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50 公家人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真的?”吴月芝也激动得叫了起来:“你没骗姐吗,根子?”

    “是真的。”李福根用力点头:“就上午办的手续,不过照片才交上去,工作证还要几天。”

    “太好了根子,太好了。”吴月芝激动得眼眶都湿了。

    她的激动,也更带动了李福根的激动,两个人紧紧的搂着,恨不得彼此融化在一起。

    对他们两个来说,转正,做公家人,那真是天大的喜讯,心中的激动,无论怎么形容都不为过。

    李福根有些忍不住了,对吴月芝道:“姐,给我了好不好,就一次,好不好。”

    不想吴月芝一下子哭了起来:“根子,姐知道你想,姐也想,可姐是个漏啊,会漏了你的福气啊,现在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万一我把你的福气漏了,那怎么得了啊。”

    李福根忙抱着她安慰:“姐,你别哭了,是我不对,我不要了,再等五个月,过五个月我再要你。”

    “根子,你真好。”吴月芝抱着他,泪水打湿了他胸膛,却突然想了什么,对李福根道:“根子,你等一下,我过一下下就来啊。”

    “做什么?”李福根不明白。

    吴月芝满脸通红,道:“你别问,我过一下就来了。”

    没多久,吴月芝回来了,脸如火烧,甚至不敢看李福根,自己到床上趴下了。

    李福根一下就明白了,胸间仿佛炸开了一个原子弹,腾的一下,整个人都热了开来。

    李福根喜欢上网,有些东西他也知道,也见过,例如A片,自然也看过,什么隔江犹唱后庭花的,他当然也知道。

    “姐。”李福根激动得叫了起来。

    这一个上午,便在一种前所未有的激情中过去---。

    完事,心满意足的李福根自己去捉一只鸡杀了,用高压锅炖得烯烂,自己没吃,先端了一小碗进屋,吴月芝斜躺在床上,一缕头发垂下来,盖着了半边脸,就仿佛一个久病卧床的女子,不过听到声音,她睁开眼来,眉眼间,却净是春意。

    “姐,好些了没有。”

    李福根放下碗,很细心的问。

    吴月芝不答,只是嘴里轻轻唔了一声,看着他的眼眸里,满是羞意,也满是情意。

    “涂的药管用吗?我帮你看看。”

    李福根要掀被子,手却给吴月芝捉住了。

    “不要。”吴月芝声如蚊蚋,俏脸儿上,更仿佛烧了一团火:“好多了,不要看。”

    李福根在这种时候,永远不会说话,点点头:“应该会好些,这是最好的药呢,就算是牛腿伤了,包一夜也好了。”

    吴月芝娇嗔着掐他一下,只捏着细细的一点皮肉,掐得也不重,却让李福根的心都酥了。

    “你才是牛呢,就是一条大水牯。”

    她的娇嗔,让李福根心尖子都麻了,把吴月芝搂在怀里,嘿嘿笑道:“姐,真好呢,我以后还要的,好不好?”

    这下吴月芝真羞到了,重重的掐了他一把,但她眼中的意思啊,明白得很,只要好了,就全都由着李福根。

    李福根喜得一颗心要爆炸开来,端起碗,道:“姐,来,我喂你喝鸡汤。”

    休息了一夜,这夜李福根就在下面的大床上睡的,三个人睡,小小也很高兴。

    到第二天,吴月芝全好了,本来要送小小去幼儿园,却接到段老太电话,说吴月芝妹妹吴仙芝回来了,带了个男朋友,要见见姐姐,要吴月芝回去一趟呢。

    吴月芝刚好也要把李福根做了公家人的大喜事,告诉段老太,于是李福根租了个摩托车,带上小小,三个人一起回了老樟村。

    吴仙芝今年二十二岁,比吴月芝小三岁,高中毕业,现在在月城打工,卖房子。

    吴仙芝有个外号:仙姑。

    两个原因,一是她长得漂亮,象天上的仙姑一样。

    另一个,则是因为她的性格,几乎跟段老太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尖刻,精细,市侩,且特别的能说会道,她喜欢的,嘴里能给你说出花来,不喜欢的,又你把你损得狗屎不如。

