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84夜半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说了不要泡太久的。”李福根装出怨怪的样子:“好吧,就背你这一次,死沉死沉的。”

    “耶。”方甜甜高兴了,没等李福根蹲好,一下就跳到了李福根背上,李福根手在地上撑了一下,叫:“小心摔着。”

    方甜甜咯咯笑,双手箍着他脖子,饱满的胸部,就如两大团结实的棉花,紧紧的压在李福根背上,修长的双腿也环了过来,缠在他腰上。

    这哪象背个人,简直就是只缠人的小猴子嘛,李福根腹中热了一下,尤其反手去托方甜甜的腿,那种温软弹柔,更有触手如酥的感觉。

    方甜甜打着手电,李福根背她上来,帐蓬早搭好了,李福根又烧了一堆火,四面用石头围住,这样睡着,让火头慢慢熄下去,就会比较暖和,可以对抗夜风。

    方甜甜先进了帐蓬,李福根把帐蓬门给她压好了,才钻进自己帐蓬里,躺下,鼻子里仍然有一股幽幽的香味,李福根摇摇头:“这丫头。”

    心中却不自禁的回味刚才背方甜甜上来的感觉,那饱满的象两个压扁了的大水袋一样的胸,还有那结实修长的腿,那种感觉,让他怎么也忘不掉。

    过了一会儿,突然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呻吟,好象是方甜甜的。

    “难道又感冒了?不会吧。”李福根心神微凝,尖起耳朵,过了一会儿,果然又传来一声呻吟。

    这次不会错了,难道真的感冒了,李福根急了,慌忙爬起来,到帐蓬外面,先不好进去,道:“甜甜,怎么了,感冒了。”

    方甜甜停了一下才应声,声音无力,又好象有一种特别的柔媚:“我不知道。”

    “我帮你看看。”李福根问了一句,听方甜甜没反对,这才打开帐蓬门,钻进去。

    方甜甜绻着身子睡着,让李福根又气又恼的是,她没有睡在睡袋里面,却睡在睡袋外面,更要命的是,她的睡衣不是上次的睡衣裤,居然是吊带式的睡裙,整个胳膊和胸背的一截都露在外面,下面则是细而毕挺的小腿,很性感,但这会儿却可怜生生的。

    “你怎么不睡睡袋里面啊。”李福根急了。

    “我怕有老鼠。”

    方甜甜给出的理由,让李福根哭笑不得,光线幽暗,她的眼神更好象怪怪的。

    李福根没管这些,摸一下她的额头,却好象不热,不过手有些不准,道:“好象没发烧,我用额头跟你碰一下。”

    碰额头更准一些,但方甜甜是女孩子,所以得先说清楚。

    方甜甜轻轻的嗯了一声,好象是从鼻腔中发出来的,特别的娇腻,不过她平时就爱撒娇,李福根也没想那么多,跪下去,低下头,去碰方甜甜的额头。

    额头相触,也不热,甚至微微有些凉,这应该是正常的,女孩子体温低一些,而且方甜甜还穿得这么清凉的睡在睡袋外面,应该是这样的。

    至少没发烧,李福根心中吁了口气,额头刚要离开,方甜甜突然一伸手,紧紧的抱住了他。

    李福根猝不及防,身子往下一趴,手习惯性的一撑,入手绵软弹柔,正好压在方甜甜胸口。

    李福根吓一跳,刚要把手移开,方甜甜却叫道:“根子,你抱着我睡,我冷。”

    “啊?”李福根愣了一下,这样怎么可以,但方甜甜抱得紧紧的,他压在方甜甜胸前的手,甚至都无法移开,稍微动一动,就是一堆软棉花的感觉。

    因为抱得紧,两个人的脸几乎贴在了一起,外面有月光,帐篷里虽然没有灯光,光线却仍然不错,李福根看着方甜甜,方甜甜也在看他,眼眸里,带着一层蒙蒙的湿意,这不是哭,而是动情时特有的眼光,就如沾了晨雾的花辨儿。

    李福根不是什么情场高手,但到底也有了女人,吴月芝动情的时候,就总用这样的眼光看着他,他还是很熟悉的,可是,方甜甜,怎么会这样?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方甜甜红唇中却突然吐出两个字:“吻我。”

    不等李福根反应过来,她自己的唇已经凑了上来,一下就吻住了李福根的唇。

    她的唇柔嫩如花辨,微微的有些凉意,但她的吻却很热情。

    李福根脑中轰的一下,一时间一片空白,他实在无法想象,方甜甜怎么可能会吻他。

    她挽着他,还要他背,那只是朋友间的一种信任和亲近,吻却完全不同,这只有恋人和夫妻才能做的事情。

    他跟方甜甜相恋,或者说,方甜甜会喜欢上他?

    那怎么可能,两个人相差也太远了吧,一个是真正的豪门大小姐,而他,李福根,却只是才脱了农民身份的一个小市民,说得不好听一点,脚上的泥巴还没洗干净呢,凭什么?

