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30红发女郎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小腹中那股热劲,仿佛是流动的,随着他用劲,一下窜到手上,他本来是给反关节拗着的,用不上劲,可腹中那股热力是如此的强大,他竟一下反过手来,手上好象还扯了件衣服。

    他也不管,就是一个猛力,只听得撕拉一声,那人一下给他甩开了,他手在地下一撑,站了起来。

    身子一起,李福根立刻转身,眼珠子刹时就瞪了出来。

    在他身后的,居然是那红发女郎,也就是说,刚才袭击他的,居然是这个扭着屁股看上去娇滴滴的红发女郎。

    而另一个让他目瞪口呆的,则是红发女郎这会儿的情形,红发女郎的胸围子居然没有了,露出了里面的胸罩。

    “这是怎么回事?”李福根愣了一下。

    不过随即他就想起来了,一看自己手上,不正是红发女郎的胸围子吗,黄色的,轻薄露透柔,抓在手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红发女郎给李福根那一甩,退了两步,却随即跨前一步,一个侧踢,飞身就向李福根踢了过来。

    衣服都不掩上就踢人,骠悍啊。

    李福根吓一大跳,转身就跑。

    虽然蛋蛋入腹,胸间气足,可他仍然给红发女郎的骠悍吓到了,最主要的是,他撕了人家的胸围子,这也太不好意思了,可不敢跟红发女郎打架。

    “站住,不许跑。”

    红发女郎一脚没有踢中,娇叱着追下来。

    李福根可不会听她的,发力狂奔,同时回头看了一眼,眼珠子差点又掉出来了。

    “带球跑啊,小心犯规。”

    李福根这时记起手中还抓着红发女郎的胸围子,忙往后一扔,再不敢往后看了,撒开脚丫子就是一通狂奔,出了这个巷子,再又拐进另一条巷子,也不知拐了几条巷子,看后面,早没了红发女郎的身影。

    李福根提着的一口气,这才松下来,同时觉得腹中一动,一个东西滑了下去。

    他知道是那粒蛋蛋,忍不住摸了一下:“今天到多亏你救命了。”

    试着吸一口气,蛋蛋根本不理他,也就算了。

    眼前不自禁的又浮现出红发女郎的身影,尤其是她追他的那一幕。

    “真象一碗嫩豆腐啊。”

    李福根能想出的形容词不多,只能想到嫩豆腐,因为在他眼中,那确实就象一碗嫩豆腐,而且是一大碗。

    “要是能逮着咬一口。”他脑中不自禁的浮想连翩,自己也有些脸红了,摇摇头,岔开心思,想:“她这么漂亮一个女孩子,不但做了鸡,居然还打抢,太可惜了。”

    乱想了一气,从另一面街口出来,一路留意着,还好,并没有看到红发女郎的影子。

    到宿舍,睡了一觉,好象做了一夜的梦,一下醒来,天亮了。

    上午蔡刀过来了,见面就凑到他耳边道:“根子,你知不知道,我们的教官,是霸王龙呢。”

    “霸王龙?”李福根摇摇头:“不知道,他很凶的吗?”

    霸王龙这个名字,应该是很凶的,可蔡刀脸上的神情却很古怪,两眼放光,特别兴奋的样子,甚至带着一点儿猥琐,就如以前在学校里,议论某个女同学一样。

    “她很胸,特胸。”

    蔡刀哈的一声笑,在胸前做了个动作,比划着女人胸部的样子,李福根愣了一下:“女的?”

    “女的。”蔡刀兴奋的点头。

    “女的怎么叫霸王龙啊?”

    女教官,不就是个女老师吗?李福根可没多少兴奋的,反有些奇怪。

    “因为她有两霸。”

    蔡刀低声解释,脸上发着红光。

    “一是波霸,号称月城女警第一大波。”

    蔡刀嘿嘿笑着,比划了一个姿势,很夸张的样子。

    李福根却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昨夜撞到的红发女郎,想:“那才叫大呢。”

    “另一霸,则是脾气霸道,你知不知道,她本来是刑警队的指导员,一言不合,居然把大队长给揍了一顿,违反了纪律,所以才发配过来给我们当教官了,怎么样,运气不错吧。”

    “那有什么运气不错的。”李福根摇头:“她即然是霸王龙,肯定是又凶又丑的,弄一个象以前的政治老师文师太那样的,有什么好?”

