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58 松手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到了马赛面前,手一伸,抓着马赛胳膊,一个背摔,把马赛摔倒在地,再一翻身,一脚踩着马赛的背,一手就揪住了马赛的头发,扯得他脑袋高高抬起。

    这时方甜甜已经完全给围住了,腰给抱住,两只手也给几个混混揪住了,虽然竭力挣扎,到底是女孩子,力弱,挣不开,但马赛也落到了李福根手里,给扯得做鬼叫:“痛,痛,松手。”

    “叫你的人先放开。”李福根不但不松,反更加了一把力:“否则我扭断你脖子。”

    马赛做鬼叫:“快,放了她,啊,松手,痛,脖子要断了。”

    他这么一叫,那些混混不得已,只好放开方甜甜。

    看方甜甜退到燕飞飞身边,李福根松开马赛的头发,却突地把他双脚一搭,左脚压在他屁股上,右脚又压在左脚上,然后一脚踩着马赛的右脚脚踝。

    这是龙灵儿教他的擒拿手法,这么反关节双脚扣压,再踩着上面的脚的脚踝关节,便全身受制,神仙也脱身不得。

    李福根脚踩的力有些重,马赛关节剧痛,长声惨叫:“痛,脚断了,这位好汉,高抬贵手啊。”

    而黄毛等一帮子混混则围了上来,大声恫吓:“快放了二爷。”

    “拿刀子来,捅死他。”

    “你小子死定了。”

    方甜甜还真是个胆大的,看这些混混围着李福根,她居然也冲了过来,站在李福根边上,燕飞飞这时也过来了,道:“李福根,你放开他。”

    她是领导,李福根犹豫一下,刚要把脚松开,方甜甜却叫:“先别放开,警察来了再说。”

    她刚退到燕飞飞边上那一下空档,已经报了警。

    燕飞飞心下苦笑:“她看来不知道马二的名头,报警有什么用?进了派出所反而是个麻烦。”

    警察来得到还快,省城嘛,几个警察进来,李福根这才松开脚。

    几个警察一问,方甜甜报的警,说马赛他们耍流氓调戏妇女,马赛他们是老油条了,辨说舞厅里人多,屁股撞了一下,无意的,这些人就打人,他们的人给打伤了,马赛摸着脖子叫,脖子给扭断了。

    脖子真断了,他还能叫,但那些警察都认识马赛,这会儿也不多说,都带上警车,回派出所再说。

    燕飞飞方甜甜李福根三个上了一台车,两警察坐前面,燕飞飞上车,低声道:“这事有些麻烦。”

    李福根道:“怎么了?”

    燕飞飞道:“刚才你打的那个人,叫马赛,外号马二爷,是月城出名的混混,家里势力不小,肯定要赖上我们。”

    “明明是他先惹事的。”方甜甜不服气。

    前面的警察在后视镜里看着他们,眼光主要落在方甜甜身上,听到这话,转过身来,道:“你们家里有什么厉害些的人物没有,打个电话说一声吧。”

    警察主动叫人打电话,这不合规矩,不过规矩是人定的,这不是什么刑事案,打个架而已,当然,最主要的是,方甜甜长得甜而靓,那警察还年轻,明显的对方甜甜有好感,而且燕飞飞长得也不错,帮助两个美女,是天下任何男人都乐意做的事情,这警察当然也不例外。

    李福根当然就给无视了,如果就是李福根一个,没人会理他。

    燕飞飞看一眼那警察,瘦高个,有点象电线杆,也自然知道电线杆警察是有些怜香惜玉,尤其是对方甜甜,她说了声谢谢,想了一下,转头看方甜甜。

    她是体制内的,尤其是国家干部,归党管,没双开之前,警察管不到她的,进派出所也没什么怕的,她也没动手,但她只是个小科长,身后也没有什么势力,身上更没有什么有势力的男人,想求助,也无人可求。

    方甜甜长得这么漂亮,却还敢乱管闲事,那应该有靠山,很简单,这是男人的世界,还是那句话,女人在男人的世界里强横,那么,不是睡她的人强横,就是睡她妈的人强横,否则她凭什么强横?是凭她脸上酒窝深呢,还是胸前波大?

    “方小姐,你家里-----?”

    见方甜甜似乎对她的眼光无动于衷,反而对前面的电线杆警察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脸,燕飞飞只好开口问。

    出乎她意料,方甜甜却摇摇头:“我在这边,不认识什么人。”

    “那你家里?”

