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60用钱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他交给吴月芝的钱,吴月芝都用他的名字存在了镇上的合作社里,存折吴月芝拿着,给了他一张卡,另外给了他两千零用,说公家人在外面走,身上就要多带点钱,今天一天都是李福根在花钱,用掉了几百块,剩下的差不多都在这里了。

    李福根把钱递给方甜甜,道:“算我借你的,以后你还钱的时候,我就教你一招。”

    李福根的性子,即自卑又自尊,轻易不要别人的东西,但他自己的东西,到是很大方,一直是这样的,所以他的同学,象蔡刀他们,见了他,都很亲热,因为他这人不错。

    “真的。”方甜甜先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听到李福根这话,到兴奋了起来,接过钱:“那就一言为定了,不论你在哪里,我都要把这钱还给你的,因为我要向你学绝招。”

    李福根笑:“好。”

    他这笑,还是嘿嘿嘿,透着憨厚,燕飞飞在一边看着,心中冷笑了一下:“年轻人啊,就是这样了,看到美女,就挪不开步子,她会来找你才有鬼呢。”

    李福根跟着燕飞飞回来,招商办除了周一例会,平时是不用坐班的,李福根已经明白这一点了,其实他心中有点失落,公家人,怎么可以不朝九晚五的坐班呢,不过习惯了也好,可以回家去。

    回家前,先给龙灵儿打了个电话,谢了龙灵儿,龙灵儿回了他一句:“婆婆妈妈的,好多废话。”

    李福根听了暗吐舌头:还在生气呢。

    不过想想也是,龙灵儿姑娘家家的,结果居然弄出了一码强暴他的游戏,这面皮子,一时半会,绝对放不下来。

    李福根回来,吴月芝当然很开心,又说杀鸡,李福根听了笑:“这么杀下去,鸡都要杀光了。”

    搂着吴月芝:“晚上加菜,吃你就好了。”

    吴月芝吃吃笑,脸跟天边的晚霞一样。

    第二天周五,不坐班也不开会,呆在家里就好了,然后是双休,但周六下午,燕飞飞突然打电话给他:“立刻来办公室。”

    李福根正闲得慌呢,精神一振,跟吴月芝说了一声,立刻赶到招商办。

    燕飞飞先在等着了,见他开着车来的,到咦了一声:“你有车,行,就坐你的,立刻去月城。”

    上了车,中途问起,原来方兴东方老先生突然来了月城,晚间在天香楼有个酒会,副省长秦时刃参加,周围一些得到消息的县市领导也会参加,目地只有一个,拉方兴东去他们那儿投资,三交市这边,则由常务副市长蒋青青亲自带队,开发区招行办当然也要去人,孙行让燕飞飞一定带上李福根,不管成不成,至少让李福根在蒋青青面前露露脸,所以燕飞飞紧急叫上了李福根。

    当然,孙行交代的话,燕飞飞是不会跟李福根说的,只是在看到李福根居然有车后,她对李福根的看法又变了一点:“这个人好象有些神秘,到看他跟蒋青青是什么关系?”

    到月城,蒋青青的秘书居然已经先给订了房间,却没见到人,七点半,燕飞飞接到电话,叫上李福根出来,先在大堂等,不多会,蒋青青出来了,一袭合体的青色套装,容颜如玉,却没有半点表情,恰如瓦上青霜,远观莹莹,一旦想要接近,却有些寒气逼人。

    在肉体上,李福根已经对她熟得不能再熟,但看到她这个样子,心下仍不自禁的有些凛然,不敢打招呼。

    燕飞飞身姿也明显有些僵紧,迎上去,叫了一声:“蒋市长,我是招商办燕飞飞。”

    蒋青青看她一眼,眼眸子扫过她身后的李福根,点点头,没有吱声,自顾自走在了前面。

    李福根没敢与她对视,却仍然觉得她那扫过来的一眼,象霜一样带着寒气。

    蒋青青的秘书王雪纯紧跟在后面,燕飞飞李福根随后跟上。

    蒋青青两个一台车,燕飞飞还是坐李福根的车,跟着到了天香楼。

    下车,蒋青青先进去了,王雪纯稍等了一步,对燕飞飞道:“燕主任,这次酒会规格比较高,秦副省长,还有月城市姜市长等一些领导都会参加,蒋市长的意思,你们做好准备,蒋市长叫你们,你们就赶紧过来,抓住机会跟方老先生介绍我们三交市,如果没有机会,就不要胡乱凑上去,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谢谢王秘。”燕飞飞点头。

