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62 偷听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我先还想着分点儿功劳给他,结果反要沾他的功劳。”想到李福根的样子,燕飞飞忍不住又有些想笑:“难怪他名字中有个福字,还真是条福根了。”

    想到福根,身上就有些燥热,她离婚一年多,平时忙还好,这时闲下来,不免有些心浮气燥。

    在这种时候,最好的办法是喝酒,可房间里没有酒,她想一想没忍住,起身出门,要到下面买瓶酒来喝。

    刚一开门,她一眼就看到了李福根,李福根站在蒋青青房门前,因为彼此相隔有几个房间,是斜对着的,但背影是李福根,这绝对没有错。

    李福根在房门上敲了两下,门马上就开了,李福根一闪身走了进去,门随即就关上了。

    “这个时候,李福根去蒋市长的房间做什么?”燕飞飞心下疑惑,八卦心起,酒也不买了,把门开着一点点,看李福根什么时候出来,她心下估计:“他自己是肯定不敢主动去找蒋市长的,可能是蒋市长找他,奇怪,蒋市长找他做什么呢?谈工作应该不可能,莫非他们真是亲戚?可李福根明明是文水人,而蒋市长家里是北京的啊,这亲戚怎么扯着来的。”

    她在门缝里张望着,却始终不见李福根出来。

    有一点她没猜错,确实是蒋青青打电话把李福根召去的,至于召去的原因,即不是谈工作,也不是亲戚关系叙旧,只是蒋青青激情发作了,有些忍不住。

    燕飞飞兴奋,蒋青青何尝不是如此,最多是程度有轻重而已。

    李福根进去,带上了门,蒋青青已经洗过了澡,换上了睡衣,因为在外面,她到是没带那种性感吊带睡衣,是比较保守的睡衣睡裤,白底带红色小碎花的,宽大的睡衣遮掩了她的好身材,脱了高跟鞋后,也显得矮了一些,头发湿湿的垂在肩头,给人一种居家少妇的温馨感,眼镜也取掉了,李福根还是第一次见她取掉眼镜的样子,微微愣了一下。

    但蒋青青眼光依旧犀利,扫他一眼,让他坐下,给他倒了杯酒,自己也倒了一杯,斜眼看着他。

    李福根给她看得心底发虚,道:“蒋市长,怎么了?”

    蒋青青抿了口酒,手中把玩着杯子,道:“你今天见秦副省长是怎么回事?”

    “什么?”李福根愣了一下,没明白。

    “你神情跟平日不相同,好象没有以前那么傻乎乎的?”

    李福根明白了,心中到是跳了一下:“她眼晴真尖,难怪能当市长。”道:“我进了招商办,燕主任说我太土气了,不行,就给了我一个光盘,是公关教材,说话做事,都学那上面的样子。”

    “我说呢。”蒋青青这下明白了,到是嫣然一笑:“还以为你一直在我面前装傻呢,敢情是笨狗熊爬树,新学的招儿。”

    李福根便有些不好意思,涨红了脸,蒋青青越发觉得有趣,咯的一声笑,道:“还行,学得不错,你还不笨嘛。”

    她说着,走到李福根面前,屁股一歪,坐到李福根腿上,见李福根麻手麻脚的,她嗔了一眼:“搂着我腰,笨的。”

    “哦。”李福根慌忙伸手搂着她腰,不想手忙脚乱之下,另一只手中的杯子一斜,酒倒出来,倒在了蒋青青的衣服上。

    李福根吓一跳:“对不起,蒋市长,我给你抹掉。”

    急忙放下杯子,伸手来抹蒋青青衣服上的酒水,因为倒在胸口,这一抹,手自然而然就摸到了胸脯上。

    李福根这才知道不对,慌忙缩手,涨红着脸看着蒋青青,蒋青青咯的一下笑,斜眼看着他,眼眸里仿佛有火焰在跳动:“你是故意的是吧,想这么喝,可以啊,给我解开衣服。”

    “啊。”李福根愣了一下,不过到底跟蒋青青也玩过几次了,知道她玩得疯,也就没有犹豫,帮她解开了睡衣的扣子。

    蒋青青扭转身子,看着李福根,李福根不敢跟她对视,要垂下眼光,蒋青青喝道:“看着我,不要躲开。”

    李福根只好看着她,心底又有些热,有些冲动了,这么半裸着的蒋青青,很诱人,但又还有些害怕,蒋青青不下令,他又不敢动。

    “其实你别的不必学,只学一样,看人的时候,迎着别人的眼光,不躲闪就行了。”

    这个时候,蒋青青却当起了老师:“至于其它的,可以忽略不计,人模狗样的东西多了,反是你这样的,比较少见,别人更愿意相信你,尤其是方家爷孙俩,那都是人精,你表现得老实憨厚些,他们反而更待见你。”

