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52电话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四周很安静,虽然围观的人不少,没人吱声呢,手机响便有些剌耳,所有人耳光就都转到了龚世万身上。

    龚世万看一眼,脸色一变,先就堆下个笑脸,接通,说了两句,立刻就点头哈腰了,而眼光,则直接落到李福根身上,两眼都发出光来。

    他拿着手机就往李福根这边走,电话一挂,他直接就握住了李福根的手:“根子兄弟,原来你跟邵局长认识啊,你不早说。”

    手握着李福根手不放,转头对段老太道:“段婆婆,没事了,看根子面上,这车不要吴锋赔了。”

    “你----你说真的?”段老太虽然盼望着奇迹发生,但奇迹真的来了,她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了。

    因为正如吴锋说的,李福根就给蒋青青治过一回狗,人家一市之长,给点小面子,给医院打个电话,反正是公家的,也不当回事,可龚世万这是私人的车呢,几十万的修车费呢,蒋市长还肯打电话,为一条狗,就一次二次的卖李福根的人情?应该不可能吧,所以她不太敢信。

    “当然是真的。”龚世万打着哈哈:“一台车算什么,就当交了根子这个朋友,段婆婆,家里有酒没有,叼扰你,我跟根子兄弟喝两杯。”

    “有,有。”段老太这下信得实了,飞快的跳起来,莫看她老,十八岁的姑娘家未必有她利索:“现成的酒菜,我再杀只鸡。”

    当先就往家里走,顺口叫吴月芝:“大妹子,你回家帮我杀鸡。”

    话出口想想不对,忙对改口:“二妹子,你来帮手。”

    又看一眼文小香:“叫这杀千刀的回来吃饭,再要到外面,那就干脆撞个死,莫害人了。”

    她安排得妥妥贴贴,飞脚前面去了,吴仙芝赶忙跟上,临了看一眼李福根,眼里满满的都是惊讶。

    边上的文小香也差不多,看着李福根的眼里,满是讶异,心下转着念头:“龚世万开小煤窑的,最怕的就是安监局和煤管局,邵局长,莫非是煤管局局长邵千山?想不到啊,他这么木讷一个人,又认识市长,又认识局长,一个电话,几十万居然就不要赔了,吴月芝怎么就这么大福气,找到他了。”

    莫说她们惊讶,其实李福根自己也有些惊讶,虽然他相信蒋青青无所不能,但蒋青青是不是真的肯帮忙,他不知道,二则,真的一个电话,龚世万几十万就不要赔了,这也是他想不到的,站在那里就有些发愣。

    龚世万却一直握着他手,很热情的跟他聊了起来,说到那什么邵局长,李福根根本不知道是哪路神仙,他又不善于撒谎,这个根本编不圆啊,他对那什么邵局长完全不了解,只好哼哼哈哈的,龚世万却以为他是不愿说,这个正常,有些人喜欢炫耀,就如那猴子,红屁股时不时的拿出来晾一下。

    有些人,却什么都藏着掖着,就如深山之虎,海底之龙,轻易不现身影,可只要露一点毛角,那就是山呼海啸,巨浪掀天。

    李福根越是这个样子,龚世万就对他越热情。

    到吴家,段老太已经重新整治出了几样酒菜,上了桌,边喝边聊,问到李福根的工作,李福根说调到了开发区招商办,段老太到是咦了一声,问得清楚,李福根居然是转正了,这下喜动颜色,狠狠的拍了吴月芝一巴掌:“你个死丫头,怎么不早说,这是公家人了啊,我们家,也有公家人了啊。”

    吴仙芝文小香本来只觉得李福根神通广大有些惊讶,这会儿却满眼里都是羡慕了,公务员,别说她两个,全中国多少人羡慕啊。

    到是龚世万不以为然,李福根即然有这样的关系,转个正,那不是一句话的事,说道:“公务员说起来清闲,其实油水也不足,根子兄弟,不如我们合股开煤矿吧,你放心,你随便占点股子就行,干股也可以,也不要你操心,平时你上你的班,分红我自然叫人送到你屋里。”

    居然有这样的好事,段老太眼珠子都红了,老樟村小樟村,那些煤老板有多赚钱,她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呢,就说这龚世万,一台车碰一下,修都要二三十万,这是发了天财啊,李福根要是跟龚世万合股开煤窑,一年就富了。

    但李福根却把脑袋乱摇,无论龚世万怎以说,他都不肯答应。

    段老太急得简直要吐血了,扯了吴月芝进里屋去,狠狠的掐她一把:“你就是个木头,你到是在边上搭句嘴啊。”

