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66骗局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他这人平时木讷,不过如果是熟人,放得开,尤其意气飞扬的时候,嘴上到也灵泛,也会说笑的,方甜甜一下又给他逗笑了,嘟着嘴儿嗔道:“痛就是痛,什么给我面子,那我宁愿你不要给我面子。”

    “那不行。”李福根摇头:“方小姐这么漂亮,又是远客,怎么能不给你面子,啊呀,好痛。”

    方甜甜咯的一下笑出声来:“原来李大哥你嘴巴其实好油的呢,对了,说了叫我甜甜的,再叫我方小姐,我就不理你了。”

    李福根便笑,方甜甜眼珠一转:“你多大年纪了。”

    “可以保密不?”

    “不可以。”方甜甜断然摇头。

    “那好吧。”李福根装出无奈的笑了一下:“虚岁二十二。”

    “那实岁就是二十一了。”方甜甜大大的嘟了一下嘴巴:“气死,都叫你李大哥了,比我小这么多。”

    “不会小很多吧?”李福根装做讶然的叫:“你难道有四五十了,啊呀,还真是养颜有术了。”

    “你才四五十了呢。”方甜甜气得拿棉纤在他额头上戳了一下,随即扑哧一下又笑了:“反正我比你大好多,以后我只叫你李小弟。”

    “别啊。”李福根一听,苦起了脸:“这也太难听了,要不你叫我根子吧,我们村的人,还有同学,都这么叫。”

    “根子,那也不错。”方甜甜一下接受了这个称呼:“你以后得叫我姐。”

    “好。”李福根应:“甜姐儿。”

    “才不是。”方甜甜气到了:“又不是红楼梦,你叫我甜甜姐,或者甜姐,都行。”

    “那我叫你甜姐吧。”李福根笑,瞟一眼方甜甜,心下暗叫:“她长得还真是甜呢。”

    “不。”方甜甜转眼又改主意了:“就叫我甜甜,男孩子叫我姐的,我还没碰到过呢,把我叫老了。”

    李福根看到她又娇又萌的样子,心下笑:“叫你甜妹儿最好了。”

    不过还是没敢这么叫。

    李福根就是给挂伤了两处,额头上丢了一块皮,没什么大事,简单处理了一下,天色不早了,李福根就开始做饭。

    这会儿方甜甜不敢跟他分开了,他走到哪里,方甜甜就跟到哪里,这大小姐撒娇卖萌是高手,做事就不行了,洗个米,一半在溪里,看得李福根笑。

    菜是买的卤菜,不可能带锅子上山啊,方甜甜好吃,掂一点吃了,辣得哇哇叫,伸出粉红的小舌头,拿手不断的扇,扇完了,却还要吃,李福根只能在一边摇头。

    李福根生起火来,然后把竹筒埋进去,方甜甜先还问东问西的,后来就坐在一边,李福根还以为她总算安定了呢,结果没过一会,却发现她在掉眼泪。

    “怎么了甜甜?”李福根吃了一惊,忙问。

    方甜甜不答他,摇了摇头,却哭得更厉害了,泪珠滚滚而出。

    她的眼泪珠子也跟人一样,又大又圆,而她的肌肤却过于光滑,泪珠在脸上根本留不住,一甩就是一串,真如甩落一串晶亮的珍珠。

    “你是不是害怕了,想要回去了。”李福根看一下天色:“那我们现在就走,东西都不要了,走得快的话,天黑时分应该能出山,到山外就好走了。”

    “不是。”方甜甜却又摇头。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这就麻烦了,李福根搔头:“你是不是哪里痛,刚才狗熊追你,摔到了。”

    “也不是。”方甜甜摇头,背转身对着他坐着了。

    这是什么意思,嫌他问得烦了?李福根虽然跟几个女人有过关系了,但大多是莫名其妙来的,没跟女孩子谈过恋爱,这下就完全摸不着头脑了,只好在那儿傻看着。

    美女就是美女,即便只看背影,也挺拨如葱,娇柔似柳,可李福根这会儿看着方甜甜,却如同看一个煨芋子,捧也不是,放也不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

    还好方甜甜自己开口了,她双手捂着脸,肩膀一耸一耸的,道:“根子,我没脸见你了。”

    这叫什么话,李福根完全糊涂了,想了半天:“你脸挂伤了,我看看。”

    “不是。”方甜甜身子一扭:“我是骗了你,没脸见你。”

    “你骗了我?”李福根还是没明白:“哦,你是说没还我钱是吧,没事,千把块钱,就送你了,不要你还。”

    “什么呀。”方甜甜这下终于给他气到了,回过身来,大眼晴瞪着,恨恨的看着他:“你这人,真的是,谁要骗你那几块钱啊。”

