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85傻蛋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我爸爸欺负我。”方甜甜一脸幽怨:“你要帮我出气不?”

    “啊。”李福根这下傻了。

    看到他的呆样子,方甜甜扑哧一笑,伸手拉他过去,道:“抱我,我冷。”

    这么叫着,她整个人就坐到了李福根怀里,李福根只好抱住她,道:“你钻到睡袋里啊,这样就暖和了。”

    “那你一起跟我钻睡袋。”

    方甜甜本来就喜欢撒娇,有了刚才的亲热,更是又娇又嗲,李福根看一眼睡袋苦笑:“两个人,怎么钻得进。”

    方甜甜反而来了兴致:“钻得进的,冷死了,我要你抱着我钻睡袋,要嘛,要嘛。”

    好吧,这撒娇大法实在过于厉害了,李福根只好答应她,结果还真是钻进去了,不过两个人挤着,也就成了两根抻直了的棍子。

    “我喜欢这种感觉,太好了。”

    方甜甜双手搂着李福根的脖子,咯咯笑着,李福根也只能伸手搂着她,这样挤着,只有一个感觉,舒服与难受并存。

    舒服,那不用说了,这么紧紧的抱着方甜甜这样的大美人,还有不舒服的?

    难受,那是不用说了,是个男人都能理解。

    而且她在他怀里娇笑,又害羞,又顽皮,特别迷人,李福根差点儿就要去吻她了,不过还是强行克制住了自己,现在方甜甜愿意把身子给他,他要是一个控制不住,干柴烈火,那就大势去已。

    他不是什么道德君子,但他是那种传统的小农民性子,保守,自己的东西看得重,却不喜欢占别人便宜,方甜甜这样的千金大小姐,这么的美,却一直信任他,当他是朋友,他的心里,真的非常的感激,他可不愿意做什么对不起方甜甜的事情。

    “甜甜,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李福根尽量分散方甜甜身体带给他的冲动,提起话头。

    听到他这话,方甜甜不笑了,脸藏到他脖子下面,轻声道:“根子,抱紧我。”

    两个人本来就贴着了,不知还要怎么个紧法,李福根只好把搂着她的手再紧了一下。

    好一会儿,方甜甜都没说话,李福根突然觉得不对,一看,方甜甜果然在哭。

    “甜甜,怎么了,你告诉我,不要哭,告诉我,谁要是欺负了你,我一定帮你-----。”

    话说到这里,想想不对,方甜甜都说了,是她爸爸欺负了她,这个,他就不知道怎么办了,难道去抓着她爸爸打一顿,不现实嘛。

    “是我爸。”方甜甜哽咽出声:“他要与泰国的巴山家族联姻,要我嫁给巴家的长子巴岱龙。”

    “泰国?”

    李福根首先就猜,估计就是方甜甜她爸爸逼她嫁人的事,电视里都这么演嘛,不想还真是猜中了,但却心生疑惑:“你爸爸不是去越南投资了吗?怎么又跟泰国那个----。”

    “去越南投资是假的。”方甜甜摇摇头:“跟中国这边一样,同样是个幌子,骗竟争对手的,他真正的目地,是投资泰国的一个大水电工程。”

    “越南也是假的。”

    这下李福根真的目瞪口呆了。

    看他发傻的样子,方甜甜咯的一下又笑了,她爱撒娇,但也确实是爱笑。

    “狡兔三窟嘛,生意场上,这个很正常的,也必须得是这样,否则让你的竟争对手提前知道了你的计划,即便抢不了你的,也会尽可能的给你制造麻烦。”

    “有道理。”李福根点头,他虽然对商场不了解,但这种基本的道理还是懂的,生活中也常有这样的事嘛,我干不好,那就扯扯你的后腿,你也别干。

    即便公关教材上也是这么说的,对要攻关的客商,在成功之前,尽量保密,免得让同行抢了去,或者被同行下绊子,平白增加难度。

    只不过方家的真正投资方向是泰国,那么三交市这边,岂不也是个幌子?

