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49 编制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而段老太之所以不直接把吴月芝嫁给李福根,而只让他们订婚,就是卡他一下,虽然让他们订了婚,可农村里订婚是可以退婚的,至于说吴月芝跟李福根睡了,这事平常得很,再说了,吴月芝可是寡妇,不是什么黄花闺女,睡一次跟睡一百次,没有什么区别的,退了也就退了。

    李福根知道这一点,也最怕这一点,所以做梦都想着能转正,当上公家人,那段老太都不要他催,一定会上赶着把吴月芝嫁给他。

    可是,转正有多难,他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林子贵应得好,江城子也说得漂亮,可事实上,真要操作起来,难呢,三年五年未必解决得了,就以前段爱国的强势,他的司机还是他亲妹妹的儿子,开了五六年车,也是个编外,派出所也差不多,大部份是协警,想转正,难于登天。

    而现在,蒋青青突然就把这么一大块香甜甜的大饼送到了他面前,却问他,想不想吃。

    李福根当然想吃啊,可他不相信世上居然有这样的好事,张开嘴,就傻愣了在那里。

    蒋青青咯的一声笑,慢慢的把杯中的红酒喝干了,冲李福根勾勾手指头:“过来,强暴我,你只要把市长强暴了,你就可以胁迫她,让她帮你转正,明天就给你转-----啊,我被他用最羞辱的方式强暴了,他还胁迫我,让我帮他转正,啊-----。”

    蒋青青美目半开半闭,又陷入了幻想中。

    李福根却如同给雷劈了的蛤蟆,不是因为蒋青青的变态自虐,而是因为蒋青青那句话:明天就给你转。

    他突然跳了起来,飞快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扑过去,在蒋青青的尖叫声中,粗暴的撕光了她---。

    李福根一身的汗,他到外面倒了杯红酒,然后多拿了个杯子进来:“你要喝一杯吗?”

    蒋青青的脸趴在床单上,头发披散着,眼镜也掉了,额头上汗津津的,嘴巴微微张开,时不时的动一下,象一条垂死的鱼。

    她这个样子,再不是那个冷艳高贵犀利精明的女市长,到真的象一个给暴徒强暴了的女子,又仿佛是一朵给暴风雨摧残了的花。

    “给我来一杯吧。”她眼晴睁开来,不过明显没有力气爬起来。

    李福根放下自己的杯子,给她倒了杯酒,扶她斜靠在床档上,蒋青青一口气喝了半杯,这才有了点儿精神,看一眼李福根,嘴唇微微咬了咬,似嗔似怒的道:“让你转个正,真就能把你激动到这个样子?”

    “她不会生气了吧。”李福根心中暗暗后悔,不知道怎么回答,只看着蒋青青,习惯的嘿嘿笑了一下。

    蒋青青摇摇头,抿了口酒,道:“你这人啊,一无是处,但就一点好,这方面不错,跟头公驴差不多,要是不叫你停,我怀疑真会给你弄死在床上。”

    这不知是表扬还是嗔怨,李福根便又嘿嘿笑。

    “行了,别傻乐了。”蒋青青挥挥手:“你回去吧,给我带上门。”

    李福根哎了一声,转身找衣服,却又停下,道:“蒋市长,转正的事。”

    这种时候,说这个,蒋青青真给他气乐了,不过想想也是,这就是一农民,玩玩就算了,要的就是他那根驴货,其它的还想什么?她嘴角一扬:“我要是说明天不给你转正,你是不是会更加努力。”

    “啊。”李福根怔了一下,他不知怎么回答,想了想,道:“要不我再来一次。”

    这回答却把蒋青青吓到了,忙道:“不要了不要了,今天无论如何不要了。”

    动作太大,杯中的红酒都洒了一点在床上,李福根忙要来收拾,蒋青青却似乎有些怕他了,生怕他凑近来,又往她身上爬,道:“不要管它,你回去等消息吧,明天我就给你办,把你调到开发区去,那边要人。”

    “哦。”得了准信,李福根也不再停留,找了衣服裤子穿上,细心的给蒋青青带上门,下楼来,又抱着金毛亲了两下,这才回来。

    他没打的,一路快走,想着明天就会转正,那真是两脚带风,全身充满了力量,刚才跟蒋青青的那一场大战,不但没有消耗他的精力,反而觉得更精神了。

    走到一半他才想到件事:“啊呀,没跟她说清楚,以后不要再欺负龙灵儿。”

