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81我来报应他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在她眼里,所谓百姓,一钱不值,如果说她在为百姓做什么事,不如说,她是借做事来积累功绩,根本目地是为了升官。

    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

    圣人不仁,视百姓为刍狗。

    这是道德经里的话,她非常喜欢。

    她的眼眸为什么这么冷,就是因为她心中没有什么狗屁道德仁义,当然也缺乏热血豪情,她心中存着的,只有欲望,和算计,以及野性的疯狂。

    政治本就是最冷血的,不冷血的人,登不了高位。

    李福根驱车到了文水公园,把公主叫了来,朱宝儿的事,公主知道,因为人们在议论,而狗在旁听,所以说,狗的小道消息,远比人类传播得要快速得多。

    “传下令去,给我盯着沈大少,同时给我召集市里的流浪狗,最迟明天晚上之前,只要沈大少露面,就咬死他,撕碎他。”李福根眼中光芒如电:“我要他死无全尸。”

    公主平日在李福根面前撒娇卖乖,这会儿李福根狗王哮天气一露,它吓得全身发抖,趴伏在地,恭敬的答应:“一切如大王所命。”

    随即传下令去,一夜之间,全市的狗乱吠,没有人知道,李福根下了他平生的第一道绝杀令:犬决!

    沈大少一个上午没出门,到下午三点多钟,才打算出门去月城,避避风头,别墅里有车库,车到小区门口,他拿卡出来刷卡,旁边突然窜出来一条大狼狗,一下咬住他的手,拼命往外拖。

    沈大少失声惨叫,门禁上的保安也大声叫,沈大少吃不住痛,打开车门,突然前前后后,左右墙角,还有马路对面,跑过来无数条狗,大大小小,至少有上百条,一下把沈大少扑翻在地,一通狂咬。

    门岗里的保安本来想出来帮忙,看到这个场面,完全吓呆了,甚至于忘了打电话报警,就那么傻看着。

    前后不过几分钟时间,沈大少就给撕咬得不成人形,只剩下了一堆烂肉,很多地方,都见到了骨头,而脑袋,则给叼到了对街的垃圾桶里,肠子拖出来,围着保安岗亭绕了一圈。

    死状之惨,即便是那些老法医也没见过,当助理的年轻法医更当场就吐了。

    下了令,李福根一直呆在文水公园,直到公主传回讯息,沈大少给碎了尸,他才驱车回文白村。

    吴月芝看他神情不太对,问道:“怎么了,感冒了吗。”伸手来摸他额头。

    李福根却一下伸手把她抱了起来,吴月芝呀的一声叫,羞嗔:“这大白天的,发的什么癫。”

    李福根根本不理她,抱到里间床上,一通疯狂的发泄,气一泄,蛋蛋就自己落了下去。

    蒋青青是在下午五点多钟得到的消息,刹时惊住了。

    昨夜李福根撂下狠话,她并没当回事,只打了电话,让公安方面多注意一下沈大少的安保,还有派人盯住了李福根的车,如果李福根去沈大少周围转悠,那就抓起来,后来知道李福根一直呆在文水公园,她也就没当回事,只以为李福根在生闷气而已,至于李福根说什么让沈大少死无全尸,她更当做一个笑话看。

    但在这一刻,她突然就记起了李福根的话,因为沈大少确实死无全尸,即便找到脑袋拼起来,身上也没什么完整的肉了。

    “他是说真的?他是怎么做到的?”蒋青青百思不得其解:“一百多条狗,死无全尸,难道狗是他支使去的,可他一直在文水公园啊?”

    左思右想不得其解,蒋青青拨打了李福根的电话,李福根的电话却关机了,气得她差点摔了电话。

    她不知道,李福根在吴月芝身上疯狂发泄一通后,有点疲劳,加上一夜没睡觉,索性就睡了一觉,一直到七点钟左右,吴月芝煮好饭菜了,才叫他起来吃饭。

    李福根习惯性看了一下手机,才发现没电了,充上电,也没再去管,跟吴月芝一起看电视,吴月芝喜欢看言情剧,李福根也喜欢看,看到快九点,手机响了,李福根一看,蒋青青来的。

    他先前没有多想,这会儿才突然想起:“呀,我让狗儿咬死了人,蒋市长是知道的,这下怎么好,她会不会怀疑我,也许昨夜的话,她没有信吧。”

    一时大是后悔,昨夜为什么那么冲动,要当着蒋青青的面说出来,当然,那也是有原因的,他是给蒋青青气着了,心中冲动,不过这时候就有些怕了。

    电话响了几声结束,李福根以为就这么算了,不想蒋青青是那种不达目地绝不罢休的性子,过了半个小时,屋外突然有车响,而且在屋门前停住了,在外面按喇叭。

    这情形不对,李福根心中无由的怦怦跳,到门口一看,果然是蒋青青的车。

    “蒋----蒋市长。”

