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65遇熊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呀,真浪漫。”方甜甜歪着脖子,双手抚着,放在下巴处,一脸神往:“那我们今天就不走了,就在这里宿营,不过明天我还要去青烟峰那边看的,猴儿岭,板粟坡,我都要去,你说有板栗的,我要摘好多好多板栗回去。”

    她说着,双手张开,做了一个夸张的手势。

    她千金大小姐一个,真要想吃板栗,随便花点钱,拿汽车装都有,她却要摘回去,李福根看了即觉得好笑,又觉得蛮开心的,点头道:“现在正是出板栗的季节,只要你背得动,多少都有,而且说不定能看到大师兄呢。”

    “大师兄?”方甜甜愣了一下。

    “就是猴子。”李福根反手做个搭阳棚的姿势:“孙悟空不是大师兄嘛。”

    “哦。”方甜甜明白了,一下笑了起来:“那我明天肯定可以看到大师兄的,我要跟它合影哦,敢不跟我合影,我就揪着它的尾巴不放。”

    “好。”李福根哈哈笑:“那你坐一会儿,我去准备一下,你不是说晚上要吃竹筒饭吗?我去砍根竹子。”

    “竹筒饭?”方甜甜喜叫出声:“我随便说一句你就记住了啊,而且你没有米啊?”

    “有的。”李福根笑:“我先买东西的时候,买了几斤米,朔料袋子塞在包里,你没看见呢,我以前来野营,也是煮竹筒饭的,方便,香。”

    “我要吃。”方甜甜跳了起来,一脸的小馋虫样儿,可爱极了。

    “好,我先去砍竹子,然后过来洗米。”

    李福根错开眼光,把买的柴刀拿出来,到另一侧坡后去砍竹子,那边坡下有一片竹林。

    他砍了两个竹筒上来,坡上却不见方甜甜的身影。

    “方小姐,甜甜。”李福根叫了两声,估计方甜甜可能到另一边坡下的溪水边洗手去了,他一时到不知道合不合适去找,女孩子嘛,总有许多不好见人的地方。

    想着先搜一堆柴,堆到大岩石下面,彻个灶,山上晚间风大,煮了东西吃后,就在边上搭帐蓬,也会暖和一些。

    找了一大堆柴,这是经验了,晚间哪怕睡觉,也最好保持火堆不灭,这是需要一大堆柴的,不能烧一下就算。

    正忙着,忽然隐隐约约听到一声尖叫。

    李福根腾一下站起来,风有些大,不太清楚,不过随后的第二声他听到了,确实是人的尖叫声,而且可以肯定是方甜甜的,就在山坡侧后。

    “甜甜。”

    李福根吃了一惊,飞奔过去,过了坡一看,毛都炸了。

    半山坡上,一只狗熊,正在追方甜甜,方甜甜边跑边叫,突然脚下一绊,摔倒在地,她回身看着狗熊,已经没有了爬起来的机会,只会尖声大叫:“李大哥。”

    “嗷。”

    李福根身子一个激灵,全身仿佛突然就炸开了,下身一紧,蛋蛋入体,一股滚烫的热流,刹时间发散到全身。

    他口中发出一声奇怪的啸叫,不象人声,有些类似于狗叫,却又不是汪汪的声音,而是一种低沉中略带尖利的嘶叫。

    叫声起,他身子闪电般扑了下去,速度之快,肉眼几乎已经看不清他的身影。

    从坡顶到半山坡,有五十米左右,李福根只两三个起落,就冲到了狗熊前面。

    方甜甜摔倒,狗熊本来要扑她,听到李福根的叫声,狗熊直起身子,转过头来看,李福根速度之快,狗熊甚至也来不及反应,就那么呆站着,任由李福根扑到面前。

    李福根跟龙灵儿学的什么散打拳击,到这一刻,全都忘得干干净净,他手一张,一下就把狗熊整个儿抱住了,同时脑袋抵着狗熊下巴,身子借着下扑之势,抱着狗熊就滚下了山坡。

    抱着别人的手,抵着他下巴,然后摔翻在地的方法,是他小时候跟小朋友摔打时常用的招法,紧急时刻,用到的,往往就是记忆中最深刻的,或许笨拙,但绝对管用。

    狗熊站立处在半山坡,李福根抱着狗熊,翻翻滚滚,竟然一直滚到了坡底。

    到坡底停下,李福根脑子微有些晕眩,不过随即清醒过来,急忙跳起,退开两步,看那狗熊时,却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装死?还是晕了?晕了没可能吧,人都没晕呢,熊晕了?

