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53送车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哪有你说的那么轻松。”龚世万没回答,吴锋却插口了:“我们这边的煤矿,有瓦斯的,不过轻一点而已,不塌方,送得进风,就没事,但如果塌方了,尤其是压死了风筒,风送不进去,最多半个小时,里面的瓦斯浓度就会毒死人,我之所以不下井,不是懒,就是怕了个瓦斯。”

    他越说,龚世万脸色越不好看,李福根忙打眼色让吴锋莫说了,心下却暗暗摇头:“要是有瓦斯,那就麻烦了,唉,这些煤老板啊,看着一个个腰缠万贯的,其实也不容易。”

    煤矿不是很远,说话间就到了,人围了不少,龚世万不等车停稳就跳了下去,一问,两腿一软,就坐倒在地。

    吴锋本地人,没他不熟的,两句话就问清楚了,井下共有十一个人,突然塌方,把整个巷子堵死了,塌的是中段,里面可能没塌,人暂时应该是没事,可正如吴锋说的,龚世万这矿,有瓦斯,虽然浓度不大,但巷子一塌,巷道密闭,最多最多,一个小时,里面的人就会给毒死,而塌方的情形很严重,巷子又比较长,别说一个小时,就有大型机械,四五个小时也未必抢得通。

    一个结论,里面的人,死定了。

    现在安全事故抓得严,死一个两个,或者还能遮掩过去,一下子死十多个,那没得说,倾家荡产已经是最轻的了,龚世万这个老板铁定要坐牢,弄不好甚至有可能是死刑。

    看着瘫坐在地下,形如死人的龚世万,李福根心中不自禁的感概,刚刚还是腰缠万贯的大老板,买车还要买进口的,修一个车,都能赔得普通人家倾家荡产的,结果眨眼之间,他自己却完蛋了,而且没有任何人救得了他。

    事实上,这时候已经有矿工家属闻讯赶过来了,现场已经是一片哭叫之声,有的已经在指着龚世万大骂了,只是暂且人还没死,没上来揪打他,真要见了死尸,这十多户家属,只怕会把龚世万给活撕了。

    李福根心中有些惨然,却听到狗叫,他出了人群,一条老麻狗跑过来:“大王,那些人不会死,有另一条老巷子其实可以进去的,他们可以从那边出来。”

    李福根又惊又喜:“你说的是真的,你怎么知道的?”

    老麻狗解释,原来这边小煤窑多,到处挖,山上挖,山下挖,左边挖,右边挖,新矿压老矿,旧矿压陈矿,经常就有互相挖通的,挖通了老矿老巷子怎么办?简单,打个栅栏封一下,自己继续往前挖,土话叫做打补丁。

    龚世万这个矿,中途就打了好几个补丁,其中有一个,前不久才打上,差不多到了巷子底,巷子中途虽然压塌了,但只要打开这个补丁处的栅栏,里面的人就可以绕出来。

    那么麻狗为什么知道呢,却原来昨天它追一只兔子,一直追到那个补丁处才追到,亲眼看到了巷子里运煤进出的人。

    “那现在那个补丁处压塌了没有,你确定可以从那里出来吗?”

    李福根虽然兴奋,但还不敢确定,龚世万这个样子了,可不能开玩笑。

    “我去看看。”老麻狗转身就跑了出去,射箭一样,狗都是这个性子,碰到一点点事,就特别兴奋。

    没几分钟,老麻狗就回来了,跟李福根道:“大王,可以进去,补丁处没压塌,我听到里面的人在哭喊呢。”

    “即然补丁处没压塌,里面的人怎么不从那里出来?”李福根惊喜之下,生出个疑问。

    “那怎么可能。”老麻狗摇头:“这山都挖空了,到处是巷道,天知道补丁处的巷子通哪里啊,一个不好,闯到积了瓦斯的老巷子里,那就是找死呢,没人敢去乱闯的,一般就是封起来,不可能想到后面还有出来的路。”

    它说得有理,李福根不敢迟疑,立刻回来找龚世万。

    龚世万跟个死人一样,李福根叫了两声,他直着眼晴,根本不会应,李福根急了,他为自己的事,往往畏缩迟疑,为别人的事,到是杀伐果断,扬起巴掌,啪的就在龚世万脸上重重的抽了一巴掌。

    龚世万还真给他一巴掌打醒了,眼珠子转动两下,看清是他,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根子兄弟,我完了呀,哥哥我完了呀。”

    “没完。”李福根果断的打断他的哭叫:“巷子里面有一个补丁,有一道路,可以进去,不过里面的人不知道,只要去个人,告诉他们,打开栅栏就可以出来了。”

    “真的?”龚世万是矿主,这样的小煤窑老板,虽然不亲手挖煤,但也经常下井看看的,而且龚世万最初也就是个挖煤的出身,矿井里的事,他自然是知道的,一听李福根说得活灵活现,他一下就跳了起来:“根子兄弟,你说真的?”

