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38 救她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手机短信响了,他看了一下,是蒋青青发来的:“有事,不要来了。”

    李福根心中呆了一下,突然对着手机狂叫起来:“可我现在想强暴你,我要强暴你----!”

    他醉了,不知怎么回的宿舍,倒头一觉,早上还是蔡刀叫醒他的。

    龙灵儿今天却没来,后来来了个警官,说是龙灵儿另有任务,由他暂代教练的责任,警官姓陈,没有那么凶,训练好象也吊儿郎当的,一解散,蔡刀等人都欢呼起来,李福根却有一种爽然若失的感觉。

    以后,再也见不到龙灵儿了吗?

    第二天宣布放半天假,李福根叫了个摩托车,回了文白村。

    吴月芝看到他,呀的叫了一声:“根子,你怎么这么黑啊,又瘦,啊呀,一定辛苦死了。”

    李福根心中的苦,不能跟吴月芝说,脸上装出不在乎的样子:“警察嘛,要抓坏人的,训练当然要辛苦一点,否则以后还跑不过犯罪份子,那怎么办?”

    他打起精神,绘声绘色的挑一些训练中的趣事说给吴月芝听,吴月芝信以为真,听得津津有味,心疼他,抓了一只大鸡婆杀了。

    到晚上,早早的哄小小睡了,李福根把吴月芝抱到床上,拼了命的亲她,吴月芝在床上扭着,申吟着,每一声里,都透着幸福。

    “只要姐过得开心,我就受再多的委屈,也没有关系。”

    在这一刻,李福根所有的委屈都得了释放,他也想通了,他当公家人,是为了吴月芝,所以,无论怎么样的委屈,他都要忍下去。

    “你别看,不要看嘛。”

    后来,吴月芝帮了他,还是羞得厉害,不过李福根没有听她的,嘿嘿的笑着,吴月芝最终也就任由他看了,只是完事后,羞得把脸藏在他怀里,怎么都不肯抬起来了。

    “姐这样的,才是真正的女人啊。”搂着吴月芝软绵绵的身子,李福根黑暗的心理,又觉得充满了阳光。

    第二天,租了个摩托车回到市里,一路的风,吹得李福根满心的清爽,不过想到龙灵儿,心中又还是有些失落。

    还是那个陈警官,有学员送了烟,陈警官更散漫了,李福根估计,龙灵儿可能永远不会来了。

    接下来几天都是这样,李福根吃了晚饭,也不想跟蔡刀他们混,就去外面走,黑豹几个,他没让它们跟来,让它们守护吴月芝,下了命令,紧急时刻,例如段爱国想强暴吴月芝那回一样,它们可以咬,同时给他报信就行了。

    市里狗也不少,闻到他身上气味,都对他又敬又畏,有些流浪的狗有病,李福根顺手也给治了,狗儿们对他更是感激,也更亲近,不过李福根不让狗儿们围着他,太碍眼了。

    有一条狮毛狗,叫公主的,病得重,李福根治了几天才好,因为带在身边,蔡刀等人到是喜欢上了,天天逗,吃饭的时候,有时还特意丢块排骨什么的,也都鼓励李福根养着,说他们帮他养。

    李福根想一想,一条狗没关系,不碍眼,而且宿舍区管理并不严,可能他们只是协警,不是正式的警察,局里就派了一个教练,其他的也不怎么管,李福根养一条狗,也没人会管,反正那张教官从来不到宿舍区来的,当然,龙灵儿也没来过,不过她是女孩子,说得通,至于张教官,不说也罢。

    李福根每天吃了饭,就经常带公主出去散步,走到文水河边,再走回来。

    他也不跟人打招呼,也不认识谁啊,但公主却是明星,因为跟着他,所有的狗都真当它是公主一样捧着,沿途所过,无数的狗来跟公主来招呼,居然还有献礼的,例如骨头啊包子什么的。

    不过公主很高傲,轻易不给狗面子,很是耻高气扬的,看到它翘着尾巴,昂然而行,那些狗对着乱摇尾巴,就是李福根也觉得很好笑。

    这天依旧出去散步,走到文水河边,再往回走,公主突然告诉李福根一个消息,说有一伙黑社会份子,设下一个陷阱,要暗算一个警察,那个警察叫龙灵儿。

    “什么?”

    李福根一听,全身一个激灵,毛发都立了起来:“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是什么人,在哪里,龙灵儿到了哪里?”