    别人不说,只说一个吴锋,吴锋养出的少爷性子,爹怕他,娘怕他,姐也怕他,惟有吴仙芝不怕他,反而经常给吴仙芝训得灰溜溜的,就可见她这仙姑的是怎么样的一股子仙气儿。

    李福根还是第一次见吴仙芝,眼前一亮,仿佛见到了一个翻版的龙灵儿,就是初见龙灵儿第一面时的样子,不过龙灵儿是红发,吴仙芝是染了一缕黄发,龙灵儿穿的一身红,吴仙芝则是红衬衫加白色的铅笔裤。

    装扮虽然不同,却同样的亮眼,同时的摩登时尚,或许吴仙芝惟一不如龙灵儿的,就是没有那么丰满的胸,虽然也不算小,但远不能跟龙灵儿比,那不仅仅是大的问题,而是如天工巧手雕出的完美,一般女子,根本没法比的。

    吴仙芝自然听过李福根的事,打了招呼,就把吴月芝扯去里屋说话了,她男朋友关友基也跟了进去,把李福根扔在了外屋,明显没什么兴趣。

    关友基高高大大,脖子上戴根巨大的金链子,估计能有一两斤,手指上还有一个硕大的金戒指,就皮带扣也闪闪的发着金光,脸上的神情则反过来,没什么光彩,看了一眼李福根,头都没点一下,估计吴仙芝跟他说过李福根吧,瞧不上。

    听段老太说,关友基是富二代,自己还当着经理,瞧不上李福根这种小农民,正常得很,这样的,李福根在城里见多了,也不在意。

    关友基开车来的,吴锋涎着脸要了钥匙,在外面开着玩,吴水生放牛去了,段老太忙里忙外,吴仙芝到是极喜欢小小,见面就抱在了怀里,于是就剩下了李福根一个人,在外屋看电视。

    他从小没了爸爸的孩子,给人冷落惯了,也不在乎,说实话,他现在开心着呢,只要想到吴月芝,想到两个人真正的融在了一起,他整个人就如一枚装满了药的鞭炮,随时想要爆炸开来,至于外人怎么看待他,他并不在意。

    段老太整了一大桌子菜,吃饭的时候,吴锋也没回来,到是吴锋的老婆文小香回来了。

    文小香也就是二十三四岁,在镇小学当代课老师,平时中午不回家,也是给段老太叫回来的。

    文小香长得不错,虽然不如吴月芝姐妹,也算是一个漂亮女子,全身上下收拾得很精细,不明白的底细的,还只以为她是个城市的女白领,而且应该是政府部门的,公家人,那神情气质,太象了。

    文小香性子比较冷,吴月芝跟李福根说过,文小香虽然不象段老太吴仙芝那么尖刻,可也精明厉害得很,小瞧不得,反正无论是段老太还是吴仙芝,都在她手里没讨到好,至于吴锋,虽然外面吹吹擂擂的,其实也有些怕了文小香。

    订了婚的,李福根就叫了文小香一声嫂子,文小香要应不应的点了一下头,看着李福根的眼光,有点儿跟蒋青青相象,仿佛一眼就能把人看穿似的,李福根都不敢多跟她对视。

    饭桌子上,段老太很热情,好吧,主要是对关友基热情,关友基瞧不上李福根,但吴月芝长得不错,文小香也还行,尤其有一种城市女子的气质,让他很来劲,嘴巴就没停,一会儿说外面一顿饭吃掉多少万,一会儿又说跟某某主任在哪里吃饭,跟某某书记又在哪里吃饭。

    在真正有识见的人眼里,他这种吹嘘,很浅薄,但文小香到是很爱听,吴仙芝也在一边时不时的插一嘴凑趣。

    吴月芝跟李福根坐在一起,她跟吴仙芝进房说话,估计也就是吴仙芝说,她在听,李福根当了公家人的事,她可能还没说,所以段老太吴仙芝等人都不知道。

    这个正常,吴月芝性子跟跟吴仙芝甚至跟段老太都完全不同,她是个传统型的女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