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77 鬼神书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李福根不看他,而是走到赵小龙面前,抚着赵小龙的头。

    赵小龙玩游戏呢,有些不耐烦,但李福根脸无表情,却把小家伙也吓到了,就那么抬着脸看着他。

    李福根看了一下,赵小龙脸上,果然正如外界传说的,左脸一个王,右脸一个八,额头上一个横倒的0,这会儿可能正是发作最厉害的时候,那些笔划都高高隆起,红中发亮,看上去,就仿佛一条条红色的肉蚯蚓。

    “不要动。”

    确认是鬼神书,李福根点点头,仍然没有什么表情。

    他从包里拿出小瓶子,拧开盖,用毛笔沾了醋汁,轻轻的替赵小龙抹上。

    他往赵小龙脸上抹时,赵都督手抬了一下,似乎想阻止,但最终又停下了,就在那儿看着。

    他不吱声,李福根又板着个脸,赵小龙就有些吓到了,也不吱声。

    李福根先抹那个王字,三横一竖抹过,暂时好象没什么反应。

    李福根不管,又抹左边那个八,一撇一捺抹过,再又抹额头上那个0。

    他把额头上那个细细抹完,边上的赵都督突然咦的一声,凑了过来,叫道:“小了,小了。”

    李福根心里其实有些紧张,到没留神,给赵都督这么一叫,看赵小龙左边脸上的王字,果然明显的缩小了下去,刚抹时是高高隆起的,这会儿却已经跟边上的皮肤齐平了,不过字还是看得清,仍然象几条肉蚯蚓,只不过现在钻进了肉里。

    果然如老药狗所说,立马起作用,李福根暗吁了口气,这才对赵都督点一点头,微露个笑意,道:“要十五分钟左右,才会完全消失。”

    “真的?”赵都督坑坑洼洼的麻子脸上,那一瞬间的惊喜,真不知用什么言词来形容,连声叫:“多谢神师,多谢神师。”

    可怜天下父母心,即便赵都督这样著名的凶人,对上自己儿子,也就跟普通的父亲没有区别啊。

    不过他这个样子,到让李福根对他多了两分好感,也不吱声,继续去赵小龙脸上抹,再又从左脸的王字抹起,到把三个字全抹一遍,左脸的王字,已经只剩下了淡淡的印子,不仔细看,基本上看不出来了,右脸上的八字也差不多,额头上的0也已经平复下去。

    “神师,让我来抹行不行?”赵都督眼见真的有效,惊喜之中,声音都微有些发哑了,却透着喜意。

    “好。”李福根把瓶子跟毛笔递给他:“就抹那些字,边上不要抹,到字完全消失了,再抹三天。”

    “好,好。”赵都督连连点头,又请李福根坐,叫佣人泡茶。

    李福根也不客气,学着苛老骚的样子,大模大样的坐下,眼见赵都督专心致志给赵小龙抹字,不再看他,才暗暗的吁了口气。

    没办法,苛老骚的作派,他一时半会真学不来,惟有一样,板着脸,装出莫测高深的样子,这一招,容易学一点,这也是麻神棍启发了他,有一次苛老骚就跟他说过,神棍嘛,简单,板着脸不理人,别人问十句你答一句,这一句还不答全了,别人摸不到你的底,自然就觉得你高深莫测了,这就是神气,庙里的菩萨,永远不理人,所以永远有人拜。

    李福根真有些怕了赵都督,无论怎么装,都怕给赵都督看穿了,就惟有学这一招,装得跟庙里的菩萨一样,赵都督就看不穿他。

    他喝着茶,赵都督专心致志的给赵小龙抹脸上的字,抹了一遍,还转脸看李福根:“神师,是这样吧。”

    李福根依旧不笑,只点点头:“抹在字上就行,其它无所谓的。”

    “唉,唉。”

    赵都督连声应着,到真仿佛一个求到了真神的香客,满心里的感激和敬畏,又再细致的沾了醋汁抹字。

    赵都督抹了五六遍的样子,赵小龙脸上的字,完全消掉了。

    “神师。”赵都督站起来,看着李福根,李福根也不起身,就看了一眼,点点头:“行了,再抹三天,短期之内,不要吃辛辣,也就全好了。”

    “谢谢你神师,谢谢你神师。”

    赵都督连声道谢,又小心翼翼的把瓶子收起来,过来赔李福根说话,李福根其实不敢跟他多说话,怕露了底,只想着开口让赵都督打个电话,取消了大发楼台的拜师宴就行,却突然听到狗叫,他微一凝神,猛然叫了起来:“赵都督,你的三夫人上吊了,快去救人。”