    他没问起来,但方甜甜却不仅仅只是胸大,脑瓜子也聪明无比,马上就猜到了,道:“至于三交市这边,本来是个幌子,但因为青烟箭,所以就确定下来了,不过与我爸爸无关,是我爷爷决定的,以后可能会交给我。”

    说到这里,她咯咯一笑:“我跟我爸爸,也是竟争对手呢,爷爷说了,我跟爸爸各负责一个方向,谁的眼光准,成绩好,谁以后就是万方集团的掌门人,另一个只能铺佐。”

    她说到这里,嘟起了嘴巴:“因为青烟箭,我本来很有把握赢爸爸的,可他赖皮,居然要把我嫁给巴岱龙,那还不是他赢了。”

    他们父女之间的事,李福根无法插嘴,想了一下,道:“即然是你爸爸选的,应该,那个,也不错吧。”

    “什么不错啊。”方甜甜嘟起嘴巴:“那个巴岱龙我看过视频,跟条狗熊一样,长得丑也算了,身上还到处是毛,说是什么泰拳第一高手,其实根本就是个没褪化的野人,而且我跟他从来没打过交道,怎么可能就这么嫁给他了。”

    李福根说是说无所谓,其实心里吊得厉害,他知道自己配不上方甜甜,可如果方甜甜真要嫁人,他心里又特别难受,听到这话,无由的就开心了,道:“那你可以拒绝啊,现在都讲究婚姻自主吧。”

    “说是这么说,哪有这么容易,尤其是象我们这样的大家族。”方甜甜轻轻叹了口气,眼眸中满是惆怅。

    “别说我们香港,就是大陆吧,还不是一样,你们的市长,蒋青青,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啊?”李福根一听愣了:“蒋市长好象没嫁人吧,她结婚了?”

    “早结婚了。”

    “不会吧。”李福根想到了金毛说的,蒋青青是在她三十岁生日之夜,自己用黄瓜给自己破的身,人会撒谎,狗不会,金毛说的,绝不会错。

    蒋青青即然是处女之身,怎么会嫁了人,如果嫁了人,又怎么可能还是处女之身?

    “什么不会?”方甜甜摇摇头,一脸怅惘:“蒋市长长得漂亮,人也能干,但其实蛮可怜的,他们家跟张家联姻,他爸爸因此而能在副部退休,他哥哥也当上了司长,只是苦了她,嫁给了一个白痴。”

    “嫁给了白痴?”

    方甜甜不象说假话,可这个消息也太惊人了,李福根忍不住惊呼。

    “对。”

    方甜甜点头,说了蒋青青的故事。

    蒋青青丈夫叫张智慧,原来也还不错,是个正常人,当兵的时候,训练时,脑子受了伤,智力只有五岁了,可张家不甘心,以为可以恢复,一直在努力,张家跟蒋家是世交,说定的娃娃亲,张家不想张智慧恢复后,蒋青青嫁人了,让张智慧受剌激,就提议让他们结婚,先做一对法律上的夫妻。

    张家老爷子很有权势,蒋家相对就要差得多了,牺牲蒋青青一个,牢牢的攀上张家,自然也愿意,于是就结了婚,在张家的支持下,蒋青青的爸爸和哥哥在仕途上走得都不错,即便是蒋青青自己,仅仅三十岁,一个女子,就当到了常务副市长,也不能不说是得益于这桩婚姻。

    “原来她命这么苦。”

    李福根一直觉得蒋青青是个变态,听了方甜甜的故事,他到是对蒋青青产生了同情,那么漂亮的女子,又那么能干,结果为了家族,却做出了那样的牺牲,这种剌激之下,行为有了一些反常,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也不能说是命苦。”

    方甜甜却并不赞同他的意见。

    “象我们这种大家族的女孩子,生下来,就负有这样的使命。”方甜甜说着,轻轻叹气:“对我们来说,恋爱与婚姻是两回事,恋爱,可以是任何一个人,但婚姻,却必须是家族同意的,能为家族带来最大利益的那个人,豪富之家如此,权贵之家同样如此,或者说,国内国外,莫不如此。”

    她的解释,让李福根沉默了下去,权贵豪富,离他太远,但电视电影里还是有的,只不过以前以为只是电视而已,现在才知道,那就是现实。

    “可是我不愿意。”方甜甜却打破了这种沉默,她的眼眸,在夜色中炯炯的发着光:“我要嫁给我喜欢的人,我绝不愿我的婚姻是一场交易,所以。”

    说到这里,她看着李福根,眼中闪着彩虹一般的光芒:“根子,你明白了没有,我不是突然的冲动,我特地从香港跑过来,是因为我喜欢你,我要把自己给你,即便。”

    说到这里,她眼中又掠过一丝迷惘,不过随即眼眸又亮了起来:“即便我不能嫁给你,我的第一次,也要给我喜欢的人,你明白了没有?”

    她看着李福根,眼光是那么的亮,那么的美丽,仿佛她眼眸中有一道彩虹,焕发着七彩的光芒。

    “我---我不配的。”

    李福根心中一片迷惘,忍不住喃喃出声。

    “混蛋,什么配不配的。”方甜甜恼了,突地张口,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

    这一口咬得还真不轻。

    然后,她就吻上了李福根的唇,是那般的火热,就仿佛一条缠上身来的美女蛇。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