    “文师太,哈。”蔡刀笑了起来,大大摇头:“三交市,三朵花,一蛇一龙伴一凤,难道你没听说过。”

    “什么三朵花,又是蛇又是龙的,没听说过。”

    李福根到底是乡下人,三交市里的花边新闻,他还是知道得不多。

    “蛇是蒋青青,号称三交市第一冷艳杀手,对男人从来不笑,因她名字中有个青字,又以冷艳著称,所以大家都说她是白蛇传中的青蛇转世,她时不时上电视的,你不会没看过吧。”

    “看过。”李福根点头,脸上不自禁的红了一下,他何止看过,甚至都已经吃过了,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且至今觉得有些难以思议。

    他心中发虚,怕蔡刀看出什么,忙问:“那龙就是霸王龙了?”

    “没错。”蔡刀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李福根会和蒋青青扯上什么关系,根本没注意他的神情,点点头,道:“霸王龙龙灵儿,也就是我们的教官了,就长相来说,她不比蒋青青差,尤其她有一对大波,更要多打三分,不过蒋青青是市长,所以龙灵儿屈居第二,但要我来选,我选龙灵儿第一。”

    蔡刀说着,啧啧摇头:“我远远见过一次,那一对大波,啧啧,我要能逮着啃一口,便少活十年也罢。”

    “没那么夸张吧。”李福根听了笑,脑海中却又不自禁的想到了昨夜的红发女郎。

    “什么叫夸张。”蔡刀摇摇头:“男人一世,要玩就要玩几个极品,不瞒你说根子,我一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左抱龙灵儿,右搂蒋青青。”

    李福根心中一跳,道:“蒋青青冷冰冰的,有什么好?”

    “这你就不知道了。”蔡刀一脸对牛弹琴的表情:“越是这种冷艳高贵的女人,征服她,就越有快感,尤其她还是高高在上的市长,要是能把她抱上床,啧啧,我少活二十年也干。”

    李福根忍不住笑:“为这两个女人,你都要少活三十年了。”

    “人要活那么长做什么。”蔡刀摇头,一脸落寞:“只可惜,我这一辈子,估计也就是YY一下了的,这样的女人,不是你我这样的小屌丝可以幻想的啊根子。”

    李福根嘿嘿笑,一脸老实憨厚的本像,但心中却在回想,蒋青青在他身上甩着头发尖叫的样子。

    “征服她?”

    李福根暗暗摇头,现在回想,他也没觉得有多少快感,到是在心中暗叫:“她到是说要征服我来着,难道她也跟刀子一样,心中也有征服的快感,可我不是高高在上,而只是低低在下啊,征服我一根小屌丝,她有什么快感了,难道真是因为那条狗?”

    想不清楚,也不敢跟蔡刀讨论,这种事,他是打死也不会跟别人说的,哪怕是吴月芝,订了婚了,真正是他的女人了,他都还不敢说,说了吴月芝也不信啊,蔡刀同样不会信,必会大笑他这老实人也做春梦。

    这时蔡刀突然扯他一把:“霸王龙来了。”

    李福根扭头,看到一个女警走进广场中。

    这女警身段高挑,剪着短发,眼光犀利如电,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看那对大波。”

    蔡刀啧啧连声,而其他学员也差不多,眼光几乎全停落在龙灵儿胸前,低低的议论声,夹杂着啧啧的惊叹声,还有猥亵的笑声。

    李福根却对这一切听而不闻,他眼光直直的看着龙灵儿,因为他发现,龙灵儿象极了昨夜的红发女郎。

    可红发女郎是披肩红发,而龙灵儿则是齐耳短发,再一个,红发女郎明摆着是一只鸡,而龙灵儿可是警官,她怎么可能去做鸡?

    “这是怎么回事?”李福根脑子完全不转筋了,就死死的盯着龙灵儿,昨夜龙灵儿戴了眼镜,但鼻子以下,那唇形,那下巴,真的就是一模一样的。

    “立正。”

    李福根发呆之际,龙灵儿已经走了过来,猛然一声厉叱。

    所有声音立刻静止,包括在李福根在内,所有人都双脚一收,身子下意识挺直。

    龙灵儿的喝声其实并不是很高,可她那双眼晴,象刀子一样扫过人群,给她扫到的,心下都不自禁的发冷。

    李福根心中突然一跳,因为龙灵儿眼光落在他脸上,不动了。

    “他认出我了,难道她真是昨夜那个红发女子?”

    李福根心中怦怦跳,垂下眼帘,看着自己鼻尖。

    在这一刻,他几乎百分百肯定了,龙灵儿就是昨夜的红发女郎,真是不可思议啊。

    但现在他要考虑的,不是龙灵儿为什么扮成红发女郎的事,而是红发女郎认出了他,他要怎么办的事。

    想到他昨夜一把扯下了龙灵儿的胸围子,扯的时候自然还碰了一下,受了这样的耻辱,龙灵儿若不发彪,怎么对得起她霸王龙的外号。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