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82谎话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还好,蒋青青事前给了李福根时间,他在来的路上,就想好了答案,这时给蒋青青一盯一吓,脑子里几乎想也不想,脱口而出:“是一种药,是我师父留下来的,狗鼻子特别灵敏,老远都能闻到,只要这种药抹在沈大少身上,狗闻到了,就会发狂,咬他。”

    “不对。”

    想骗蒋青青并不容易,她稍稍一想,摇头:“你一直在文水公园里,药是怎么抹到沈大少身上的?”

    “她果然派人在盯着我。”李福根心中吓得一颤,菩萨保佑,他事先也想到了这一点的,这时不必多想,道:“昨夜里,刀子就想要捅死沈大少的,刀子叫蔡刀,是朱宝儿的男朋友,他怕沈大少跑掉,就让我先把药抹在沈大少身上。”

    随又加一句:“他们是协警,认识里面的人。”

    这解释就天衣无缝了,蒋青青终于不再怀疑,点点头,眼眸一转,道:“那药你还有没有。”

    “药没有了,是我师父留下来的,本来就不多,昨夜都用光了,不过,我有师父的方子,应该可以配出来。”

    “应该可以配出来。”蒋青青终于笑了,点点头:“很好。”

    她的笑很美,可李福根却有些打冷颤,这样的美女,而且是手握重权的市长,难道她想要这药?她要这药做什么。

    “你肯定可以配出来的,是不是。”她对着李福根笑,很媚,甚至带着了一点讨好的味道了,但李福根绝不会天真到认为,她会讨好他,他只敢肯定一点,如果他敢说不一定配得出来,或者拒绝配这药,她一定会收拾他。

    “我可以试试。”

    他只敢这么答。

    蒋青青笑了:“不错,居然敢杀人,我到是看错了你,好,这样更有味道。”

    她俯身吻他。

    这夜的蒋青青,特别疯狂,比李福根在吴月芝身上还要疯狂,不过也不奇怪,她本就是一个疯狂的女人。

    事后,李福根把她抱进车里,她却不肯穿衣服:“别碰我,我要碎掉了。”

    她的声音似乎都在发飘,先前的凌厉锋锐,在这一刻,再无踪影,看到她这个样子,李福根一时间竟有些得意了。

    “女人,到底只是女人而已。”他笑了笑,穿上衣服,回头看一眼蒋青青,蒋青青四肢摊开躺着,仿如给狂风暴雨吹打过的花儿,竟让他生出一种怜惜的感觉。

    “我的女人。”他的眼光在蒋青青双腿间扫了一眼,心中闪过一个前所未有的念头。

    车开到蒋青青别墅,花姐跟金毛都不在,李福根问过金毛,蒋青青在市里另有一套房子,她有什么事的时候,会打发花姐带着金毛去那边睡。

    李福根在蒋青青包里找到钥匙,车开进去,回身关上铁门,这才把蒋青青抱到楼上,到浴室里帮她清洗干净了,放到床上,蒋青青竟已经睡过去了。

    她睡着时的神情,精致秀美中,透着一种平静,李福根一时心动,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不过蒋青青一皱眉头,他又吓一跳,给她盖好被子,再细心的关上门窗,这才下楼,又把铁门关好,租个车回来。

    吴月芝还没睡,等他呢,睡眼惺惺的,见了他问:“你同事怎么半夜找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李福根摇头:“就是知道我可能要升科级,拉拉关系而已。”

    他这话,随口就编出来了,吴月芝却深信不疑,因为现在就是这么个社会风气,别说科级干部,就是那无级的村长村支书,都经常有人半夜摸上去送礼呢,李福根正式要升科级了,以后放出来,那真就是镇长的架子呢,有人半夜拉半系,正常。

    吴月芝因此就很开心,腻在李福根怀里,要李福根背她上去,到床上又在他怀里发腻。

    换了别的男人,刚跟蒋青青这么疯过一场,肯定是龙阳不兴,但李福根不存在这个问题,吴月芝主动想要,他高兴着呢,开开心心的,又跟吴月芝做了一场。

    吴月芝最终也瘫软在他怀里,口中喃喃:“根子,你真好,你真是条福根。”

    李福根便很得意。

    第二天,蔡刀打电话来,在电话里大叫:“根子,你快来,沈大少遭恶报了,他遭恶报了啊。”

    李福根便假装不知道,到市里,蔡刀邀了一帮子玩得好的,在酒楼庆贺,兴高采烈的讨论沈大少给狗咬死的事,当然也好奇,说什么的都有,但沈大少是坏事做多了,遭了恶报,这一点,大家都承认,而并没有任何人怀疑,那些狗是人指使的——那也太玄幻了。

