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70 青烟箭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它在前面跑,李福根跟着爬上山坡,不用到坡顶,他已经看到了,周围的山谷里,到处有洞口在往外狂吐云气,真就仿佛无数的妖怪张开了巨口在哈气一般。

    吐出的云气是如此的浓,而洞口又是如此的多,几乎就是眨眼之间,十里青烟谷,前后左右所有的山谷中,便弥漫起浓郁的云气,而且越来越浓。

    伴随着云气的,是各种各样的异响,仿佛无数的猛兽在狂啸,又仿佛万鬼的地狱,无数的鬼怪在哀号,但中间又夹杂着刚猛暴烈的吼声,却如天神行法,霹雳惊心。

    在异响之中,还有时不时的地动,李福根后来都有些站不住,差不多到坡顶后,索性就坐了下来。

    昨夜听过了异声,感受过了地动,而且青烟箭还是自己亲手射出来的,即便如此,李福根心中仍是怦怦直跳,而眼前壮观的景色,又让他挢舌难下,目瞪口呆。

    此时十里青烟谷,已给云气盖满,巨大的云气翻腾着,形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有的象山,有的象人,有的象动物,有的象鬼怪,这时太阳还没落山,给夕阳一照,云海竟然通红一片,而那些幻出的人物鬼怪禽兽之类,就如披着了一层红甲,又如血海之中,有无数异类在跳跃狂舞,争雄斗艳。

    那种瑰丽,那种神奇,无法用言语形容。

    “天兵天将。”黑背汪汪的叫,带着兴奋,也带着敬畏,或者说,恐惧。

    李福根同样有这种感觉,烧一把烟,居然就会形成如此奇异的景观,天地之奇,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各种异声慢慢的就熄了下去,但云海却没有散开,只是没有翻腾得那么厉害了,到后来更逐渐平静下去,映着夕阳,如一片血海,遥想当年,游击队在这血海中大杀鬼子,将云海杀成真正的血海,李福根不禁为之神往。

    “成了。”

    呆了半天,他才想起,现在不必再杀鬼子,他却可以借这青烟箭,拉来投资,成就自己的升官梦。

    不等云海散去,李福根兴匆匆的跑回青烟观来,方甜甜站在观前的平地上,看到他,哇一下就哭了。

    李福根吃了一惊,忙迎上去,道:“怎么了甜甜,又不舒服了吗?”

    “你混蛋。”方甜甜泪落如雨,狠狠的顿足:“你跑哪去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李福根明白了,方甜甜不是哪里不舒服,而是为他担心了,心下感动,凑到方甜甜耳边:“我去放青烟箭了。”

    方甜甜愣了一下,嗔怒化为惊奇:“你?”

    “是。”李福根点头,嘿嘿笑道:“青烟箭是真的,不过不能每天都放,估计三天左右可以放一次,当然,要是在春夏季节,也许可以每天放一次。”

    “你说真的?”方甜甜一下抓住了他的手:“青烟箭可以人工制造,而且几天就可以放一次。”

    “我刚不是试了吗。”李福根笑:“我先也不知道能不能成,所以没有告诉你。”

    “混蛋,下次不可以了。”方甜甜瞪他一眼,银牙轻咬红唇,半嗔半怒,脸上却还挂着泪水,这一刻的容颜,真是难描难画,李福根一时间完全看傻了。

    “傻样。”方甜甜嗔他一眼,眸子一转,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以前听人说的。”李福根来的路上就想好了,九曲洞的事,不必跟方甜甜说,没有必要:“说是在青烟峰下有个洞子,只要烧一堆青烟,就可以放出青烟箭,我刚闲得无聊,听陀太婆说这个,就想试一下,结果真成了,呵呵。”

    “嘿。”方甜甜也高兴得笑了起来:“你还真是个福星呢。”

    她眼珠子一转,道:“刚才的青烟箭,我都看到了,其实就算没有青烟箭,就现在的夕阳云海,都值得投资,这样。”

    她想了一下:“先保密,明天我们再试一下,如果还能成,那就确定了,我们就马上回去,我叫爷爷来看一次,青烟箭这样的奇观,可以开发成世界级的景区,爷爷一定会大力投资,至少三到五个亿。”

    “三到五个亿。”李福根惊呆了。

    “也许还不止,这里离月城并不远,有机场,修一条路过来也方便,看爷爷的意思,至少要一个酒店,三星级到五星级,然后可以建缆车,以及环谷的观景风光带,或许五个亿还少了。”

    她说的这些,李福根全都不懂,他只记住了,五个亿,而市里的政策是,三千万以上,升一级,一个亿,升两级,也就是说,他可以从科员,直接升到正科。

    这是铁板钉钉的,不是后门,也不是腐败,这是上了会报了备,很多人都知道的,也对任何人开放,不论是谁,只要能给市里拉了这么多投资,就可以亨受这个政策。

    所以说,只要方甜甜所说的投资落地,别说五个亿,只要一个亿,李福根这个正科待遇,无论如何跑不了。

    李福根脑子里一时乱七八糟的,都不知道怎么回应了。

    “你呆看什么呢,我说的你听见没有?”

