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正文 22 打个电话

      www.laishushu.cc 来书书网

    不过医生说情况还算好,段老太几个也就落了心,但随后恼火的事情来了,没有病房,住不了院。

    人民医院不大,病人却出奇的多,要是一般的感冒什么的,走廊里吊个水也就算了,吴水生这么重的伤,不住院怎么行。

    段老太顿时又哭叫起来,又找医生,又扯着主任,逮谁扯谁,又哭又叫,又哀求又诉苦,这是她的泼辣处,虽然不好看,但有些时候,人就得放下面子,象吴月芝脸嫩,虽然也哭,却做不出来。

    不过没病房就是没病房,她求也好哭也好,甚至最后威胁说,老头子死了,她要一把火烧了医院,全都不管用。

    吴水生在走廊里吊着水,吴锋有些不耐烦,在李福根脸上打量了几眼,道:“你是李福根。”

    李福根还是第一次见吴锋,吴锋也就是二十六七岁,中等个子,没有李福根高,瘦瘦的一张脸,个子也瘦,五官长得还可以,就是眼光有些斜着看人,有些刁,跟苛老骚有些类似,不过苛老骚刁,是真有手段,而李福根平时听段老太念叼,这吴锋,却只会跟家里人放刁,最多就是打打牌耍耍赖,没什么真本事。

    这些跟李福根无关,他惟一要想到的是,吴锋是吴月芝的哥哥,陪着笑脸:“是,你是锋哥吧。”

    又递了烟,他自己不抽烟,但总是揣一包烟在袋子里,偶尔给人发一根。

    吴锋接了烟,看了看,有些瞧不起的意思,说:“我妈说,你收入不错啊。”

    李福根便陪笑。

    他这种过于憨厚老实的性子,不对吴锋的胃口,两个也没什么话说,段老太还在那边哭闹,吴锋烦了,走过去吼一嗓子:“嚎什么丧呢,就在走廊里吊着水,又不会死。”

    这话真不好听,不过人家是亲的,段老太就能听进去,果然声音就小了些,过来,跟吴月芝两个守着吴水生,吴月芝只会掉眼泪,看到她哭,李福根心里闹得慌,可他也半点办法没有。

    这时突有一个人叫:“吴月芝?”

    李福根抬眼,叫的是一个年轻人,二十五六岁年纪,单单瘦瘦,戴副眼镜,穿着衬衫,下面却是皮凉鞋加丝袜,这个打扮,跟农民就不同了,应该是市里面的人。

    “你是---顾同。”

    吴月芝也认出来了。

    “还真的是你,六七年了,你一点也没变啊。”

    吴月芝认得他,顾同整张脸都放起光来,李福根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人对吴月芝有想法。

    随后吴月芝跟顾同聊起来,李福根在一边听着,明白了,原来吴月芝跟顾同是高中同学,吴月芝没有考上大学,在家里闲了两年,嫁了人,而顾同则考上了大学,现在回来了,在市政府上班呢。

    听说在市政府上班,段老太眼晴就亮了,在边上插嘴:“啊呀,那是市长也认得了,牛气啊。”

    “我哪有资格认识市长,不过见到是经常见的。”顾同嘴里谦虚,脸上其实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然后他问起吴月芝的事,吴月芝不太想说,段老太却直接,说吴月芝八字不好,男人死了,现在守着呢,听说吴月芝成了寡妇,顾同眼珠子明显亮了一下,然后就说他一直没结婚什么的,段老太那耳朵,一丝丝风都能听出来,立刻就很热心的跟顾同聊了起来,顾同也同样的热情无比。

    李福根在一边听着,越听心就越凉,他不是傻瓜,段老太的意思,明摆着在那里,她看上顾同了,只要顾同愿意,不嫌弃吴月芝是个寡妇,那真的是一句话的事,她绝对愿意把吴月芝嫁给顾同。

    “人家是公家人啊。”李福根心中发苦,不敢往前冲,反而往后缩了缩身子,如果边上有个地缝,他会一直缩进去,把自己深深的藏起来。

    吴水生突然咳了一声,咳了口血出来,段老太这下吓到了,几个人围着吴水生,又请医生来看,医生看了,说是先前喉咙里的余血,没大事。

    段老太这才放心,顾同跟着在边上问,段老太就跟他叫苦,说农民住个院都难,顾同一听,立刻自告奋勇去跟院里交涉。

    “我直接找高院长,阿姨你放心,吴叔住院的事,包在我身上。”顾同拍着胸脯去了。

    吴锋在背后哼了一声:“人模狗样的。”

