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73 梦中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龙灵儿想不到他有这么大胆,猝不及防,手撑了一下,似乎想要推开他,但用的力并不大,随即就放弃了挣扎,任由李福根亲吻她。

    李福根本来只是一个突然而来的冲动,一吻到龙灵儿的唇,他自己心中还吓了一跳,生怕龙灵儿会一下子跳起来,然后狠狠的扇他,结果龙灵儿只软软的推了他一下,随后就不动了,任由他吻。

    这个结果,让李福根惊喜交集,他一翻身,把龙灵儿压在了身下,龙灵儿口中出一声娇吟,平时凶霸霸的眼眸,这时却闭得紧紧的,全身也软软的,就如同一只去了爪子的小老虎。

    李福根狂喜,再一次吻住了龙灵儿的唇。

    在李福根心里,对龙灵儿是又敬又怕的,到不是怕龙灵儿真个打死他杀了他,其实是一种心理上的感觉。

    在他心里,总觉得龙灵儿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这样的女孩子,是不可能拿正眼瞧他一眼的,所以,龙灵儿凶他,揍他,他反而非常开心,就是觉得自己只有给龙灵儿凶和揍的资格,甚至说,龙灵儿肯凶他揍他,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龙灵儿居然会对他有好感,居然肯让他吻她。

    在这一刻,李福根真有一种要爆炸的感觉,其实世间女人的身体,都差不多,让人激动的,是那种心理的满足感,能亲到龙灵儿,能姿意的揉搓她的身子,这样的心理剌激,才是最让人销魂的。

    不过当李福根手往下伸,龙灵儿突然一下清醒了,猛地推开李福根脑袋,低叫一声:“不要。”

    随即身子往床里一滚,滚到了一边,脸向着墙壁,双手抱住了胳膊。

    可惜李福根实在是没有经验,其实女人在这个时候,是没有多少抵抗力的,也并不坚决,如果李福根这时伸出手,把龙灵儿搂回来,或者趴到她身上去,龙灵儿基本上不会拒绝,最终会任由他吃掉。

    可惜李福根不知道,跪在床上,就那么傻傻的看着龙灵儿裸背发呆,真傻啊,难道他还想着龙灵儿回过身来,再又扑进他怀里?

    龙灵儿给他的,是一句娇叱:“你出去。”

    如果李福根是个有经验的,即便在这个时候,仍然来得及,只要过去抱住龙灵儿,轻轻的吻她,龙灵儿仍会软化,最终仍会成为一道绝美的夜屑,躺在他身下,化在他嘴里。

    但李福根不但没经验,而且对龙灵儿一直都有些敬畏的,在他心里,觉得这么亲着了龙灵儿,已经是莫大的福份了,哪里还敢抗拒,立刻就一声不吭的下了床。

    唉,真是笨蛋啊。

    龙灵儿估计都有些气着了,他走到门口,龙灵儿就是一声娇叱,这会儿就严厉多了:“不许走,就睡隔壁,也不许再到我屋里来,敢进来你就死定了。”

    李福根若是个疲赖的,这会儿偏就进来,上床来,抱住她,赖着不松手,龙灵儿最终还是会软化掉,可惜李福根不是,他就那么老老实实的进了隔壁屋子。

    到床上躺下,李福根根本睡不着,甚至眼晴都闭不上。

    龙灵儿居然肯让他吻她,亲她,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到现在,他仍觉得犹在梦中。

    要知道,她是龙灵儿啊,而他,只是李福根,一个小农民,哦,现在成公家人,甚至过不久有可能是副科,甚至是正科,可在他心里,仍然自卑的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小农民,无论如何,他都不敢想象,龙灵儿居然会可能喜欢他,会让他碰她,吻她。

    这就好比童话小说里,卑微的看门人,吻到了公主啊,那也只有童话中才会有那样的故事,现实中是无论如何不可能的。

    第二天早上,李福根起来,看龙灵儿房门还关着的,他到厨房里,找了小米,加上红豆,熬了小米红豆粥,随后等龙灵儿起来,估摸着她洗漱完了,他又煎了鸡蛋,端出去,陪着笑脸:“龙教官,吃早餐了。”

    龙灵儿板着脸,完全无视他的存在,吃了早餐,李福根又飞快的洗了碗,这才哈着腰道:“燕主任让我星期一早上开例会的时候,跟她详细汇报的,那我先去招商办了。”

    “滚。”龙灵儿看都不看他。

    到门口,龙灵儿却又一声娇叱:“昨夜的事,你必须忘掉,若敢有一丝一毫留在脑子里,我就把你的狗脑袋拧下来。”

