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54傻透了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六十万不接,段老太又气又急,回屋,把吴月芝狠狠的掐了一下:“你男人傻透了。”

    吴月芝身上痛,心下却高兴,想:“这才是根子呢,我就喜欢他这样的。”

    段老太虽然气得肝儿痛,但还是极热情的招待龚世万,酒桌上,龚世万自然也就问了,李福根到底是怎么知道那条巷子的,李福根就把想好的说了,无非是狗有灵性,而他是兽医,看出了不对,跟着进去先看了一眼,所以确认的。

    不论龚世万还是吴锋,都记不清李福根当时是什么样子了,是不是真的先跟狗进去看了一下,这时也不得不信,连声感概,而狗有灵性的事,在农村里还是有不少传说的,段老太再在一边活灵活现的举了几个例子,顿时就坐实了,就是狗有灵性,跟李福根无关。

    当然,也因为他是兽医,看出了蹊跷,这才找到了路,这个功劳是不会抹煞的,但也没人再怀疑他。

    这酒一直喝到半晚上,龚世万这种人,社会上混的,很能扰络人,李福根也喝得半醉了,说到热络处,就有些轻浮,跟龚世万拍胸脯:“龚哥,我不瞒你,我不认识什么邵局长,其实我就是给蒋市长打的电话,她跟我的关系,那不是一般,多的也不说了,以后官面上的事,你跟我说,一个电话我帮你解决了。”

    龚世万是真心感激李福根,但感激归感激,李福根背后真有靠山,他会更高兴,也就真的醉了。

    李福根也醉了,他第一次发狂,后来自己也不记得了,但边上的段老太吴仙芝文小香等人却听得清清楚楚,记得明明白白,段老太还好,尤其吴仙芝文小香,眼晴子都通亮通亮的,各自心里打什么主意,却是谁也不明白了。

    第二天,李福根睡到中午才醒来,昨夜龚世万也睡这边的,不过他是酒桌上泡惯的,早上就醒来了,一早走了,昨天出了那么大个事,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只留下话,有机会找李福根喝酒。

    李福根觉得龚世万人真不错,不过说到喝酒,他有些头痛了,第一次喝醉,感觉很不舒服。

    吃中饭的时候,段老太就提出,让李福根正式下聘,把吴月芝嫁给他。

    李福根一下就乐傻了,看吴月芝,吴月芝却摇头,她说要到明年五一才结婚。

    李福根马上就明白了,日子越来越好过,吴月芝也越来越迷信了,一定要过了那一年零三个月零三天的限。

    李福根不好解释得,不过想着,现在反正能夜夜抱吴月芝上床,而且还能进她的身体了,其它的暂时也就无所谓,他也就答应了,只是把段老太吴仙芝急得跳脚。

    吴仙芝只说迷信信不得,段老太则说可以请大师做法什么的,而她们越是这样,吴月芝反而越加坚信,是李福根给她带来的福气,坚决不动摇,气得段老太掐她,却也拿好无可奈何。

    吴仙芝的男朋友看过了,结果看跑了,明天是周一,李福根要去招商办上班,下午就回来。

    龚世万送的别克就停在外面,李福根就开了回来,他还没本呢,不过农村里的村级公路,不会有交警来查本本的,去时摩托,回来小车,到把一村都轰动了,李福根只说是吴家的,很多人喜欢吹,而他跟吴月芝,都不是喜欢吹的,推开了事。

    昨天段老太连着杀了三只鸡,还有其它的菜,带了几大碗回来,晚上就吃现成的,吃完了饭,也不要歇凉了,到屋里看会儿电视,哄着小小睡了,吴月芝跟李福根上床。

    吴月芝钻到李福根怀里,道:“根子,你怪不怪我。”

    李福根知道她问什么,摇头:“不怪。”

    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板,笑道:“反正我能进去了,没关系。”

    吴月芝羞到了,心里却喜滋滋的,抬头看他一眼,道:“你等一下,我就来。”

    李福根就喜透了---。

    半夜的呻吟,月儿也羞得不敢露面。

    第二天早上,说到开车去,李福根才想到,龙灵儿给说弄本本的,还没下来呢,不能开,只能租个摩托去。

    一夜风吹雨打,吴月芝却更加的容光焕发。

    她叮嘱李福根要好生上班,不要乱来,吃点亏不要紧,莫跟人争吵,这是典型的小农民心理,不知道外面现在讲究的就是竟争,踩着人才能上位,谦虚一下,到手的面包都给别人拿走了。

    但李福根听得进,临了还学电影里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把吴月芝羞了个大红脸。

    赶到招商办,比上次多了几个人,招商办本身人也不多,加上李福根,就是六个人,早上开例会,燕飞飞给李福根介绍了,基本上也就认了个脸熟。

    他边上桌子是个女的,叫叶纹,挺漂亮的女孩子,打扮也时尚,隆重的香水味,熏得李福根只想打喷涕,她回头看了一眼李福根,问:“你农村的?”