    “拿两个矿灯,跟我来。”

    李福根还是担心里面,怕瓦斯浓度大了,那即便打开栅栏,人死了也白搭,所以根本不跟龚世万废话,边上还有工人,推煤出进,也要戴矿灯的,李福根随手扯过两只,拉了龚世万就走。

    老麻狗带路,就从旁边不远处一个废矿井里钻进去,其实不远,不过拐了几个弯,中间又还绕过另一条废巷子,前后不到一百米,只是七绕八拐的,还好有老麻狗带路,龚世万也不管这些了,死死跟着李福根。

    到尽头,果然有一处栅栏,栅栏里面,一片哭叫声。

    龚世万却是喜出望外,拿灯往里一照,大叫起来:“老张,张矿长,从这边可以出来,快从这边来。”

    带班的,有个安全矿长,姓张,听他这么一叫,里面的人还吓一跳,一时间鸦雀无声,紧接着有人跑过来,拿矿灯照到栅栏后的龚世万,顿时就欢呼起来。

    后面的事就简单了,里面的矿工手脚飞快,三下五除二打开栅栏,跟着跑出来,外面早围了一堆人,见到出来的工人,一时间欢声雷动。

    “兄弟,根子兄弟,以后你就是我亲兄弟啊。”龚世万死死的抱着李福根,在他背上狠狠的捶了几下,道:“你先回去洗一下,晚上我来找你喝酒。”

    “好。”李福根也高兴,痛快的应承下来,救下这么多人,他也开心呢。

    李福根先回来,龚世万还有事处理,死了人,那就万事皆休,没死人,自然要巧妙的遮掩过去,否则给安监局知道了,又要停产整顿,又要罚款,还要送人情,废老了的手脚,龚世万是个精明人,这样明摆着的亏,他是不会吃的。

    李福根一路到是想:“晚间龚大哥要是问,到是要想好了。”

    龚世万肯定会问的,李福根怎么就知道边上的废巷子可以通巷底呢,难道他是神仙,到时必得有个解释,还好李福根本身是兽医,只说是狗狗灵性,他看出了古怪,所以跟着进去看了一下,这么发现的。

    这么解释,不太通,但勉强说得过去,别人也不可能怀疑。

    傍黑时分,龚世万过来了,另开了一辆车,是一辆别克,到屋前,先把李福根扯出来,让李福根看车子:“兄弟,我这车,你觉得行不行?”

    “可以啊。”李福根当然说行:“还是新车啊,没几个月吧。”

    “半年了,不过没怎么开。”龚世万说着,把钥匙塞到李福根手里:“即然还行,这台车就送你了。”

    “那怎么行?”

    李福根吓一跳,慌忙摇手不接。

    龚世万黑着脸看着他,不吱声,李福根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摇头:“龚大哥,龚哥,你要说一句谢,我也心领了,可这车子----。”

    “这车子怎么了?不到十五万,你知道现在死一个人多少钱,不说罚的,只说赔的,国家规定就是二十万,只能多,不能少,今天十一个人,就是两百多万,这样的车,够十台了。”

    龚世万说到这里摇头:“兄弟啊,其实不是钱的问题,今天十多个人真要死在里面,我龚世万就死定了,别说几百万几千万,那全是人家的,自己不挨枪子,能有一碗牢房吃到死,都得谢天谢地了,你明白了没有。”

    说到这里,他又从袋子里拿出一张银行卡:“今天没去市里了,钱也不多,就是六十多万,你要不嫌少,那就接着,从此就认了我这个兄弟。”

    他们说话,段老太吴锋几个全出来了,车子还好,只吴锋眼红,听说卡里有六十多万,段老太整张脸都放起光来,眼晴就象锥子一样,仿佛恨不得一下扎在银行卡上,一把捞了过去,就是吴仙芝这自号见过很多大老板的,眼珠子也一闪一闪的。

    李福根却给吓到了,坚决不肯接,后来见实在推不掉,道:“龚大哥,这样,车子我先开着,钱我真的不要,你要真塞给我,我呆会就送到灶里一把火烧了。”

    他说得这么坚决,龚世万也不再勉强他,拍着他肩膀道:“根子,以后你就是我亲兄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