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88老同学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虽然方甜甜用了拖延的计策,说要跟巴岱龙交往一段时间再订亲,可她跟巴岱龙见面游玩去了,留下李福根一个人在酒店里,却让他觉得加倍的悲摧。

    怎么办?

    没有办法。

    方甜甜很体贴,她不在,就安排了女助理给李福根,李福根若是逛街什么的,给女姐理打个电话就行,自然一路陪同,也是怕李福根不懂话的意思。

    但李福根根本不需要,他也没逛街的心思,虽然确实到了街头乱逛,脑子里面却乱哄哄的,想着办法,却又没有主意,就如一团乱麻也似。

    “李福根?”

    他正乱逛着,突然听到有人叫,还是个女声。

    李福根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可是泰国,不是三交市也不是月城,怎么可能有人认识他,心里正烦,也没想着回头去看,身后却蹬蹬蹬的脚步声响,随即一个女子挡在了他前头。

    “李福根,真的是你。”

    “孙二娘?”

    李福根一看,还真认识,以前高中时的同学,本名孙玲玲,不过没人叫她本名,都叫她外号:孙二娘。

    一是她姓孙,二嘛,孙玲玲会功夫,性子也风风火火的,虽是女孩子,却就爱打抱不平,动不动就把人揍一顿。

    李福根对她印象深刻,一是同班同学,另一个,则是她曾为李福根打过一架,外班的一个同学欺负李福根,李福根不敢还手,刚好孙玲玲碰到了,上前就是两拳,把那外班同学直接打哭了,高中生啊,可见孙二娘的暴烈。

    李福根也因此对孙二娘暗生感激,只不过后来他高中没读完,也就没了联系,却没想到在这异国他乡碰到了。

    “行啊李福根,都学会装大人了啊,听到我喊,居然敢不应了。”

    孙玲玲仍跟以前一样,风风火火大大咧咧,伸手就在李福根肩头捶了一下:“发财了还是当官了?”

    孙玲玲其实长得还行,身材也不错,练武的人嘛,健美,胸也大,就是这性格有些让人受不了。

    “哪有。”李福根笑:“我是没想到,在泰国会有人叫我,以为听错了。”

    又诧异的看着孙玲玲:“你怎么在这边,来旅游吗?看来你是发财了。”

    “发什么财啊。”孙玲玲嗐的一声:“我老公的叔叔在这边开武馆,他来帮忙,我也就跟着来了。”

    “你老公?”李福根想起来了,笑道:“菜园子张青。”

    孙玲玲也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却骂了一声:“不是那死鬼是谁?”

    孙玲玲的婚姻说起来很有意思,她因为会功夫,参加了武术队的培训,队里有个叫张青的,听说她外号叫孙二娘,就死缠烂打的缠上了她,说他们名字都相同,前生一定是水浒里的一对,孙玲玲起先不愿意,因为张青矮了点儿,还没孙玲玲高呢,但现在看呢,还是结成一对了。

    “真成了啊。”李福根笑。

    孙玲玲呸了一声,红了脸:“李福根,你敢笑我,收拾你信不信。”

    这么说着,自己到也笑了,然后问李福根:“你来泰国做什么?旅游?”

    “不是。”李福根摇头:“我在招商办,来这边见一个客户。”

    “招商办?公务猿啊。”孙玲玲一惊一乍的,随手又给了李福根一拳:“行啊李福根,混得不错。”

    她一个女孩子,左一拳右一拳的,还真的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了,还好是老同学,知道她的性子,李福根到也不当回事,只摇头笑:“有什么行不行的,混着呗,对了,你功夫这么好,听说张青功夫更强,武馆生意应该不错吧。”

    “不错什么呀。”

    一说到武馆,孙玲玲皱起了眉头:“这边流行泰拳,虽然华人也很多,但学中国功夫的少,最讨厌的是。”

    说到这里,她摇摇头,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叹了口气:“一言难尽啊,说真的,我都想回去了,随便做点什么小生意,都比这边强。”

    说话间,她的手机响了,她接通一听,脸色大变:“什么,给人打了,王八蛋。”

    她挂了机,扭头就跑,又想起李福根,回头叫:“我在青龙武馆,回头有空你过来玩,张青给人打了,我得回去。”

    “张青给人打了?谁打了他啊。”

    李福根印象中,张青功夫不错啊,表演起来,嘿嘿哈哈的,好厉害的样子,以前他不喜欢凑热闹,这会儿到起了心,道:“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快点。”孙玲玲跑得飞快,李福根急忙跟上去。