    吴仙芝也跟了进来,道:“是啊,龚世万一年赚几百万呢,要是跟他合股,多了不说,一年至少三五十万是铁定的。”

    “是啊是啊。”段老太连连点头。

    吴月芝却摇头:“我听根子的,根子说不要,那就不要,路边的横财,不要捡呢。”

    段老太两个都给她气怔了,却无可奈何,吴仙芝到是对李福根本人更感兴趣,道:“姐,姐夫刚跟哪个打电话啊,就一句话,几十万龚世万就不要了,这面子,大过天去了。”

    “说是个什么局长。”段老太耳朵到尖,道:“根子又认识什么局长了?”

    吴月芝摇头:“我不知道啊,他在市里培训,转了正,也是昨天才回来告诉我的,其他的我都不知道啊。”

    吴仙芝气得顿足,道:“啊呀,你真是个糊涂蛋,什么也不知道,当心他给什么狐狸精拐了去。”

    吴月芝怔了一下,不过随即就露出个笑脸,带着羞意,道:“不会的,根子不会的。”

    昨天,李福根趴在她背上,然后发出牛一样的吼声,她也就深深的知道了,李福根有多么喜欢她。

    段老太两个拿她无可奈何,因为她就是这么个人。

    外屋,李福根跟龚世万聊天喝酒,突然听到狗叫声,他愣了一下,道:“我起个身。”

    他到外面听了一下,吴家也有狗,再让狗去问了一下,明白了,有一座煤矿出事了,而且就是龚世万的煤矿。

    虽然龚世万免去吴锋的修车钱,根子是在蒋青青身上,但李福根还是很感激的,这是个大人情啊,天大的人情,这会儿龚世万煤矿出事,他明显还不知道,李福根当然要告诉他,不过转念一想,怎么告诉他呢?不能说是狗报的信啊,那成妖怪了。

    这会儿他到机灵了,他这个性子很有趣,为别人的事,他往往机灵些,为自己的事,就木讷得多,马上就想到了个主意。

    进屋,他就问:“龚大哥,你那手机有信号没有,我这手机怎么没信号呢。”

    农村偏远,基站覆盖不够,信号就比较弱,空旷地方还好,要是往屋角一坐,往往就没信号了,龚世万没收到消息,估计是这个原因。

    龚世万有几分醉意了,他一说,看都不看,挥手:“没信号,移动还吹破天呢,天涯海角都有信号,我这屋子里就没信号,只找不到那个姓严的经理,否则我非拖他来看看不可。”

    他不动,这个有点麻烦,李福根又想个主意,道:“龚大哥,你手机借我打个电话。”

    段老太在一边插嘴:“家里有电话。”家里的是固话,不受影响。

    龚世万立马站了起来:“用我的手机打。”

    说着就把手机塞给了李福根。

    李福根拿到外面,勉强有了一格信号,龚世万的手机立刻疯狂的响了起来,李福根叫:“龚大哥,你的电话。”

    “你先打,不管他。”龚世万挥手。

    “你还是来接一下吧,这怎么好意思。”李福根急了,直接把龚世万拖出来。

    龚世万勉强接了电话,一听,脸色大变:“什么,塌方?压着人没有,全关在里面了,我马上来。”

    他扯开步子就往外面跑,李福根是知道情由的,急忙也跟上去,段老太在后面叫:“怎么了,喝了酒再走啊。”

    李福根挥手:“可能出了点事,我跟去看看。”

    “出事了,我也去看看。”吴锋本来象只死猴子一样坐在一边,一听说出事了,立马跳了起来。

    跑到村外,龚世万直接上了他的宝马,虽然车后侧给撞凹了,但并不影响驾驶,李福根也跟着坐进去,吴锋涎着脸坐到了后面,龚世万也没空理他,一直在接电话,一下子居然没发动起来。

    李福根一看不对,道:“龚大哥,你打电话,我来开吧。”

    龚世万这会儿也顾不得客气了,让到一边,李福根给龙灵儿苦训了这些日子,到是有底气了,一下发动车子,开出村口,吴锋便告诉他往哪里走。

    在中途,龚世万就放下了电话,一脸惨白,两眼发直,嘴里不停的嘟囔:“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

    李福根先前只是大致听了一下,狗传过来的消息也比较简单,只知道是塌方,关了不少人,但看龚世万现在的情形,好象非常严重,他只好安慰龚世万:“龚大哥,你莫急,只是塌方吧,人关在里面了是不是,那没关系啊,挖开就行了,人不一定有事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