    李福根有些把握不定,这时听得方甜甜一声尖叫:“李大哥。”

    李福根抬头看一眼,方甜甜站在山坡上,正在冲他叫呢,一脸的惊慌。

    “甜甜你不要怕,我没事。”

    李福根应了一声,才发现嗓子因为过于紧张,有些干涩发紧,见方甜甜又叫了一声,似乎要跑下来的样子,他咳了一下,叫:“你站在那里不要动,我没事。”

    他说着话,眼晴一直斜瞟着那狗熊,狗熊躺在那里,始终一动不动,李福根心下奇了,转眼看到边上一根枯枝,有手臂粗细,他拿起来,又退开一步,去狗熊身上戳了一下。

    这一戳,狗熊嘴巴张开,老大一股污血流出来,头则软软的歪到一边,居然真的是死了。

    “嘿。”

    李福根一时间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了,回想刚才的过程,电光火石间,好象记得,自己双臂如箍,死死的箍着,听到了骨头的碎裂声。

    “它难道给我箍死了?”

    意识到这一点,李福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了,又戳了狗熊一下,确信狗熊死得透了,终于吁了口气。

    “武松打虎,福根抱熊,哈。”

    他自己心底笑了一声,气一松,只觉腹中一股热气往下一滑,蛋蛋又滑了下去。

    方甜甜在上面看着,李福根到不好去摸,不过可以肯定又是三个蛋蛋了。

    最初蛋蛋入体,他又惊又怕,到这会儿,心绪却是有些复杂了,想:“还真是要感谢它才行呢,奇怪,好大的力气。”

    “李大哥。”方甜甜又在上面叫,带着哭腔。

    “我没事,上来了。”

    李福根怕她担心,再看一眼狗熊,确信死得透了,这才寻路跑上去,快到近前时,方甜甜跑下来一截,大眼晴里,汪着眼泪,看着李福根叫:“李大哥。”

    “别怕,狗熊死了。”李福根咧嘴笑了一下:“给我摔死了。”

    “可是你-----?”方甜甜眼泪仍在眼眶中滚动。

    “我没事啊,好好的,你看。”李福根怕她担心,做了个扩胸运动:“你看,我好好的。”

    “你脸上流血了。”方甜甜指了指他额头。

    李福根拿手一抹,果然有血,估计是滚下去时,刮到了树枝什么的。

    “这算什么?”李福根漫不在乎:“我农村里长大的,从小打柴看牛,这点伤,借你们的香港话,洒洒水拉。”

    “洒洒水不是这么用的。”方甜甜扑哧一笑,眼泪终于落了下来,不过脸上已经带了笑,过来扶他,道:“脸上好几处伤,都在流血,我帮你清理一下,小心发炎。”

    “好。”

    这个李福根到是不拒绝,见方甜甜还扭头看了一眼坡下,他也回头看了一眼,道:“别怕,那狗熊已经到它外婆家了。”

    方甜甜愣了一下,理解了,却心有余悸:“真的?”

    “千真万确。”李福根点头。

    “李大哥,你真厉害。”方甜甜夸赞:“狗熊都给你摔死了。”

    李福根到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也不能解释,他有一粒奇怪的蛋蛋,蛋蛋入体,神力无敌,拿老药狗的话来说就是,有哮天之能,只能另找借口,笑道:“那狗熊应该很懒。”

    “嗯?”方甜甜没明白。

    “很简单啊。”李福根笑:“懒狗熊嘛,不晒太阳,不晒太阳就缺钙,缺钙骨头就松软,所以我这人没事,它老人家反而把脖子摔断了,去看外婆了。”

    他说得有趣,方甜甜咯一下笑了,她是扶着李福根胳膊的,两个人挨得近,这一笑,她身子挤在李福根身上,丰耸的胸在李福根胳膊上挤得变形。

    李福根的感觉中,仿佛是一团硕大的棉花挤压在他胳膊上,却又比绵花更有弹力。

    “她的跟龙教官的差不多大,弹力也差不多。”

    李福根心下闪过一个念头,不过不敢再想了。

    “甜甜你是贵客呢,我来这山里也有好多次了,从来没遇到过狗熊,你一来就遇到了,那狗熊还张开胳膊来拥抱你,好热情的。”

    方甜甜给他说得又笑了,道:“原来它是想给我个熊抱啊,可我都误会了,太遗撼了。”

    “是。”李福根一脸认真的点头:“所以下次再遇上,你一定要好好的回抱它,否则会给说成没礼貌的女孩子呢。”

    他的样子,更让方甜甜大笑,娇甜的笑声,如银铃般漫山遍野洒了开去。

    到大岩石下面,方甜甜让李福根坐到一块石头上,她那个大包里,居然有一个医药包,果然是驴客的专用装备,她小心翼翼的帮李福根清理额头上的伤口,还不时小心的问:“痛不痛?”

    “不痛。”李福根摇头。

    “这么长一条伤口,怎么会不痛。”

    “那好吧。”李福根点头:“给我们方小姐一个面子,痛一下好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