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28 有点意思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大官人说完,眼光炯炯的看着李福根,就好比一个士兵,做好了一切准备,只等着长官的一声令下,它就会冲杀出去。

    但李福根翻看着那个日记本,却不吱声,好半天,他合上本子,说道:“好了,我知道了,我先去睡,你们也休息吧。”

    大官人一脸失望,叫:“大王。”

    李福根点点头,却没有应它,自顾自拿了本子上楼。

    李福根当然明白大官人的心思,但他有他的想法,他平时没多少主见,但这件事,他另有主意。

    第二天,李福根给蒋青青打电话:“我有点子事情找你。”

    蒋青青应得很痛快:“你晚上九点后来吧。”

    李福根下午先就到了市里,当然找的是出诊的借口,否则要是吃了晚饭再走,吴月芝就要问了。

    买了一笼包子,在公园里吃完了,磨到将近九点钟,这才去找蒋青青。

    花姐一如既往的不在,金毛到是在,闻到他的气味,立刻迎出来,李福根摸了摸它的头,让金毛在下面,他自己上楼。

    蒋青青跟上次一样,穿着一条粉色的吊带睡裙,歪坐在沙发上,秀发在如雪的肩头散披着,手中端着一杯红酒,看到李福根进来,她眼中微微露出了一点戏谑的笑意,就如守候许久的猫,看到了偷偷出洞的耗子。

    李福根看她一眼,点点头,也没叫她蒋市长,自己关上门,倒了杯红酒,在沙发上坐下来,喝了半杯,他转头看蒋青青,道:“我想请你帮个忙,我们那镇长太操蛋了,你让纪委帮着给查一下,把他搞下去,另外,有个副镇长叫江城子的,外牌大学毕业的,很有能力,让他当镇长,行不行?”

    “咦。”

    蒋青青没有应他,却咦了一声,看着他的眼晴里,露出一丝讶异。

    “你今夜很有趣哦?”蒋青青微微笑了一下,说她不笑,可她笑起来真美啊,尤其这么穿着吊带睡衣歪着身子坐着的样子,容颜如雪,粉嫩娇媚,真是说不尽的诱惑,李福根腹中不自禁的就跳了一下。

    李福根同样不答她话,举了举手中的朔料袋子:“罗爱国贪污的材料,都在这袋子里。”

    蒋青青眼中慢慢漾开笑意,她咯的一声笑:“有趣,有趣。”

    “让你看点更有趣的。”

    李福根笑了笑,手伸下去,然后抓着她脚,一下子倒提起来。

    “呀。”蒋青青猝不及防,尖叫一声,整个人头下脚上,窝在了沙发上---。

    “我先走了,记得我说的事。”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蒋青青动了一下,但整个身子似乎都给揉散了,就那么摊着,看着屋顶,好半天,她轻声昵喃:“很奇怪,这小东西,今夜好象变了个人似的,受什么剌激了?”

    李福根把资料交给蒋青青就算,他并不知道,蒋青青虽然是一个很强势的副市长,而且是常务副市长,但是,副市长就是副市长,她还没有权利去调查一个镇长,更莫说让江城子替换罗爱国。

    大官人虽然跟李福根念叼了不少官场中的秘辛,但这些简单的常识性的东西,反而没说,李福根也不知道,他只是觉得蒋青青很厉害,交给她应该就行了。

    不过他的猜测没有错,交给蒋青青,确实就可以了,蒋青青自身做不到,但她另有做到这件事的途径。

    蒋青青如此骠悍,自然有她的理由。

    骠悍的女人,如果不是睡她的人厉害,就是睡她妈的人厉害。

    蒋青青是后者。

    仅仅在第三天,罗爱国就给省纪委调查组带走了,随后,包括另外几个副镇长和党委书记在内,文水党政领导层给一扫而空,最后就剩下了江城子这个不得志的另类。

    市里另派了书记下来,江城子就地提拨,任副书记兼代镇长,小道消息,江城子并不得市委看重,之所以由他出任镇长,是常务副市长蒋青青坚持的结果。

    李福根还不知足,给蒋青青打电话:“为什么是代镇长,为什么不直接让江城子当镇长呢?”