    “是,是。”李福根哈着腰点头,公关教材上什么昂首挺胸,平视对方眼晴,笑露三分,不卑不亢,热情而不夸张,所有这一切,这会儿他忘得干干净净,那点头哈腰的模样儿,象极了电影里小鬼子的翻译。

    龙灵儿看着他狗腿的样子,几乎忍不住想笑了,直到李福根小心翼翼打开门,再又轻手轻脚关上门,龙灵儿再也撑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混蛋。”她忍不住又骂了一句,轻咬着红唇,慢慢笑意却又漾了开去:“傻瓜蛋。”

    李福根不知道龙灵儿在骂他,不过他听到了龙灵儿那一下笑声,本来悬着的心,顿时松了一大截,下楼的时候,脚步就又有些轻飘飘的了,到楼下,看看自己的双手,暗下决定:“三天不洗手。”

    到招商办,还是那几个人,见了李福根,有的打招呼,有的不冷不热的点下头,李福根现在知道了,进招商办的,往往都是些有办法的,至少是业务上的能人,有些傲气,正常得很,他反正就一个笑脸,对任何人都笑嘻嘻的。

    不过这会儿到是记住了,没有嘿嘿嘿,象农民工见雇主一样,而是学的教材上的,其实就是矜持一点嘛,再说白一点,就是装逼,谁不会啊,好吧,李福根确实不太会,但学点毛皮还是可以的。

    开了会,众人作鸟兽散,燕飞飞单独把李福根留下来,到她办公室,详细的问了李福根陪方甜甜的情况,也毫不犹豫的许诺,不管成不成,这几天所有的费用都可以报销,当然,有些李福根没发票的,还得他自己想办法。

    她语气亲和,许诺也大方,李福根觉得,这样的领导,真是太难得了,太好了。

    因此他的笑,又不装了,换成了非常憨厚质朴的本象,是打内心里出来的感激。

    他却不知道,燕飞飞一直在观察他,她先注意到了李福根跟金城等人打招呼,是有点装的,笑容有点淡,而这会儿,李福根在她面前,却笑得如此夸张,她心下就暗暗提防:“这小子又在我面前扮猪吃虎了,奸贼。”

    燕飞飞也是个厉害人物,她没有什么背景,却能做到能人众多的招商办的主任,可以想见她的手腕,若换了其她人,敢跟她玩这一套,她绝不会客气,可对李福根不行,李福根跟蒋青青居然是那种关系,天爷,那绝不是她能惹得起的。

    不完全是忌惮李福根背后的蒋青青,她心中最忌惮的是,李福根拿下了蒋青青这个事实。

    李福根居然可以拿下蒋青青,拿下那个以冷艳著称的美女蛇,这种手段,太可怕了,燕飞飞打心底里存着忌惮,这样的人物,她真的不敢招惹。

    而就在说话之间,李福根手机却响了,李福根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一看号码,是方甜甜打来的。

    “是方小姐打来的。”李福根征求燕飞飞的同意。

    “你快接啊。”燕飞飞催他,心下冷哼:“在我面前装,有意思没有?老娘早看穿你了。”

    李福根接通电话,方甜甜在那边一腔娇甜的告诉他,她今天就跟她爷爷一起过来,中午十一点多钟到,下午就要去青烟谷。

    李福根连声答应了,跟燕飞飞汇报:“方小姐跟她爷爷今天过来,中午能到,他们说下午就要去青烟谷考察。”

    “好。”

    听到这个消息,燕飞飞也很高兴,道:“还是你接待,有什么需要,你直接打电话给我,这个经费,蒋市长说了,可以走特别通道的。”

    说到特别通道四个字,她心中甚至微微有些得意,心下暗叫:“蒋青青身上的特别通道,都给你通过了吧?别以为老娘不知道。”

    李福根没有读心术,不知道燕飞飞心里在想什么,而是为燕飞飞的大方通情理而高兴,兴奋得脸通红,跟燕飞飞表决心:“我一定招待好方小姐和她爷爷,给他们留下最好的映象,争取让他们投资。”

    他甚至有点儿冲动,是不是要露一点点口风,这样的好领导啊,瞒着她,太不好意思了,不过想到方甜甜的反复交代,他才强行忍了下来。

    中午接机,见面,方甜甜就急不可耐的要李福根带他们去青烟谷,李福根其实比她还情急,不过方兴东这么大年纪了,还要走那么远山路,即便坚持着到了青烟观,也到晚上了,没有意义。

    “先住下吧。”到是方兴东站在李福根一边:“你爷爷跑不了,青烟峰更跑不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