

    乍看第一眼,李福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老者会功夫。

    据肉包子说,周而复年纪其实并不是很大,最多也就是五十多一点点,六十肯定不到,可竹躺椅上的老者,精干拉瘦,头发半灰半白,胡子也稀稀拉拉的,看上去,至少有六十好几近七十了,这会儿睡在那里,头歪着,哈着嘴巴,到仿佛不是睡着了,而是一具死尸。

    “周师父,周师父。”

    李福根叫了两声,周而复没醒,甚至动都没动一下,李福根有个感觉,周而复死了,没了呼吸。

    他心中惊了一下,走近两步,忍不住就伸手去周而复鼻间探了一下,看他有没有呼吸。

    这时周而复身子突然一动,眼皮子微微一睁,手一抬,一下把李福根的手拨开,手爪再顺势一挥,点在李福根肩窝处。

    他这一下并不重,就是轻轻一点,李福根却有一种电打了的感觉,啊的一声叫,一下子飞跌出去,摔了个屁股墩。

    李福根跌得屁股剧痛,周而复却坐了起来,看他一眼:“你是什么人?”

    老眼微眯,衰朽的身子,眼光却如电波一般。

    李福根忙站起来,道:“我叫李福根,我是---那个---我。”

    他突然想起,肉包子告诉过他,因为周而复深藏不露,这镇上的人,都没人知道他会功夫,这么一来,李福根就不好开口了,他要跟周而复学狗拳,首先一个问题,他怎么就知道周而复会狗拳了?

    他正在为难,周而复却突然咳嗽起来,他咳得非常厉害,撕心裂肺的那种感觉,然后哇的一声,居然喷了一口血出来。

    李福根吓一跳,他听肉包子说过,周而复负过伤,却想不到周而复的伤一直没好,而且会咳血。

    “周师父,你没事吧。”李福根忙去给周而复拍背,又找了热水瓶,给倒了杯热水。

    周而复拿了水,自己从袋子里倒了粒药出来吃了,在躺椅上躺了一会儿,胸口才慢慢平复。

    如果不是刚才亲身经历,李福根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这个躺在躺椅上的,似乎随时都会死掉的老者,刚才随便的一挥手,就能把他打得飞跌出去。

    刚才那一下,他记忆犹新,那不是力,而好象就是一股电流,他以前不小心给电打过,真的是一模一样的,细细的一条线,强而有力,一下子就透了进去。

    “这就是内家功夫,这就是内劲。”

    如果说来之前,他还有些不信的话,挨了这一下,彻底的信了。

    李福根曾经看过一个视频,一个太极高手,他没记住名字,只知道是九十多岁的老头子了,自己都不能走路了,要坐轮椅,可他坐在轮椅上,只要手一搭,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把壮实的年轻人放出去。

    以前他以为那是骗人的,现在他知道了,那是真的,内家的功夫,确实就有这么神奇。

    周而复缓过一口劲,慢慢睁开眼晴,看着李福根,又问:“你来做什么?”

    李福根扑通一声就跪下了,道:“周师父,我想拜你为师,跟你学狗拳,求你教我吧。”

    说着就要叩头。

    “你等一下。”周而复却拦住了他。

    李福根当然也知道,这种神奇的内家功夫,不是轻易能学到手的,但为了方甜甜,他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学到周而复的功夫,哪怕就象杨露蝉一样,在周而复这里呆几年,也一定要学会。

    “周师父,我是诚心的,请你一定要收下我。”

    他一脸诚恳,但周而复的眼光却很怪异,他挥挥手:“先别说这个,你站起来。”

    见李福根有些迟疑,他道:“想拜师,首先就要听话。”

    “哦。”

    这话风好象对路,李福根立刻就站了起来,周而复也站了起来,他让李福根站到院子中间,转着李福根转了两圈,脸上满是疑惑:“你以前练过功夫吗?”

    “我学过拳击和散打。”

    “不是那个。”周而复摇头:“我是说传统的功夫,对了,气功,你练过气功?”

    “没有。”

    李福根摇头。

    “奇怪。”周而复一脸疑惑的看着他,道:“你蹲一个马步,对,脚分开,与肩齐平,脚尖内勾,双拳握在腰际,站好了,不要怕,任何事都不要怕。”

    周而复说着,转到李福根身后,手搭到李福根肩上,叫道:“放松,不要紧张。”

    李福根确实有些紧张,竭力放松自己,感觉周而复的手沿着他后背下一直划下去,到尾巴骨处,突然一按。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