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76 好好说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官大器打电话,那边听说是赵都督,也吓住了,但那边迷信得厉害。

    鞋可以换,衣可以换,锁可以换,车也可以换,惟有一个换不得,就是人。

    结婚的大日子,亲戚朋友都来了,都来祝福两口子一生一世白头到老,你先把酒店换了,这是个什么兆头?也太不吉利了。

    一句话,要就是大发楼,要么,这婚就不结了。

    官大器急得抹脖子上吊,到处找人想办法。

    李福根跟蔡刀闷坐,到是听到了些小道消息,赵都督之所以要包下大发楼,是因为他儿子今天拜神师。

    说到赵都督的儿子,蔡刀到是骂了一句:“王八蛋,该。”

    李福根还不知道,蔡刀说了。

    赵都督中年得子,叫赵小龙,今年八岁,去年得了个怪病,脸上生红字,左脸一个王,右脸一个八,额头上一个横写的0,象一个蛋字,这三个字凑一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王八蛋。

    赵都督就这一个宝贝儿子,当真想尽了办法,别说月城,就是北京上海全看到了,请了无数的专家,用了无数的药,一点办法也没有。

    而且这字极怪,跟着月亮走,月圆时最红最亮最显眼,随着月亮慢慢缺下去,字也会慢慢消下去,到月亮只剩一线边时,字也只剩一点影子,不细看,还看不出来,但月亮慢慢圆起来,字也就会慢慢清晰起来,红亮起来。

    专家说什么的都有,而在民间,就是一个说法:鬼神书。

    很简单,赵都督坏事做多了,招了报应,鬼神在他儿子脸上写字了。

    赵都督也信迷信,医院治不好,就到处请道士和尚高人,更许下重赏,谁只要治好了他儿子的病,一百万现金。

    可惜,钱不是万能的,人请了不少,一点用不管,但赵都督还得请啊,最近又请了个神师,要拜师,包了大发楼,好死不好,跟官大器是一天,撞上了。

    蔡刀骂,李福根听完,却心中一动。

    他以前问老药狗,请教单家的方子,结果很失望,因为不会诊病,刚有方子没用,但单家有很多单方子,专门针对一些特殊的病的,例如林子贵他娘的歪嘴风,一试就灵,而这个所谓的鬼神书,单家也有方子,而因为比较玄奇,老药狗专门跟李福根说了,所以李福根知道。

    这时官大器跑了回来,脱下西装往地下一摔:“这婚老子不结了。”

    说是不结,却双手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下,人生一世,结个婚这么为难,也确实是悲摧。

    李福根本来还有些拿不定主意,说实话,他有些怕了赵都督,不想跟赵都督打交道,这会儿到是心里有些同情起官大器来了,转念一想:“老药狗说得肯定的,单家的方子,一抹就灵,应该不会有问题,赵都督再恶,我给他儿子治了病,他也该谢我一句。”

    这么想着,就对蔡刀道:“我可能认识个人,试一下啊,不过你先别跟你老表说,成不成的,我也没把握呢。”

    对方是赵都督呢,而且这是为他儿子请神师,开不得玩笑的,什么人这么大面子,能让赵都督把酒楼让出来,不可能嘛,所以蔡刀要信不信的,挥挥手,让李福根自己去。

    李福根出来,找到公主,然后让公主传信,传回文白村,让黑豹去问老药狗,赵都督凶名在外,他不敢冒险,得问清楚才行。

    犬吠天下,传信极快,不过来来回回,也花了将近二十分钟时间,这中间,李福根又让公主摸一下赵都督的底。

    赵都督家养得有好几条狗,自然什么也瞒不了狗,顺便还把那神师的底摸清了,那神师姓麻,就是双龙市下面的一个老神棍,据说能跟鬼神勾通,凭空招来神鸟问卦,其实就是个魔术,什么空盒子里突然出现神鸟,根本就是他偷藏着的,只是手法巧妙,别人看不出来,还有几招,都是一样。

