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25 帮林子贵升官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李福根注意到,狗都很热心,而且特别喜欢管闲事。

    李福根笑着摇头:“我哪里帮得到林所长的忙。”

    听了他的话,大官人在一边哼了一声:“小小一个所长扶正,那有什么难的。”

    李福根明白它的意思,不接腔。

    这段时间,大官人一直在收集三交市甚至是月城官场的消息,尤其是家里养得有狗的,情况基本上都给它摸清了,它好几次跟李福根提过,让李福根学它以前的主人,利用官员来谋利,但李福根根本不敢听,只庞庆春那一次,他现在都心惊肉跳呢,生怕庞庆春利用权势,查到他身上来,又哪敢再去招惹另外的官员。

    大官人到是个有眼色的,见他不接腔,也就不再多说,后来老四眼过来了,跟黑豹它们闲聊,李福根以前常见狗儿扎堆,懂了狗语才知道,狗儿们也跟人一样,喜欢聚一堆聊天呢,交流各种八卦什么的,他也懒得管。

    老四眼知道了林子贵的事,过来跟李福根献计:“大王,其实要帮林子贵升所长,另外还有个办法的。”

    李福根心里,到是真心想帮林子贵的,那一次要是没有林子贵,他给王义权铐到派出所里,只怕有一餐饱的打呢,心里是真心感激,只是大官人的主意,他实在是害怕,不敢听,老四眼这话,让他眼晴一亮:“有什么主意。”

    “林所长他们公安系统的,要升官,有一条最好的路,立功。”

    “立功?”

    “就是抓罪犯,破大案,抓重犯。”

    “破大案?”听到这三个字,李福根眼光又黯了下来:“林所长是派出所所长,他都破不了的案,我们能帮什么忙?”

    “大王别说,这个忙还真帮得上。”大官人突然插口。

    李福根以为它又是老主意,也不应声,却听大官人道:“就昨天,我无意中听到个消息,说有一个全国通缉的罪犯,躲三交市来了,在四方山东边,洼儿岭一带的山里蹲着,是这边的黑社会给打的掩护,要躲一阵才出去。”

    李福根一听叫了起来:“真的?”

    “当然是真的。”大官人点头:“那黑老大是个煤霸,养得有狗,他们家狗说的,而且还是那黑老大亲自带着上的山,狗跟着的。”

    这就假不了了,人撒谎骗人,狗却不撒谎骗狗,李福根一时间又惊又喜,却又迟疑道:“不过就抓个罪犯,升不了所长吧。”

    “那不然。”大官人摇头:“要看是什么样的罪犯,如果真的是抓了重犯,副所长升个所长,那还是不成问题的,就一个所长,多大点儿官嘛。”

    官场中的事,它明白,李福根不明白,即然它这么说了,李福根想想,也只有这一个法子能帮到林子贵,动了心,就让大官人几个再去打听清楚,把事情落实了。

    狗儿们都是行动派,闻风即动,很快就有了详实的消息。

    那个罪犯叫光头强,两次坐牢,这一次,他不但杀了人,还抢了一个金店,外面查得厉害,呆不住,这才跑这边来,托以前的牢友打掩护,藏身地点,全都打听清楚了,不过有一个消息让李福根惊了一下,光头强身上有枪,而且有两把。

    黑豹几个却不以为意,道:“枪怕什么,我们悄悄的摸过去,就我跟老四眼两个好了,一个咬着他一只手,他有枪也白搭。”

    老四眼却有点儿担心,眼珠子一转,道:“让林所长也带上枪不就行了。”

    “林子贵没有枪吧。”大官人在边上哼了一声。

    见李福根几个不解,它又解释。

    “就我所知,派出所一般就是一把枪。”它道:“一般在所长身上,林子贵是副所长,他要用枪,要打报告的,那就得把理由说出来,一漏了风,功劳可就不是他一个人的了,我可听说,所里的教导员,也想当所长呢,是他最大的竟争对手。”

    还有这样的说道,李福根一听愣了,道:“那怎么办?”

    “就是黑豹的法子啊。”大官人不以为意:“光头强防着人,哪会防狗,趁着他睡觉,我们偷偷摸过去,一个咬一只手,然后林所长马上进去铐人,十拿九稳。”

    李福根想一想,没别的办法了,想:“我跟林所长说一声,看他自己愿意不吧。”

    中午时分,等到林子贵下班,他招呼了一声:“林所长,我有个事跟你说一下。”

    “跟你说多少次,叫我贵哥。”林子贵看到他,还是还亲热,揽着肩膀,道:“你这是出诊回来?”