    “也不行。”方甜甜还是摇头。

    这下燕飞飞傻眼了,敢情就一傻大姐啊,什么人也不认识,就敢乱管闲事,便是前面的电线杆警察也是有些失望。

    李福根坐在边上看着,他打王屠户的时候就知道了,不是进了警察局就保险了,有关系的人,在警察局里,反而更能把你往死里折腾。

    当然,那是乡下小派出所,天高皇帝远,这边是省城,可能会好一些,可这电线杆警察都说了,就证明还是有些不妙。

    眼见燕飞飞方甜甜好象都没有办法,尤其是方甜甜,这会儿居然还在笑呢,他都忍不住有些摇头了,想了想,道:“燕主任,要不我打个电话吧,好不好?”

    燕飞飞先没想到他,听他主动开口,心中到是一动:“对啊,孙行这么向着他,到看他后面有什么人。”

    忙就点头:“好啊,要打你就快,马二背后有人,要是到警察局里,他说是我们打了他,讹上了,那就麻烦了。”

    “哦。”

    李福根忙掏出手机,这次却没打给蒋青青,而是打给龙灵儿,因为昨夜龙灵儿教他的时候跟他说过,男人要自信,要有勇气,要敢于打架,摆不平的,可以找她,但如果当缩头乌龟,给她知道了,她反而要揍他一顿,现在即然闯了祸,那就找她了。

    手机响两声,通了,龙灵儿娇脆的声音响起:“有什么事,敢废话,我斩了你。”

    李福根给她一喝,吓得一缩脖子,心下暗叫:“她还在生气呢。”

    还好隔着电话,到也不怕龙灵儿杀过来,下意识想要陪笑,突然记起龙灵儿警告过他的,不可以嘿嘿嘿,急忙收住,清了一下嗓子,道:“龙教官,我闯祸了。”

    就把这边打架的事说了。

    “调戏妇女,打得好。”龙灵儿在那边脆叫了一声:“你现在在哪个派出所?”

    燕飞飞在边上听着呢,立刻就帮李福根问了:“请问是哪个派出所?”

    “高桥派出所。”

    电线杆回头看了李福根一眼,李福根这身打扮,不象是个有办法的,可他偏偏好象有办法,这世界,还真是难说了。

    李福根跟龙灵儿说了,龙灵儿道:“我知道了,不要怕,吃不了亏。”

    电话挂断,燕飞飞一直在边上听着,有些奇怪:“姓龙的,而且是女的,那是谁,他背后的靠山难道不是蒋青青?”

    这会儿在警车上,她也不好问。

    没多会,车子到了派出所,一下车,就听到黄毛在叫:“我大哥脖子扭断了,脑袋也一阵一阵的发晕,想吐,后背也痛,打出内伤了,还有脑震荡。”

    黄毛等人没有全来,也只来了三个人,黄毛,马赛,还有一个红毛,两人扶着马赛,马赛则歪着脖子,斜着嘴巴,口里有一声没一声的呻吟,眼光却在方甜甜脸上溜来溜去。

    他们摆着这架势,清楚明白,就是要讹李福根几个一把,要是没钱又没势力,嘿嘿,那就有得亏吃了。

    所以说,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有些亏,那就是明摆着让你吃,想不吃都不行。

    电线杆警察见得多了,当然也是明白的,他只是看着方甜甜漂亮,有些怜香惜玉之心,却也不会公开偏帮,听到黄毛叫,也不喝止,只看一眼燕飞飞道:“先到这边录笔录吧,把事情说清楚。”

    先前李福根叫一声燕主任,他就知道,是以燕飞飞为首了,还是个主任,虽然这主任肯定不大,但只要是党的干部,警察局就管不到,想偏帮也没那么容易,所以他先招呼燕飞飞。

    话未落音,一辆警车急驶进来,电线杆一看,身子一挺,车上跳下来的,是高桥分局的局长杨昆。

    “局长半夜来了?”电线杆警察心中一闪,已听得杨昆叫了起来:“哪位是李福根。”

    李福根愣了一下,但有了两次这样的经验,他反应到是快了,忙应了一声:“我就是。”

    “你好。”杨昆立刻跨步过来,老远就伸出手:“我是高桥分局的局长杨昆。”

    李福根下意识的就要陪个笑脸,脸皮才一动,却想起了龙灵儿的话:“不要嘿嘿嘿,你表现得越老实越畏缩,人家就越觉得你好欺负,越看不起你。”

    他心思微微一凝,便照着公关教材上说的,稍露几分笑,眼晴睁大一点点,眼光亮一点点,虽然做不到龙灵儿要求的,象太阳放射光芒一样,但把眼神凝定了,不躲闪,不畏缩。

    当然,做到这些,固然是有人教,最主要的是,经过吴水生和龚世万两件事,他已经非常明白了,别人不会凭空对你客气,即然对你客气了,那就是某些力量起了作用,放到眼前,那就是龙灵儿的力量起作用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