    李福根搔头:“那你骗我什么啊,我只听说过骗财骗色,钱你看不上,难道你看上我这人了。”

    “咯。”方甜甜一下笑喷了,随即却又抿着了嘴,眼泪慢慢的又出来了。

    李福根好不容易才把她逗笑,想不到没笑一下,眼泪又来了,真是没办法了,道:“甜甜,到底怎么了嘛。”

    “我们是骗你的。”方甜甜看着他:“我爷爷根本不想在中国大陆投资,而是想去越南投资,来大陆高调说要投资,是声东击西之计,这个具体不说了,总之就是骗你的,你明白了没有。”

    她话里有些东西,李福根不明白,不过总体意思知道了,方兴东来大陆投资,是个幌子,他心里有些失望,不过一时还没想那么多,道:“去越南投资,中国大陆不好吗?这边话也听得懂些啊。”

    “大陆现在人工什么的,都贵多了,而且政策方面,也不象以前那么好操作了。”方甜甜摇头,谈起这些,她到是很专业:“而越南那边,环境还可以,却又特别渴求资金,他们给出的条件就特别优惠,这么说吧,现在的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就相当于中国的八九十年代,正是资本的天堂。”

    “哦。”李福根对这些完全不懂,想了想,道:“那也正常啊,去那边好,就去那边好了。”

    “可是我们骗了你。”

    “也没骗什么吧。”李福根心中确实有些失望,但也不至于特别恼怒,他本就不是个有多大脾性的人,见方甜甜看着他,他笑了一下:“要不你把那一千块还给我就好了。”

    方甜甜本来一脸严肃,到给他这疲赖话气笑了,恨得虚捶了他一下:“你这人,老记着那小钱做什么,就不还你。”

    “那我承认,你确实骗了我。”李福根笑,方甜甜也给他逗笑了,道:“就要骗你,谁叫你傻乎乎的,还要学郭靖,你以为你是靖哥哥啊。”

    有华人处,都有金大侠的书,射雕英雄传李福根当然也看过的,不过他知道里面的典故,到是不敢应了,人家黄蓉和郭靖,最后是夫妻呢,他可不敢这么想,只是嘿嘿笑。

    方甜甜却幽幽的看着他:“根子,你真的不生气?”

    “我没生气,真的。”李福根认真的看着她:“每年来开发区考察的客商,也有几十上百的,并没有几个投资的,你这真不算骗人。”

    “但我知道,你们有政策,是否投资,对你个人影响很大呢。”

    三交市拉投资的政策,方甜甜居然也知道了,李福根一时反而有些脸红,不好意思的道:“那政策是政策,其实也不太合理的,不要管它了。”

    “只要能落实到,那就是合理的。”

    她到是纠结上了,李福根看她一眼,呵呵笑了起来:“其实我娘帮我算过八字,说要我三十岁以后,才能当官呢,这两天我都说,难道著名的李瞎子居然算错了,现在看来,还是没错嘛。”

    方甜甜咯的一下笑出声来,嗔他一眼:“你这人。”

    李福根嘿嘿笑,弄好饭菜,竹筒饭喷喷香,方甜甜大呼小叫,吃得小肚子圆鼓鼓的,然后对着李福根撒娇撒赖:“我胀死了,动不了了,怎么办嘛。”

    她长得本就娇甜,这一撒起娇来,神仙也难挡,李福根心里也麻酥酥的,一冲动,道:“我吹笛子给你听吧。”

    “你还会吹笛子?”方甜甜一脸意外。

    李福根呵呵呵笑:“我在农村里读的书,没什么课外活动,就是吹吹笛子啊什么的,所以好多同学都会吹。”

    趁着天没黑,他砍了根竹子来,把笛子做好,天也就黑了,远处的星星一点点亮起来,宝蓝色的天空,缓缓拉开它的大幕,李福根口中的笛音,也就悠悠扬扬的响了起来。

    方甜甜是富家女,听过很多高水平的演奏,她最初以为,李福根所谓的笛子,也就是勉强能吹出调子而已,想不到的是,李福根不仅仅是能吹出调子,而且曲调非常优美。

    或许说,不能跟什么大师相比,但确实相当不错,尤其是在这特别的环境下,群山环抱,远天如碧,万籁俱尽,仿佛整个天地间,就是他这一缕笛音,在悠悠的吹奏。

    方甜甜双手抱着腿,静静的看着远处的天空,眼眶慢慢的湿润了。

    李福根一典吹毕,扭头见她神情好象不对,道:“甜甜,怎么了,投资的事,你别往心里去,没事的,真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