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86 主意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李福根有一瞬间的沉迷,但眼前突然闪过方甜甜先前流泪时的样子,心中轰的一下,刹时清明。

    “她不愿嫁给那个巴岱龙,所以想把姑娘家的身子给我,可她最后还是要嫁的,没有姑娘家的身子,丈夫以后不会待见她的。”

    想到这里,李福根猛一下挣开方甜甜火热的唇,方甜甜星眸如醉,红唇中喷着火热的气息,狂乱的寻找他的唇,口中喃喃的叫:“根子,根子,吻我,要了我。”

    李福根把嘴藏到方甜甜耳朵后面,叫:“甜甜,你听我说,甜甜。”

    他连着叫了几句,方甜甜终于从沉迷着清醒过来,不说话,只是喘着气看着他,有些迷惘,又似乎微有些欲求不满的恼怒。

    李福根微微吸了口气,道:“甜甜,你即然不愿嫁给巴岱龙,可以想想办法啊,难道就真的再没有办法可想了。”

    他的话,让方甜甜的秀眉微微的皱了起来,她咬了咬红唇,轻轻叹了口气:“本来爷爷最宠我,什么都听我的。”

    “是啊。”李福根听了一喜:“你可以跟你爷爷说啊。”

    方甜甜脸上却没有喜色,摇了摇头:“爷爷本来是个固执的人,但在爸爸妈妈的婚姻上,他犯了错误,爸爸本来不爱妈妈,爱的是另一个人,爷爷硬逼着他娶了妈妈,结果并不幸福,最终以离婚结束,爸爸甚至在外面几年不回家。”

    说到这里,方甜甜又轻轻叹了口气:“这件事,让爷爷心中生出了悔意,所以,我的事,爸爸坚持,他就不好坚决的反对。”

    停了一下,她的眼光望向远方:“当然,也是因为,巴岱龙的家庭不错,人也高高大大,又是年轻人,所以,爷爷觉得我们也还般配,否则,爸爸若是做得太过份,他也会反对的。”

    这下李福根听明白了,方兴东之所以不肯坚定的站在方甜甜一边,一是因为当年犯了错,有些后悔,觉得欠了儿子的,不太敢再犯固执的毛病,另一个,则是巴岱龙的家庭不错,在老年人眼里,往往并不看重什么爱情,更看重的是门当户当,巴岱龙家世好,又是年轻人,长像身材也还过得去,老年人自然就觉得不错了。

    本来也是,即便在中国,二十多岁的官二代富二代,那也是岳母娘们最理想的女婿对象,方兴东自然也不会例外,所以他即便宠着方甜甜,却也还是赞成这桩婚姻。

    方兴东也支持,方甜甜就没了办法,但她也真是倔,即便最后逼不得已要嫁给巴岱龙,她也要把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献给自己选择的人。

    是的,只是选择的人,若说方甜甜这样的豪门贵女,仅仅是打了几次交道之后,就会爱上或者说喜欢上李福根这样的泥土气还没消除干净的小公务员,那绝不现实,少女心事如花似梦,她梦中的白马王子,肯定不是李福根这号的。

    只不过,急切之下她没得选择,所以才挑了李福根而已。

    有些东西,李福根脑子比较迟钝,但这一点,他还是能明白的,而且同样很感动,但正因为感动,他反而更不愿意占方甜甜的便宜,在他保守的小农民心里,这是一种落井下石的行为。

    “甜甜。”李福根想了一下,道:“即便爷爷也不支持,但你还是可以自己坚持下去的。”

    见方甜甜眼光有些黯然,他心中痛涌起一股冲动:“我也可以帮你。”

    “你帮我。”方甜甜看着他。

    “是。”李福根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用力点头:“我帮你,如果实在不能说服你爷爷和爸爸,或许,我们可以从另一方下手,让巴岱龙主动取消跟你结亲的想法。”

    他这个说法有些异想天开,但方甜甜眼眸却亮了,道:“你有什么主意。”

    “我还不知道。”李福根却摇头,看方甜甜有些失望,忙又道:“我们可以想个办法去见巴岱龙,或许就会有主意了。”

    说是这么说,他心中其实一点把握也没有,只是隐隐觉得,这是一条路子,而怀中的女孩是如此的美丽迷人,无论如何,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最终投入巴岱龙的怀抱。

    但他的话,却给了方甜甜信心,她几乎想也不想,就用力点头:“好,我们一起去泰国,会一会那个巴岱龙,也许我们可以打败他。”

    她这一刻,有公主带着武士,去挑战恶龙的悲壮。

    当然,言情剧中也常有这样的桥段,豪门千金与送水工冲破家庭的阻力,一起逃婚,然后就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那些虚幻的东西,在这一刻,集体加成,深深的感动了她。

    “根子,你真好。”她猛地吻上李福根的唇,深深的一吻。

    好不容易松开,李福根喘气道:“甜甜,我到那边睡好不好?”

