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74扮猪吃虎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到酒店住下,吃了中饭,方兴东午睡,方甜甜就扯了李福根出来,这次见面,更亲热也更随便了:“你陪我去逛街,然后去打拳,再然后,就去吃好吃的东西。”

    李福根始终一脸笑,一切听她的。

    方甜甜玩心极重,下午玩了一下午,吃了晚饭,又扯了李福根出来泡吧,再又去跳舞,知道李福根只会最简单的交谊舞,她大皱眉头:“那么老土的舞,现在谁还跳啊,跟我学,本教练今晚好好教教你。”

    找了间舞厅,教了李福根半晚上,李福根以前只是自卑,脑子并不笨,而蛋蛋入体后,身手好象也灵活协调了好多,方甜甜教得用心,他学起来也飞快,到后来,方甜甜都表扬他了:“你是不是以前就会啊,要是敢在我面前装扮猪吃虎,我就把你做小猪猪吃掉。”

    她夸张的露出雪白的牙齿,一点也不凶,反而特别的可爱特别的萌,李福根给她逗得哈哈大笑,方甜甜跟他这么亲近,他心里非常的开心。

    他骨子里,总是有些自卑,方甜甜这样的女孩子,肯高看他一眼,真比给他一万块钱,还要开心。

    第二天一早动身,方兴东另外还带了两个人,到不是保镖,而是公司里的专业人员,可能是专家吧,李福根也没问。

    车子直接开到老林镇,然后步行进青烟谷,方兴东主要是来看青烟箭的,这是投资的关健,就没必要爬那个坡了,从侧面顺着山路,一直走到青烟观。

    陀道人采药去了,陀太婆一如既往的热情,尤其见了方甜甜,更是亲热得不得了,听说几个人晚上要住一夜,一迭连声的答应,特别是方甜甜嘴甜甜笑甜甜的叫了几声太婆后,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就在青烟观吃了中饭,方甜甜给陀太婆帮忙,李福根打下手,然后休息一会儿,李福根就带方兴东一行先去看青烟峰下的朝天洞。

    到洞子里,那两个专家看得很仔细,问得也很多,李福根知道的其实不多,因为他们问的,很多跟物理学地质学有关,李福根哪里知道,他的消息,无非是黑背告诉他的,老道士们可不知道什么物理地理。

    知道的他就回答,不知道的,他就一脸憨厚的笑着,直说不知道,方兴东见多了那些地方政府派出来的不懂装懂的精英,反而更喜欢李福根的这个态度,当然,这里面也有方甜甜的原因,方甜甜是直接拿李福根当朋友看的,他当然也就不能太挑剔。

    李福根收集了一堆柴草,到下午三四点钟的样子,太阳到了山尖子上的时候,就在洞子里烧起烟来。

    方兴东跟一个专家先到山坡上坐着了,李福根方甜甜和另一个专家留在洞子里,点烟的是方甜甜,她象小麻雀一样的欢蹦着叫:“我来点我来点。”

    李福根当然不会跟她抢,而那专家则观察得非常细,而且用手提DV拍了下来。

    点了烟,方甜甜立刻叫:“快跑快跑,我们到山坡上去看,根子你上次没看到吧,太壮观了。”

    她扯着李福根飞跑,那个专家却留在洞子里,方甜甜当然不会管他。

    才跑出洞外,一声脆响,青烟箭已经射了出来,随后便是连绵的异响和地动。

    李福根其实有些担心,生怕这次的青烟箭射不出来了,那就一切落空,眼见着青烟箭成功射出,尤其是那种地动和咆哮响起,他一颗心便落到了肚子里,跟着方甜甜跑到坡上。

    方兴东跟那个专家直接坐在山坡上,两人都是一脸的惊骇,虽然事前方甜甜已多次跟方兴东形容过青烟箭的壮观,可亲眼见到,亲身感受,那种天地之威,自然之奇,仍然深深的震撼了他们。

    前前后后一个多小时,方兴东和那专家几乎一句话也没有说,到是方甜甜兴奋的说个没停,指着云海变幻的形状,说这个象什么,那个又象什么,要是出来新奇的形状,她还会欢快的蹦起来,真的就象一只兴奋的小麻雀一样。

    李福根则在边上给她捧场,她说象什么,那就象什么,让方甜甜更开心。

    咆哮声终于彻底停下,只剩下如血的云海,方兴东双手握着李福根的手,道:“根子,谢谢你,给万方找到这么好的投资项目,不过我要拜托你,合同签署之前,青烟箭的事,还请保密。”

