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56 手伸出来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等一下。”龙灵儿情形却有些怪,她咬着嘴唇,突然对李福根招手:“你跟我进屋来。”

    李福根不知她要做什么,跟着进了她卧室。

    “手伸出来。”

    李福根不知龙灵儿要做什么,依言伸出手,龙灵儿抓着他手,突然一扭腰,一个背摔,一下把李福根摔到了床上。

    李福根完全没有防备,啊呀一声,摔得席梦思床咯咯做响。

    不等他爬起来,龙灵儿已扑了上来,把他身子一翻,手背过去,压在背上,整个人还骑到了李福根背上,用的力还非常大。

    李福根吃痛大叫:“啊唷,龙教官,松手啊,要断了。”

    “你再反弹开啊。”龙灵儿不但不松,反而更加了一把劲,差不多是把整个体重都压了上来。

    “啊。”李福根惨叫:“我弹不开啊,这样怎么弹得开。”

    “那晚上你是怎么弹开的?”

    敢情还记着旧帐呢,李福根哭笑不得,只说男人要大气爽朗,她自己却小气死了,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叫道:“我也不知道啊,当时以为你是强盗,要杀我呢。”

    龙灵儿咯的一下笑,哼了一声:“我现在就是要杀了你。”

    李福根当然不会信,苦着脸:“那你得拿把刀来啊。”

    “你当杀鸡呢。”龙灵儿终于笑了,但随即收住,冷着脸道:“你老实交代,那天晚上,你对我做了什么?”

    “哪天晚上?”

    她语气不对,李福根怔了一下。

    “就是那天,蒋青青给我下药的那晚上。”

    “啊。”李福根心中怦地一跳,道:“我没做什么啊?”

    “衣服是你给我穿上的?”

    “是。”李福根已经知道错在哪里了,这会儿也否认不得,只好老实点头。

    “你还做什么没有?”

    “没有了。”李福根连忙摇头:“我真的没做什么啊?”

    “你没有趁机强暴我?”

    “啊。”李福根吓一大跳:“没有没有,冤枉啊龙教官,我怎么敢,我真的就是帮你穿上衣服,怕你晚上感冒了,其它真的什么也没做啊。”

    “真的。”

    “真的。”李福根用力点头。

    “那床下的纸巾是怎么回事,而且还有脏东西。”

    这下李福根张大嘴做声不得了。

    “李福根,竟敢强暴我,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

    他发呆,龙灵儿却以为是他在铁证面前无法抵赖,心中暴怒,用力一压。

    “啊。”李福根惨叫一声,他给龙灵儿吓到了,本来不敢说,但这会儿什么也顾不得了,急叫道:“不是我强暴你,是你强暴我?”

    “啊?”龙灵儿本来怒气冲天,听到这话,到是愣住了,手松了一下,却随即又一紧:“放屁,我怎么会强暴你,你以为你是一朵花哦?”

    “是真的。”即然说出来了,李福根也就不再隐瞒,直接把那夜的情形说了,而且说了原因:“蒋市长给你喝的茶里,有一种药,叫什么冰火两重天的,说是再贞烈的女子,也会变得又骚又浪,所以你才那样。”

    “那也不可能。”龙灵儿还是有些不信:“我怎么可能强暴你?”

    “是真的。”李福根惨叫:“你还逼着我不让我动,说蒋青青可以强暴我,你为什么不可以?”

    这话,一下就让龙灵儿信了,她松开手,翻身从李福根身上下来,靠着了墙壁,呆在那里。

    “龙教官。”李福根叫。

    “呀,好丢脸。”龙灵儿猛地捂住了脸:“我居然强暴你。”

    “没事。”李福根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我不当回事的,没什么关系的。”

    “你当然没关系啊。”龙灵儿放下手,叫了起来:“可人家是处女呢,啊呀,气死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而且还是强暴----。”

    “不是。”李福根一看她情形不对,忙又安慰她:“其实只能算一半。”

    “什么?”龙灵儿没明白,看着他。

    “是这样。”李福根有些尴尬的笑:“因为你还是姑娘家,所以,那天晚上,你那个,根本不会---,后来你就说,算了,就这样了,然后就放过我了。”

    “你是说。”龙灵儿想象那种情形:“我强暴你半天,其实没进去。”

    “是。”李福根点头。

    “呀。”龙灵儿怔了半天,突然又捂着脸尖叫起来:“丢死人了,强暴居然还不成功。”

    这叫什么个话?李福根一时给她的话叫得愕住了,强暴不成功,难道还丢人吗?