    方甜甜推他一下,把他推开了,脸上怒中带羞,更显娇美。

    她肯定是误会李福根看她看傻了,李福根也不好解释,嘿嘿笑,道:“我听到了,保密是吧。”

    “是,一定要保密。”方甜甜认真的看着他的眼晴:“青烟箭的事,在正式签订合同之前,无论如何不能说出去,你要跟我保证这一点。”

    “你放心,我绝不会说出去的。”李福根举手向天:“我向玉皇大帝保证,要是说出去了,就让我烂了嘴巴。”

    “嗯。”方甜甜摇头:“我不要你发这样的誓,不过我相信你的。”

    睡了一晚,方甜甜也彻底好了,本来说第二天还要去烧一次青烟箭的,但方甜甜又改了主意,一早醒来就扯了李福根要出山:“我信得过你,立刻去找爷爷,我等不及了。”

    李福根当然也乐意,东西就寄在青烟观,反正还要来的,空着身子,出山就容易了,方甜甜还是背着她的小包,却又是满满一包,都是陀太婆给她的果子,什么核桃啊山枣什么的,她嘴甜会哄,陀太婆没孩子,特别喜欢她,只是塞不下,塞得下,全会塞给她。

    李福根看了好笑,替她背着,她就一路吃出去,没停过,李福根真的很讶异,他走在方甜甜后面,看着她腰肢细细的,两条长腿也修长匀称,可以说,全身上下,除了胸,其她地方都没什么肉。

    “她吃的东西都哪里去了?难道真的全堆胸口上了。”

    到镇子上开了车,回到月城,第二天方甜甜就买了机票回了香港,她跟李福根说:“爷爷杂七杂八的事太多了,老是说话不算数,我亲手去揪他的胡子,他就没办法了。”

    那情形,仿佛七八岁的小姑娘,李福根看了好笑。

    方甜甜上了飞机,李福根兴奋得一握拳头,他相信方甜甜这次不会骗他,再说了,投资他虽然不懂,但青烟箭这样的奇景,绝对会有人愿意投资的,即便方家坚持不投资,他也不怕,方甜甜就说了,实在他爷爷固执的话,她也会帮着介绍几个香港投资客过来的。

    方甜甜的话,他信得过。

    他先给燕飞飞打了电话,方甜甜说了,投资的事,先不要露口风,所以他只跟燕飞飞说,方甜甜玩了两天,很开心,回去了,但投资的事要她爷爷才能做主,过几天会跟她爷爷一起再过来。

    燕飞飞听了有些失望,细细的问了这两天的行程,还有方甜甜的看法什么的,奇怪的是,方甜甜居然都料到了,先就帮李福根编好了话,李福根就照着她的话回复了燕飞飞,当然,有些细节,方甜甜想不到的,他就自己给圆上。

    他以前不怎么撒谎,现在谎话是越来越多了,也越来越熟练。

    “难道当公家人,第一个就是要学会撒谎?”他自己都奇怪了。

    然后又打了蒋青青电话,这是蒋青青交代的,成与不成,第一时间通知她,蒋青青一如往常,很冷淡,只稍微问了两句,知道还没定,也就挂了。

    两边交代清楚,他再也抑制不住了,飞车赶回文白村来,一肚子的话,都要说给吴月芝听。

    吴月芝听他说完,果然惊讶得瞪大了眼晴:“五个亿,那你不是可以直接提干了,正科?”

    “是。”李福根在吴月芝面前就完全不压制自己的兴奋,满脸通红,甚至还有些轻浮了,道:“姐,也许下个月,你就是科长太太了。”

    吴月芝也兴奋得脸蛋儿红红的,尤其听到科长太太几个字,更是又羞又喜,偎到他怀里,满脸柔情的道:“根子,都是托你的福呢,你真是条福根。”

    “给你吃福根,好不好?”李福根便笑。

    吴月芝挨着他身子,虽然害羞,却不拒绝,不过她也不应,只是把脸藏到了李福根脖子后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