    李福根嘿嘿笑了一下,道:“贵哥,我们到那边说话。”

    “好。”林子贵看他一眼:“什么事啊?”

    跟李福根到镇外偏僻些的地方,看李福根迟迟疑疑的,林子贵到是笑了,拍一下他肩膀:“我说根子,你没出师啊,你师父的腔板,你完全没学到。”

    李福根只好笑,苛老骚那又刁又狠又贼又滑的性子,哪是他学得来的。

    “有什么事,你说,贵哥我做得到的,一句话,做不到的,你也莫怪。”林子贵当兵回来的,直率。

    “是这样。”李福根想了想,还是直说了:“我出诊,无意中听到个消息,说洼儿岭那边山上,躲着个通缉犯,叫什么光头强的。”

    他说着,还有些迟疑:“贵哥,是不是有这么一个人啊。”

    “光头强。”林子贵一听就叫了起来:“真的假的。”

    他看着李福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确信你没听错。”

    “应该没错。”他这个样子,到让李福根有些儿紧张了,又有点兴奋,道:“听人说他是光头强,是洼儿岭下面那个姓郑的煤霸子,带他到山上着的,听说还有枪,有两把。”

    “郑大虎是吧。”林子贵点头,眼中发光:“那家伙坐过牢,也养得一帮子牢友。”

    他又盯着李福根:“你确定没听错。”

    黑豹大官人都跟在李福根边上,黑豹但有些恼火,呜呜了一声,李福根胆气壮了,道:“我确定,而且我知道光头强就藏在洼儿岭半山腰老看林人的屋子里。”

    “你跟我去派出所。”林子贵扯了李福根就走。

    大官人在后面叫了一声,李福根醒过神来了,扯着林子贵的手,林子贵回头看他,李福根道:“贵哥,听说那个光头强,举报或者抓住的人是有奖金的是吧。”

    “是,五万块。”林子贵点头:“放心,只要真是光头强,抓到人,奖金包在我身上,一分不会少你的。”

    他又要扯了李福根,显然有些急不可待了,李福根却还是不动,林子贵急了,瞪眼:“根子。”

    李福根迟疑了一下,道:“贵哥,别叫人了,就我两个去行不行,我---我不想跟人分。”

    他是怕人分了林子贵的功劳,但不好直说,只说怕别人分了他的钱。

    “我两个去怎么行?”林子贵也急了:“那个光头强穷凶极恶,手中还有枪,我两个抓不到的,还有危险,不叫人绝对不行,你放心,五万块奖金包在我身上,少一分,你问我要。”

    “有枪不怕,我有狗。”李福根指了指黑豹两个:“让狗咬着他手,我们再冲进去,按着他就行了。”

    “狗怎么行。”林子贵急得跳脚。

    “狗行的。”李福根先跟老四眼商量过,知道要取信林子贵,不露一手不行的,他退开一步,叫道:“黑豹,咬着林所长左边的裤脚,大官人,你咬右边的。”

    黑豹两个立刻扑过来,一左一右,同是咬住了林子贵两边的裤脚。

    林子贵都给吓一跳,愣了好一会才道:“根子,看不出你还有这么一手啊,把狗训得这么听话。”

    李福根脸有些红,嘿嘿笑:“我是兽医嘛。”

    “那是。”

    林子贵想了想,又看看李福根:“根子,你真有把握。”

    李福根知道他也不想把功劳分出去,只是担心光头强手中的枪,点头:“我们先摸过去,等光头强睡着的时候,让黑豹两个溜进去,一边咬一只手,他手咬着了,三把枪也白搭。”

    林子贵低头沉吟了一下,终于一咬牙:“好,根子,就听你的,我哥两个去,你等一下。”

    他说着,跑回派出所,拿了两根电棒,还有一副手铐,骑了个摩托车来,不过警服换下来了,就穿个常服,也不回家了,就在路边吃了两碗面,李福根一碗面不够,不过对着林子贵,不好多吃,填一下算了,随后两个动身。

    到洼儿岭有三十多里,开得快,半个小时也就到了,到山下寄了摩托车,两个上山。

    黑豹几个先上山去看了下,回来告诉李福根,光头强就在看林人屋后的林子里,在看小说呢。

    林子贵自然听不懂狗语,看到黑豹几个跑出去,又跑回来,冲着李福根呜呜叫,他也不明白。

    李福根当然也不能告诉林子贵,说知道光头强在看小说,那林子贵要当他妖怪了,只说黑豹几个看到了人,应该是光头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