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32 饶了我吧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连着两拳都是这样,李福根正打定主意,就抱着脑袋任她打个饱呢,忽觉得小腹上一股巨力撞来,却原来龙灵儿发现拳头破不了他的乌龟势,用上了膝撞。

    李福根一下子给撞翻在地,身子弓起,五脏中翻江倒海,仿佛整个天地都倒过来了,不由自主的啊啊叫了起来。

    龙灵儿手抱着胸,冷冷的看着他,等李福根叫声小了一点,她冷哼一声:“装完了没有,起来。”

    李福根好不容易缓过口气来,听说还要打,几乎要哭了,看着龙灵儿叫道:“龙教官,饶了我吧,昨夜我也不是故意的。”

    “我说了,打赢我,昨天的一切,一笔勾销。”

    “可我怎么打得赢你。”李福根真的要哭了:“我又没练过拳击。”

    “不一定要拳击,其它功夫也可以。”

    “其它功夫?”李福根愣了一下:“我都不会啊。”

    “哈。”龙灵儿冷笑一声,突地一声厉叱:“起来。”

    李福根给她喝得打了个冷颤,不得已,只好又爬了起来,不等他站稳,龙灵儿一拳轰过来,打在胸口,又把李福根打了个屁股墩,她毫不容情,厉叱:“起来。”

    昨夜龙灵儿压住李福根,反剪他的手,人的关节如果反了,百分之一的力气都用不上,正常情况下,李福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的,可李福根偏偏做到了,那反手一甩,不但挣开了龙灵儿擒拿的手,甚至把龙灵儿一个身子甩得跳了起来,压都压不住。

    那样的力气,尤其是反关节,能发出那样的神力,只有传说中的民间高手才做得到,也就是那些神乎其神的所谓内家高手,因为除非是内力,仅凭肌肉,反关节的情况下,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发出那么大力气的。

    给撕掉胸围子,看了胸部,龙灵儿确实觉得恼怒,但她是现代都市女孩,而且个性高傲强悍,并不太当回事,她瞧不起的人,别说看了她胸部,就把她全身看光了,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羞辱的,就如一只苍蝇,哪怕围着她上上下下的看,她会觉得害羞吗?不会的。

    所以,她找李福根麻烦,不是因为昨夜走了光,给李福根看到了什么,而是想试出李福根的功夫,如果李福根真是高手,她不但不会为昨夜的事生气,反而会很高兴。

    可结果呢,李福根不但表现得畏畏缩缩,而且绝不还手,只任凭她打,在给她打了之后,还装出一副死狗的样子,这就更让她生气。

    “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把李福根喝起来,她又是一拳轰过去。

    拳打,肘撞,膝顶,她所有的技法,全部用了上去,而且绝不留手,仿佛李福根是一个沙袋,打破了也不要紧,再买一个就是。

    李福根不知道龙灵儿的心理,只为以龙灵儿就是恼怒他昨天撕了她胸围子,也是啊,龙灵儿这样的美女,而且是警官,居然给他看了胸部,心中羞恼,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心中是这么认定的,也自觉理亏,就更加不敢反抗,龙灵儿要打就任她打,龙灵儿喝令他起来,他就竭力爬起来。

    一次次打倒,一次次爬起来,鼻子也给打出血来,身上也到处都痛了,在再次挨了一击重拳之后,他脑子也有些昏沉了,迷迷糊糊的想:“她真的要打死我吗?”

    这么想着,咬牙吸气的时候,那粒蛋蛋突然就窜进了肚子里,而这时,龙灵儿正双手搭着他肩,准备给他一个凌厉的膝撞。

    “啊。”李福根猛地一声狂叫,双手一伸,抱住了龙灵儿,然后扭腰一甩,一下把龙灵儿甩出去七八米远,竟然一直撞到了墙上,怦的一声,才落了下来。

    龙灵儿看上去苗条,似乎除了一对大波,身上就没什么肉,其实是她身材比较高挑的原因,她还是有一百多斤的,李福根这一甩,等于把一百多斤的东西甩出了七八米远,而且是撞到墙上才落下来,这份神力,让人嗔目。

    龙灵儿呀的一声叫,落下地来,滚了两下,不动了。

    李福根抹了一把脸,才猛然想起不对,这一吓,气一松,蛋蛋又落了下去,心中就好象空了一样,骇叫一声:“我摔死她了。”

    急跑过去,推龙灵儿道:“龙教官,龙教官。”

    龙灵儿其实是给撞晕了,给他一推一叫,醒过神来,挣扎着爬起,李福根想要扶,却又不敢,龙灵儿上半身就一个背心,汗水还把背心大部份打湿了,更崩得紧紧的,胸前两抹雪腻,晃得他眼晕,尤其是那一条深沟,哪怕不是有意去看,随眼扫到,心中也会怦怦作跳。

