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42学车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她还真是雷厉风行,真的当场就教,一直折腾了两三个小时,李福根人不笨,而且他有一个优点,自多了一个蛋蛋后,手脚特别沉稳有力,反应也特别灵活,半个晚上教下来,不说有多少技术吧,反正基本能开了。

    “行啊。”龙灵儿也忍不住赞一句:“看你整天傻笑傻笑的,脑瓜子到是不笨,你开车,送我回去。”

    李福根吓一跳:“万一碰上交警怎么办?”

    “这个时候有个鬼的交警啊?”龙灵儿白他一眼:“而且哪个交警敢抓我?”

    李福根还是怕:“路上车多,我害怕。”

    “男子汉,不要说怕。”龙灵儿气死了,在他肩膀上狠狠捶了一下:“这大半夜的,没车,开。”

    她说着坐上了副驾驶室,李福根没办法,只好提心吊胆的发动车子。

    三交市最近几年虽然经济飞速发展,但车子到底不多,而且这会儿至少一两点以后了,路上基本没什么车,李福根虽然战战兢兢的,到也平平稳稳的开了回去。

    “我说你行的是吧。”龙灵儿白他一眼:“现在自己滚蛋,明天晚上继续。”

    龙灵儿的公寓到集训中心,走路要半个小时以上,但龙灵儿显然不可能再开车送李福根回去,李福根也无所谓,安步当车,心里高兴,两条腿象风一样,不知不觉就走到了。

    第二天,李福根让公主把信息发了出去,狗儿们也不是万能的,有些看到了,有些没看到,信息比较凌乱,一时间没个确信,李福根也没跟龙灵儿说,晚上先练拳,然后学车。

    第二次摸到方向盘,李福根手上就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心里也不再那么提心吊胆了,又练了半晚上,龙灵儿道:“再练半个月,我帮你弄个本本,你就可以自己开了。”

    李福根乐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

    过了两天,准确的消息传来,有一帮盗墓贼,挖掘了一批文物,准备要走水路偷运出去呢。

    李福根把这个消息告诉龙灵儿,龙灵儿又惊又喜:“当真?”

    李福根点头:“当真。”

    “你哪来的消息?”

    这一次李福根到是有了准备,道:“我以前做兽医的,到处跑,人也熟,也知道哪些地方古坟多,问了一下,就有人给我送了个信。”

    “有你的。”龙灵儿在他肩膀上重重捶了一下,兴奋得俏脸发红。

    当天晚上,龙灵儿就带了专案组的人在河边蹲守,地点是李福根说的,因为有狗传信,他知道盗墓贼会在这里上船,龙灵儿对李福根到是信得过,全听他的,当然也把他带上了。

    半夜时分,盗墓贼们如约而至,背的背,抬的抬,盗出来的东西不少,龙灵儿先不让动手,一直到接的船靠了岸,才猛然冲出去,盗墓贼和接应的,一网打尽。

    然后龙灵儿就连着几天没出现,自然是审案子了,李福根就难免有些空落落的。

    到周五的晚上,龙灵儿发短信来了,还是在跆拳道馆,李福根兴奋的跑过去,见面,龙灵儿就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她实在是个大美人啊,这动作却象个假小子,不过脸上笑得象开了花一样:“专案组成立第一功,是我的了,行啊李福根,不愧你名字中有个福气,我都跟着沾光呢。”

    李福根便嘿嘿笑。

    龙灵儿今夜特别开心,道:“你要什么奖励,对了,线报有奖,我这边是另外一份,你要什么?”

    李福根嘿嘿笑:“要不,你揍我一顿。”

    他这话,让龙灵儿大笑起来,狠狠的捶他一下:“行啊,本姑娘今夜就满足你。”

    狠狠的把李福根给虐了一顿,这丫头高兴起来,拳脚更重,打法也更灵活,有些招法神出鬼没的,而且不限于拳击,拳肘膝脚齐上,李福根是防不胜防,着实挨了几下狠的,但说来也怪,自蛋蛋入体,他抗打击能力好象也大幅增强了,当时打着痛,过后,也没什么事。

    最初的时候,龙灵儿还有些担心,怕他受伤,后来发现,无论怎么揍,李福根都没什么事,也就放开了,该怎么揍,就怎么揍,她是揍得开心,李福根这挨揍的,心里同样高兴。

    老规矩,先练拳,然后练车,龙灵儿车技极好,开得疯,教得也用心,当然,她的教,往往是连骂带揍的,李福根万年小受,总是嘿嘿笑,不过学得到也快,主要是有车练,一晚上能让他练几个小时,一个星期下来,龙灵儿开口了:“行了,过两天帮你弄个本本,可以自己开了。”

