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89学武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给张青贴膏药的老者,便是张青的叔叔,也是武馆的馆主张一默,而那个张武,则是张一默的儿子。

    张武是张一默从小教大的,功夫相当不错,反正比张青要强得多,然而非常搞笑的是,他来泰国后,却迷上了泰拳,认为中国功夫花架子太多了,实战性不强,居然跑去学泰拳去了。

    别人跑来学中国功夫,武馆馆主的儿子,反去学泰拳,这个笑话太冷了点儿,青龙武馆的生意也因此落下去一半多,张一默发过脾气,张青也劝过,但张武执迷不悟,也没有办法。

    张武瞧不起中国功夫,连带对中国武馆之间这种踢馆的行为也瞧不起,所以不愿为张青出手,他只相信一条,有本事,拳台上见。

    最近,就会有一场大的赛事,龙象大赛,张武报了名,天天在拳馆里苦训,这会儿索性把衣服都带了去,住拳馆里去了,誓要争个好名次。

    而暴龙武馆的郭又龙也报了名,所以才有他最后出门时的那句话。

    说话间,张一默端了熬好的药出来,张青喝了,张一默心情似乎不太好,跟李福根随口客气了两句,又进屋去了。

    孙玲玲这时到时情绪平复了些,给李福根泡了茶,又端了水果来,更留着李福根中午吃饭。

    李福根客气了几句,坐下来闲聊,说说泰国的风土人情,又说说国内的人情,最后还是扯到了比武这件事上,而孙玲玲的一句话,突然让李福根心中灵光一闪,涌起一个冲动。

    泰国泰拳盛行,各种比赛也特别多,有政府举办的,也有各种商业机构举办的,例如电视台什么的,同时也有私人举办的。

    而张武郭又龙他们要参加的这场赛事,就是巴岱龙私人举办的。

    巴岱龙是个武痴,特别喜欢打拳比武,他家又有钱,所以每年都会举行这样的一次赛事,当然,毫无例外,每年的赛事他都是第一,但参加者还是特别多,因为巴家有钱,给出的奖金特别高。

    除了奖金之外,巴岱龙还有一个承诺,如果谁能在一场赛事之中,直接KO了他,他可以答应胜者一个要求,只要不犯法,什么要求他都可以答应,而如果胜者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则可以拿一百万美元巨奖。

    对于所有参赛的人来说,所谓什么特别的要求就别提了,主要还是盯着那个巨奖去的,一百万美元啊,哪怕在美国,那也是百万富翁,更莫说是在泰国了,所以参赛的人才特别的多。

    一百万美元,对李福根来说,当然也是一个天文数字,但让他心中一动的,不是钱,却反而是巴岱龙的这个承诺。

    “如果我KO了他,然后让他答应,不与方家结亲,可不可以?”

    他心中怦怦跳,一股难以抑制的情绪在胸间弥漫回荡,不过他当场并没有说出来,这不符合他的性子,从小到大,他都有些自卑的,对自己缺乏信心,有什么,即便心动也不一定敢做,即便去做,也会悄悄的做,怕做不好,给别人笑话,现在这性子也没改多少。

    不过他到是反复问了,巴岱龙这个承诺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真有人KO了巴岱龙,他说的话会不会算数。

    别说,巴岱龙信誉还挺不错的,无论是张青还是孙玲玲,都说没有问题,巴岱龙十多岁就开始举办赛事,奖金每次都如数发放,有伤残的,巴家也还包治,总之是非常不错的一个人。

    至于他的承诺,因为从来没有KO过他的人,所以不知道,但从巴岱龙的风格来看,他即然说了,就不会赖,无非是一百万美元嘛,对普通人来说,百万美元是天文数字,对巴岱龙来说,也就是腰上拨根毛的事情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李福根反复的问,到是引起了孙玲玲的疑惑,笑道:“你不会想去拳台子上KO巴岱龙一把吧,哈哈。”

    “那怎么可能。”李福根只好嘿嘿笑。

    虽然张青两个热情挽留,李福根还是没吃中饭,跑回酒店,他也没坐着,开始查泰拳比赛尤其是巴岱龙赛事的消息,甚至还找了巴岱龙的比赛视频来看。

    这一看,李福根完全傻眼了。

    他挨龙灵儿跟方甜甜揍的时候,只觉狂风聚雨,已经是很厉害了,可与拳台子上的巴岱龙一比,龙灵儿她们那样的拳脚,真的什么也不是。

    如果说,巴岱龙在生活中,只是象一只大狗熊的话,拳台子上的巴岱龙,就是一头活生生的熊,而且不是狗熊,是棕熊,暴怒的棕熊,那种力量,那种速度,无法形容。

    李福根看之前还兴匆匆的,看完了,全身冰凉。

    “难怪孙玲玲说,除非李小龙复生,否则任何练中国功夫的人,想要打败巴岱龙,都绝无可能,确实太可怕了。”