    要说,蒋青青的眼光确实远高于燕飞飞,她一下就抓到了重心,李福根愣了一下,也觉得她说得对,点点头:“谢谢你,蒋市长。”

    “没人的时候,叫我小青。”

    她三十了,李福根才二十一,不过李福根知道她有些变态,愣了一下,点头,蒋青青到来了劲:“叫我一声。”

    “小青。”李福根声音还有些发涩。

    蒋青青摇头:“算了,你别叫了,别人拿刀子逼着你一样。”

    李福根心中冒冷汗,说句真心汗,他宁可对着一把刀子,也不愿对着蒋青青,虽然她是半裸的。

    蒋青青起身,给自己倒了杯酒,又坐到李福根腿上来,李福根这回乖了,主动伸手接着了她腰,她的腰肌极为细腻,摸在手里,有如丝缎,手感确实非常好,李福根不自禁的摩莎了一下,蒋青青嘴里发出一声申吟。

    李福根吓了一跳,手一停,蒋青青却叫了起来:“别停。”

    她说着,抿了口酒,看着李福根:“现在你明白我调你到招商办的原因了吧?”

    “啊?”李福根不明白。

    “你有时还真是笨得出油哦。”蒋青青微咬红唇,嗔了他一眼:“当警察,累死累活立点儿小功,最多给你点儿奖金,想升级,不熬个两三年是不可能的,但到招商办,只要你拉来客商,达到了市里规定的数额,升级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这是政策,一切向经济顷斜,你要是真有本事,一年能拉到一个亿,我保你连升两级,从科员到正科,一句话的事。”

    “正科,科长?”

    李福根愣住了。

    “到不一定是科长。”蒋青青摇摇头:“但级别可以上来,亨受科级待遇吧,当然,到时我也可以给你调一下,不过你还笨了点,当不了一把手。”

    看李福根有些发呆的样子,笑道:“怎么了,吓到了?”

    “是。”李福根老老实实点头:“我爸爸以前说,我家里,七辈子没出过一个官呢。”

    蒋青青咯一下笑了:“那你就当一回官给你爸看看。”

    想到自己有可能当科长,那可是和镇长平级的呢,李福根一时间呼吸都有些发紧了。

    “兴奋了。”蒋青青眼中闪着火花:“那还等什么,来啊,蹂躏我,来我身上发泄,弄脏我-----。”

    她挑逗的话,如浇在油上的火,李福根猛一下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

    “原来你也是个官迷,太妙了,哦-----。”

    蒋青青妙曼的吟叫声,刹时在屋中响了起来。

    燕飞飞左等右等,不见李福根出来,心中疑惑可就越来越重。

    “蒋市长跟下属谈话,最多一次,据说也没有超过十分钟,就算是亲戚,就有这么多话说了?”

    燕飞飞百思不得其解,她躲在门缝里看的,脖子都伸长了,想要不看了,却怎么也抑制不住心中那份好奇,到后来,这份好奇,甚至转化为浓重的怀疑。

    虽然她无论如何也无法相象,高贵冷艳若万古玄冰的蒋青青,和一身牛屎味的小农民李福根之间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李福根为什么这么久不出来呢。

    他们到底是一男一女啊。

    燕飞飞先就注意到,蒋青青跟她的秘书王雪纯是开了两个房间的,虽然李福根先前敲门时她没有看清到底是谁开的门,但蒋青青召见他们的时候,王雪纯就不在房里。

    也就是说,房里很有可能,就只有蒋青青一个人。

    蒋青青跟李福根,燕飞飞竭尽全力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却还是无法想象,屋子里会是一种怎么样的情形。

    好奇害死猫,但在这一刻,燕飞飞心里,却仿佛有一万只猫在挠,那种痒啊,无论如何都无法抑制。

    她最终一咬牙,拿了个纸杯,装出喝茶的样子,其实就是个空杯子,慢慢的走到蒋青青房门前,看一下前后无人,她耳朵急贴到门上,好象有声音,但又好象没有。

    她把耳朵移开,两头一看,没人,她飞快的抠下纸杯的底,然后把杯口压在门上,耳朵套着抠开的杯底,这是她在间谍电视剧里学来的。

    耳朵才一套上去,突然就听到一丝尖叫。

    “不要停,快---啊----死掉了----。”

    是蒋青青的声音。

    燕飞飞是已婚女子,她自然明白,这些声音是怎么回事。

    燕飞飞耳朵猛然离开房门,动作太大,一下竟然没站稳,慌忙手扶着墙,心中怦怦狂跳,就象擂鼓一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