    “没事吧龙教官,我不生气的。”

    这个方面,李福根确实有些笨,这话说的。

    “你当然没事。”龙灵儿气得叫,捂着脸,双脚乱蹬:“滚。”

    李福根差点给她一脚踢下床来,慌忙爬起来:“那我回去了。”

    “滚。”

    看来龙灵儿真生气了,李福根屁滚尿流往外跑,到门口,龙灵儿却又叫:“不许说出去,否则天上地下,我也要杀了你。”

    “是,我绝不说出去。”李福根做了保证,这才了来,搔搔头:“她强暴我没成功,怎么这么生气?”

    他就没去想,人家女孩子,不管成不成功,那场面羞人呢,而且龙灵儿是个好面子的,强暴本来就丢人了,居然还不成功,简直都气死了,自然更不好意思,也更羞恼。

    回来,吴月芝已经准备要睡了,道:“还以为你晚上不回来了呢。”

    “我又没宿舍了。”李福根伸手就把吴月芝搂在了怀里,穿着睡衣的吴月芝香香暖暖的,而且全身都软软的,搂在怀里,特别舒服:“而且我喜欢抱着你睡。”

    吴月芝脸上带羞,心里甜滋滋的,道:“那你先去洗个澡吧。”

    “好,你给我拿衣服。”

    李福根本来勤快的,这会儿却懒了,他到浴室里,脱了衣服,开了蓬蓬头,吴月芝进来了,道:“衣服放这里。”

    她放好衣服要出去,李福根却突然从后面抱住她。

    “呀。”吴月芝惊叫:“别闹了,都湿了。”

    李福根不松手,嘿嘿笑着道:“姐,跟我一起洗一个吧,我们还没一起洗过澡呢。”

    吴月芝大羞,口中低叫着不要,身子却软了。

    “姐,姐,爱死你了。”李福根喘着,在后面抱住了吴月芝。

    “哦----。”

    哗拉拉的水声里,吴月芝的申吟声如泣如诉,给夜晚增添了一抹奇怪的韵律-----。

    第二天一早,神清气爽的李福根开了别克车,赶去市里,不过他没有把车开去招商办,而是远远停在了开发区外面的酒店边上,他的想法是,自己才转正的一个小农民,马上就开车去,怕别人说闲话。

    龙灵儿让拳头揍着让他自信,他却始终有些不自信。

    西装领带皮鞋,加一个斜挎着的公文包,燕飞飞看到他这个样子的时候,着实愣了一下,嘴角掠过一抹笑意,随即收敛了,道:“好,你等我一下,呆会跟我一起去月城。”

    李福根本来心中还有些忐忑,得到燕飞飞的鼓励,喜滋滋回自己办公桌来等着,叶纹等人自然是一个不在,他并不知道,看着他背影消失,燕飞飞在自己办公室里扑哧一下就笑了,她没办法不笑,李福根那个样子,仿佛就是一堆干牛屎上插了一枝狗尾巴花,那个味道,实在是太逗了。

    好一会儿,收了笑,她到又有些愁了,暗叫:“这小子叫李福根,看他有点儿福气没有。”

    拿了包过来,道:“走吧。”

    燕飞飞自己有车,途中,她告诉李福根,她得到消息,有一个华侨,叫方兴东,是个亿万富翁,老家是四方山一带的,回乡来探亲,可能有投资意向,不过这个亿万富翁行踪极为隐密,想要说服他,并不容易。

    “市里给了政策,如果能成功的说服方老先生在开发区或者三交市的任何一个地方投资建厂,三千万以下,重奖十万,三千万以上,立即升一级,就是说,科员升副科,副科升正科,如果是正科,就升副处。”

    燕飞飞说着,看一眼李福根,道:“李福根,你要是能抓住机会,找到并能说服方老先生,你马上就可以升副科。”

    李福根连连摇头,道:“我哪有那个能力,要说服方老先生,那也是燕主任你的功劳。”

    燕飞飞转过脸,不再跟他说了,她到是想啊,方兴东行踪飘忽,在国内跑来跑去的,到处访友,她也是好不容易才得到一点消息,方兴东近几天可能会来月城,她当然愿意一个人去守着,可孙行的话,她不能当耳边风,只能带上李福根,如果成了,那就把功劳分一份给李福根,有好处,没坏处,如果不成,那她也尽力了。

    三交市到月城,将近八十里,也就是三十多公里,通了高速后,进月城还是很方便的,几十分钟就到了,先找了家酒店住下,然后燕飞飞出去打听消息,李福根是完全用不上的,她带李福根来,确实就是因为孙行的话,万一成了,分点儿功劳给李福根。

    李福根可不知自己就是个搭头,燕飞飞出去了,他一个在酒店里呆着也气闷,就出来随便乱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