    “不。”方甜甜这会儿正激动着呢,紧紧的抱着他,一脸娇嗲痴怨:“你不喜欢抱着我吗?”

    “我喜欢啊。”李福根苦着脸:“可是,我怕忍不住,你实在---太美了。”

    方甜甜一听,咯咯笑了起来,这会儿到是有些害羞了,趁着她松开一点点,李福根赶忙拉开拉链,钻出来,又帮方甜甜拉上拉链,方甜甜没有再抱着他,却道:“不过你不许到那边睡的,你把睡袋拿过来,我要你陪我睡。”

    声音又娇又嗲,带着笑,又含着羞,这样的女孩子,天下没有任何男人可以拒绝,李福根当然更不会拒绝。

    他是喜欢方甜甜的,只是自卑而已,或者说,因为感激方甜甜喜欢他,而更不愿落井下石占她的便宜而已,却并不拒绝方甜甜喜欢他,缠着他。

    李福根拿了睡袋过来,紧挨着,然后方甜甜就往他身上挤:“要抱着我睡的。”

    李福根只好把手伸出来,让方甜甜枕着,方甜甜在他怀中腻了一会儿,也累了一天,终于睡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方甜甜也就醒来了,钻出睡袋来吻他。

    晨光中的她,娇美如玉,李福根几乎就想要抱她了。

    但李福根不敢,他不是怕方甜甜拒绝,而是怕自己控制不住,万一忍不住破了方甜甜的身子,最终却又帮不到方甜甜,无法取消方甜甜跟巴岱龙的婚事,那么,最后只会害了方甜甜。

    现在农村中的婚俗很奇怪,一面是煤老板有钱人三妻四妾,大家习以为常,没人反对反而津津乐道,另一面,却又还守着传统的习俗,娶个媳妇,如果不是黄花闺女,就总会给人说。

    李福根受到这种感染,虽然他自己并没有什么处女情结,却也有这种心理,担心着方甜甜,怕她以后吃苦头。

    “起来了,早点出山,早点去泰国,还要办证呢。”

    李福根强自控制自己,站了起来,先钻出了方甜甜的帐篷。

    方甜甜转过身来,他背影已消失在帐蓬外面,方甜甜脸上的笑慢慢淡了下去,眼神有些恍惚,轻嗔了一声:“根子大笨蛋。”

    随即摇摇头:“不过你真的是个好人。”

    跟陀太婆打了招呼,吃了早饭,赶早出山,不过一时半会走不了,首先就要把护照办下来才行。

    李福根向燕飞飞汇报了,只说方家需要他过去一趟,董事会要咨询什么的,这话是方甜甜教他说的,他现在谎话也说得多了,但商业运作到底是怎么样的,他却不懂,得方甜甜给他编借口,至于为什么去泰国,很简单,大股东在泰国啊,反正小小的一个三交市,不可能去调查万方集团这样的国际大集团。

    三交市对方家这五个亿的投资,是极为重视的,燕飞飞立刻上报,市政府一路绿灯,很快就把护照办了下来,而且特批了一笔经费给李福根,不少了,五万美金呢,也是方家已经签了意向,否则是不可能的,而且得实报实销,要票据的。

    吴月芝听说李福根居然要去泰国,还有些舍不得,不过当然也是支持的,现在在她心里,李福根就是个最有福的人呢,事业自然会越做越大,夜里,也难免一场温柔,李福根趁机提些要求,她也全都含羞应了。

    到是她的柔情让李福根有些歉疚,不过这地方就是这种风气,一个男人有多个女人,不丢人,反长脸,而且他也并没有把握最终一定就能得到方甜甜,至今想来还觉得是个梦呢,所以念头一闪,也就撇到一边。

    心中歉疚,就在吴月芝身上加倍施爱,把吴月芝弄得如一摊软泥也似。

    手续办好,直接登机去泰国。

    其实李福根说过,是不是去香港一趟,劝劝方兴东,方甜甜看着他笑,把李福根老脸笑红了,是啊,方兴东是什么人物,人老成精的老怪物了,这样的老姜,认定一件事,轻易不会改变,而李福根又还是个笨嘴的,他去劝,开什么国际玩笑,还是李福根先前的想法,直奔泰国,如果能见到巴岱龙,或许能想出些什么办法。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