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45背你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龙灵儿的肌肤滑腻香软,不过这会儿他心中没有一丁点儿情欲之意,反到是充满了激情,为龙灵儿对他的信任。

    他本性中是一个质朴的人,别人对他好一点,他就能拿出百分之百的感激。

    何况是龙灵儿这样的人,这么美,又是教官,肯这么信任他,他的感激,无法言喻,这一刻,如果让他为龙灵儿死,他也绝不会有半分犹豫。

    走出几里,龙灵儿到有些担心起来:“你累不累,要不我下来自己走吧。”

    “不累。”李福根摇头:“没事,我好有力呢,以前在家里做农活,一担湿谷,我能----。”

    说到这里,想想不对,赶忙住口。

    后面的龙灵儿沉默了一会儿,李福根还以为她生气了呢,暗骂自己:“你个笨蛋,不会说话,你就不要说嘛,把人家女孩子比做湿谷,真是的,蠢货。”

    正想着要道歉,龙灵儿却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开去,然后越笑越大声,在他背上笑得打颤。

    李福根又惊又喜,也嘿嘿的陪笑。

    龙灵儿在他的光脊梁上捶了两下:“你这人,还真的是,不许再说了,笑痛了人家肚子,要你赔。”

    她说着,却又笑了起来,清脆的笑声在夜色中远远的传了出去,李福根觉得,这世上,没有比她的笑声更动听的声音了。

    后来,龙灵儿就赖在了李福根背上:“人家小肚子都笑痛了,你就背不起也要你背了。”

    李福根嘿嘿笑,心里想:“就算背到明天早上天亮,我都背得起的。”

    走了大约有五六里路的样子,路边不远有一户人家,门前地坪里晾得有衣服,好象有女式的。

    李福根道:“龙教官,我去把那家的衣服偷两件来,然后给他放一点钱就好了,你说行不行?”

    “好。”龙灵儿点头:“不过我跟你一起去。”

    李福根知道她害怕,见她想要下来,道:“我干脆背着你去吧,有风,你热肚子给风一吹,怕感冒了。”

    他这么一说,龙灵儿就不动了,似乎有些害羞了,肚皮微微离开了李福根后背,不过风从中间一过,她立刻又贴紧了。

    农村里的房子,一般前面都有一块坪,可以晒谷,可以歇凉,红白喜事时,可以摆酒,而平时还可以搭上竹杆子晾衣服,这家人也是一样,只不过衣服忘了收,有男式的,也有女式的,这家本来养得有狗,可那狗闻到李福根的气味,趴在那里,一声儿也不敢出。

    李福根背着龙灵儿过去,先拿了件女式的衬衫,龙灵儿下来,却娇嗔道:“背转身,不许看我,敢转身你就死定了。”

    李福根心下好笑,嘴上可不敢,点着头,就手拿了一件男式的T恤给自己套上了。

    穿上衣服,李福根又摸了一百块钱放到竹杆上,用衣服压着,道:“好了。”

    “快溜。”龙灵儿咯咯一声轻笑,两个人猫手猫脚溜出老远,龙灵儿一下子笑了起来:“真有趣,跟偷鸡贼一样。”

    李福根看着她欢笑的样子,也嘿嘿笑。

    龙灵儿却捶了他一下:“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不认识了啊。”

    说着,自己却有些脸红了,强撑着,道:“快走,都是你害的。”

    虽然有月光,四面看上去,仍然是黑黝黝的,龙灵儿还是有些怕,走了两步,就牵着了李福根的手,她穿的是坡跟鞋,硬朔料底子的,走在水泥路上,嗒嗒嗒嗒的,静夜里听来,很好听,不过龙灵儿自己却似乎有些别扭,道:“刚才那家不知晒得有鞋子没有。”

    “好象没有吧。”李福根看一下她家:“不好走是不是,要不,我还背你吧。”

    “你背得起吗?”龙灵儿斜眼看他。

    李福根其实有点儿试探的意思,他怕龙灵儿生气,结果龙灵儿似乎并没有生气,他心中勇气一下就上来了,往前一蹲,象先前一样,双手搂着龙灵儿的脚,一下就背到了背上。

    龙灵儿呀的一声叫,一下趴在他背上。

    不过并没有挣扎着下来,随着李福根起身迈开大步往前走,她又象先前一样,双手箍着了李福根脖子,身子也紧紧的贴在了他后背上。

    李福根脑中甚至闪过一个念头:“这么压久了,会不会压扁呢?”