    李福根沮丧到极点,晚上饭也没吃,买了瓶酒,喝得半醉,睡了一觉,却做了个梦,梦中,方甜甜请他参加她跟巴岱龙的婚礼,却突然跑过来,让他带着他快跑,她一脸焦急,身上还披着洁白的婚妙,巴岱龙在后面追过来,怒吼如雷。

    李福根扯着方甜甜就跑,跑着跑着,方甜甜突然摔了一跤,巴岱龙追上来了,他突然变成了一只熊,咆哮着扑向方甜甜。

    李福根惊怒交集,突然间蛋蛋入体,全身气血激涌,眼如电,爪如钢,哮如雷,他大吼一声,猛地扑上去,一把抱着巴岱龙,滚下了山坡,他耳中,听到了清脆的骨裂声。

    他站起来,突然发现到了青烟谷,就是那天的山坡下,他抱着熊摔下来,那熊死翘翘了,他心中疑惑,难道巴岱龙真的是一只熊?

    这么迷惑之间,突然一下就醒了,一身的汗,肚子里却热烘烘的,仿佛烧着一盆火,他一愣,坐起来,就觉腹中有一股热气滑了下去,却原来在梦中,居然真的把那粒蛋蛋吸进了肚子里。

    “对啊,我有三粒蛋蛋,如果这粒蛋蛋吸进肚子里,生出神力,可不一定打不过巴岱龙。”

    回想梦中的情景,尤其是那次在青烟峰,抱着那头狗熊滚下山坡,耳中那清脆的骨裂声,至今记忆犹新。

    “巴岱龙再强,到底只是个人,不会比狗熊更强吧。”

    李福根这么想着,心中又兴奋起来,然而再看巴岱龙的视频,又没了信心。

    但是,仰天躺在床上,闭上眼晴,梦中方甜甜来扯他的情景又出现了,方甜甜那披着白色婚妙,却一脸焦急的样子,让他心如火烧,猛一下坐起来:“如果狗王蛋入体,我打不过巴岱龙,至少也可以箍得他求饶,我死也不松手。”

    再又想:“我即便输了,巴岱龙应该也不会打死我,总要试一下。”

    还是不自信啊,万事先想退路,但这么一想,却也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一早,他就给方甜甜打电话,说要学泰拳,至于参加巴岱龙举办的大赛,甚至想要赢巴岱龙那个承诺,让巴岱龙放弃巴家与方家的婚事,这些他先都不说,那不符合他的性子。

    方甜甜听了咯咯娇笑:“学泰拳,好啊,我帮你找个拳馆,有空了我也来学。”

    不过听到李福根要去学中国功夫,她就呲之以鼻了:“学中国那种武术,还不如来跟我学跳舞,中国武术,其实就是舞蹈,还没我跳得好看。”

    又一个看不起中国武术的,李福根也不好说什么,不过方甜甜到也没有进一步打击他,她只以为,李福根是想不到办法了,又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有些气闷,所以找家华人武馆凑凑热闹,同为华人嘛,也亲切一些,是个安慰,所以她也就同意了。

    打了电话,李福根就跑到青龙武馆,听说他要学拳,孙玲玲张青都挺高兴,李福根跟他们说,他是招商办的,在这边陪一个投资商,他们就以为,李福根是时间大把闲得发闷,学武功打发时间呢,当然不会拒绝。

    “行了,两千块,不包吃住,你反正住酒店的是吧。”孙玲玲在李福根肩头兴奋的拍了一记:“学到你回国为止,至少学一两套拳是不成问题的。”

    学一两套拳,这话让李福根想到了方甜甜的话:“中国的武术套路,就跟女孩子的舞蹈套路是一样的,真正到拳台子上面,根本用不上,千拳万拳,上了台,都是王八拳,千派万派,打起擂,都是蛋黄派。”

    李福根觉得方甜甜这看法有一定的偏见,不过他也确实觉得学套路没有,就跟孙玲玲说:“我不要学套路,我就学打法。”

    然后又找了个理由:“我做业务的,到处跑,难免碰到流氓什么的,想学个两招防身。”

    他到这会儿,仍然不敢说要参加比赛的事,不过孙玲玲到是接受了他这个理由,很大方的拍他肩头:“别人不行,你可以。”

    当天就开始学,张青孙玲玲两个一起来教,可李福根一听,哭笑不得。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