    李福根脑子完全反应不过来,被动的任由方甜甜吻着,根本不知道回应。

    方甜甜吻了一会儿,松开唇,看着李福根,道:“根子,你不喜欢我吗?”她的眼眸里,已经带着了幽怨之意,在这种时候,更加动人。

    “不是。”李福根慌忙摇头:“只是,你---我,那个-----。”

    不等他说完,方甜甜突然一个翻身,一下翻到了他身上.

    李福根突然就想到了龙灵儿,龙灵儿那次也翻在他身上,同样的美,同样的娇,不过这种对比只是闪了一下,李福根脑中纷陈杂乱,想得最多的,还是难以置信,而方甜甜身子已经趴了下来,又吻上了他的唇,口中喃喃:“根子,抱我,吻我。”

    李福根睁开眼晴,夜色中,方甜甜的脸有如火烧,眼神也有些迷乱,李福根抱住她,道:“方小姐,你----。”

    “叫我甜甜。”

    方甜甜眼中带着幽怨。

    “甜甜。”李福根只好顺从她。

    “根子,你不喜欢我吗?”方甜甜眼中幽怨更浓,她眼眸是那般的深,就如那黑的夜。

    “喜欢。”李福根不自禁的点头:“可是,你跟我,你是千金大小姐,我-----。”

    不等他说完,方甜甜突然就吻住了他,疯狂的吻.

    李福根也终于疯狂了,浑忘一切,抱住了方甜甜,拼命的亲吻吮吸-----。

    李福根直起身子,他喘着气,脱掉衣服,方甜甜躺在那儿,睡裙已经彻底脱掉了,身上只有一条棉质的白色小内裤,边角还绣了一条可爱的卡比龙。

    李福根伸手就要脱掉方甜甜的小内裤,但突然就犹豫了一下,方甜甜的眼角,好象有泪滴。

    光线不是太亮,他眼光虽然锐利,但泪滴是透明的,看不太清楚,李福根有些不敢确定,伸出手,到方甜甜眼角一抹,果然是湿湿的。

    她在哭。

    李福根脑中轰的一声,恰如一盆冰水浇落,他反手拿过方甜甜的睡裙盖在她身上,抓了自己的衣服就要往外钻,不想方甜甜却突然起身,一下在后面死死的抱住了他。

    “根子,不要走。”

    “甜甜。”李福根深吸了一口气:“对不起。”

    “不是。”方甜甜摇头:“你误会了,我不是在哭,我不是。”

    “可是。”

    李福根明明看到了眼泪,那不是哭,是什么?虽然他有些莫名其妙,但他确信那是眼泪,而且,他也实在想不出,方甜甜为什么突然这么对他。

    “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

    “没有。”方甜甜摇头,她转到他前面,整个人坐在他怀里,双手箍着他脖子。

    李福根不得不环住她的腰,眼光竭力看着方甜甜的眼晴:“甜甜,你是不是有什么委屈,你告诉我,只要我做得到的,我一定尽力,是不是投资的问题。”

    “不是。”方甜甜摇头:“投资有什么问题啊,而且告诉你,你也解决不了啊。”

    “那是什么原因。”

    “没有什么原因拉,就是想要了啊。”方甜甜娇叫道:“你真讨厌。”

    她说着,突然一用力,把李福根压翻了。

    好一会儿,方甜甜直起身来,看他眼光呆看着她,给他一个羞羞的笑,手伸下去,去脱自己最后的小内裤。

    李福根脑中本来迷迷糊糊的,但看到方甜甜这个动作,突然电火一闪,他一下坐起来,抱住了方甜甜,叫道:“甜甜,不要。”

    方甜甜扭头看他,银牙微微咬着红唇,似乎有些恼了他,到这个时候,居然说不要,他还是个男人吗?

    “根子,我不美吗?你不喜欢我?”

    李福根摇头:“不是的,甜甜,你很美,你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孩子,我喜欢你,但是,就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不能伤害你。”

    说完,他猛地起身,抓起自己的衣服裤子就钻出了帐蓬。

    方甜甜一下没抱住,嗔怨的叫:“根子。”

    李福根飞快的穿上衣服裤子,道:“甜甜,你睡吧,或者,如果你愿意,你就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原因,只要我帮到上忙的,我一定尽力,你相信我。”

    帐蓬里静了一会儿,方甜甜才道:“我相信你,根子,你进来,我告诉你。”

    李福根犹豫一下:“那你先穿上衣服。”

    “你个笨蛋。”方甜甜娇嗔一声,却又咯的一下笑了:“行了,进来吧。”

    李福根又等了一会儿,才钻进帐篷里。

    方甜甜确实已经穿上了睡裙,不过这种吊带式的睡裙,上露胸背下露腿,同样让人眼晕。

    不过穿上了,总比完全光着好,李福根不敢看她身子,就盯着方甜甜眼晴:“甜甜,到底怎么回事,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告诉我,我一定帮你出气。”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