    各地市招商办的业务员,其实跟企业的推销员差不多,为了抓住客商,往往无所不用其极。

    但这次酒会,规格高,副省长都要参加,乱七八糟的往前凑,那是不行的,所以蒋青青有这个吩咐。

    只能等蒋青青跟方老先生搭上话,叫他们了,燕飞飞他们才能过去,介绍一下,或者只能在边上看着。

    燕飞飞回头又叮嘱了李福根一声,跟着进去。

    会场里已经有不少人了,男男女女都有,蒋青青进去,自然就有人招呼她。

    李福根发现,蒋青青到不象外面说的,完全不笑,她也笑,不过要看什么人,一般是有点级别的领导招呼她,她才会有兴致搭理,脸上也有笑容,但是很浅很淡,那种很肆意的咯咯娇笑或者哈哈大笑,确实没有。

    虽然她很清冷,但一则她是市长,二则也确实是天姿国色,容颜如画,所以只要自负有点资格的,都会往她身边凑,争着跟她打招呼,蒋青青则始终淡淡的,即便有个笑,也有瓦上晨霜,天边秋月,淡而悠远。

    看着她清冷的脸,李福根却总是想到她强暴他时,那疯狂的样子,这样的两张面孔,他实在无法把它们重迭到一起。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侧面走廊出来了一行人,燕飞飞精神一振,低声对李福根道:“应该是秦副省长跟方老先生出来了,注意一点。”

    “嗯。”李福根应了一声,跟其他人一样,一齐扭头看过去,能亲眼见到副省长,他心中还微有些紧张呢——虽然秦副省长是完全不可能搭理他的。

    但那几个人一出来,他眼珠子一下蹬圆了,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扭头看边上的燕飞飞,燕飞飞的情形,也跟他一样。

    前面的三个人,一个是副省长秦时刃,另一个,是个清癯的老者,估计应该就是方老先生方兴东,而方兴东胳膊上,挽着一个女孩子,圆脸,大眼晴,深深的酒窝,尤其是饱满的胸部,高高耸起,不是方甜甜还有谁。

    “她也姓方,原来-----。”

    燕飞飞终于低叫出声。

    “原来她是方老先生的孙女。”李福根也在心中暗叫:“听说她家在香港南洋有好几十亿美元,我居然还借钱给她,哈。”

    掌声响起来,秦副省长手压了一下,开始讲话,然后是方老先生说了几句场面话,这些都是套路,李福根站在人群后面,偷偷看着方甜甜,方甜甜似乎在找什么,突然间眼光对上,一个甜笑,立刻在方甜甜脸上漾开来。

    “李大哥,过来。”

    方老先生刚好讲完话,方甜甜便冲着李福根招手了。

    她年纪其实应该比李福根大,不过彼此没问过年龄,她长得又娇甜,说十七八岁,也没人怀疑,这时招着手,还雀跃的跳了一下,饱满的胸脯颤颤巍巍的,吸引了厅中所有人的视线,同样,这些人的视线也跟着她往后转,都在看她在招呼谁。

    李福根想不到方甜甜居然会这样招呼他,在这样的大厅里,这么多人,不但有蒋青青,还有秦副省长,心中即开心,又有些慌张,一张脸刹时胀得通红,几乎情不自禁的就要往后缩。

    以前就是这样的,班上开班会什么的,要他表演一个节目,或者让他说话,他都坚决的往后缩,这是习惯使然,而他脸上,同时也开始堆放憨厚谦卑或者说畏缩的笑。

    但身子才一动,他猛地就想到了龙灵儿的话,心中电光火石的一闪:“我可不能给方小姐丢人,要是她认识的人,是一个畏畏缩缩的小农民,方小姐脸上也不会有什么光彩的。”

    这其实是龙灵儿带他进酒吧时说的:“你要是畏畏缩缩,象个小民工一样,我可丢不起那人。”

    念头这么一闪,他胸膛猛然一挺,眼晴放光,这是龙灵儿说的,人的精气神,首先就表面在眼晴上,眼晴不畏缩,整个人就能亮起来。

    然后他把笑容收一收,那种憨厚的笑,象稀牛屎一样,在脸上堆得太宽,而教材上说的是,笑不要太夸张,著名主持人倪萍后期为什么受到怦击,就是她那笑太夸张了。

    笑露三分,带着阳光的味道,他拿稳步子,走了过去,心底其实有些不稳,不过脚下还是走稳了。

    别人不知道李福根是谁,但燕飞飞蒋青青都是知道的,看着李福根这个样子,两人眼里同时亮了起来。

    燕飞飞还好,她好几次见李福根变来变去了,蒋青青却是第一次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