    段老太这次到是反驳了一句:“人家可是公家人,而且在市政府上班呢,市长也天天见的,你以为是你哦。”

    说到市长,吴锋撇撇嘴,也不吱声了。

    没多久,顾同回来了,一脸为难,对段老太道:“阿姨,实在是没办法,这段时间天气反常,病人特别多,所有病房都塞满了,五人间塞了八个,加塞都塞不进了,实在没办法。”

    段老太有些失望,到是不想为难顾同,道:“没事的,实在不行,我们等等吧。”

    “这不行。”顾同看看段老太,眼光落到吴月芝脸上,一脸不甘心的样子:“阿姨头一次托我做点事,我一定要做好的,这样,我再打几个电话看看,托托同学同事。”

    他打了几个电话,口里咋咋乎乎的,这个科长啊那个主任的,一片儿熟,段老太在边上听得,一脸的艳羡,眼珠子都差点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吴月芝却偷眼看一眼李福根,李福根注意到了她的眼光,可是不敢看她。

    他没本事,帮不了吴月芝的忙,那么,就只能祝福她,让有本事的人去照顾她。

    顾同打了半天电话,喜滋滋的对段老太道:“我反复托了人,有个同学,是市委秘书处的,说呆会跟他们主任打个招呼,让主任跟医院里说一声,最多今天下午,一定要住院。”

    段老太早给他咋乎得头都晕了,连声道谢,一张打皱了的老脸,又带着了三分鲜南瓜花的滋润了。

    吴月芝道:“顾同,你不要太为难了,即然没有病房,托人也没用,难道把别人赶出来啊。”

    “你知道什么?”段老太立刻训斥她。

    顾同嘿嘿笑了一下,把身子凑近一点,一脸神秘的道:“病房还是有的,不过是干部病房,在后面呢,一般人,再有钱也不给住的。”

    段老太一听,眼珠子都鼓了出来:“干部病房啊,那不得了啊,得是市长住的吧。”

    顾同点头:“就是给市领导留的,万一市领导有个头疼脑热的,难道还跟别人来挤一个房间?”

    “那是,那是。”段老太连连点头:“市长住的啊,我家老头子要是能住上一晚,那可是祖上都沾了光啊。”

    李福根本来在一边悲苦的听着,但左一个市长右一个市长,他突然想到蒋青青,他想到了前天夜里,蒋青青强迫他时,那变态的笑脸。

    那在月光下,混和着天使与魔鬼的脸,那无所顾忌的尖叫,所有这一切,都让他怎么也忘不掉,心中突然冲动起来,凑过去道:“顾同志,你说医院里是有空房的,不过是给领导留的是不是?”

    “你轻点声。”这几天因为李福根拿回大把的红票子,段老太的脸象就还不错,但这会儿有了顾同做对比,她又变了脸:“你问什么,那是市长住的呢。”

    李福根涨红了脸,不看她,只盯着顾同:“顾同志,是有空房间的,是不是?”

    顾同不知道他是谁,上下打量了一下,李福根个头还行,这两年长起来了,身板也还壮实,五官不俊也不难看,不过常年在乡野间奔走,那种农民特有的日光红,却是怎么也掩不住的。

    顾同不知道李福根是什么人,但只扫一眼,就大致摸到了李福根的身份,点点头:“是有。”

    后面的就不说了,眼光淡淡的看着李福根,那意思很明白,病房是有,你问了有用吗?你要得到吗?

    吴月芝也在看着李福根,她眼里,到有几分热切的神色,很显然,她是向着李福根的,如果李福根能创造奇迹,能要到病房,她会非常的开心,虽然她心里知道那几乎完全不可能,但恋爱中的人,总都会有这样的盼望。

    李福根却没敢看她,因为李福根并没有太大的把握,他说了声谢谢,走开到了一边,掏出了手机。

    顾同看见他掏手机,到是有两分讶异,问段老太道:“阿姨,他是你什么人啊?”

    “他不是我什么人。”这些方面,段老太是最有杀伐的,果断的撇清跟李福根的关系:“他只是个帮忙的,小顾你不要管他。”

    说着又狠狠的瞪一眼吴月芝,那意思,清楚明白,不许吴月芝多嘴,说话也要小心。

    吴月芝心中悲苦,但在段老太积压之下,只能低着头,一声也不敢出,惟有用眼角悄悄的看着李福根。

    李福根拨通了蒋青青的电话。

    “什么事?”蒋青青的声音,比往日里更加冷厉,大概是白天的原因吧。

    李福根本来是鼓着勇气的,给她这一声问,脑子里嗡的一下,几乎把要说的话会忘光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来书书网首页