    他到车窗前,看到蒋青青带动着寒光的眼晴,心中一下就虚了,蒋青青居然知道他住在哪里,而且会直杀到他家里来,他真的吓到了。

    “上车。”

    蒋青青冷叱一声,李福根不敢不听她的,回头跟吴月芝打了个招呼,只说有同事找,上了车,车子倏一下开出去,到没有回市里,而是上了三文水库的大坝,蒋青青以前带李福根来过的。

    中途,蒋青青一直不说话,李福根偷看她的侧脸,微微的灯光下,她的侧脸如冰削,如玉雕,精致绝伦,却又冷若冰霜,让李福根不自禁的觉得心中发寒。

    “她肯定猜到了,这可怎么好。”

    李福根心中忐忑,不知道要怎么办。

    到了水坝上,蒋青青停下车,按动电钮把车椅放倒,扭头对李福根道:“脱了衣服。”

    “啊。”李福根一直想的,是怎么应付蒋青青的问话,没想到她先让他脱衣服,愣了一下。

    “快脱。”蒋青青狠狠的盯着他,眼光象狼一样。

    李福根不敢不脱,前几次本来有些自如了,今夜却又有些不自在了,手指打结,仿佛电视里那些给老爷逼奸的丫环。

    还好,他脱衣服的同时,蒋青青也在脱了,套裙里面,是真丝的内衣,黑丝裤袜,然后里面是一套的紫色的内衣裤。

    蒋青青身子伏下来,双手捧着李福根的脸,手指在他脸上抚摸着,然后俯下唇吻了一下,但不象以前一样疯狂的接吻,吻一下她就抬起头来了,脸上是狐媚的笑。

    这个女人,她媚笑的时候,象极了视影剧里的那些狐狸精,真的很媚,但是,不能看她的眼晴,她眼底深处,总有一种让人心中害怕的东西。

    恰如美丽的蛇,你永远得提防它,随时会咬你一口。

    “你就这么怕我。”蒋青青笑,声音清脆,如珠落玉盘,这个女人啊,真的是无一处不美——只要把她的眼晴蒙上,就她的声音,便能让世上所有的男人冲动起来。

    她是如此的精致如此的美,而且她还是市长,如此精致高贵的女人,如此的媚态,是个男人都会疯狂,但李福根却毫不犹豫的点头:“是。”

    蒋青青咯的笑了一声:“怕我什么?”

    “不知道。”李福根摇头。

    蒋青青又笑了一声:“说。”

    李福根不敢不说,想了想:“好象都怕。”

    又想了想:“尤其是你的眼晴。”

    “咯咯。”蒋青青笑得欢畅无比,身子前后摇摆,李福根忙扶住她的腰,纤腰一束,触手微凉。

    蒋青青似乎身子都笑软了,伏下来,吻他,李福根也就回吻她。

    他下午跟吴月芝做过后,直接睡了,也没洗澡,还担心有味道,蒋青青嫌弃,但蒋青青好象并不在乎这个。

    看着蒋青青红唇吞吐,这是一个绝美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市长,却肯为他做这些,讨他欢心,李福根心中,一时又升起了丝丝温情。

    可惜他高兴得早了些,蒋青青突然抬头,嘴角还带着一丝涎液,眼光中却又已冰冷如刀:“是不是你做的。”

    “什么?”

    李福根刚舒服得眯眼,听到这话,一愣。

    “是不是你做的?”

    蒋青青又问了一句,她眼光如刀,似乎要把李福根看穿。

    她这眼光,彻底把李福根吓到了,不自禁的点头:“是。”

    蒋青青眼眸猛然一亮,她其实只是怀疑,这么问李福根,也带着诈唬的味道。

    因为这事实在太怪了,李福根人在文水公园,却能让狗在市中心把沈大少咬死,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完全超出了蒋青青的理解之外,她从来都不是个迷信的人,对所有神怪之事,从来抱着呲之以鼻的态度。

    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李福根竟然真的会承认,是他做的,这就引起了她无限的好奇。

    “你是怎么做到的。”她冰寒锐利的眼晴,紧紧吸着李福根眼眸:“说。”

    李福根给她喝得一颤,忙道:“是一种药。”

    “药?”

    蒋青青眼眸微微一凝,那眼光,真如利箭一般,狠狠的扎进李福根眼晴里,李福根相信,这世上,没有人,能在这双眼晴面前做假。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