    龙灵儿自己爬起来,脚一点地,忽又啊呀一声,猛然就扶着了墙,坐了下去。

    李福根一看,龙灵儿左脚脚踝处,肿起了一块,而且还在快速肿大。

    “龙教官,你这是扭着了气。”李福根急叫。

    龙灵儿叫了一声,不肯再叫了,双手抓着脚,狠狠的瞪一眼李福根,李福根这会儿也顾不得了,道:“我给你治一下,松一下骨,散开那股气,很快就好了。”

    说着,也不管龙灵儿同意不同意,蹲下来,抓着龙灵儿的脚放到自己膝盖上,轻轻扭了两下,猛然一错一推,龙灵儿啊的一声叫,在他肩膀上打了一拳:“你想扭断我腿啊。”

    “好了。”李福根嘿嘿笑,放下她腿。

    “好了?”龙灵儿看一眼自己的脚:“明显还肿着啊。”

    “但它没有再肿大了,不过要消肿,至少要一个晚上,最好再敷一点药,家里有冰袋的话,冰镇一下也是好的。”李福根解释。

    龙灵儿其实也感觉得到,虽然肿处没消,但里面不再是那种剧痛的感觉了,李福根的话没有错,她看一眼李福根:“你还是医生?”

    “我是兽医。”李福根冲口而出,随即一想不对,可就胀红了脸。

    “兽医?”龙灵儿果然就恼了,看他一眼,觉得他没有讽剌或者调笑的意思,哼了一声,到也没再说什么,而是一扬头,道:“把那块毛巾给我拿过来。”

    “哦。”李福根忙拿了毛巾递给她。

    龙灵儿抹了一下汗,就势挂在了脖子上,掩住了深深的浮沟,这个好,说实话,那一条雪白的深沟,让李福根极其的不自在。

    “你真的不会功夫?”龙灵儿扫他一眼。

    她本来是不信的,但打到后来,李福根一直不还手不说,最后那一甩,力气用上了,明显是给打急了,可却仍然不知道用拳脚,只会抱着人甩,那就应该不是装的了。

    “不会。”李福根摇头:“我很少打架的。”

    龙灵儿似乎信了他的话,却仍然盯着他眼晴:“那你怎么那么大一身力,而且,昨夜是反关节的,你的力气怎么发出来的。”

    “我也不知道。”

    李福根脸红了一下,因为他事实上知道的,就是那粒蛋蛋的原因,但这不能跟龙灵儿说啊,不过他脸本来就是红的,龙灵儿到也没看出来,而且他又补了句:“可能从小做农活吧,我爸死得早,我要帮我妈做事的。”

    听他说到这里,龙灵儿到是点了点头,不再看他了,道:“我下午打了文水镇派出所林子贵的电话,了解了一下你的情况,否则今晚上就不是教训你,而是把你抓起来了。”

    李福根吓一跳:“把我抓起来,为什么?”

    他昨夜撕了龙灵儿胸围子是没错,可他再不懂法也知道,龙灵儿不可能因为那个把他抓起来的。

    “你知道昨天我为什么那么装扮?”龙灵儿扫他一眼:“因为最近三交市出了个色魔,专门打劫坐台小姐,不但劫财,而且劫色,我昨夜就是想诱他上钩,你却好死不死的跟上来,偏偏给我抓住了,居然还能反关节发力跑掉,所以我以为你就是那个色魔。”

    原来是这样,李福根明白了,张大嘴巴,道:“我---我---。”

    一时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看他这个样子,龙灵儿突然扑哧一笑,道:“你这顿打算白挨了,不过这要怪你自己。”

    说着狠狠的瞪一眼李福根:“好端端的你跟着我做什么,看你老实,也不是好东西。”

    李福根明白她的意思,她也认为他跟其他男人一样,想嫖呢,胀红了脸,却实在没有办法解释。

    “扶我起来。”龙灵儿扶着他肩膀,站了起来,李福根送她到另一间房门口,是换衣服的房间,龙灵儿扶着墙,自己跳着脚进去了。

    没多会她出来了,还是那身警服,不再露胳膊露腿尤其是露沟的,无形中就消除了李福根身上很大一部份压力,忙又伸手扶她。

    “别碰我。”龙灵儿这会儿却又不让他扶了,自己伸手,搭着了李福根的肩头借力,到外面,道:“你会不会开车?”

    “不会。”李福根摇头。

    龙灵儿皱了一下眉头:“那你自己坐公交回去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