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29 学员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林子贵江城子跟李福根打了招呼,林子贵把手中的黑朔料袋子交给李福根,道:“兄弟,五万块奖金下来了,你点点。”

    “不要点不要点。”李福根接过去,顺手就交给了吴月芝,林子贵便笑:“弟妹给点一点。”

    吴月芝脸嫩,听到弟妹两个字,俏脸飞霞,都不知道要怎么答复了,吴锋在后面看了,暗暗摇头:“这两个人,也太出不得场面了吧,一个话都不会说。”

    到是段老太灵泛,呵呵笑着:“林所长亲自送来的,那还有得差,不用点的。”

    请林子贵两个上桌,菜也端上来,林子贵江城子自也不客气,吴月芝抱了小小去,吴锋也上了桌,因为有段老太几个在,江城子虽然一肚子话,没说出来,不过他待李福根那份亲热,就是瞎子也看得出来,林子贵也差不多。

    吴锋在一边看得啧啧称奇,他本来实在有些瞧李福根不上,太木讷了,可这会儿,他却发现,眼前的李福根,与他认知中的李福根,好象并不相同。

    而随后林子贵与江城子的话,更吓了他一大跳。

    原来林子贵这会儿来,不仅仅是送奖金的,市局要招一批协警,林子贵给李福根弄了个指标。

    “兄弟,谢谢的话,哥哥我就不多说了。”林子贵拍着李福根肩膀,这是他表现亲热的一个习惯性动作:“你先去市里培训一下,然后看分配,我争取把你弄得我们所里来,等有机会,我给你弄个指标,就可以转正了,总之这件事,包在哥哥我身上。”

    先做协警,然后转正,那就是正式的警察了,这等于是天上掉馅饼啊,尤其林子贵还说得这么热情,包在他身上,吴锋听得一颗心都热了,虽然跟他半点关系没有。

    而江城子却又开口了:“我镇里,有三台车呢,根子,你要不想去市里,就去学车,然后来给我开车好了,有机会,我也给你转正。”

    这天下的馅饼,一个一个往下掉,彻底把吴锋砸晕了,再看向李福根时,眼中已经有了一种晕晕乎乎的感觉。

    李福根却只在那里嘿嘿笑,那神情,象极了栏里憨厚的老黄牛。

    到是段老太喜疯了心,她可是有个极有主见的,第二就请了媒婆,让李福根吴月芝两个订了婚,彩礼两万九千九。

    她有理,吴月芝是二婚,所以是两万,然后要长长久久,就是九千九。

    吴锋也顺杆子往上爬,跟吴月芝借了五千块去买摩托。

    对于这些,李福根都无所谓,能跟吴月芝订婚,他简直喜翻了心,别说两三万块钱,就是把他一身的肉全剐了去,他也是不在乎的。

    农村里,只要订了婚,女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到男方家住的,只要愿意,所以,这天晚上,段老太带着小小睡,直接把吴月芝支使了出来,让她去跟李福根睡。

    吴月芝羞得面皮子通红,李福根则喜得十万八千毛孔都往外冒气,背了吴月芝到房中,搂着吴月芝,求道:“好芝姐,今夜我们把衣服都脱了睡,好不好?”

    吴月芝俏脸发红,心中发软,道:“根子,那你要记得你的话,不要碰我,现在日子越过越好,都是你的福气镇着呢,万一你碰了我,让福气漏了,以后就不好了。”

    李福根又举手要发誓,吴月芝却捂着了他嘴,道:“不许发重誓,姐相信你。”

    侧过身子,就当着李福根的面,把自己脱得光光的,她害羞,衣服一脱掉就想往被子里钻,李福根跟她滚了这些晚上,胆子却大了,一下捉住了她腰,吴月芝呀的一声叫,羞软在床上。

    李福根那个喜啊,他真想对着苍天大地,狂叫一声:“师娘是我的了。”

    “根子,你是不是胀得难过。”吴月芝含羞问。

    李福根当然难过,不过他知道吴月芝信这个,摇头:“没事,姐,过一会就好了。”

    吴月芝看着他,眼中透着羞意,突然说道:“根子,你闭上眼晴,不许看,好不好。”

    李福根没想明白,不过还是一口就答应下来,道:“好。”

    然后,果然就好得不得了,吴月芝会这样,是他想都想象不到的,整个人都爆炸了----。

    第二天,李福根全身清爽的走进派出所,段老太的意思,镇里转正的指标太少了,还是当协警靠得住一些,若是以后机会好,林子贵又肯提携,林子贵当局长什么的,说不定就提拨李福根当所长副所长呢,那才叫个威风。