    青龙武馆并不远,一个院子,挂着块牌匾,没进院子,一条狗迎了出来,孙玲玲没理,那狗也没理她,而是趴在一边迎接李福根,李福根摆摆手,也没管,跟着孙玲玲进去。

    院子里,十几个人围在那里,看见孙玲玲来了,让开来,李福根也就看到了中间的张青,坐在那里,灰头土脸的,脸上有血,一个五六十岁左右的老者在给他按摩肩膀,旁边还有一碗黑色的膏药,发着剌鼻的气味。

    李福根一闻就知道,这是用来活血化於的。

    张青还是老样子,个子不高,单单瘦瘦的,平时挺精神的,不过这会儿痛得呲牙咧嘴的,就有些不耐看了。

    “谁打的你,谁打的你。”孙玲玲一片声的叫。

    张青没答,边上的年轻人应该都是学员,好几个人开口。

    “暴龙武馆的。”

    “郭又龙。”

    “说我们的武馆不能用龙字,自己要是不摘了牌子,他下次还来。”

    “郭又龙,我跟你拼了。”

    孙玲玲暴叫起来,跑到边上的兵器架子上就去拿刀。

    “玲玲。”那老者喝了一声:“不要胡来。”

    “怎么是我胡来了。”

    孙玲玲攥着刀子,气得全身发抖。

    “他来踢馆,我们技不如人,那就得认。”

    老者摇了摇头。

    这时门口一个声音传进来:“谁来踢馆,怎么回事?”

    李福根扭头看,一个壮实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个子比李福根还要高,块头也大,穿着个背心,两臂上的肌肉鼓鼓囊囊的,仿佛里面蕴藏着无穷的力量。

    “大师兄回来了。”

    那些学员一片声叫,围上去,七嘴八舌的说了。

    孙玲玲走过来,把那些学员一拨,对那年轻人道:“张武,你要有种,跟我去暴龙武馆踢馆。”

    与李福根想象中不同,张武脸色一直比较平静,明白了事由,也并没有表现出暴怒冲动的样子,他看一眼孙玲玲,没有应声,走到张青面前,道:“还好吧。”

    “死不了。”张青哼了一声,脸色不太好,似乎对他有意见。

    张武也不在意,点点头:“没事就好。”

    也不再多问,直接进里屋去了,没多会,提了个小箱子出来,对那老者说了一声:“爸,我住馆里去了。”

    说完就往外走,到院门口,他停了一下,道:“郭又龙好象也报了名,到时我在拳台上教训他。”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孙玲玲等人都呆在那里,无一人吱声。

    气氛有些压抑,李福根看孙玲玲,她饱满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显然胸中有气,但似乎又不好发作得。

    这时那老者挥手:“今天先到这里,大家都回去吧。”

    说完,又补了一句:“放三天假,有不想学的,也可以来退钱。”

    众学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先先后后退了出去,到也没有什么退钱的。

    剩下李福根一个,张青到是看到了他,眼晴眯了一下,李福根忙道:“张哥,我是李福根,国内的,以前跟孙玲玲一个班,不过你可能不认识我。”

    “哦,你国内来的啊。”一听说是老乡,张青脸上有了笑容,道:“你先坐一下。”

    这时那老者给张青涂上了膏药,包好了,也对李福根露了个笑脸,道:“你多坐一会儿,我进屋再配点药。”说着进屋去了。

    “你叔怎么就养了张武这么个白眼狼出来。”

    看到老者进屋,孙玲玲走过来,叫了一句。

    “姑奶奶,你声音小点儿。”张青慌忙拉住她,牵动了伤口,嘴顿时歪了起来。

    “我当他面也骂。”

    孙玲玲不服气,到是声音低了点儿,又对李福根道:“李福根,你来给我评评理。”

    她嘴快,叽哩呱拉的,一气儿就说了出来,李福根到是明白了。

    泰国华人很多,能占到泰国总人口的百分之十五左右,华人在这边也很活跃,武馆自然也多,但相对来说,泰拳在泰国更流行,即便喜欢武术的华人子弟,也往往去学泰拳,学中国功夫的人不多。

    学员少,武馆多,为了拉学员,彼此之间竟争就很激烈,而且武人嘛,偶尔相遇,难免也有口舌之争,彼此结怨的也有。

    跟青龙武馆同一条街的,还有一家暴龙武馆,两家同一条街,相互竟争,彼此就看不顺眼,平时就有小冲突,想不到的是,暴龙武馆的大弟子郭又龙今天居然公开来踢馆了,张青应战,结果就给打伤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