    不过反过来一想,龙灵儿只是偶尔中了一次迷药,也是大意了,主要是想不到,蒋青青一市之长,又是女的,居然会下药,到下一次,龙灵儿就不可能再上当了,蒋青青也没办法再欺负得了龙灵儿。

    “只要龙教官再不去找她就行了。”李福根想得清楚,也就扔到了脑后。

    第二天上午,陈教官果然就让李福根去开发区。

    蔡刀几个不明所以,扯着李福根问:“怎么回事,根子,怎么回事,不会是把你给开了吧,可又要你去开发区,什么意思啊。”

    事情没落定,李福根还不敢说,虽然他心底确信,以蒋青青的强势,一市之长,给他解决个编制问题,那绝对只要一个电话的事,但还是不敢得意,再说了,这也解释不得啊,只说他也不知道,去看看再说。

    李福根到开发区,找到主任办公室,开发区主任姓孙,是个秃头中年胖子,名字也有趣,叫孙行,差一字就孙行者了,听李福根报了名,到是很热情,估计是蒋青青打了电话还是怎么回事,问了几句话,然后让人带他去办手续,把他安排在招商办。

    招商办主任叫燕飞飞,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皮肤白晰,身材很丰满,长相也不错,理着个短发,眼光很亮,看上去一脸精明利索的样子。

    “李福根,欢迎你。”燕飞飞跟李福根握了一下手,简单问了两句,给他在旁边的办公室安排了一套桌椅,说:“周末了,人都出去了,你也别在办公室里坐着,我们这单位,坐家里是不行的,所以你拿上这资料,先回家吧,周一八点半过来开例会,中午给你接风。”

    居然还有接风,李福根受宠若惊,连连点头,拿着燕飞飞给他的资料,出了开发区,在路边一个石凳上坐了半天,才醒过神来:“我真的转正了,开发区,招商办,李福根,我还有办公桌,下周一,燕主任他们还要给我接风。”

    想着这一切,他耳朵里面仿佛都在嗡嗡叫,拿出手机,想要给蒋青青打个电话,突然又不敢打了,仿佛一个做梦的人,不敢睁眼,生怕美梦成空一样。

    “要是晚上蒋市长还叫我,我就狠狠的强暴她。”下定了决心,这才拨了蒋青青的电话。

    蒋青青语气却很冷淡,只应了一声:“知道了,这周不空,下周等我电话。”就挂了。

    李福根一腔决心,到突然有一种落空了的感觉,不过随即又抛到一边,给吴月芝打电话,那边响了一声,他猛然就挂断了。

    “回去。”他兴奋的叫了一声,坐上班车,赶回文白村,在车上,他看了一下手中的资料,是关于开发区和招商办的。

    开发区的事,李福根也多少听过一些,三交市开发区成立有两年多了,最初热热闹闹,要借着文水大桥修通,靠近月城的优势,飞速的发展起来,顺便带动三交市南区的经济。

    但事与愿违,因为隔着一条文水,就是月城开发区,人家是副省级城市,吸引力肯定比三交市要强得太多了,仅隔一条文水,哪怕是换了李福根,他也宁愿在月城落脚,不愿来三交市沾泥。

    所以成立两年多,也就是不死不活的拖着,编制到是没减下来,人还不少。

    至于开发区招商办,很简单,就是招商引资,说白了一句话,把有钱的大爷请进开发区来投资建厂,就是这样。

    资料上到是说得花团锦簇,说引进了多少多少,有意向的有多少多少,今年准备怎么样,明年准备怎么样,三年以后要变个什么样,其实都是哄人的。

    哄谁呢,还就是李福根这种人好哄,他正兴奋着呢,一路上看得津津有味。

    回到家,吴月芝见了他,又惊又喜,迎上来道:“根子,你怎么回来了,这会儿不是正要培训吗?”

    “以后不培训了。”李福根摇头,心里好象有无数的话,一时间却倒不出来,突然一把抱起吴月芝,道:“姐,到里屋去。”

    吴月芝吓一大跳,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手撑着他胸:“根子你发什么神经,现在不要,万一有人来。”

    李福根心中激动无比,根本不理她,直接抱进里屋,放到了大床上,因为晚上小小都在,所以他还没在这大床上跟吴月芝睡过呢。

    两把就脱光了,跳上床,伸手就来扒吴月芝的衣服,吴月芝虽然害羞,但她是个柔顺的女子,李福根真的要,她也就半推半就的顺从了他---。

    激情过去,李福根紧紧的把吴月芝搂在怀里,说了自己转正,去开发区上班的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