    公主得了命令,亢奋起来,立刻汪汪尖叫起来。

    它一叫,立刻就有狗回应,一声声传出去,恰如接力一般,不到五分钟,一声声狗叫又传回来,李福根也得到了非常准确的消息。

    有一个叫大刀头的黑社会份子,一年前给龙灵儿抓进了牢里,现在刑满释放了,却恨上了龙灵儿,发誓要抓住龙灵儿,强暴她,拍下视频,如果龙灵儿屈服,那以后就会成为他们的玩物,如果龙灵儿不屈服,甚至敢要抓他们的话,他们就会把视频发到网上,一拍两散,他们反正一条烂命,不信龙灵儿敢跟他们拼命。

    大刀头找了个假线人,说有色魔的消息,把龙灵儿诱到了郊区一个倒闭的铸件厂里,现在龙灵儿已经赶去了。

    “龙教官。”

    李福根心若火烧,急忙拨打龙灵儿的手机,但龙灵儿的手机居然停用了,李福根立刻知道,不是手机停用,是那个号子停用了。

    “她就那么恨我。”

    李福根心中又悲苦又着急,拨脚便狂奔出去。

    他速度太快,公主只是条狮毛狗,身矮脚短,根本追不上,不过它到聪明,放声狂叫:“大王来了,给大王引路。”

    沿途的狗一声声传下去,李福根虽然跑得快,但无论如何,声音更快,李福根所到之处,沿途都有狗在等着,给他指路。

    文水河本来就是到郊区了,铸件厂也在郊区,只不过这边开发得较好,铸件厂那边,周围就还有菜土什么的,路上也没灯,黑灯瞎火的,但李福根眼晴现在特别亮,又有狗指路,不到十分钟,他就跑到了铸件厂,却是从厂区后面过去的,他也不管了,直接翻墙进去。

    狗没有跟进来,但李福根自己听到了响动,他扑到一个窗子前,往里一看,眼珠子登时瞪了出来。

    铸件厂是国营的,虽然倒闭了,水电却还有,屋顶一盏大灯泡,发着半黄不暗的光,一个角落里,七八条汉子,个个手握长刀或者长铁棍,成三面围住了龙灵儿。

    龙灵儿跟初次相遇时一样,红发红衣红裙,一身的红,她手中也拿了一根铁棍,靠在角落里,虽然一时间没给打倒,但想冲却也冲不出去。

    那几条汉子也不急,只是围着龙灵儿,时不时的戳一下,口中淫声浪语挑逗她。

    “这对波啊,啧啧,龙警官,我不瞒你,在苦窑里,我每天都发誓,只要我出来,一定要抓住你,好好的爽一炮。”

    这说话的是个高大汉子,脸上有道刀疤,公主它们传过来的消息,大刀头最明显的标志,就是脸上有刀疤,这人应该就是大刀头了。

    “一炮不够吧,老大,至少得三五炮。”

    “三五炮也不够,打一千炮都不够,真嫩啊,你们看,这么动一下,那个荡啊,这还是戴着罩罩呢,要是把罩罩扯了,那真能荡起浪来。”

    手下凑趣,大刀头哈哈狂笑,一众混混则是嘿嘿淫笑。

    龙灵儿脸如冰寒,突地一声娇叱,手中铁棍猛地一扫,趁着侧面两个混混往后退,她往旁边一窜,不想厂区里东西堆得乱七八糟的,绊了一下,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虽然及时站稳了,却给彻底逼到了一个角落里,眼见着手中的铁棍都舞不开了。

    大刀头似乎急不可待了,道:“丢了刀子,划破她脸子就不美了,拿棍子一起上,夺了他棍子,然后再让她尝尝咱们胯下棍子的味道。”

    众混混狼嚎鬼笑,齐往上逼。

    李福根看得清楚,心中如有火焚,身子猛然一紧,蛋蛋倏一下升入腹中,全身热气狂涨,他啊的一声叫,双手用力。

    窗子上有防盗的铁栏杆,都有大拇指粗细,中间还架有横梁,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摇得动的,但李福根情急之下,双手猛扯,竟然把两根铁护栏从窗梁眼里拨了出来。

    李福根闪身就从缺口钻了进去,脚下堆着一些废的铸件,其中有一块,巴掌宽,一米五左右长短,象根扁担一样,李福根没怎么打过架,尤其是操家伙,但以前在家里,扁担却是常用的,这时也没有多想,一下操在手里,入手沉重,至少有七八十斤,他也不换了,狂吼一声,迎着大刀头等人就冲过去。

    他先前一声吼,大刀头等人已经回过头来了,眼见他冲过去,其中一个混混骂一声:“找死。”

    挺着根长棍子来戳李福根,李福根不管不顾,就是一扫,铁棍相交,铮的一声,那混混一声大叫,手中的铁棍给扫得远远飞了开去不算,自己也一个踉跄,再看双手,鲜血淋漓,双手虎口竟然都给震开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