    不过这问题只能放在心里,若是问龙灵儿,非给追杀到死不可,他再笨,也没笨到这个地步上。

    走了十多里,进市郊了,偶尔可见车子开过,居然碰上了一台出租车,龙灵儿这才下来,打了车,回到龙灵儿公寓。

    “呀,我先洗个澡,这衣服土死了。”

    一回到家,龙灵儿顿时又活蹦乱跳了。

    李福根道:“那我先回去了。”

    “你不饿吗?”龙灵儿看着他:“我弄点东西吃,不过等我洗了澡再说,先说清楚,我只会下面条。”

    她说着,急不可耐的找了衣服洗澡去了,李福根到厨房里看看,打开冰箱,找了两个鸡蛋,先把鸡蛋煎了,然后再下了面条,龙灵儿出来,他的鸡蛋面条也端出来了。

    “你也会下面条,还会煎鸡蛋,哇,金黄漂亮,我煎的鸡蛋,总是容易焦。”

    龙灵儿可能是真饿着了,一面夸,一面咬了一口,连连点头:“好吃,真香,你手艺不错哦。”

    她这个样子,就跟邻居的女孩一般,训练场上的凶霸,丁点儿都不见了,又亲切又爱娇,甚至带着点儿萌意,特别可爱。

    看他发呆,龙灵儿道:“怎么了,不吃面,看着我做什么?”

    李福根笑了一下,道:“龙教官,你要一直是这样子就好了。”

    “怎么了?”龙灵儿脸一板:“嫌我以前凶了你是吧。”

    不过话一出口,脸没板住,扑哧一下又笑了,李福根便也笑,吃着面,龙灵儿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凶。”

    李福根点头:“好凶。”

    “怕不怕?”

    “好怕。”

    “你个肉头。”龙灵儿捶了他一下,扑哧又笑了,但随即却皱起了眉头:“蒋青青的事,一定要解决,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说到蒋青青,李福根顿时愁起来,他哪有什么办法,看着龙灵儿,几乎是可怜巴巴的摇头了。

    “亏你还是个男人,居然给个女人强暴了。”龙灵儿气得咬牙,想了一下,道:“这事你交给我,我一定帮你想办法,收拾她。”

    “谢谢你龙教官。”李福根一脸感激:“不过她是市长。”

    “市长怎么了?”龙灵儿瞪眼。

    “还是小心些好。”

    “哼。”龙灵儿哼了一声,一脸的不服气,李福根也不敢再多说。

    吃完了面,龙灵儿道:“我那车子,你明天去给我修一下,开下来,其它一切都不许说,敢说,你就死定了。”

    “不说,不说,打死也不说。”李福根连忘忙表决心,龙灵儿看他乱点头的,又是扑哧一笑。

    李福根发现,她其实蛮爱笑,而且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浅浅的酒窝,特别漂亮。

    龙灵儿看了一下表,惊叫一声:“啊呀,快三点了,不过明天星期六,还好。”

    她侧着头想了一下:“要不,你别回宿舍了,今夜就在我那边空屋子里睡一下吧,我给你拿个靠垫做枕头。”

    她说着起身,给李福根拿了枕头被单,却又让李福根去洗澡:“你这么臭,呆会睡得我屋子都臭了。”

    李福根哭笑不得,她先前趴他背上,可没说他臭。

    李福根要进浴室洗澡,到门口,龙灵儿却又突然尖叫起来:“呀,等一等,现在不许进去。”

    原来她洗澡换下的内衣裤没洗呢,就堆在浴室里,女孩子的东西,自然不愿给李福根看见,她到是没想,先前就戴个胸罩,让李福根背了一路。

    总之女孩子就是这样的,乱七八糟各种纠结,但她越是这个样子,李福根到越觉得她亲切,这才象女孩子嘛,不再是那条硬梆梆的霸王龙了。

    收拾好了,李福根洗了澡,到这边床上睡下,被单抱枕上,都带着若有若无的香味儿,而今夜的一切,似乎就是一个梦,先给龙灵儿抓住,他以为死定了,结果到最后,反而拉近了跟龙灵儿的关系,现在,居然睡到了龙灵儿的家里,跟她只有一墙之隔。

    隔着墙壁,他似乎看到了龙灵儿,龙灵儿还瞪他一眼:“看什么,不许看,闭上眼晴,否则你死定了。”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夜色中,他的嘴,咧得象天上的一轮弯月。

    李福根其实没睡多久,不到六点他就起来了,听了听,龙灵儿应该还在熟睡中,他悄悄关上门,到外面,叫上修车的,租了个车赶到大坝上。

    还好,毛病不大,很快就修好了,李福根把车开回来,还不到七点呢。

    李福根没再上楼,而是给龙灵儿发了个短信:“车子修好了,停在楼下。”

    龙灵儿一直到近十点钟才回了短信,三个字:知道了。

    “懒丫头,现在才起来。”

    李福根笑着说了一句,这会儿正训练呢,边上的蔡刀听见了,道:“懒丫头,谁啊?”

    李福根忙道:“我姐的女儿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