    蒋青青在那边,沉默了一下,突然就大笑起来:“你果然还是那个小呆瓜,不过那夜的表现,还不错,我欣赏你。”

    李福根给她笑蒙了,后来问大官人才知道,政府与党委不同,党委书记权力比镇长大,却可以直接任命,而镇长,一定只能代,然后要过了人代会那一关,才能转正,虽然就是走过场,但过场不走不行。

    李福根自己闹了个大红脸,然后,突然间气一松,觉得有个东西从肚子里滑了下去,手一摸,果然又有三粒蛋蛋了。

    江城子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还有当镇长的一天,头重脚轻的发了半天呆,突然想起那天夜里李福根的话,当时只以为李福根气愤之中说痴话,而现在细细回想,却越想越不对,尤其是李福根后面说的那一句:“你要记住你今夜的话。”

    那句话,实在太怪了。

    “难道是他举报的?”

    江城子眼光发亮。

    “可就算是他举报的,他凭什么就能让我当镇长了?”

    越想越不得要领,天黑下来后,索性就拨腿往吴月芝家里来,走到半路,却碰到了林子贵,一问,也是往吴月芝家里去,自然也是去找李福根,林子贵的所长定下来了,五万块奖金也发下来了,这会儿是给李福根送钱去。

    “林所长,李福根家是哪里的,你知不知道?”

    江城子问。

    “就是垫子山后面的啊,他爸死得早,妈改嫁了,听说镇上有个姨。”

    林子贵不愧是干派出所的,到是了解得多。

    “他家另外没什么亲戚?”江城子想一想,又补一句:“在外面当什么官的?”

    “好象没有。”林子贵摇摇头,却又犹豫了一下:“我也不太清楚。”

    文水镇的大地震,震惊了江城子,同样震惊了林子贵,他也同样想到了那夜李福根说的话,所以才犹豫。

    跟江城子一样,当时觉得没什么,但事后应景,总有一点儿心惊肉跳的感觉,尤其他对李福根的了解,要多过江城子,那一夜,李福根从眼神到说话的语气,都与平时不同,仿佛变了个人一样,这实在是太奇怪了,所以他有些把握不定。

    两个人闲聊着,看到了夜色中吴月芝家的屋子,而李福根这会儿,也刚刚从外面出诊回来。

    段老太和吴锋都来了,原来今天是小小五岁的生日,吴水生基本没事了,也不要段老太服侍,段老太就跑这边来了,而吴锋则是想买台摩托车,跟着过来找吴月芝借钱。

    李福根进门,把收到的钱交给吴月芝,吴锋听说只有三十多块,忍不住撇了撇嘴:“我下午来前,就站一边买码,还赢了六十多呢。”

    李福根只嘿嘿笑。

    他这个憨头样子,更让吴锋瞧不上眼,抱了小小往外走:“小小,舅舅带你到竹山上去,河对面,有好多大屋子呢,照的灯比天上的星星还亮。”

    才到门口,外面两个人进来,吴锋瞟了一眼,不认识,也不当回事,直统统往外走,却听得身后的李福根叫:“贵哥,你怎么来了,还有江镇长也来了,快屋里坐。”

    “江镇长,哪个江镇长?”

    听说来人是一个镇长,吴锋停下步子,扭头去看,他虽然也是文水镇人,不过老樟村离镇上远了点,即不认识江城子,也不认识林子贵。

    这时段老太也叫了起来:“啊呀,江镇长,林所长,两位可是贵客啊,快屋里坐屋里坐,前几天的事,月芝跟我说了,多亏了你们帮忙呢。”

    “林所长?”吴锋又吓一跳,彻底的不想走了,脚一拐进了屋子,脸上也不自禁的赔下笑脸去,虽然林子贵两个根本没看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