    李福根陪笑应了一声:“是,文水镇文白村的。”

    叶纹点一下头,不理他了,中午聚餐给李福根接风,一个叫金城的搂着李福根肩膀,大声说:“今年我们的任务,就指望你这条福根了,来,干杯。”

    一桌人都笑,举杯干了,李福根也陪着笑干了。

    燕飞飞在桌上笑意盈盈的,回到办公室,眉头就挤到了一起。

    她想起了孙行的话:“你没成绩没关系,关健是让李福根做出成绩,他出了成绩,就是你出了成绩,这一点,你一定要搞清楚。”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孙行是蒋市长的人,这小子难道是蒋市长的亲戚?不可能啊,蒋青青家可在京里,听说背景深得不得了,而这小子就是文水的,从到到尾就是个农民。”

    想不清李福根的来头,最要命的是,李福根的性子,虽然时间不长,但燕飞飞眼光跟针一样,直接就看穿了李福根,是那种特别老实的人,性子老实也算了,不算坏毛病,可问题是,他嘴还木讷,明显不怎么会说话,招商办是要招商的啊,靠的就是一张嘴,把投资商忽悠过来,李福根这号的,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怎么去忽悠人,忽悠都不会,又怎么可能出成绩?

    下午,叶纹金城等人都出去了,招商办,是不能坐办公的,就是得出去跑,坐办公的反而是废物,只李福根正儿八经坐在桌子后面,在那儿看资料呢。

    燕飞飞看一眼,暗暗摇头:“这菩萨,果然就这样了。”

    别人她可以不管,但孙行特地叮嘱了,李福根她不能不管,只好把李福根叫到他办公室里,问了一下李福根的经历,听说他做过兽医,道:“你做兽医的,到处跑,口才应该不错吧。”

    李福根摇头:“一般就是别人叫我一声,也没多少话说的。”

    燕飞飞暗暗摇头,想了想,道:“福根啊,你应该知道,我们任务重,今年五千万的任务,才完成四百万,十分之一都不到呢,大家都要尽起责任来才是。”

    “是,是。”李福根点头,后面也就不知道怎么说了。

    燕飞飞叹气,知道跟他说这个,无异于对牛弹琴,去抽屉里拿出一张光碟来,道:“这是关于招商所需要注意的一些东西,你拿回去看一看,不,你看三天吧,周四上午来找我。”

    李福根虽然老实,不是傻瓜,他其实也意识到了,招商得靠嘴巴说,而他笨的也就是这张嘴,有现成的教材,那太好了,连声道谢着接过。

    他并不知道,燕飞飞在背后看着他摇头。

    忠厚老实是一种很好的品质,但在现代社会,真的吃不开了,你越老实,别人越瞧不起你。

    招商办可没宿舍,李福根还得回文白村来。

    吴月芝见他才走又回来了,到是吓了一跳,一问,知道让他在家里学教材,还一学三天,到是开心了,道:“那我晚上杀个鸡。”

    李福根搂着她腰,道:“别杀了,天天吃鸡。”又对她挤眼晴:“我只想天天吃你。”

    “嗯。”吴月芝看一下屋外,羞红了脸,不敢答他,眼眸中却仿佛能滴下水来,看着她扭着圆圆的臀出了外屋,李福根心中满满的都是欣喜:真是一个好女人啊。

    家里有DVD播放机,李福根是个好学习的,打开机子就看了起来。

    这碟片里面的教材,名字就叫白领公关教材,从自身的素质,穿衣打扮,说话淡吐,个人修养,一直讲到跟社会上各色人等怎么打交道,各种礼节,说话方式,要注意的细节,已经吸引对方注意的心理技巧,全部都有。

    李福根简直看晕了,他就是个小农民,哪里注意得这么多,原来穿个衣,说个话,甚至是看人的眼神,脸上笑露到几分,都有讲究啊。

    吴月芝闲下来也在边上看,也感概:“啊呀,城里人真讲究。”

    说着就有些担心起来:“根子,你以后真要做城里人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