    在这一刻,他也跟方甜甜一样,叫上了根子。

    李福根还没回答,方甜甜先在一边攥着小拳头威胁:“他不敢说出去的,他要敢说出去,我就揍他,根子,你说,你怕不怕我。”

    李福根点头:“怕。”

    他那样子,让旁边的专家扑哧一下笑了,方兴东也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方甜甜则是咯咯娇笑,抱着方兴东的胳膊:“爷爷,这次我立功最大,你要奖励我什么。”

    方兴东呵呵笑:“说起来,这次都要感谢根子呢,你要好好谢他才是真的。”

    “好啊。”方甜甜点头,对李福根一呲小白牙:“回去我请客,请你吃我的拳头。”

    那个专家又笑了,方兴东也摇着头笑,李福根则是咧着嘴笑,方甜甜这么对他,他非常的开心。

    当天晚上,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那两个专家自己去堆了柴,又放了一枝青烟箭,方甜甜跟陀太婆说抱歉,因为陀道人好象并不太高兴,不过陀太婆不在乎,满脸笑着说没关系,只要方甜甜想玩,天天来放都没事,她以为这就是个小孩子的游戏。

    第二天的青烟箭再次成功,晨阳照耀之下,有一种另外的美丽,方兴东再无任何怀疑,立刻出山,李福根先向燕飞飞和蒋青青汇报,方家有了投资的意向,准备在青烟谷搞一个观光景区,具体的,他照方兴东的要求,暂时不说,尤其是青烟箭,一个字没有透露。

    李福根是当着方兴东的面打的电话,方兴东谢了他,方甜甜就直接拖了他出去:“你请我吃好吃的东西。”

    永远是他请,但李福根很高兴。

    方兴东与三交市的谈判非常顺利,尤其是方兴东报出最少投资五个亿的数字,三交市党政班子几乎全体沸腾了。

    五个亿啊,这是怎样的政绩,只要方家提出的条件,全体答应,有些方家没想到的,甚至市委市政府都帮着想到了。

    第二天就签署了意向书。

    虽然还只是一个投资协议,在三交市把前期工作做完之前,例如重修公路,方家出钱,但两边可能涉及到的拆迁,还有青烟谷没有电,电得送进去,诸如此类障碍没有消除之前,方家资本是不会进入的,但这些都是非常简单的事情,所以说,方家的投资,基本就是铁板钉钉了。

    而李福根的正科待遇,也就绝对没跑,消息传出,一时间引发无数羡慕的目光。

    “你打算怎么谢我?”

    蒋青青的别墅里,蒋青青已经骑到了李福根身上,却还没有动作。

    李福根不知道怎么谢,只嘿嘿笑。

    “傻蛋。”蒋青青轻嗔了一声,抓着他手,放到她腰上:“好好扶着我腰,让我尽情的玩一次。”

    她玩得疯,经常会出轨,所以要李福根抓着她腰才行。

    “哦,太妙了----。”

    把蒋青青送入销魂的极乐,又抱着她到浴室里,给她洗干净了,放到床上,盖好被子,李福根这才下楼。

    金毛在,上来跟李福根问好,李福根这会儿开始对蒋青青心存感激了,也就多了关心,让金毛多注意蒋青青的安全。

    这一带稍为偏僻了些,虽然因为蒋青青住这里,派出所也盯得紧,但还是怕有万一,现在三交市的狗,都已经在公主的统领下,李福根告诉金毛,若万一有事,它可以向公主求援,犬吠天下,消息传送极快,公主听到了,自然会率群狗来支援它,也会第一时间把消息送到李福根耳中。

    金毛谢了李福根,然后还帮蒋青青说了几句好话,说蒋青青对人冷淡苛刻,但对狗却非常温柔,李福根一时间来了谈兴,问起蒋青青的事,他特别关心的是,蒋青青是不是还有其他男人,或者说,还强暴了其他男人。

    因为男人如果有强暴的暴力因子,往往就不会只强暴一个女人,女人反过来应该也是一样吧。

    但金毛却告诉他,蒋青青讨厌男人,李福根是蒋青青的第一个男人,蒋青青的处女身子,是去年,她三十岁生日时,自己用黄瓜捅破的,然后她把那条黄瓜切片油炸,再又一片片的吃进了肚子里,金毛一直跟在蒋青青身边,所以它知道。

    李福根本来对蒋青青已经有了好感,听到这个故事,可又吓到了。

    “居然自己破了自己的身,然后还把那条黄瓜用油炸了吃掉,她是把黄瓜当男人的那个东西了,好可怕。”

    “这女人还真是个变态。”他在心中暗暗骇怕,不过回去的路上,慢慢的,他又想开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