    “什么?”赵都督愣了一下。

    “你三夫人上吊了。”李福根急了起来,顾不得装了,站起来叫:“快啊。”

    “哦。”赵都督本来想问,李福根是怎么知道的,这会儿给李福根一催,也顾不得了,转身就往侧门跑,跑了两步又急转身:“神师,你跟我来。”

    “好。”李福根忙也跟上去。

    出侧门,过回廊,赵都督混混出身,这院子却很有古典味道,进了后面一幢楼,上二楼,到一间门口,赵都督急叫:“小如,小如。”

    伸手拧门锁,都推不开,赵都督一时又没钥匙,叫得跳。

    屋中有狗叫,李福根听得懂,屋中人已经挂上去了,急了,叫道:“走开。”

    赵都督闪到一边,李福根奋起一脚。

    怦的一声,结实的实木门,居然给李福根这一脚踢碎了,连着锁飞了一地。

    赵都督呆了一下,一脸钦佩:“神师好功夫。”

    李福根不理他,飞步进屋,里屋的窗梁上,吊了一个女子,舌头已经伸了出来。

    李福根慌忙一把抱起,抱到床上,那女子已经晕了过去,赵都督跟在后面,急得叫:“小如。”

    又叫:“神师。”

    “你快给她做人工呼吸啊。”

    李福根急得跳脚,这会儿叫神师有屁用,神仙也没用啊。

    赵都督哦了一声,忙上前做人工呼吸,又是吹气,又是压胸口。

    还好狗叫得及时,人吊上去没多久,赵都督压了几次,人就醒来了,咳了几声,看到赵都督,她就哭了起来,赵都督慌忙抱住她,一脸又气又急又心疼的样子,叫道:“小如,你何苦要这样呢,你要死了,让我怎么办?”

    李福根在一边看着,到是暗暗摇头,外面传得赵都督如何如何凶恶,但从他对儿子的慈爱,还有对这个小如的溺爱,这两方面来看,根本就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嘛。

    这世间事,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李福根先到外面来等,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赵都督居然扶着小如出来了,小如脸上泪痕已干,也不知如何就给赵都督哄好了,这时到李福根面前,就深深行了一礼。

    她喉咙受伤,说不得话,赵都督在边上替她说:“谢谢神师,若没有神师,小如一命,已归西天。”

    这种时候,李福根到是不好再装,不过他也凝了神,绝不露出那种过于憨厚的农民工嘴脸,而是呵呵笑着,伸手虚扶:“这是缘份,三夫人不必客气。”

    小如也姓赵,全名赵小如,年级大概二十三四,还真是个美人儿,深深看一眼李福根,让佣人陪着,去医院打针去了,脖子有些肿呢。

    送赵小如出去,赵都督回身,双手抱拳,对着李福根又是深深一揖:“神师治好了我儿子,又救了我家老三,请受我这一揖。”

    他语气诚恳,李福根忙站起来,客气道:“赵都督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

    “神师请坐。”

    赵都督脸上的神情,这时候充满了敬畏,绝不是面对普通人的样子,李福根知道为什么,如果说他用药治好赵小龙脸上的鬼神书,那还只是比较神奇的医术的话,一口说出赵小如在上吊,这就太神奇了,这几乎已是传说中半仙的本事,真正的能掐会算了,如果李福根当时装得更酷一点,露一手把赵小如救醒过来,那就是完完全全的神仙。

    但即便李福根没出手,只凭先知先觉这一点,已是不可思议的神通。

    这是赵都督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怀疑,这会儿他对李福根,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祟敬。

    反而李福根受不了,他心中始终有些发虚,生怕露底,所以也不再坐下了,道:“赵都督,其实我不是什么神师,我是开发区招商办的工作人员,叫李福根,这次来呢,其实是想请赵都督帮个忙,我老表结婚,订了大发楼,但赵都督要拜神师,把大发楼包了,酒席摆不成,所以-----。”

    赵都督一直很恭敬的听着,听到这里,明白了,一脸惶恐道:“我立刻打电话,立刻打电话。”

    当场掏出手机打了电话。

    “神师还有什么吩咐?”

    赵都督打完电话,看着李福根。

    李福根摇头一笑:“没什么了,多谢你,那我先走了。”

    他是不敢久呆,但赵都督一听他要走,可就急了:“神师怎么能现在就走呢,我还没好好谢谢神师呢,我另订一家酒楼,一定要重谢神师。”

    他这话一说,李福根反而更有些发虚了,微一犹豫,看着赵都督道:“赵都督,你要真想谢我,那么,就拜托你一件事,今天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说,行不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