    李福根本来还微微有些担心呢,听了这些议论,也就放心了。

    酒喝到快中午,蔡刀几个都醉了,李福根还好,他没酒量,只喝啤酒,到是没醉,开了房,把蔡刀几个送进去,也就不必管了,他们不是女孩子,没人会在酒后强暴他们,酒醒了,自然会回去。

    李福根开了车,刚要回来,却意外接到方甜甜电话:“我在机场,快来接我,二十分钟不到,我就要给别人抢走了拉。”

    李福根听了好笑,他刚好快要开出市区了,车一拐,上了高速,风驰电掣,三十多公里,还真只用了二十多分钟,刚好机场也在郊区,不堵,前前后后,三十来分钟的样子,看到了方甜甜。

    深秋大太阳,天气热,方甜甜穿一件白色的长衫,下面一条同色的七分裤,腰间配一条茶色的系带,很简单的装扮,却给人一种很强烈的时尚气息,加上她甜美的脸庞,远比一般女孩子丰满的胸部,站在那里,就如一株盛放的玉兰花,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李福根看到方甜甜的时候,正有一个高大的卷毛男子站在方甜甜边上,口若悬河的说着什么,不远处还有几个人在看着,似乎只要卷毛男子一给方甜甜赶走,他们就会立刻替补上去。

    方甜甜脸上带着娇甜的笑,喉间更时不时的发出一声银铃般的笑声,让那卷毛男子更加兴奋,满脸都放出光来。

    不过他的末日,在李福根叫出一声甜甜后到来。

    “根子。”

    听到李福根的叫声,方甜甜一下子跳起来,小鸟一样奔到李福根面前,李福根还想跟她握个手呢,她却一伸手就挽住了李福根的胳膊。

    “你再不来,我真要给人家拐走了。”方甜甜嘟着红艳艳的小嘴儿,冲李福根撒娇,小腰儿还扭了一下,转身对卷毛男子摇了摇手:“跟你聊天很愉快,有缘再见。”

    卷毛男子脸上急忙挤出个笑意,方甜甜却已经扭过了脸,又跟李福根撒上娇了:“我小肚子都饿死了,不管了,我要吃好多好吃的东西。”

    “好,好。”李福根应着,帮方甜甜拖上拉杆提箱,又不好意思的冲卷毛男子笑了一下,他是个厚道人啊,卷毛男子回他的,却是一脸吃了大便的表情。

    上车,到酒店,带方甜甜到外面小吃街吃了东西,方甜甜便说要赶去青烟谷。

    李福根不知道什么事要这么急,道“要不明天吧,这会儿过去,到青烟观,天都差不多要黑了,也看不到什么了。”

    “可以看星星啊,那天晚上的星星好美好美。”方甜甜坚持,抚着手掌:“我们今天晚上不睡陀太婆家,我们还睡青烟峰后面的坡上,好不好。”

    “不怕大狗熊?”李福根笑。

    “才不怕。”方甜甜咯咯笑,双臂张开,做了个拥抱的手势:“真要有狗熊,我就给它一个大大的熊抱,看我亲热不死它。”

    她说着,自己咯咯笑了起来。

    李福根当然一切听她的,开了车,直奔青烟谷,到镇上停了车,步行进山。

    陀太婆看到方甜甜,高兴极了,方甜甜也会做人,她还特地给陀太婆带了礼物,更哄得陀太婆眉开眼笑,李福根在一边看着,也嘿嘿的笑,心下想:“甜甜蛮懂事,到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城里小姐。”

    不过方甜甜说晚上要到山上去睡,陀太婆就不太高兴了,但方甜甜嘴甜会哄,最终是吃了陀太婆早早煮好的饭,然后李福根背起背包,两个人上了山。

    李福根笑:“陀太婆好象牙疼了。”

    方甜甜咯咯笑:“太婆才没有呢,她最理解我了,说我们年轻人,就是要浪漫。”

    李福根便笑,道:“甜甜,你这么急急进谷来,到底什么事啊,是不是有了什么疑问。”

    “不是的。”方甜甜摇头:“我就是想看星星了,然后。”她对着李福根甜甜一笑:“我还想你了。”

    李福根嘿嘿笑,方甜甜小鼻子一耸:“怎么,不信我的话,真不够朋友。”

    李福根连连点头:“信,信。”

    “这还差不多。”方甜甜笑得甜,然后就跑起来了:“我第一个上来的。”

    高兴的神情,象个七八岁的小姑娘。

    “生火,我们煨栗子吃。”

    到山顶,方甜甜指挥李福根:“陀太婆特地给我准备的栗子,说煨着吃,最香了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