    学了一门技术,李福根非常开心,而最开心的是,龙灵儿似乎忘了他强暴蒋青青的事,不再恼恨他了。

    而就在这时候,蒋青青又突然冒了出来,这天下午,李福根接到蒋青青短信:“晚上九点过来。”

    李福根又气又恼又怒,打电话过去,哀求道:“蒋市长,你放过我好不好,你是个市长,我只是个小农民,求你了。”

    蒋青青咯咯笑:“你可以不过来,不过明天我就会把你溜进我别墅的视频还有你的内裤交给警方,不过你强暴的不是我,而是花姐。”

    李福根后背心一片冰凉,其实他想过,蒋青青未必一定敢报案,到底她是市长,他只是个小农民,真要一拍两散,他最多坐牢,她毁了名声,绝对划不来。

    所以他今天想好了,如果哀求不行,他就威胁蒋青青一下,就让她去报案,到看她敢不敢。

    结果蒋青青居然想到了,不说他强暴她,却说他溜进去强暴了花姐,她能当上市长,那脑瓜子,果然不是他能比的啊。

    花姐肯定无所谓,不怕毁了什么名声,可他呢,却一定会坐牢,想想蒋青青那疯狂的眼神,李福根相信,她绝对做得出来。

    蒋青青挂了电话,李福根呆了半天,想不到任何办法,只好给龙灵儿打电话,说要回家一趟。

    龙灵儿唔了一声,似乎也没起疑。

    但李福根害怕,下午训练结束,他真个坐班车回了文白村,吴月芝见他回来,高兴得又捉了一只鸡杀了,听说李福根晚上还要回去,她虽然舍不得,到没有留,反而鼓励李福根:“好好干,给领导留个好印象,以后说不定就能转正呢。”

    真是个好女人,李福根真想抱着她狠狠的亲,每个地方都亲到,不过碍着小小,只偷偷的亲了一下,吴月芝总是很害羞,给亲得俏脸儿通红,生似一盘红月亮,漂亮极了。

    八点半的时候,李福根叫了个摩托车,进了市里,可不敢直接去蒋青青那里,到一个超市停下来,说要买点东西,让摩托车回去了,他才步行到蒋青青别墅来。

    老样子,大铁门关着,小铁门半掩着,一推就开,花姐跟金毛都不在。

    李福根上了二楼,推开门,蒋青青歪坐在沙发上,她平时都是毕挺的腰肢,跟龙灵儿差不多,但在家里,李福根发现,她每次都是歪着的,柔媚无比,只不过就是不能看她那双眼晴。

    蒋青青眼里其实带着笑意,道:“来了,自己先倒杯酒喝吧。”

    李福根有些赌气,倒了杯红酒,一口气喝干了,又倒了一杯,就那么站着,看着蒋青青。

    蒋青青也笑吟吟的看着他,似乎李福根越生气,他就越开心,猫戏老鼠的感觉。

    “是不是很生气,来呀,强暴我啊,越粗鲁越好,来啊。”

    蒋青青笑着,把一边的肩带抹了下来,斜眼看着李福根,红唇微微张开,带着一点酒意,湿润的唇辨反射着灯光,无比诱人。

    “你一个小农民,强暴了美女市长,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很得意,你心中,是不是有一蓬黑暗的火,在熊熊的燃烧。”

    蒋青青挑逗着李福根,眼神迷蒙,她似乎又陷入了自己幻想的情境里。

    她眼光突然一亮,嘴里喷着酒气,叫道:“来呀,快来呀,用最羞辱的方式蹂躏我,你不是有气吗,来啊,都出到我身上啊。”

    她叫着,竟然跟上次一样,直着身子就来打李福根耳光,李福根一下抓住她手,猛地一推,把她又推倒在沙发上。

    蒋青青呀的叫了一声,看着他的眼晴里,仿佛有一缕野火在燃烧:“来呀,你这个小农民,来呀---。”

    李福根怒火终于给激了起来,他一口喝干杯中酒,三两下扒光衣服,走过去,蒋青青竟又想来打他,他一把揪住蒋青青的头发。

    蒋青青一声痛叫:“呀,放开我,你这个小农民,人渣,流氓,我是市长,你知不知道,你想污辱一个高贵的市长吗?”

    李福根心中虽有火,但还是有些怕,这种畏惧是在他骨子深处的,短时间内没办法更改,尤其是揪着蒋青青的头发,他手都有些发颤,可听了蒋青青这话,她明显没有生气,而是入戏了。

    “她就是个变态。”李福根心中暗叫一声,推着蒋青青往沙发上一扑,撕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