    而麻神棍家中同样有狗,他这套把戏,人不知,狗却早传出来了,当笑话在谈,所以一问就知道。

    老药狗的消息过来,肯定的告诉李福根,单家的药管用,当年单家先祖,还就是因为治好过一例鬼神书,轰动一时,给招进皇宫做的御医。

    药也简单,就两味寻常的中药,捣碎,用陈酷一泡,然后滤出醋汁,抹在鬼神书上,当场就能见效,一刻钟,字就消得干干净净。

    得到确信,李福根咬咬牙,到药店里买了那两味药,捣碎了,泡上醋汁,然后滤出来,拿个瓶子装了,再买了枝毛笔,直奔赵都督家。

    赵都督家在市郊,老大一座庄子,有专门的保安看门,李福根就撒个谎,说是麻神棍的徒弟,给师父送神水来了。

    保安当然不敢拦,有专门的人领李福根进去,庄子进去还要走老长一段路,中间还有一块老大的照壁,画着旭日东升,好不气派。

    李福根没看这些,一路走,一路就在心中暗暗凝着神。

    跟赵都督这样的人打交道,他完全没底,不过龙灵儿告诉过他,越害怕,越畏缩,或者说,越老实,越厚道,别人反而越欺负你,这就是这么个世道,你要老实巴交的,狗都来咬你一口。

    所以李福根就想教材上的话,想到那天他见秦省长,后来蒋青青都夸了他的,不过,他跟秦省长没说话,就装一个表情,跟赵都督,到底要怎么打交道呢, 而且还有个麻神棍。

    想到麻神棍,李福根到是想到了自己的师父苛老骚,说到装神弄鬼虚言唬人,苛老骚那真是一等一的高手,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无论碰到什么人,他总能占到上风,至少不会吃了亏,中间的拿捏,炉火纯青。

    李福根跟了苛老骚大半年,手艺上的东西学得差不多了,什么刮痧点痣,捏筋接骨,上药给药,基本上都会了,惟有这装神弄鬼的本事,是真的没学到,然而这段时间他在社会上打滚,有公关教材,有龙灵儿蒋青青手把手教,再回想苛老骚平日待人接物的说话做派,他到是有了一点点领悟。

    虚拟的教材,确实不如现实中的苛老搔生动。

    佣人把李福根带进客厅,这客厅给李福根的第一感觉就是,金碧辉煌,大,耀眼,皇宫一般的感觉。

    看上去就很贵气的白色的沙发上,坐了三个人,一个是赵都督。

    赵都督四十来岁,个子不是很高大,但身坯极横壮,方脸,脸上坑坑洼洼的,就仿佛虫蛀过了的一块木板,眼珠子极大,看人的时候,瞪起来,有些吓人。

    因为在电视上见过,所以李福根一眼就认了出来。

    另一个是个小孩子,七八岁的样子,低头在玩一个苹果机,头都不抬。

    还有一个,也是四十来岁年纪,穿得不伦不类,打扮也不伦不类,头发在头顶扎一个髻,象个道士,手上却又挽了串佛教,说他是佛道双修吧,他另一只手上还夹着根烟。

    很显然,这就是麻神棍了。

    那个佣人上前说了一句,麻神棍扭过头来:“我徒弟?”

    看着李福根,眼晴就眯了起来,带着狐疑。

    在进屋之前,李福根一直都是忐忑的,拿不准自己到底要以一种怎么样的方式跟赵都督麻神棍打交道,但与麻神棍眼光一对,他心神突然凝定下来。

    因为,苛老骚曾跟一个神棍打过交道,当时苛老骚是占了上风的,把那神棍损得面红耳赤,最终赤脚逃命——拖鞋都扔掉了一只。

    四目相对,李福根也不吱声,一直走到麻神棍面前,突然一伸手,五爪如钩,扣着了麻神棍的肩膀,这扣有决窍的,要扣着肩部的麻筋,能让人一只手活动不灵,当然,这是苛老骚传他的。

    麻神棍一惊,想挣扎时,却没有李福根那么大力,刚要叫,李福根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却是麻神棍那空盒换鸟的手法。

    麻神棍身子刹时僵住,就如给雷劈了的蛤蟆,哈着嘴,光着眼,直愣愣看着李福根。

    李福根松手,低喝道:“走。”

    麻神棍到也光棍,立刻一抱拳,再又冲赵都督一抱拳,转身就走,一句多话没有。

    佣人说李福根是麻神棍的徒弟,然后麻神棍也没有否认,所以赵都督就搞不清楚,眼见李福根突然伸手扣住麻神棍肩膀,他到是惊了一下,可随即李福根耳语一句,麻神棍转身就走,赵都督完全弄不清这是一个什么情况,直到麻神棍走到了门口,他才醒悟过来,急叫道:“麻神师。”

    麻神棍回头抱拳:“真正的神师来了,惭愧,惭愧。”说着就出了门。

    “啊。”赵都督愣了一下,站起来,想要追,又停住了,扭头看李福根。

    李福根冲他点点头,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即不是一脸憨厚,也不是笑露三分,就仿佛空荡荡的屋子里,什么也没有。

    他这个表情,却反而让赵都督愣住了,张大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