    林子贵也开心,亲自带他到市里,送进培训中心才走。

    这次培训有五十多个人,四人一间房,李福根刚把床铺弄好,后面一声叫:“根子。”

    李福根一回头,喜叫起来:“刀子。”

    “果然是你。”

    刀子大名蔡刀,人如其名,瘦得跟把菜刀一样,脸还有些发黄,仿佛好久没磨了,刀面子生了锈,年纪跟李福根差不多,二十刚出头,是李福根高中的同学。

    见了熟人,李福根也很高兴,聊起来,原来蔡刀家在市里买了房子,是城市户口了,兵没当上,外面混了两年,不是个事,刚好市局招协管,他有个叔叔在市局,无权无势小警察,但给他弄个协管名额是不成问题的。

    “我们又是同学了。”蔡刀跟李福根狠狠的握手,共产党员接头似的,李福根便也很开心。

    蔡刀本来要拉李福根去他家里吃饭,反正今天报到,明天才正式开始集训,不过李福根不好意思去,读书时,先没爹后没娘的,条件自然比别人要差些,别人家里总有好东西带过来,他什么也没有,有些自卑,他没什么东西送人,也从来不要别人的东西,养成了这么个习惯。

    蔡刀拗不过他,聊了半天,自己回去了,李福根到食堂里吃了饭,一个人到街上逛。

    三交市是山区县,但文水大桥建起来后,凭借紧靠着省城的优势,这几年经济高速发展起来,而一个地方的经济是否发达,往往跟红灯区有着紧密的联系,越是经济发达的地区,红灯区就越多,反之,越不发达的,红灯区就越少,或者没有,例如文水镇,理发店有,但绝对没有妓女。

    三交市也没有违背这个规律,经济发达了,红灯区也就多了,有一条万富街,整个一条街上都是这种店子,露胳膊露大腿的小姐,一排一排的,蔡刀跟李福根吹过,他平时有几个钱,几乎都洒在这些小姐的肚皮上了,李福根远远的在街口看了一眼,没敢进去。

    红灯区外,步行街那边也还算热闹,李福根也不想买东西,就是一路逛过去,到另一个街口,眼珠子突然花了一下。

    对面过来个时尚女子,红头发,短上衣,下面是红色的短皮裙配黑丝袜,腰收得细细的,黑丝裹着的双腿,修长毕挺,加上一个小坤包,就跟广告画上的时髦女郎一模一样。

    但李福根之所以眼珠子一亮,是因为这红发女郎的胸脯,红发女郎的胸,极为高耸丰挺,她里面穿一个嫩黄色的抹胸式内衣,勒得那胸啊,李福根读书少,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只是忍不住死死的盯了两眼。

    红发女郎戴着一副很大的镶白边的太阳镜,遮住了小半边脸,李福根能看到的,只是她鼻子以下的部份,却仍然可以肯定她是个美女。

    红发女郎从李福根身边走过,下巴高抬着,眼皮子都没扫李福根一下,极花哨的坡跟鞋嗒嗒的,一阵香风飘过,李福根差点儿打了个喷涕。

    “这么漂亮,可惜做了鸡。”

    红发女郎这么打扮,李福根认定她就是一只鸡,不免暗暗摇头。

    “而且身材这么好。”

    他忍不住转身,看着红发女郎摇曳的背影,那臀摇得,十八弯啊。

    李福根本来就是闲逛,突然不想逛了,脚一拐,跟在了红发女郎后面。

    走出一段,红发女郎拐进了一条巷子里,那巷子有些冷清,而且这时天也全黑了,巷子里虽也有灯光,还是比较暗,李福根犹豫了一下,这么老跟着人家,不太好吧,他到底脸嫩了些,这么迟疑得一下,再到巷口看时,突然不见了红发女郎的影子。

    “咦。”李福根心下奇怪:“怎么这么快。”

    他追进去,耳边突然风声一闪,侧腰上一痛,却是给人踹了一脚。

    这一脚力道不轻,踹得李福根跌飞出去,他啊呀一声叫,不及爬起来,身上突然压了个东西,随即手也给反到了背后,压着他的好象是个人,用的力很大,不但压得他背痛,他给反背的手,更是生生作痛,仿佛一下要给拗断了一般。

    李福根魂飞魄散,他早听说,三交市里治安不太好,时不时有打抢的,甚至有杀人的,大部份都是些毒品鬼,也有刑满释放的,下手特别残忍。

    李福根脑子里一个激灵,猛吸一口气,蛋蛋倏一下窜进肚中,他小腹中一热,猛地发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